第一文学城

【性与迷宫! !~我家地下H次数=等级的迷宫出现了!?~】(五)[翻译]

第一文学城 2021-10-09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MEITUI
原名:セックス&ダンジョン!! ~我が家の地下に、H回数=レベルのダンジョンが出現した!?~

原名:セックス&ダンジョン!! ~我が家の地下に、H回数=レベルのダンジョンが出現した!?~
作者:ミンカンスキー
网址:https://novel18.syosetu.com/n6894fb/
翻译:MEITUI
首发:混沌心海
字数:16411

             18-春天的提议

  「啊,齐野……早,早上好。」

  「哦,齐野君!」

  和春町老师一起探索迷宫的第二天,星期四的早上。

  和往常一样为了上学走出玄关的我,被这样的2个声音迎接了。

  抬头望去,家门口今天多出了两个对比鲜明的少女。

  ……是夏野同学和秋津同学。

  「啊……怎么了?」

  「那个……摩耶,突然开始说要和齐野一起上学……」

  「啊~ ~ ~ ~ ~ 」

  是一边红着脸一边说明的夏野同学和脸上浮现出了悠然的笑容的秋津同学。

  看来两人在这里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在等着我从家里出来。

  怎么说呢,两位美少女能做出这样的行动,对我而言真是太高兴了。

  ……如果不考虑秋津同学所说的话的事实的话。

  「可是,姬依也不是完全没有这样想吧~ ~ ?」

  「啊!摩耶!」

  「啊哈哈,姬依好可怕~ ?」

  不顾我不祥的预感,两人开始了可爱的争吵。

  从这个样子来看,夏野现在似乎真的对我很有好感。

  果然,用「感觉命运之伞」在夏野同学身上植入的恋爱之火,现在也很好地
在她心中燃烧。

  这样一来,秋津同学也会对我着迷的话就完美了……嘛,也没办法了总之,
在秋津同学身上并没有像夏野同学那样有效果,还是为了尽可能的平稳地度过而
努力吧。

  「……总之,去学校吧。」

  「啊……是啊。」

  「是啊~ ~ 」

  听了我的话,两人停止了争吵,点了点头。

  我们就那样,友好地走向学园。

               ◇◆◇◆◇

  (……那么,老师今天的态度会有什么变化呢?)

               早上的教室

  平安无事的到达了学校,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边从书包里拿出铅笔盒等
物品,一边看了看手表。

  距离早上的班房时间还有5分钟左右。

  春町老师应该很快就会进这个教室的吧。

  (嘛,我之前的目标最终成功的概率,感觉相当低啊……)

  实际上,只是表现出梦想就能解决问题的想法非常天真。

  虽说在「制造梦魔之钟」的效果时间里反复强调过,但终究还是梦。

  哪里都没有春町老师能够真正接受的保证。

  话虽如此,在不使用「制造梦魔之钟」的情况下说出这样的话语也有很大的
风险。

  春町老师作为老师的伦理观好像非常强,如果被我逼得太紧,反而很有可能
态度变得更加恶劣。

  如果能让她在梦中看到之后认为「难道齐野真的这么想吗?」让人这么想才
刚刚好。

  嘛,如果只是在梦里展示不行的话,下次就好好地在有意识的状态下诉说吧。

  顺便一提,坐在邻座的冬岛同学今天也和往常的行为完全一样。

  挺直腰身静静地坐在那里。

  完全没有在意我的感觉。

  至于昨天手交和口交的影响,哪里都看不到。

  嗯,还是那么酷得令人难以置信。

  如果没有这么大的变化,我就会怀疑昨天那种快感和美丽的娇躯是不是我自
己看到的幻觉。

  「嗯……」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教室里终于响起了铃声。

  是早上班会的时间。

  但是,教室的门并没有被打开。**[/free] 平时春町老师总是严格遵守
时间……。

  今天老师没来,教室里就开始议论纷纷,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面面相觑。

  每个学生都露出担心的表情。

  春町老师果然很受学生们的爱戴。

  就这样过了5分钟左右吧?

  教室的门终于嘎啦嘎啦地打开了。

  「哦,早上好,大家……」

  「…………」

  全场寂静的教室。

  进来的是大家都很担心的春町老师。

  但是,教室里的每个人都察觉到了异变。

  「喂,老师……怎么了?那个……」

  代表班级的委员长夏野发出了声音。

  学生们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春町老师的异变,任谁都是看得出来的。

               因为——

  「为什么今天穿的不是运动衫?」

  是的,春町老师并没有穿一直以来穿着的运动衫。

  奶油色的松软衬衫,酒红色的长裙。

  鞋子也不是运动鞋,而是非常时髦的高跟鞋。

  而且似乎还画了非常精致的妆。

  (……好漂亮啊。)

  老师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样子,让我自然而然地产生了这样的感想。

  虽然平时穿着运动衫也十分有魅力,但是现在整理好仪容的样子却有着非比
寻常的破坏力。

  有着一股高雅的美,充分展现出成熟女性的韵味。

  感觉老师本来拥有的潜力全部被激发出来了。

  今天开始也许会有粉丝俱乐部成立。

  「啊……我也想,服装什么的,一定要好好打扮。」

  老师一边说着,一边瞥了这边一眼。

  好像相当在意我的想法怎么样。

  「…………」

  虽然有点犹豫,但我试着不出声,只是动动嘴型说:「很漂亮。」

               于是——

  「啊!!」

  春町老师的脸像爆炸了一般满脸通红,猛地躲进讲台后面。

  「嗯……!」的声音……这是呻吟吗?

  教室里的学生们都对老师突然的行为感到难以理解。

  可是老师怎么也不从讲台后面走出来。

  似乎刚才的情形,动摇了春町老师的心。

  (这是……总觉得,好像比预想中更有效果的效果……)

  从老师那明显很奇怪的的样子里,得到那样的确信。

  突然改变打扮,还有这个害羞的样子。

  无论怎么想,这都是恋爱中的少女的姿态。

  昨天说了很多次「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话,好像起了很大作用。

  虽然似乎她本来就有着喜欢我的感情,但是那种淡淡的恋慕之心也许因为昨
天做得这个「梦」而完全变成了真的。

  虽然对我来说,让迷宫成为秘密是主要目的……。

  (嘛,做得梦有效果真是太好了。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说不定老师会把我
家里迷宫的事情保密……)

  在嘈杂的教室里独自叹了口气,稍稍松了一口气。

  总之老师态度戏剧性地改变了,不会像昨天那样强硬地禁止探索吧。

  反过来说,如果从这边用力逼进的话,可能会进一步提高水平。

  「喂,老师,你没事吧?」

  「嗯……嗯……嗯……!」

  夏野担心春町老师,跑到讲台上搭话。

  但是听到的只有老师娇羞的呻吟声。

  老师就那样在讲台后面蹲了足足5分钟左右,之后才勉强继续了早上的联系。

               ◇◆◇◆◇

  因为早上那冲击性的事情,教室里始终保持着安静,但是课程依然顺利地进
行着,放学后。

  我和同学们一样,收拾好行李离开了座位。

  今天打算先去春町老师那里。

  那个早上态度的变化,到底怎样的改变了老师对迷宫探索的想法呢?

  我想好好确认那个,并根据情况看如何保守这个秘密。

  如果考虑今后事情的话,这是应该好好做的事情吧。

  (……好吧)

  我稍微下定决心,走出教室。

  这个时间的话,春町老师应该在教员室。

  我快步走在走廊上,走向一楼。

  因为校舍也不是很大,所以很快就能到教员室。

  没过多久,我走到了教员室的前面。

  「…………嗯……」

  我轻轻地调整呼吸,然后把手搭在门上。

  然后稍微紧张了一下,用力地把门打开了。

  「对不起,请问春町老师在吗?」

  「啊!!」

  在向房间里打招呼的瞬间,有一个老师很明显地让身体跳了起来。

  那当然是春町老师。

  不自然地从这边背过脸来……难道是装作没听见吗?

  但是耳朵通红,对我的到来感到害羞还是完全能看明白的。

  我走到那样的老师那里,跟她打招呼。

  「……老师,我有件事要跟您商量。」

  「………………不行。」

  「啊,不,马上就能结束的。」

  「…………」

  春町老师背对着我,拒绝了我的请求。

  我试着坚持了一下,老师的态度依然没有变化,而且绝对不会看我。

  过了一会儿,老师的手一下子动了。

  「…………」

  「什么?」

  老师递过来的是一张纸。

  尺寸是A4吗?

  虽然是一张什么也没写的白纸……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就在我困惑着的时候,老师终于小声地发出了声音。

  「用笔谈,拜托了。」

  「…………我明白了。」

  ……不不,是太害羞了吧。

  虽然忍不住想吐槽,但还是乖乖点头同意。

  看来老师不能和我好好说话,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对我来说,关于迷宫的事情能不能保密,我想好好地亲眼确认一遍。

  (呃……「能不能重新考虑一下那个地方的事情?我很喜欢那里」……写出
这样的感觉就好了吗?)

  我借用桌上的笔,在纸上适度淡化关于迷宫的问题。

  然后依然背对着老师,给她看了内容。

  「…………」

  老师把笔放在我写的文章下面。

  是没有迷惑的动笔写着什么。

  可能是事就先想好了写什么。

  就这样,纸立刻被递到我面前。

  写的回复是——(……!?)

  我不由得瞪大眼睛。

  我的问题下面写着老师的回答。

  那是意想不到的东西。

  「虽然继续去那里很危险,但是你一定要去的话也可以。不过条件是我也要
一起去。」

  「……喂,老师,真的吗?」

  「…………」

  春町老师背对着我,生硬的点了点头。

  那只手夺过纸,又追加了一行文字。

  「教师的职责可就是为了保护学生的人身安全。」

  「……誒……」

  我刚说完,老师的笔又在纸上飞动。气势汹汹的。

  纸马上就摆在我面前。

  「我一定要跟着去。以后放学后,我每天都去齐野家。」

  「啊……」

  不由得发出困惑的声音。

  虽然把迷宫当作秘密很好,但她竟然如此主张同行。

  不过确实,比起一个人,两个人的战斗力更高……。

  「那里可是相当危险啊?」

  「正式因为危险,所以才要一起去。」

  「…………」

  对于我的忠告立即回复的一行文字,我已经只能保持沉默了。

  老师说的话,说得有道理。

  (完全没办法了……这位老师……)

  叹了一口气。

  看来老师的要求是不能拒绝的。

  对老师来说这已经是最大限度的让步方案了吧。

  「……我知道了。不过,那就从明天开始吧,我还要进行很多准备。」

  「…………」

  老师对我的话默默点头。

  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感觉她应该很开心。

  难道这么期待和我一起探索吗?

  真的是,和怪物的战斗也在期待着,真是太悠闲了。

  但是……道具的事情应该如何掩饰呢?

  那个必须在明天之前好好考虑吧。

  嘛,如果被喜欢到这种程度的话,就算被发现也不是完全没有糊弄过去的可
能性吧……。

  「那么,我先回去了。对不起。」

  先谈妥了,行了一礼走向门口。

  老师还是背对着脸。

  我看着那样的老师的身影,心情变得无法言喻,走出了教员室。

  我接受了同行的提议。

  连这边的脸都看不到,还能一起探索吗……?

            19-验证和夏天的不安

  「……那么,要进去吗?」

  在接受了春町老师同行的请求后。

  我立刻回家,站在地下迷宫的入口处。

  身上穿的不是平时的装备,只是平常的衣服。

  那也是个不怎么会穿的土气家伙。

  「…………」

  我就那样进入石造的走廊。

  鞋也是穿旧的运动鞋,所以脚踏板的感觉与平时不同。

  嘛,这样的感觉也不错。

  不久,通往第1层的楼梯出现了。

  我在短暂的踌躇之后踏出了一步,一级一级地慢慢前进。

  浑身紧张得冒汗,手微微颤抖着。

  不过这个也难怪。

  在没有佩戴任何装备和武器的情况下侵入怪物的巢穴无异于是自杀行为。

  如果使用火把的话,虽然不是说不能战斗,但是危险系数也会是平时的几倍
吧。

  ……但是我有一件事无论如何也要确认。

  从明天开始,春町老师将和我一起去探索。

  既然这样,无论如何都应该做一件事。

  「…………好。」

  到达第1层,大口喘气。

  并没有走到第2层的直通通道,而是向右边的通道走去。

  如果说第2层也可以,那么第1层更适合验证。

  我的痛苦也许也不会太大。

  就这样用右手法沿着通道前进,终于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十米开外

  那里开着曾经见过的巨大而美丽的花。

  是「蓝玫瑰」。

  (Lv是……4吗?因为我的Lv是8,所以算是比较好的对手吧)

  确认了敌人和自己的Lv,一个人点头。

  昨天和老师做爱,我的Lv也从7升到了8。

  如果普通地战斗的话,一定会是胜利的结果的。

  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胜利不是目的。

  反而是在寻找能给予适当伤害的对象。

  「SHU!?SHUUUUUU!!」

  注意到了这里情况的蓝玫瑰忽然发出叫声。

  虽然行动相当缓慢,但好像正在向这边移动。

  我并没有进行任何防护地走近那朵蓝色的玫瑰。

  「SHUUU!!」

  「啊!」

  当我靠近它的时候,蓝玫瑰的藤蔓像鞭子一样拍打着我的身体。

  很痛。

  虽然也有被击中的冲击,但同时蔓上的倒刺似乎在割裂着肌肤。

  往手臂一看,胳膊上有几个割伤,衣服也破了。

  但是我就那样,继续不抵抗。

  这种痛苦正是验证所必要的。

  「SHUU!SHUUU!SHU!」

  蓝玫瑰毫不留情地攻击着站在那里的我。

  打得伤害很少。

  我虽然只靠脸来抵挡攻击,但还是甘心情愿接受这种单方面的攻击。

  但是说实话,非常痛。

  衣服一下子就破破烂烂的,浑身是血。

  穿着土气的衣服真是太好了。

  就那样继续受到攻击10分钟左右的话,变得相当无法忍受痛苦了。

  出血量……有多少了呢?

  可能已经达到可以检查血液的程度了。

  身上也有很多痕迹,如果有人看到的话,一定会发出悲鸣吧。

  但是我还是继续忍耐。

  如果就此打住就没有意义了。

  「shuuuuuuu!!!」

  蓝玫瑰发出巨大的鸣叫声,继续展开攻击。

  更加有力的藤蔓向我抽来。

  我不由自主地咬紧了牙,然后——「……啊。」

  嘴里传出了惊讶的声音。

  本应该出现在眼前的蓝玫瑰却忽然不见了踪影。

  仔细一看,景色和刚才完全不同,回头一看,是我家地下室的入口。

  ……这里好像是迷宫的入口处。

  「……这就是强制转移吗?」

  一边嘟囔着,一边确认自己身体的状况。

  哪里都没有伤痕。

  不仅如此,应该破破烂烂的衣服也还是原样。

  看样子,完全恢复了侵入迷宫时的样子。

  「原来如此……」

  一边调查着哪里有没有异常,一边一个人点头。

  想要确认的事情,已经确认清楚了。

  实验好像成功了。

  ……是的,我想调查的就是这个强制转移的方法。

  那本手记中关于强制转移的记述,有很多模糊的地方。

  到底会发生多少伤害会进行强制转移呢?

  受到的伤害再回归之后会怎么样呢?

  装备上还会留下伤痕吗?

  而且,原本真的会发生强制转移之类的现象吗?

  如果不消除这些种种的疑问点,就无法让春町老师进入迷宫。

  昨天连验证的时间都没有,只好一起进行探索,如果从明天开始的每天老师
都要和我一起进行探险的话。

  就有必要来确认安全与否。

  (……总之,好像不会留下伤痕。这么说来,到现在为止,受的伤也不知不
觉间消失了……难道在迷宫中,会有治愈伤口的机制吗……?)

  一边思考着刚才的一切,一边回到家里。

  虽然不知道其具体原理,但总之这个迷宫的安全是有保证的。

  这样的话,和春町老师一起进行探索也没有问题吧。

  「嗯……」

  走到一楼的起居室,在那里终于放松了身体。

  虽然确认了强制转移,但是身体还是很辛苦的。

  要持续承受超过10分钟时间的痛苦。

  感觉就像是被拷问了一样。

  我想表扬自己,说自己没有经常中途逃跑。

  (我可能也喜欢上老师了吧,不想让其受到任何危险……)

  茫然地想着这样的事。

  其实在受到蓝玫瑰的攻击的时候,我一直在回想春町老师的事情。

  这一切都是为了春町老师的安全。

  正因为是这么想的,我才能够熬到了最后。

  嘛,我不可能讨厌那么为我着想的人。

  我深深坐在沙发上,叹了一口气。

  然后闭上眼睛,全身无力。

  总觉得很困。

  是在刚才的验证中感到疲惫,还是以强制转移的代价导致睡意袭来?

  不管怎样,这样睡觉也没有问题。

  我就那样,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中。

               ◇◆◇◆◇

  第二天,星期五早上。

  我做好了去学校的准备,走出了玄关。

  今天没有夏野和秋津的身影。

  虽然感觉有点寂寞,不过不用对秋津同学有所戒备就能上学的话,心情稍微
轻松一点也许就好了。

  我就那样,一个人去了学校。

  「……嗯?」

  但是在那样的上学途中,我目击了奇怪的东西。

  前面不远处,路边放着的自动售货机的影子里。

  一个穿着制服的小女孩躲在那里,窥探着与这里相反的学校方向。

  (咦,是夏野啊……?到底在干什么呢……?)

  具有标志性的小巧的身材和那充满活力马尾。

  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那一定是夏野同学吧。

  但是,躲起来在看什么呢?

  我顺着那个视线的方向,寻找着夏野同学窥视的东西。

  正在上学的学生们稀稀疏疏地走过的马路。

               那里有——

  (那是……秋津同学?)

  夏野同学的前方20米或30米左右。

  那里有一个一眼就能看出魅力的穿着制服的少女的背影。

  那种过于肉感的身体和蓬松的侧马尾,除了秋津同学以外是不可能有的。

  屁股很丰满,腿部也很结实,光是走在路上的背影就让人感觉很性感。

  ……但是,为什么夏野会跟踪秋津呢?

  两人是好朋友,如果有想问的事情,直接问就好了……。

  我犹豫着该怎么办,但还是蹑手蹑脚地走近了夏野。

  「……早上好,夏野。」

  「啊?!」

  对于我的问候,夏野同学的身体跳跃起来显得得很有趣。

  那张脸一下子转向这边。

  「啊,齐野……!?」

  「嗯,那个……你在干什么?」

  「啊、啊……总之,齐野也藏起来!」

  夏野慌慌张张地把我拖进自贩机的阴暗处。

  然后立刻窥视秋津同学,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好像没暴露……」

  「…………夏野,你为什么要跟踪秋津呀?」

  我也观察着秋津同学的背影,试着向她问出心中的疑惑。

  对于这个问题,夏野一时语塞,但还是小声解释了一下。

  「……那个孩子最近很奇怪。总觉得很开心……活灵活现的……」

  「那么,是为了调查原因吗?」

  「嗯,但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看着我,说不出话的夏野同学。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忽然也明白了夏野同学为什么要跟踪。

  虽然是有点自我意识过剩的推测……恐怕夏野同学怀疑秋津同学也喜欢上我
了。嘛,有很多让人想到的地方。

  毕竟之前就是她说的要一起打伞回家,昨天早上也一起来上学。

  回想起来,秋津同学的行动确实是对我的攻击。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如此担心。

  ……但实际上,秋津同学应该只是对我所拥有的秘密津津乐道而已。

  姑且用了10分钟「感觉命运之伞」,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恋慕之心。

  「你觉得不用太担心吗?」

  「为什么?」

  「不,总觉得……」

  「…………」

  夏野好像在说什么似的凝视着不能明确说明理由的我。

  一副不安的表情。

  大概是比我想的还要认真烦恼吧。

  (……这个,应该让你安心一点吗?嘛,虽然不能说那么大的事……)

  我喜欢夏野。

  只要说出那样的话,恐怕夏野同学的不安马上会烟消云散。

  但是,今后也打算对其他的女孩子做色情的事,这样的告白太有风险了。

  也不是真的很喜欢夏野。

  (嗯,那该怎么说呢?)

  在脑子里想恰当的台词。

  但是,总是想不出好的话语。

  我也不能说我对秋津同学没有兴趣……。

  但是正在烦恼的时候,我想起了我脑子里的策略。

  想想看,那个道具……最适合这种状况。

  「……夏野,你过来一下。」

  「啊?啊?」

  我抓住夏野的手,和学校的方向相反……朝着自己的家走去。

  夏野发出困惑的声音,但她没有抵抗,就那么跟着我。

  ……不能明确地说「我喜欢你」。

  但是,只要使用那个道具的话,完全可以说出那句话。

  制造梦魔的钟。

  用家里的那件物品,让夏野做个好梦就好了。

  20- ミッファーちゃん(※)(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子的东西,搜也没搜
到)

  「啊,啊……这里就是齐野的家吗?」

  「嗯,我有些忘带东西了,硬要带你一起来拿,抱歉。」

  「嗯,没事……」

  偶然在路上相遇后大约5分钟的样子。

  走到我家门前,我终于回头向夏野同学说明了情况。

  这是一个极其恰当的解释。

  这样一来,就不会连自己被带到这里的理由都不知道吧。

  但是,夏野只是低着头微微点了点头。

  她满脸通红,好像因为一直被我牵着手而相当害羞。

  终于可以回答了。

  「好不容易来了,你先找个地方坐着休息一下吧。让你在这里等着也不好。」

  「呃,呃!?但是……」

  「没事的,进来吧。」

  夏野吓得抬起头来,我只能吧还在慌张中的她拉进玄关。

  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这一定是她没有做好去喜欢的人家里的心理准备
吧。

  唉,这样的台词怎么也说不出口。

  也有迷恋的软弱,也好像无法违抗我。

  「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啊……」

  夏野小声羞涩地说。

  我把那样的夏野同学拉进家里。

  离开学没那么多时间,如果使用「制造梦魔的钟」的话,可能会造成早上会
迟到一点。

  即使是为了夏野,也最好尽快解决。

  我直接把夏野带到起居室,让她坐在沙发上。

           并且顺手把书包放在了茶几上

  「那你在这里稍微等我一下。」

  「嗯,嗯……」

  听了我的话,夏野同学非常紧张地点点头。

  就像害怕天敌的小动物一样。

  本来身体就小还蜷缩着身体,所以沙发显得比平时更大。

  我离开了那样的夏野,急忙往自己的房间去。

  然后从桌子的抽屉里取出「制造梦魔的钟」,马上返回起居室。

  因为期待所以心跳频率都明显变高了。

  这是我第一次对夏野做色情的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也很兴奋。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下定决心后打开了起居室的门。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嗯,嗯…………?那是什么?」

  虽然用力地摇了摇头,但夏野马上就看着我手里的东西歪着头。

  我只是敷衍地回答「哦,不要在意」,然后——叮……。

  「…………」

  用文具架上的剪刀敲打「制造梦魔的钟」。

  于此同时,夏野同学的眼睛里的光芒一下子消失了。

  脸上也变得没有任何感情。

  这次似乎也顺利地进入了无意识状态。

  「嗯?」

  突然一看,原本应该提在手上的钟突然消失了。

  是不是因为用完了可以使用的次数就没有了呢?

  怎么说呢……完全符合这个道具的名字,简直是梦幻一样的消失方法。

  (嘛,总之……)

  把剪刀放在桌子上,靠近夏野同学坐的沙发。

  现在的夏野是完全的无意识状态。

  无论做什么行为,都不会被追究责任。

  就算我摸脑袋也不会被说什么吧。

  唉,这种事我绝对不会做。

  我先把脸凑到夏野面前,从正面看着她。

  「夏野,我喜欢夏野同学你。」

  「…………」

  直率的告白。

  虽然我不打算完全都是在说谎,但是我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感到有些心痛。

  但是夏野依然是空虚的表情。

  果然因为没有意识,所以不可能有反应。

  好像对着夏野的人偶告白了。

  「夏野,我喜欢你……嗯……」

  再次进行着深情的告白,同时温柔的吻上了夏野同学那娇嫩的樱唇。

  那柔软而带有着一股少女的清新的嘴唇让人流连忘返。

  春町老师的嘴唇虽说也很漂亮,但夏野同学的嘴唇却没有那么厚,给人一种
幼稚可爱的感觉,这一点很出色。

  怎么说呢,「可爱」这个词是最合适夏野同学的嘴唇。

  但是,罪恶感还是很强烈的。

  从没听说过和谁交往过,这对夏野来说这可能是初吻。

  在她无意识的状态下把它夺走,是相当罪恶的行为。

  夏野同学也喜欢我,也许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原谅……。

  (唉……总之这样对夏野同学想的话,能稍微安心点吗……)

  在心里叹了口气。

  等到今天晚上夏野在梦中梦到了这段告白和接吻。

  在她醒来的时候应该会产生「齐野难道真的喜欢我吗?」这样的想法吧。

  至少不会变成消极的思考吧。

  (之后……)

  我不舍得放开夏野同学的樱唇,瞥了一眼手表。

  距离开始使用「制造梦魔的钟」还不到一分钟。

  我有足够的时间做其他的事情。

  我一边感受到我那剧烈的心跳,一边直接把手伸向夏野的胸口。

  然后用双手轻轻揉搓那两个小小的膨胀处。

  「嗯……」

  从夏野同学的鼻子漏出些许妩媚的气息。

  同天样是无意识状态,比春町老师的时候反应更好。

  虽然没有春町老师的那么大,但似乎很敏感。

  「真是又小又可爱呢。」

  「嗯,嗯……」

  一边在她耳边小声说着,一边不停地玩弄她那小巧的胸部。

  对其进行赞扬也是很重要的。

  特别是目前夏野的情况,也有可能会因为好友秋津拥有一对非常丰满的胸部
而感到自卑。

  如果这样能给她带来些许自信的话,我也很高兴。

  小小的胸,我也喜欢。

  我就那样,尽情享受夏野同学保守的胸部。

  虽然时间只有10分钟,但绝对不要着急。

  原本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在这里插入的打算。

  (啊,到底是……)

  夏野恐怕一次也没有过男性经验。

  这样的经验夏野同学的人生中也只会有一次的初体验,不想在她自己不知道
的情况下被我强行夺走。

  夏野现在已经完全爱上我了,能和我有一个像爱情故事里一样的初体验的话,
对彼此都会更好一些吧。

  虽然初吻可能在我来说已经被夺走了,但处女的分量毕竟不一样。

  而且实际上,以处女为对象,10分钟内就结束行为也是是很不舒服的。

  没有充分的做前戏的时间,爱液不够,可能连插入都很难。

  (……尽管如此,我还是会尽量享受的。)

  一边在内心吐舌头,一边解开夏野制服的扣子。

  反正我想直接看,想尽情搓揉。

  这件事也会变成梦想,做些过激的事也应该没问题的。

  考虑到不插入那个的话,那样做的时间足够了。

  制服就那样被扒开,里面穿着的吊带衫就这么露了出来。

  我解开扣子,毫不犹豫地撩起那里面的吊带衫。

               然后——

  「……………………啊,好可爱的胸罩啊。」

  不由得哑口无言,慌忙的继续下去。

  从吊带衫下面出来的夏野的胸罩。

  很明显,这个年龄的女孩子穿不上。

  青少年胸罩……是这样的家伙吗?

  没有杯罩,只有柔软的布包裹着乳房。

  从衣服上摸的时候感觉有点奇怪,没想到穿了青少年胸罩……。

  而最明显的就是它的设计。

  夏野女士的juniorbra上,有一种很有特色的装饰。

  胸罩中央的空间。

               那里有——

  (美、米弗……!)(是KT猫吗?不过搜了也不是啊)

  受到冲击,自然地卷起吊带衫的手不由得颤抖着。

  也难怪。

  青少年胸罩的中央是巨大的……印有在小女孩中很受欢迎的那个国民形象。

  这样的胸罩不是到了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应该穿的。

  制造厂的对象年龄,应该是比夏野同学小的大概10岁左右吧。

  虽然夏野不喜欢别人说她「可爱」,但实际上她的兴趣是非常孩子气的可爱
的。

  「美、米弗,你喜欢她吗……」

  「…………」

  虽然拉着脸笑了,但夏野还是没有反应。

  因为是无意识状态,所以理所当然。

  但是夏野今晚却在做梦……没问题吧?

  很容易就能想象醒过来的瞬间痛苦翻滚的夏野。

  (嘛,嘛,这个胸罩就当做没见过吧)

  虽然心里有些不安,但又重新振作起来,撩起米弗的胸罩。

  从下面出来的是可爱的膨胀感,还有非常适合它的淡粉色的尖端。

  乳房的大小……虽然是微小的差距,但比冬岛同学还是有多一些的吧。

  冬岛同学的胸部揉起来好像也很辛苦,不过,夏野同学的乳房还是比那个要
大的。

  虽然内衣的成熟感大不如前者,但肉体的成长似乎是胜利的。

  (但是就犯罪的感觉,这边也遥遥领先……)

  一边咽着口水,一边在心里嘟囔着。

  其大小本身是交战,背德感是夏野同学的压倒性胜利。

  最重要的是,夏野同学身材娇小。

  夏野的身高好像没有150厘米,体型完全是孩子。

  就像在看不该看的东西一样。

  米弗的胸罩也是加强这种印象的主要因素。

  「…………」

  想都没想,从裤子里掏出了智能手机。

  这与年龄不相称的夏野的小巧乳房。

  对于这一现象所展现出的奇迹般的景象,我不由自主的产生了要记录下来的
欲望。

  「喂,让我拍一下。」

  「…………」

  夏野对我说的话毫无反应,表情空洞。

  我就那样一只手固定吊带背心和胸罩,另一只手架起智能手机。

               然后——

  咔嚓……!

  清脆的快门声。

  我马上确认了手机,眼前的景象完好地保存着。

  脸和胸部都很好。

  「……谢谢,我会好好珍惜的。」

  「…………」

  一边自觉由于兴奋变得形迹可疑,一边对无意识状态的夏野同学道谢。

  我真的弄到了一张荒唐的照片。

  虽然不想浪费时间,但今天我想看着这一切,射出去。

  肉棒在下面太用力了,有点痛。

  (……那么)

  一边把智能手机塞在裤子上,一边再次确认手表。

  「制造梦魔的钟」的效果时间,剩下5分钟左右。

  即使考虑把衣服放回原处,似乎还有一点享受的余地。

  「…………」

  我咽了一口口水,低下了头。

  上半身,感觉已经相当享受了。

              那么接下来——

  「夏野……这边也给我看一下……」

  我一边对无意识的对方这么说着,一边慢慢地用手捏着校服的裙子。

  21- 看,给你看(※)

  「……咕噜咕噜。」

  在我家的起居室。

  面对一脸茫然的夏野,我再次咽了一遍口水。

  手指紧紧地捏着裙摆。

  就这样把手拿起来的话,肯定能看到内衣了吧。

  (不会吧,下面也不是米弗吧……)

  脑海中闪现的是不祥的预感。

  担心会发生和胸罩一样的事情,变得相当不安。

  但是,没有不来这里看的选择吧。

  我慢慢地抬起了裙摆。

             从里面出来的是——

  (太好了,下面是普通的……!)

  大腿根部的重要部位。

  盖在那里的布,比预想的要普通得多。

  嘛,话虽这么说还是孩子气。

  颜色一般是白色,但材料是棉花还是毛茸茸的。

  虽然不是给男人看的,但也只是普通的短裤。

  「腿稍微张开一点。」

  「…………」

  一边喊着,一边让坐在沙发上的夏野硬是把腿跨得更大。

  是很俗气的素股。

  但是夏野同学还没有意识,所以绝对不会把脚闭起来。

  把裙摆绑在腰上,内裤也就露出来了。

  (那么……)

  夏野同学的秘处,除了有短裤以外完全无防备。

  之后要做什么,已经决定了。

  我一边沉浸在兴奋中,一边对表情空洞的夏野说。

  「……我要看下夏野的里面。放心吧,我不会做奇怪的事。」

  「…………」

  不做奇怪的事,是谁说的?

  虽然不由得想吐槽自己,但夏野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即使被喜欢的人看到重要的地方,如果还是无意识状态的话,好像也做不到。

  我兴奋得颤抖的手,逐渐靠近夏野同学的大腿根部。

               然后——

  「…………」

  从纯白的内裤下展露出来的,是夏野同学的秘处。

  那情景让我不由得无言,客厅被寂静所包围。

  (可爱……)

  不由得浮现在脑海中的那个单词。

  夏野的小穴是……虽然脚是张开的,但下面却还是好闭合着,想不出其他的
表现方式。

  怎么说呢,完全是年幼的秘所。

  颜色也没有任何发黑,完全没有恶心的感觉。

  真的,看起来只是皮肤上有一条粉色条纹。

  (嗯……)

  望着夏野同学的秘处,稍微思考了一下。

  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我想就看个开心就好了……实在是太不色情了,刺激不
够。

  这种情况的确很刺激,但夏野同学的秘处却丝毫感觉不到诱惑,甚至把它一
笔勾勾地勾掉了。

  如果我是重度萝莉控的话,可能会很兴奋吧……。

  (……没办法)

  我这么想着,把手指靠近夏野的秘处。

  光从外面看只是单纯的条纹,不能兴奋。

  但是如果观察一下里面的粘膜,就会感到色情吧。

  我的手指就那样,左右张开了夏野同学的阴唇。

               于是——

  「……!」

  对眼前暴露的夏野的媚肉,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想像的那样……不,我的心跳比想象的还要快。

  从外面看是清纯的夏野的秘处。

  但是那里面的肉,有着惊人的鲜亮的粉红色……只看到这一点,秘处的印象
就完全不同了。

  与看似不羁的外表不同,内部却很复杂,有点怪诞。

  明白了作为女性也确实具备机能的事,一下子「雌」的气氛出来了的感觉。

  (…………)

  总之,把脸靠近秘处。

  想再近一点看。

  这样的欲望,自然而然地涌了出来。

  而且因为夏野同学是无意识状态,所以不能制止我。

  我就那样,把脸靠近秘所的前面。

  (哇……)

  飘到鼻子里的,夏野同学的秘处传来阵阵那种之属于少女的处子幽香。

  我一边被那种味道刺激的感觉自己的头有些眩晕,一边目不转睛地观察眼前
的媚肉。

  果然是很诱人的光景。( やはりとてもいやらしい光景だ。原文是这样的,
不过我还是不喜欢翻译出是让人厌恶的或者恶心的感觉。原文作者是很不喜欢女
性的下面吗)

  给人幼小印象的夏野竟然隐藏了这样的地方。

  (总有一天,我会在这里……)

  想象着把自己的肉棒插入眼前粉嫩的秘处,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夏野同学的这里一定非常狭窄,勒紧感也很强吧。

  一边品味着它那种紧致的感觉一边射精的话,该有多舒服啊。

  ……但是我马上恢复了理智,放开了贴紧的脸。

  「制造梦魔的钟」的效果时间快要结束了。

  要提前结束享受,把夏野的衣服都给还原好。

  (嗯……)

  她一边在心里叹着气,一边把翻过来的内裤放回原处。

  接着,把她的腿也像之前一样闭上了,接着又把手搭在翘起来的胸罩上。

  (……juniorbra,这种时候就容易复原了)

  只要轻轻往下一拉,就能轻松回到以前的状态。

  因为不需要靠上去,作为男人的我也能轻松地给她穿上。

  春町老师的胸罩穿时候虽然有点辛苦,但是这次非常轻松,真是帮了大忙。

  就这样我把吊带衫也放了回去,制服的扣子也全部扣上了。

  转眼间,夏野同学的服装就全部恢复完成了。

  (……嗯,还有一分钟吗?

  确认时钟后,「制造梦魔的钟」已经过了9分钟。

  效果时间是10分钟,再过1分钟无意识状态就不会持续下去了。

  话虽如此,现在也不能打乱衣服,看来只能白白浪费一分钟了。

  总之在剩下的时间里,应该对夏野说些自己喜欢的话吧。

  (…………。……不,那就没意思了。

  看着面无表情的夏野,我改变了想法。

  好不容易使用了「制造梦魔的钟」,应该更有效地利用时间。

  要做力所能及的事情来享受。

  然后动动脑筋,很快就找到了方法。

  不再扰乱夏野同学的衣服的乐趣方法。

               那就是——

  「既然我看了夏野的,那么也给你看我的。」

  说着,我拉下裤子的拉链。

  然后从里面拿出一直勃起着的肉棒,炫耀似的摆在夏野面前。

  ……是的,都不只是玩弄夏野的身体。

  对这样喜欢着我的夏野尽情地展示肉棒,也因此露出感而感到格外兴奋。

  想到夏野今晚做梦就会梦到我这已经忍耐了许久的肉棒在其面前来回展示的
样子,光是想到那个样子就有很大的精神上的快感。

  如果之后时间马上到了的话,只要立马收起肉棒或者躲到某个地方就可以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或许这个方式也很出色。

  「…………」

  夏野茫然地看着眼前的肉棒。

  本来应该会发出悲鸣的,但在这种无意识状态下却没有任何反应。

  因为不回避视线,所以在梦里也能好好地看到肉棒吧。

  「这正是因为喜欢夏野,所以才长这么大的。」

  姑且先说出这样的借口。

  如果只是为了炫耀,自己的评价可能会下降,但是说这样的台词的话,也许
能阻止一些事情的发生。

  反正终究是梦,也许没必要想得太深。

  (……好了,时间马上就到了。)

  1分钟果然是很快的的现在就剩了十秒了。

  确认完手表,刚想着把肉棒放回裤子里。

  时间还够我离开夏野同学,回到起居室的入口在展现的像是我刚进来的样子。

  { 但是我忽然感觉只是就这么在她面前显示一下我的跳动的肉棒不光对她梦
里冲击不会那么的大,而且对于我来说忍耐了这么久的肉棒不做点什么的话总是
缺点什么,

              而且也不够刺激

             所以我忽然决定——

  在这十秒内插入她的樱唇。

  想到这里我马上就开始了行动。只有十秒的话必须尽快

      我从各个方位展示肉棒的状态直接切换到正面面对她

刚把肉棒向前递到她樱唇的位置的时候就感受到她那温润的呼吸打在我的前端

  让我的肉棒不由的剧烈跳动了一下,正好从她的樱唇划过又打到了她的琼鼻
上。

       龟头处忽如其来的柔软触感让我不禁愣了一下

           等反应过来发现只剩下八秒

  我不得不用手压抑住跳动的肉棒,将其狠狠地塞入她的嘴里一下子被嘴唇勒
住竿部,口腔粘膜和舌头处传来的湿润又温暖的触感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不知是不是因为用力太猛,还是因为夏野太过较小的原因,我感觉我的肉棒
仿佛直接插到了她的嗓子眼,第一次体会到了与上次冬岛同学不一样的深喉快感。

  而且她之前处于闭着嘴的状态,在加上她的小嘴本身就比较小。所以现在她
的口腔里同时给我一种紧致压迫的舒适感时间就剩五秒了!!

  我没有时间再去细细品味夏野口腔内的美妙触感,直接开始了快速的抽插5
……

  啊啊!夏野实在是太可爱了,我实在忍受不住了啊!!

  4……

  嗯!嗯!夏野你的嘴里好舒服啊3……

  「就这样,继续……啊,夏野你一定也很喜欢这样吧!」

  2……

  啊!夏野,我好喜欢你啊!

  1……

  没时间了,我不得不在最后一次抽出的时候狠下心加快抽出但就在我的龟头
马上就要抽出之际,夏野仿佛是不舍得我的肉棒想要挽留住它一般忽然收紧了嘴
唇。意料之外的吮吸所带来的那一抹快感让一直忍着肉棒带来的快感的我有了一
刹的放松,在这瞬间的放松中一小股精液不受控制的冲了出来。

  但还好马上就忍住了全部射出的欲望继续把肉棒完全抽了出来。

        瞬间有一滴精液顺着张开的嘴角滑出了口腔

  0……

  顾不得其他的了,我立马原地转过身去把肉棒塞进裤子里。

  不知道她苏醒的快不快,说不定在转身的过程中还会被她看到一闪而逝的肉
棒。

  虽说已经都塞进裤子了,不过因为还处于勃起状态中所以还是能明显看到凸
起。

  「嗯……嗯?」

  听到后面传来的夏野苏醒的声音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啊,齐野你已经拿好了?

  我只能转过头去看她,不过正好看到她好像感觉到嘴角有东西流下来,在旁
边找了张纸擦了下嘴,又把嘴里的什么咽了下去。

  是感觉味道不太对吗?感觉她好像稍微愣了一下。以为是发呆流口水了吗?
看到这个场景让我已经开始放松的肉棒又有复苏的趋势。

  我赶紧止住脑海中的邪念,拿起之前放在茶几上的书包挡住还有些鼓起的裤
子之后转过身假装正经的回答她道。

  「啊,对不起,我已经把遗忘的东西都放在包里拿上了,那么就去学院吧。」

    还好这个道具能让她认为这10分钟之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而且也不会对此期间产生任何怀疑。要不刚才最后时间那么紧还真说不定会
有些危险}

  「嗯,啊……是啊。」

  夏野同学完全恢复了意识,稍微扭了扭脖子,还是点了点头。

  没有害羞的样子。

  好像的确不记得无意识状态之间的事情。

  (下次见面的时候,有点期待啊……。态度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当然会有不安,但也会有点兴奋。

  今天晚上,夏野还会做梦。

  梦见被我告白,然后让我看到她害羞的地方,被我扒开舔舐她下面的密处。

  之后又被我展示肉棒并且最终插入她的嘴中的梦……

  看到那样的东西,我不觉得她能很静。

  会认为这些都是她的幻想,然后回想着我抚摸亲吻过的地方回味梦中的感受
吗?至少会在床上翻滚吧。

  但是嘛,明天是星期六。

  因为学园休息,下次和夏野见面是三天后的星期一。

  没能马上看到她的反应,可能会有点遗憾。

  我和夏野就那样走向玄关。

  瞥了一眼手表,是不抓紧的话可能会迟到的时间。

  但是我想把这件事告诉夏野,那时——「………………」

  「……夏野?」

  突然间,夏野的表情变得和刚才的无意识状态一样模糊。

  我马上就察觉到了异变,向那样的夏野同学搭话。

  夏野好像恢复了理智,表情变得很紧张。

  「……啊?啊,啊,对不起。总觉得好像有人叫我……」

  「!!!」

  夏野的话让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感觉被人叫了……春町老师也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现在夏野同学的样子,也几乎是同样的现象吧。

  完全不知道原因。

  但是,地下的迷宫里,似乎还是有某种装置。

  「是啊,那是你的错觉吧。现在这里除了我们我们没有人了。」

  「是吗?我确实以为是有人叫我……」

  「夏野,你不是说累了吗?」

  「……嗯,是这样吗?」

  夏野同学对我的解释无法释然。

  但是,她似乎并没有想要反驳,直接走向玄关。

  (啊,太危险了……。怎么回事啊,叫她的声音……)

  心中擦去冷汗。

  继春町老师之后,又发生了关于迷宫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现象,但看来把女孩子叫到家里来似乎是相当危险的事情。

  即使再有一起回家的情况,那个时候还是一起行动比较好。

  「啊……打扰了。」

  在玄关穿完了鞋,夏野向着里面鞠了一躬。

  我和那样的夏野同学一起,终于出了家门朝向学园跑去。

  { 最后有一部分感觉作者直接结束太平淡了,所以我括号里自己又加了点情
节。写的不好啊有什么不合理希望大家多多见谅哈)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