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浮生小记】(10)

第一文学城 2021-10-09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ello110
作者:ello110 2021年/09月/23日发表于SIS001 独发第一会所 字数:10738     咱们紧接着上文。

作者:ello110
2021年/09月/23日发表于SIS001
独发第一会所
字数:10738

    咱们紧接着上文。

    李总看我神色有点不耐,也不搭理他,换了一个坐姿,有点朝向小何总。

  广西这个地方很有意思,怎么说呢,就是他们的方言,大致就两种,桂中桂
北,说的是桂柳话,大抵上在咱们国家整个西南部,跟四川贵州云南这些省份的
方言,都差不多能听懂,语调不同罢了。到了南宁还往南边的沿海地带,以及桂
西桂东呢,就是跟粤语差不多的,也就是广东话。

  当然,我指的城市间的,官方的交流语言,到了乡镇,肯定就另当别论。那
么小何总跟这个李总,就都是说类似于粤语的方言的。

  我们之前等待的期间,也交流沟通了一番,让他先试探一下。看着李总有点
看向他,他跟李总就说了几句,小何总也很机灵,为了拉近一下距离,或者说暗
示一下李总吧,可以放心的说一说意思,肯定就是用方言沟通,我听得不是很清
楚,但是我长期在外面跑,粤语是能听懂一些的。

  这一说完,我们在场的仨个人,神色都古怪起来。

  李总知道给钱这件事,但不知道是一箱子钱,小何总大概知道为什么给钱,
但怎么都算,都算不出要给那么多钱,我则是完全不知道情况,一脸懵逼。

  同步了一下信息,李总给的解释是,这钱,可能是两部分。一个是我们这行
业,包括很多行业,去采购大宗物资时,比较常见的一个潜规则,回扣,这一点
是很普遍的。第二部分,是退税,这单生意,区里面的领导,跟沪公子吃饭,沟
通并且达成协议,机械制造完以后的事情,由广西这边处理,去跟他们这个东盟
的贸易伙伴们,去交涉。那么,我之前提到过,广西是自治区,一些地方税收和
进出口贸易关税,是他们自己处理的,也就是这些企业呢,在某些贸易中,交的
是地税,而不是国税。

  那这个退税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这批援助的机械,我前文里提到过,是半援
助半贷款的形式,那就也能算是一种出口的形式嘛,从企业的采购制造,到最后
上船,都是有税的,而区领导大包大揽下来,就把这档子事划分成,他们这个东
盟自由贸易区,之中的一笔贸易,也是可以说得通的。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搞一个自由贸易区,肯定就是因为免税嘛。具体的门道,
我不是太清楚,差不多的意思就是,我们出口100块钱的东西去泰国,泰国要
征收关税对吧,那么现在就不收了,然后泰国出口100块钱的东西过来,那咱
们也不收关税了,大约是这样一个相抵的意思。

  而我们从原材料的采购起,其实就一直都是在交税的。跟玉柴采购柴油机,
那么这个柴油机,也可以视为原材料,自然也是含税的,这一点很好理解,现在
区里认为可以算免税的贸易,自然也就要退税了。

  问题就在于这里了,小何总这边,肯定没有付钱的,顶多是预付款之类,这
些大宗贸易,我也不想过于去啰嗦了,肯定不会是什么先给钱的,甚至于企业完
全交付物资后,这个货款都不会马上付清,要去扯的话,就是扯到企业的应收账
款和实收账款去了,那又是吹牛逼一大篇。

  总之就是,这个退税,是合规的,但太早了,都没有完成贸易,退什么税。
至于有朋友说,税能有多少,嘿,那就请您自己去查一查了,什么叫增值税,什
么是流转税,什么是抵扣部分,什么又是出口退税。

  我只简略的打个比方,我们买100块钱东西,自然是含税的,我们组装成
产品,自然是增值的,我们援助也是一种出口,广西这边跟东南亚国家是免税的,
自然要退回我们在本国的生产采购中,产生的税款,或者抵扣的形式。因为这个
事情,本来就要降低我们企业的成本。

  正常情况下的对外贸易,也会有退税,那就是增强我们出口产品的竞争力,
这一扯又涉及倾销与反倾销,就不去啰嗦了。

  大家知道X哥,一个大专文化,混到今天,是学习了多少东西了吧。喝酒操
女人,不是应该的吗,接着奏乐接着舞。

  小何总认为呢,回扣钱,太多了,退税钱,那又太少了,时机也不对。

  李总认为呢,回扣钱,他是知道的,这些算是阴暗面的东西,其实大家懂的
都懂。这个退税钱呢,他也知道这回事,但是没有指示下属去办这档事,也不可
能现在就退这个钱,这是严重违规的。

  我呢,纯属懵逼,吃着饭,你抗一箱子钱来,这你妈是几个意思?

  这一说开,可不就仨人一起懵逼。总归来说呢,算是一个误会。

  李总过来,以为是我们嫌钱少,但我们是认为,这钱谁敢碰,哥哥都不敢捞
一毛钱,我们这些老弟,狗胆包天不成。

  李总也没有急着表态。因为之前那个马总,见面就要给钱,所以导致我先入
为主了,实际上这家企业,是很正经的。

  李总的意思是,晚上还是请我们一同就餐,他现在要去具体了解一下,去找
那个马总,晚上会给我们一个准确的答复。

  等到李总一走,小何总看见我要拿电话,笑嘻嘻的想出去,他机灵得很,知
道我要找沪公子。我喊着他,因为他毕竟跟这些企业熟,你们自己人,何必要我
去沟通。

  哥哥接了电话,笑嘻嘻的,我心里就有数了,他一定是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沪公子跟我说了好一阵,全程都是带着调笑的,说到最后,还调笑着说那个小慈,
要找我,老子又是脑子一疼。

  我就大概把沪公子的意思,说一说,当然也是掺杂着,一些我的遐想。

  这个事情,玉柴的领导,不知情,是有可能的。因为这个马总,他在我们午
饭时,提着一箱子钱来,准确的说,他自己也有点懵逼。

  那到底是个什么钱呢。这还是要从我们过来的时候,说起。我之前描述过,
我们过来的时候,从官面上,到主管部门,再到他们企业的大佬,都是在等着的。
那么,这种场景,不光是我们懵逼,企业里的一些小角色,看到了也很懵逼啊,
这是有什么大领导,来指导工作吗。

  偏偏呢,这些大佬们,做了个样子就走了,因为他们想要巴结的,是沪公子
嘛。那马总只是销售部门的一个经理,他肯定就不知道具体情况了,一个二级经
理,一起去站着门口,等我们来的资格都没有,他只是知道一大群领导在厂门口
等着。

  等到这李总,装模作样的带我们,参观了一圈,就点明让马总跟我们吃饭,
然后李总自己也跑了。那马总可不就是一脸懵逼嘛,你们这些大佬站着老半天,
结果让我去陪客人吃饭,他怎么都想不明白。

  而这个李总,他刚才也承认了,确实交代着,要把这所谓的回扣,给小何总
拿来。但是可能言语上,就有点含糊,可能就是随口交代着,「把钱一起带着。」
大概是这样个语调。

  马总本来就是迷糊当中,一下子可能没反应过来,等他回过神,李总人都走
了。而换了是我,我这个脸皮厚得很的,我肯定要追问清楚的,到底什么钱,给
多少之类。

  但马总没有,于是他就会错意了,并且自作主张,认为是不是领导要玩什么
行贿之类的,所以抓他来陪吃饭,有点抓他垫背的意思,那么,也就能解释得通
了,为什么领导们都避嫌去了。

  马总自己脑补出,一系列的画面。偏偏呢,从一开始,很多大佬来迎接,到
最后,是他这个角色来陪同用餐,本身也有点古怪,所以他脑补的这些东西,就
恰好能够说得通了。

  那他这个销售部门,肯定就有一些现金流的嘛,一些经销商的保证金,或者
直销店的现款,没来得及去银行存的。因为当时那个时候,微信是有了,但是微
信支付,还没有大范围的流行,一些大笔的数目,是走银行转账的,小笔的数目
呢,还是现金为主,定期去存入公司账户的。

  马总就糊里糊涂的,拢了一下现金,装了个箱子,看着挺吓人的,其实并没
有我想象中那么多,就跑来跟我们吃饭了,他以为我们就是来伸手的,是心知肚
明的,所以直接就摆上桌来。导致我直接摔门走了。

  那沪公子怎么知道这些呢。那位市领导,不是跟着覃秘,先行来拜访我们嘛。
我当时跟沪公子做了沟通,沪公子让我直接问就是了。所以我是明确的告诉那位
领导,说厂里吃着饭,就拿出一箱子钱,当然了,我并不知道具体是多少钱的。
但是那位领导听在耳里,就觉得说,那么夸张的吗,现在企业都这样搞的吗。出
了我们的房间,就让覃秘,找了纪委还是公安之类,把那个马总给押走了。

  马总肯定就一五一十的说了,覃秘转告给那位领导,那位领导,肯定也就通
过一些手段,转告给沪公子了嘛,沪公子就全程带着调笑的,再又告诉给我听。

  得,我现在算是知道,整个是什么回事了。

  小何总倒是很习惯,我们自然就坐着吹吹牛逼。按小何总的说法,这些玩意
呢,在过去私人企业里,是没什么好惊讶的。我其实明白他的意思,他挤眉弄眼
的样子,分明是映射一些什么的,只是碰到了我们,我们这俩老弟,胆子可小着
呢。

  他跟我举了个例子,说是某个造船厂,造船厂肯定百分百是国企的。但是这
个厂子呢,说白了已经没有什么太高的技术含量了,就相当于是,一个大型组装
车间,甚至于一些工人,都是在外面的企业临时喊过来。

  有那么一回,就搞了点事情做,既然是国企,要么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改革
浪潮中,被兼并,甚至倒闭,要么呢,就是政府不让你倒,久不久的,安排点事
情做,吊着口气。这些没有什么好去遮掩的,都是事实。

  搞了事情做,那自己的技术含量不够,怎么办呢。那些人的胆子,可就比我
们这俩老弟,肥的多了。直接就转包,条件是什么呢,谁给的好处多,那就谁做。
当时小何总还是跟着他爹学习,大何总就想去看看,一去就直摇头。

  为什么呢,当时那些人,就跟今天的马总一样,直接就摆着钱,你这个部件
给我包了,我给你多少钱,跟菜场买菜一样。

  我听着就打趣,「这样说,还真是有这个风俗的啊。」

  小何总可不敢乱说话,「X哥,过去是这样,现在可不敢的,你没见那覃秘
的老板,脸都气歪了。」

  小何总喝了口茶,「X哥,现在话说开了,既然是误会,那个马总你打算怎
么,你跟哥哥吹个风,这小子就完了。」

  我倒是真没想过,就问小何总的意思。

  小何总倒是门清,他的面子是在国资委里面的嘛。

  「X哥,以我的一些所闻,这种企业,自己就有纪委,多半也就是他们自己
的纪委,抓去喝茶了,X哥要是咬着呢,就会报到国资委,认定违法的,那么市
里面才会派人出来,到了市里面的纪委出来,肯定就是抓进去了。不过呢,所谓
民不举官不究嘛,咱们还得要他们办事的,我看吓唬吓唬就算了,也表明咱们的
态度,东西,必须好好的做,乱七八糟的东西,别搞出来惹咱们生气。」

  我自己也是跟着老板出身的,其实也是能够理解一些行为的。倒不是说我怎
么就正人君子了,只是我个人来说,肯定是怕哥哥不高兴,其次就是这个马总,
太蠢了些,他这种办事的手段,不是坑他领导嘛,你就是真送钱,也不能摆到饭
桌上嘛。

  「你去跟他们沟通吧,我们拍拍屁股就走了,你还是得在广西混的,这个人
情就给你去领了,哥哥刚才又交代了一遍,他们不是降价嘛,这个也给你去谈,
降一些就算了,厂里也是要发工资的,保证产品质量就可以了。」

  「哈哈哈,X哥讲究,现今这年头,交情可比赚点钱重要。」

  我们哥俩,也就调笑着,喝喝茶,吹吹牛逼。等着差不多到饭点,来敲门的,
可就不是什么李总了,而是那位覃秘。

  到了饭桌上,其实也都是见过面的人。小何总的那位国资委的朋友,市领导
的的秘书,覃秘,玉柴的李总,外加三两个搞气氛陪喝酒的。差不多就刚好凑齐
一桌人。

  开席就没有什么好去啰嗦的,无论是什么级别的宴请,到了饭桌上,规矩也
都是大同小异。覃秘主动站起来,给我们盛汤,小何总这不着调的,给我说了这
些菜品的来历,规格挺高,算是本地的一些特色,小何总还特别强调,过去这些
好东西,可是野生的,现在肯定不敢了,都是养殖的,不过还是有点功效的,挤
眉弄眼的,一桌男人,都心照不宣的哈哈大笑。

  能有什么功效,女人就养颜美容呗,男人就壮阳呗。别看覃秘给我们盛汤,
要论起来,这一桌子人,都不敢去得罪他的,很多东西,大家都明白,不去点破
而已,我们现在说的话,表达的一些意思,覃秘都是传到领导耳朵的。

  小何总的一番调笑,也是有深意的。男女都一样,气氛搞起来,大家笑嘻嘻
的,很多话就可以随便说了嘛。而我们也等于是表态了,该吃吃该喝喝,我们也
都是正常人,管你违不违规的,我们也都是照单全收的,只是别搞得那么难看嘛。

  果不其然的,也就喝了几杯,李总就先找我敬酒了。什么吹捧的话,奉承的
话,我也就不装逼去说了,李总的意思,就是隐晦的帮马总说说话。

  这事情,我跟小何总是商议好的。小何总也就笑嘻嘻的,也没有对着李总,
而是跟他那国资委的朋友,碰了一杯。要是没有覃秘在场呢,肯定就是直说了,
既然大家都喜欢委婉一些,那小何总也就东扯西扯的,主要的意思,就是让他这
个朋友,高抬贵手,马总的事情,让企业内部处分一下就算了。

  这李总一听,又赶紧去敬了小何总一杯。这下属办了坏事,领导可不就是遭
罪嘛。怕是马总也少不了挨骂的。

  覃秘一瞧,这不就算和解了嘛。这其实也是领导意思,真要搞大了,少不了
要通报的,这些破事,总归会丢点面子嘛,覃秘也陪我们喝了一杯。我心照不宣
的,拉着覃秘单独喝了一杯,表示感谢领导的关心了。

  再烘托了一下气氛,大伙也都放下筷子了。比起马总的那点破事,肯定还有
更重要的话要说嘛。

  能有什么事,也无非就还是钱嘛。真要论起来呢,这点事情,对于整个城市
的经济,会有什么大幅度的推动和增长吗,那肯定是谈不上的。可偏偏区里的领
导,揽了过去,那就不是单纯的你买我卖的问题了,高度就上升了。

  严格点说,就有些地方政府参与的意味了。所以无论是代表市里的覃秘,还
是主管部门的国资委,当面谈论钱这个问题,都是恰当的。那么,这里有一个信
息不对等的问题了,我们采购柴油机,是干什么用的,他们很清楚,包括国家补
贴多少钱办这个事,他们也能知道,但是,我们拿回去,小何总这里组装起来,
这个价钱,他们是不知道的。

  所以覃秘还是有点慌。他是代表领导层面的,他是被两头夹的。为什么呢,
首先是我们这边,我们披着这个虎皮,确实有点吓人,我们办这个事,可以说是
为国家办事,那么,现今的社会,一些生产物资,价格都是很透明的,他们简单
的核算一下,就能得出一个结论,我们办的这个事情,钱应该是不够用的。

  覃秘担心什么呢,担心我们往死里压价,钱不够花,可不得压榨一下厂家嘛。
偏偏他作为官面上代表,他还得帮着我们,不然的话,不支持国家项目,这个大
帽子,连覃秘的领导都吃罪不起。

  还有一头呢,肯定就是李总他们企业一方。企业是要生存的呀,你这价钱太
过分了,企业是可以拒绝的,不存在强买强卖的嘛。那李总可不就是又压着覃秘
了,你可是咱们本地人,不能搞死自己人吧。而且覃秘呢,从任何角度,都是要
顾着本地企业的,税收大户呀,你们采购完走了,玉柴可走不了,还是要给本地
创收的。

  所以这覃秘,挺难的。

  李总也难,他们作为企业,一些核算方面的东西,自然是更为专业。心知肚
明的,肯定捞不到什么好,所以直接就降了差不多20% 的价,在我看来,几乎
就是成本价了,算是非常有诚意了。

  大家也都是各有算计,也都不敢开这个口。我瞧着小何总还笑嘻嘻的,一副
装逼的样,我可就不管他了,事情早点办完算了嘛,你小何总嘻嘻哈哈的,我那
哥哥还丢在南宁呢。

  「小何总,你跟李总具体谈一谈吧。」我直接把小何总给卖了。

  这货瞬间就懵逼了,全场都看着他。

  也算他机灵,头脑转得也快。我们组装成品的价钱,本来就是他自己算的,
他这个谈判的空间,可就大了去了。

  因为这个机械的问题呢,按着我们常规的来说,无非就是动力系统,液压系
统,传动系统,这三大样是省不了钱的。尤其是这个发动机,比喻成一个人,绝
对就是心脏。液压的油管,我们都可以搞次一些的,漏油了就换嘛,可发动机能
随便换的吗,那不如换新的机械了。所以这个价钱,是最大的开销。

  李总可是慌死了,生怕小何总开口就要他们,降个一半的。

  这货别看平时不着调,其实小何总是很务实的人,当然是指正经事上。他也
没法了,被我卖了出来,装不了逼了。

  「哈哈哈,李总啊,来来来,咱们先碰一个。」

  放了杯子,这货也没谈钱,他这个老板,可是当得有真材实料的。先是跟李
总,讨论了一番,一些技术标准,李总肯定是拍着胸脯,保证都是合格的。我只
能算略懂,小何总装模作样的,跟我又探讨几句,其实就是他自己演戏呢,我就
点点头罢了。

  「李总啊,咱们都是搞企业的,都明白有难处,哎,李总您别站起来呀,小
何可是体谅你们的,我跟X总,也就是传话的,咱哥哥的意思呢,以后肯定还会
有合作机会的,大家都亏钱,那怎么合作,对吧,哈哈哈。」

  李总非要走过来,跟我和小何总敬酒,喝了一杯,李总也不走了,就站着我
们中间。这可不像样子,小何总只得也站起来,握着李总的手。

  「李总,咱们搞这个事情,大家都清楚,往大了说,搞到外面去的,就是咱
们的面子问题,」李总一直点头,嘴上也一直说是。「嗯,这个是原则的问题,
质量,必须是有所保证的,一年半载就报废了,就算国家不追究,也掉了玉柴的
脸面,对吧。」

  李总一边保证,一边又喝了一杯,扯完了别的,接下来肯定就是钱的问题嘛。

  「哎呀,李总啊,您别紧张嘛,哈哈哈,我跟X总,可不敢敲诈勒索的,李
总您这边,质量把好关,价钱嘛,也无须让那么多出来,咱们自己人,有什么不
能商量的,咱们可没有那么高尚,把自己人逼死了,去接济外人的道理嘛。」

  这话一说,可不光是李总了,覃秘和国资委的领导也都站过来,硬拉着碰了
一杯。等着又说了些场面话,才各自就坐。

  小何总瞄着我,意思要我总结发言了。

  我也不去装什么逼了,气氛烘托也相当到位了,没什么扭捏的。

  「李总一定要保证质量,价钱上,在市价的基础,下调个10% ,我看就差
不多了。咱们都是制造业出身,利润本就不高,那么大个企业,也得养活工人,
后续的退税,承蒙政府关照,也差不多能让我们回本,这摊子事情,我们可是一
点好处,都不敢想的。」

  我这总结完,基本就都是吹捧的话了。覃秘拉着我,一定要我多留几天,最
好能请沪公子一起过来,必须要好好接待一番。

  后来我跟沪公子,详细的谈论过。说白了就是什么呢,大家也都还是人嘛,
首先也就还是面子上的问题,面子上,大家都能过得去了,再去看看,有没有什
么利益纠葛,当地政府,肯定希望自己的企业,能够揽到事做,其实玉柴这个厂
家,在我们国内,竞争力是不怎么样的,说到底就是核心技术的问题,这个问题,
也是一时半会,解决不了的。为什么我们一谈起机械,无外乎都是德国,日本,
这就是现实啊,你得认啊。

  我们在后续,说到一笔跨国贸易的时候,再去详细的说一说,那一次就玩的
是高科技了,机器人,机械臂。我们基础工业,水平不低,可这些个高级玩意,
跟外面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我们能不能做?能,但是专利是别人的,每年付
出的专利使用费,不吹牛逼的说,养活一个省份的人口,都绰绰有余。

  那么官面上,部门之间,有没有什么猫腻呢。自然也是有的,单就这次事情,
当地的政府,真就是当好人,穿针引线吗,那可未必。一个就是财政税收,有朋
友问了,X哥你不是说会退税吗。嘿,退是没错,那我可没说是退多少,怎么退。

  按照咱们的规定,这个幅度,跨度是很大的,从4% 一直到35% 都有。其
中还有抵扣的形式,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这企业,在别的国内的生意里,产
生的税款,可以从这一次出口退税中,去抵消。那我们国内的交易,这个利润可
就是不一样的了。简单的说一说就是什么呢,本来两笔贸易,都是要征税的,现
在用这单没什么利润的,本就是个面子工程的,去冲掉另一单赚大钱的,两笔都
不用交税了,这不是钱吗。那实际交不交,交多少,不还是当地说了算嘛。

  具体的问题,就真的太复杂,我都有点不知道怎么说,我是明白这个意思的,
但我说不清楚。

  我再举一个,别的方面的例子。拿一些捐赠的款项来说,为什么一些明星也
好,大企业也好,碰着些天灾,都玩命的捐款捐物,就是因为这个捐赠的数额,
是以一定的比例,能抵扣税款的。那么,他们在别的贸易里,尤其是一些垄断性
的行业,这个利润率,可就吓人了,对半赚钱都算是少了。根据规定是什么呢,
企业年利润,不超过12% 的部分,是可以抵消的。那么,我们阴谋论一些,我
这单生意大赚特赚,那我报表上,能不能做空一单,大亏特亏的呢,保持我总利
润,不高于这个规定数值,从而我这整年的应交税款,全都抵扣了,实际上我刨
除捐款,还赚了一大笔。

  当然,这是我们以阴谋论来描述,肯定是有那些真心捐赠的。我描述得可能
也不是很清楚,我脑子里很明白这些门道,转换成语言呢,就实力不足了。大家
也无需去深究,大概明白就行了,这个玩意,是可以做大文章的。

  再说回当地,当地还有什么利益呢,这些东西就纯属我乱吹牛逼的了。抛开
什么经济增长,什么政绩,这些太虚的东西不谈。最直观的就是,市里可以找区
里拿钱,你看呀,咱们的企业,都出口到外面去了,这不得拿点补助,拿点投资
嘛,那实际上这个钱,可能就去修路修桥,或是去补其他的亏空项目去了。

  我们这里呢,也还是不要去过于详细的解读了,总之这就是一个由头,官面
上有官面上的利益与妥协,而我也提过,广西是有一定的特殊性的,很多方面,
是当地说了算的。这些也不算什么不能说的事情。

  当着这些头头脑脑,肯定也不会去找什么妹子了,那就太离谱了。

  到了第二天,我们也就按计划,准备回去了,具体的一些协议合同,玉柴这
边还在做,李总到时候会带来南宁,肯定也是要见一面沪公子的,反正也不远嘛。

  李总可是比马总要精明多了,我眼瞅着,就放了个小箱子在车尾箱里。这些
也就不必去啰嗦了,本来就是有回扣的。李总又特地给我一个盒子,说是特产,
不值什么钱的,让带给沪公子。

  给我哥哥的东西,我可就不管什么了,当面就揭开。原来这玉林呢,除了这
个玉柴有点名气,他们这边的中药材贸易,也是做得很大的,有一个非常大的中
药材交易市场。李总给的盒子,里面是一朵灵芝,看着表皮麻麻赖赖的,还缺了
一些,肯定是野生的了。广西本就山多水多,说是特产,也不为过吧。

  等着我们赶回小何总厂里,沪公子还真就在厂里,戴着个安全帽,有模有样
的跟一些工人师傅,说笑着什么。瞧着我们过来了,才哈哈笑着,也迎着过来。

  我们肯定就回办公室坐着喝茶。我简略的说了一遍,主要是昨晚吃饭的谈话。
沪公子瞄了一眼那盒子里的灵芝,笑嘻嘻的样子,我就知道要不着调了。

  「老弟啊,这个玩意好像不能壮阳啊,哈哈哈。」

  小何总也是不怕事大的,吵吵着要搞一顿鹿鞭,鹿茸,鹿血酒。

  我瞧着是真头疼,不过沪公子笑嘻嘻的样子,我也知道他压根就没在意的。
沪公子也就调笑着说了几句,无外乎就还是要小何总,把质量提一提,总归是出
口的玩意,也算咱们中国制造的脸面,这肯定是没毛病的。

  至于钱嘛,小何总当然也是直接就打开了,约莫有个2开头或者3开头的样。
沪公子可瞧不上,让小何总自己拿着玩吧。至于这个退税的问题,沪公子也交代
了,区里领导会安排的,咱们这个事情办得,本来就没指着能赚钱,不然为何要
玩命的压缩成本,把财政补贴,还退一部分回去呢。所以沪公子就跟区领导说了,
这个退税的问题,就不去管他们了,别让企业亏钱就行。

  小何总自知是占了大便宜的,跟沪公子一个房间喝酒玩女人,还要什么钱,
贴钱他都愿意啊。

  等着去吃饭,这货真就搞了些什么鹿肉,羊肉的,酒也是药酒。什么,要吃
蔬菜啊,韭菜算吗。瞧着沪公子又是调笑不停。

  自己人就很随意了,小何总也算跟沪公子熟悉了。他这个人,我也承认的,
比我更机灵,更聪明。加上他这个性子,跟沪公子肯定是一路人,沪公子终于是
不盯着我了,一样也跟小何总开起玩笑来。

  「小老弟啊,你给你X哥找的妹子,可是缠人得很啊,哈哈哈,也不怕生,
问了好几回,哈哈哈。」

  我这可不怕沪公子,「哥哥,你摁着办了呗,这小妹子,真是吃不消,你那
个妹子如何,要不跟老弟换一换。」

  沪公子笑嘻嘻的,「老弟,你可少来啊,我那个挺好的,乖巧得很,你那个
太调皮了,哥哥可不喜欢,哈哈哈。」

  小何总一听,那就乐了,「哥哥,您玩得开心就好,咱们今晚,不带着她们,
小老弟另外安排。」

  「哈哈哈哈哈哈。」几个老男人,可憋不出什么好事来。

  沪公子这种性子,也难怪混得开了,除去家世不谈,见人见鬼都能聊几句,
这一点,就不是谁都能学得来的。他一旦瞧上眼的,那就不跟你论什么规矩不规
矩的,都是老弟,该喝喝,该脱裤子脱裤子,看在我们这些老弟眼里,可比什么
钱财啊,更能收买人心。

  小何总这个另有安排,真有点意思了。这回可不是什么小妹子了,他实在太
聪明,应该是察觉到,沪公子有点癖好的,这回就找来几个角色扮演的,也就是
我们说的Cosplayer。

  加上这吃饭时,喝的这酒,肯定有点猫腻,这汉服样式的妹子,往老子身边
来,马上就硬得不行。沪公子那个,应该就是所谓的JK了,白衬衣,百褶短裙,
要命的半截丝袜。他自己那个,则是有点御姐样,穿个旗袍,胸前开了孔,沟壑
分明,戴着个眼镜,莫非是有点老师的意思。

  沪公子果然喜欢清纯款式的,沪公子看人,无论男女,都是看眼睛的,按他
的说法,眼睛是藏不住事的,清澈还是浑浊,一看就准有七八分了。

  这JK妹子,一坐下,沪公子可就搂上去了,我真是很少见沪公子那么主动
的。这仨妹子,也不知是专业的玩Cos的,还是就爱这样穿,年纪都约莫有2
2,3,对于我们肯定都还算小妹子嘛。我这个汉服妹子,叫小乔,真你妈会取
名啊,沪公子回头就是一句,小乔流水,哈哈哈哈。沪公子的妹子叫丝丝,小何
总那有点御姐的,叫玲珑,啧啧,旗袍包裹着,真是玲珑有致。

  酒也不同了,我瞧着有点像鸡尾酒,好些个颜色的,全是英文的,也看不懂。
这些妹子,可就比小慈那些,更会来事了。个个能说会道的,哄得我们这几个老
男人,笑声不断。而且也都是能唱能跳,有才艺的。

  沪公子那个JK妹子,别说身材怎么样,声音就要人受不了,大大方方的唱
了几首歌,竟然换了几种声音,啧啧啧,真是了不得。我这个小乔,也是个要命
的,瞧着衣服有点复杂,喝了一阵,腰间的腰带一扯,里面就是个肚兜样式的,
这忍得住啊,上手一捏,果然直接就摸到一点凸起,小乔妹子撒娇着拍我的手,
惹得我搂过来就伸进去,摸了个清清楚楚。

  瞧着沪公子也往裙子里伸手,小何总更别提了,让那个玲珑,并着腿坐在他
身上,他从背后搂着,一双大手,狠命的搓揉玲珑的奶子。

  不管怎么打扮,也都是来挨操的嘛。我往小乔双腿摸去,这死丫头,内裤都
省了,一下就摸到一片湿滑,装模作样的夹腿,我手指都搭在洞口上了,发力一
探,自己就开着腿浪叫。

  「坏哥哥,轻一些呀,小乔很娇嫩的。」

  我们吃饭时,本来就是喝了药酒,这我惯着她啊。拉着她的手,就放在我裤
裆,这丫头,一下就解开我的扣子,瞧着她发浪的骚样,我直接就往她脸上凑。

  小乔撒娇着,嘴上说不要,手上却不含糊,一下就解放出我的家伙。调皮的
碰了一下,「呀,坏哥哥,好硬呀,要把小乔弄疼的。」说完就含了一截头部,
舌头直打转,爽得我「嘶」了一声。

  真是不知小何总,吃饭时,带的什么酒给我们喝。我那哥哥,已经剥下那J
K妹子的内裤,摁着妹子细长的腿,大开着,手指分明就在洞里抠弄。弄得这个
叫丝丝的,浪叫得仿佛要高潮一般。小何总更是直接,剥了个干干净净,让玲珑
跪着,翘起屁股,已经是在承受冲击。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