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警花美母的噩梦】第一章 被小姨猥亵后拿妈妈的内裤自慰(乱伦,骑大车)

第一文学城 2021-10-09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打车车
作者:打车车 2021年9月12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9891                ————

作者:打车车
2021年9月12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9891

               ————

  2021年,秋,林县下了一场秋雨。

  这一场雨,一下就是三天,甚至还没有要停下的趋势,我躺在床上,心情就
像窗外的天气,有些悲凉。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让我害怕的小姨就睡在我身旁,从我懂事起,小姨每次
来我家做客,都会与我睡一张床。

  在爸爸妈妈眼里,因为家里房间不多,让小姨和我睡一起很正常,可在我眼
里,小姨却有些不正常,每次跟我睡一起都会跟我说一些大人才说的黄色笑话,
还会伸手摸我的鸡鸡。

  以前不懂,以为小姨是在和我玩游戏,自己玩得还挺开心的,可这两年我逐
渐懂事,开始对小姨对我做的事厌恶起来,对小姨也有些讨厌和恐惧,我今晚又
将承受小姨的侵袭。

  我叫歌洺洺,今年14岁,我的姓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因为太稀有了,全国
也不过千人。

  我的爸爸和妈妈都是公务员,爸爸是内勤的职位,主要负责解答业务咨询、
整理档案之类的工作,十分枯燥。

  妈妈是警察,治安警,治安警只处理一般的违法案件,不像刑警那样危险。

  在我家所在的县里,基本没有什么案件发生,所以妈妈几年下来也没有遇到
过危险。

  妈妈和爸爸感情很好,当初怀上我的时候,妈妈跟爸爸开玩笑要让我跟她姓,
结果爸爸就不顾爷爷奶奶的反对,让我跟了妈妈姓。

  从这件事就能看出,爸爸有多爱妈妈。

  我的妈妈叫歌染霞,今年35岁,身高近180厘米,在南方女人中,真的
好高,走在街上会给人鹤立鸡群的感觉。

  她在县里很有名,就连我所在的班里都有人讨论县里警局有个比明星还漂亮
的警花,身材跟模特一样的。

  爸爸叫范勇,身高176厘米,长相不帅,但浓眉大眼很有男子气概。

  都说爸爸妈妈长得高,后代肯定也高,可我14岁了,身高才142厘米,
跟小学生一样的,小手小脚。身子单薄,小姨一只手就能把我拎起来。

  而我的胆子也像个小学生,自己的妈妈就是警察,却不敢跟妈妈说自己被小
姨摸鸡鸡的事。

  我躺在床上背对着小姨,只听见小姨的呼吸越来越重,离我耳边也越来越近,
我甚至能感受到她呼出的湿气吹在我耳后。

  小姨伸手摸着我露在短袖外面的胳膊,我细小的胳膊在小姨的大手中显得十
分脆弱,小姨的手指很长,透明的指甲尖尖的,让我想到了女妖精的手,让我有
些害怕,

  我挪动身体远离小姨,可随着床铺咯吱咯吱的响声,小姨高大的身子也往我
身边靠近,直到我挪到床边,小姨突然放开摸着我胳膊的手掌,伸手搂住了我的
腰,用力一拉,就让我贴在她的怀里没了退路。

  我感觉到小姨顶在我背后的乳房有两颗硬硬的凸起,也不知道是什么,她整
个身子都在颤抖,似乎很兴奋,而我就像个小羊羔一样,弱小无助。

  小姨今年28岁,是县里唯一的重点高中的数学老师,叫歌静苒,跟妈妈一样,
在县里也是明星一般的人物,是有名的美女老师,可对于我来说,小姨是有恋童
癖的变态亲戚。

  她只比妈妈矮一点,有177厘米,比爸爸还高一厘米,我面对她的搂抱,
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洺洺,你懂事了,知道害羞了。」小姨微颤的手指钻进我的衣服里,摸着
我的小肚子。

  我听到小姨在我耳边的呢喃,只觉得耳朵发麻,心里怪怪的,扭动身体慌张
道:「不要,不要摸我小鸡鸡。」

  我的话让小姨忍不住轻笑出声,似乎抱着玩弄我的目的,她手指一点点上移,
在我的肚子上轻轻摩擦,让我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直到按住我的小乳头才停止,她在我耳边喘息道:「洺洺,小姨今晚可以不
摸你鸡鸡,但你答应小姨不跟你妈妈说我摸过你的鸡鸡好吗?」

  我的乳头被小姨按着,有些痒,我伸手想移开她的手,可力量悬殊,根本掰
不动,不由得生气道:「我的老师说过,不能让大人摸鸡鸡,老师说这是猥亵。
小姨也是老师,不能摸我鸡鸡~ 」

  小姨可能是没料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按我乳头的手指下意识用力,似乎有
些紧张,她贴着我的耳朵:「洺洺,你有跟你的老师说过我摸过你鸡鸡的事吗?」

  我胸部被小姨的指甲扎的有点痛,我连忙否认道:「没有说,一个人也没说
过,小姨别弄痛我~ 」

  小姨听了我的解释,似乎松了一口气,她移开指甲,用指肚再次轻轻摸着我
的乳头,让我的乳头麻麻的,她轻声道:「这事洺洺谁也不能说哟,不然小姨会
生气的。」

  我唯唯诺诺点头,不敢惹小姨生气。

  似乎是见我十分恐惧,小姨柔声道:「小姨知道摸洺洺不好,可小姨没交过
男朋友,好可怜,洺洺你能原谅我吗?」

  「小姨骗人,我虽然小,但可不好骗,妈妈说过有很多男人追求小姨。」我
仿佛抓到了小姨的破绽,脱口而出。

  「小姨没骗洺洺哦,的确又不少男人追小姨,可小姨不喜欢臭男人,只喜欢
洺洺。」小姨语气有些颤抖,身子近乎是压在我身上。

  「不要,我才不要小姨喜欢。」我以为小姨又要摸我鸡鸡,开始扭动身体不
安起来。

  我的反抗也让小姨不安起来,可能是害怕被隔壁的妈妈发现,小姨另一只手
绕过我的头捂住了我的嘴:「洺洺听话,听我解释,小姨不是坏人,小姨跟你差
不多大的时候也被大人摸过,小姨好讨厌摸我的那个猥琐男,让小姨有了心理阴
影,恐惧男人,所以才喜欢可爱的洺洺。」

  「小姨对不起你,不过小姨不会让你受到伤害跟小姨一样产生阴影,小姨今
天会让你舒服,明白小姨有多喜欢洺洺。」小姨十分偏执,似乎是要让我喜欢上
她的所作所为。

  我感觉到小姨摸着我乳头的手贴着我的皮肤,一点一点往下,然后挤开我的
裤腰带钻了进去,握住了我的鸡鸡,同时耳朵也感觉到湿湿的,被小姨用舌头舔
着。

  「唔……」我被小姨紧紧捂着嘴,发不出声音,我单薄的身子不停扭动,可
一点用也没有,小姨说话不算数,太讨厌了。

  我的反抗似乎让小姨越加兴奋,张嘴将我整只耳朵含在嘴里,用舌尖在我耳
廓里不停舔舐,唾液打湿了我整只耳朵,滋滋声不绝于耳,奇怪的酥麻感让我被
小姨握着的鸡鸡一点点变大。

  小姨感觉到握着的鸡鸡变大,不由得吐出我的耳朵,在我耳边道:「洺洺的
鸡鸡长大好多,都快握不住了,不枉小姨几年前坚持带你去割包皮,这都是小姨
的功劳,你的大鸡鸡是小姨的。」

  小姨好变态,想到当初割包皮的痛苦,我害怕得哭了,身子一抽一抽的,可
小姨却越加兴奋起来,她用一只手将我的裤子脱到大腿处,一条丰满的大长腿压
在我的腿上摩擦,让我想穿上裤子的愿望落空,我瘦弱的腿轻松就被压制了。

  然后她用手抓起我的鸡鸡,先是抓住根部摇晃几下,再下移捏住我的蛋蛋揉
捏,揉了十几秒才满意的放开,最后张开手握住我的鸡鸡,一前一后有节奏地慢
慢撸动起来:「嗯……洺洺,有感觉吗,舒服吗?」

  小姨放开捂着我嘴巴的手,似乎急于想听到我的感受,我忘了小姨的威胁,
带着哭腔道:「不舒服,我要跟妈妈说小姨欺负我。」

  我的态度似乎让小姨更加疯狂,撸动我鸡鸡的手速度越来越快,同时还探过
脑袋,在我的脸上舔舐,每舔几下就会忍不住用脸贴在我的脸上,同时张开嘴喘
息呻吟,好变态。

  「洺洺,我的好侄儿……嗯……舒服吗?」

  「小姨我鸡鸡好痛,一点都不舒服,呜呜……」我扭着脑袋躲避小姨的舔舐,
哭着道。

  「哦~ 洺洺,洺洺~ 」小姨不顾我的感受,使劲撸着我的鸡鸡,可因为太痛
了,我的鸡鸡一点一点软了下去。

  小姨捏着我软软的鸡鸡摆弄,试图让它重新硬起来,可怎么捏也没见有用,
无奈停下了动作,似乎有些生气,她张开嘴在我脸上轻轻啃了几口,让我的脸上
全是口水,才放开握着我鸡鸡的手。

  「洺洺不乖,小姨要吃掉你的鸡鸡。」她翻身坐起,跪到我脚边,摆正我的
身体。

  我十分害怕,用力夹着腿,可小姨抓着我的短裤,用力一拉就把我的裤子脱
了,然后用膝盖强行顶开我闭着的大腿,让我瘦弱的两条细腿挂在她丰满的大长
腿上,然用手使劲按着我的大腿内侧,强行让我大腿外侧贴在床上,我两条腿之
间近乎水平,使鸡鸡暴露在她眼前。

  小姨此时只穿着白色的吊带丝绸睡衣,很短,跪在我大腿之间,我能看到小
姨白白的大腿之间黑色的内裤,她的乳房跟妈妈一样大,像两颗饱满的橄榄球一
样,让睡衣不堪重负,细细的吊带勒在肩上,仿佛随时要崩断似的。

  吊带睡衣只能遮住半颗乳房,让我能看白花花的一片和深深地沟壑,饱满的
乳房最前方有些尖,似乎没穿胸罩,我一时有些看呆了,才明白刚刚顶在我背后
的是小姨的乳头。

  小姨虽然是个变态,但终究是个大美女,在我进入青春期后,对女人产生了
好奇,所以此时我的鸡鸡控制不住地翘了起来。

  我鸡鸡的变化让小姨开心的笑了,两个梨涡随之浮现,让我想起了一部有些
老的电影《古惑仔》里面的小哑巴,女演员好像叫黎姿,小姨跟她很像很像。

  此刻我见小姨长发披肩,面若桃花还带着浅浅的梨涡,美人眼中如带秋水,
心里突然就不怎么讨厌小姨了。

  我小小的心思瞒不过身为大人的小姨,她轻声哼道:「男人都好色,洺洺毛
毛都没长也一样~ 」

  小姨的话让我十分羞躁,捂着脸不敢再看,可鸡鸡突然传来的感觉又让我眼
睛大睁,只见小姨跪趴在我腿中间,微微向右歪着头,让左边的头发挂在耳后,
不让头发挡着我的视野,她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转,唾液打湿了我的龟头,
看着我的眼睛似乎是要把我吞了一样。

  「啊~ 小姨你在干什么?」我惊慌失措,可小鸡鸡却有一股从来没有过得感
觉,十分的舒服。

  「嘘~ 小声点,小姨要跟洺洺玩个游戏,如果洺洺感觉不舒服,小姨以后就
再也不玩洺洺的鸡鸡了。」小姨说完,张嘴含住我的龟头,潮湿的口腔传来一股
吸力,由马眼传到我的肚子内,然后爬上我的脊柱,钻进我的脑内,让我不由得
呻吟起来。

  「嗯……小姨……嗯嗯……不要……」我一边呻吟一边抵抗的反应似乎让小
姨十分兴奋,越加用力吸着我鸡鸡,同时用舌头挑开我的包皮,用舌尖在我龟头
沟壑里舔来舔去。

  「嗯……」我被小姨舔得呻吟不止,我拼命忍住舒服的感觉,想赢过小姨,
让她以后不再摸我鸡鸡。

  可酥麻的感觉让我脑袋发麻,我想紧握拳头,用指甲刺掌心以此分散注意力,
但鸡鸡传来的感觉让我浑身无力,拳头根本握不紧。

  我控制不住地顺眼望去,见丝绸睡衣贴在跪趴着的小姨大屁股上,让屁股像
个水蜜桃,让我想咬一口报复小姨吃我鸡鸡。

  我的鸡鸡在小姨嘴里一会儿进一会儿出,鸡鸡上全是小姨的口水,看得我满
脸羞红。

  小姨似乎是感受到我的目光,不由得把前身压得更下一些,让我能更好地看
她的大屁股,而她的小嘴也将我的鸡鸡整根都吞了进去,我感觉到龟头突破一个
狭窄的口子,进入一条同样狭窄的通道里,不过我还没来的及过多感受,小姨就
吐出了我的鸡鸡,剧烈咳嗽起来,嘴里吐出很黏很黏的口水,眼泪都咳出来了。

  我一时忘了害怕,关心道:「小姨你怎么了?」

  小姨见我关心她,不由得笑了,梨涡让我有些心神恍惚,她擦掉嘴唇上的口
水,移动大腿,躺在我身边,气息吐在我耳朵上:「洺洺好乖,知道关心小姨,
不过洺洺玩游戏输了哟,刚刚被小姨吃鸡鸡很舒服吧?」

  「嗯~ 有……有一点点~ 」我知道撒谎是不好的行为,所以吞吞吐吐承认了。

  小姨很兴奋,突然整个人趴在我身上,把我吓了一跳,她沉甸甸的乳房压在
我胸前,和几乎贴在我鼻子上的粗重喘息让我呼吸有些困难。

  我的鸡鸡也被小姨软乎乎的肚子压着,有些舒服,可小姨对于我来说实在太
重了,我不由得说道:「小姨,你好重,我快不能呼吸了。」

  我看见小姨笑容消失了,似乎是我说她重让她有些不高兴,她在我鼻子上轻
轻咬了一口,才起身岔开双腿跪在我身子上方,让我没有了压力。

  她身子下压靠近我,两只手撑在我脑袋两侧,像是一只囚笼一样把我困在其
中,让我无路可逃,她的头发落在我脸上,让我的脸痒痒的。

  小姨的桃花眼像是要滴出水来似的,眼里闪现着复杂的情绪,似乎有愧疚挣
扎,但更多的是欲望,最终还是欲望战胜了理智,小姨舔了舔嘴唇道:「洺洺,
小姨要夺走你的初吻。」

  我此时也被小姨一系列的操作弄得心里痒痒的,难道真的如小姨说的一样,
我很好色吗?这让我有些羞耻,急于否定的我连忙捂住嘴,不给小姨亲。

  可我的动作就像兴奋剂一样,只会让小姨越加兴奋,她抓住我捂住嘴巴的手
腕,轻松地掰开,喘息道:「小姨要舌吻洺洺。」

  说完,就用红唇压在了我的嘴上,我紧闭嘴唇,可狡猾的小姨趁机挠我痒痒,
在我控制不住张嘴后,小姨将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口水也流了进来,奇怪的
是小姨的口水意外有些香甜,让我反抗越来越弱。

  「滋滋」声在我和小姨的嘴里不断传出来,小姨似乎很动情,像是吻情人一
样跟我深吻,像是要把舌头伸进我的喉咙一样,我只能被动接受。

  如果歌染霞现在打开门,就能看到自己的亲妹妹跪坐在自己儿子身上,用很
色情的舌吻猥亵儿子,妹妹对着自己才14岁的儿子发情发骚,两人身形的差距
是如此的巨大,背德感绝对会冲击得歌染霞晕过去。

  亲了几分钟,小姨才放开我的嘴唇,她拔出在我嘴里搅动的舌头,贪婪地在
我嘴唇上舔着,一边舔一边说:「洺洺,你的初吻被小姨夺走了,我好高兴。」

  此刻我脑子一片空白,已经彻底放弃了反抗,小姨似乎不满意我没了反应,
她撑起身子,将一颗「橄榄球」放在我眼前,把被丝绸睡衣包裹着的凸起塞在我
嘴唇上:「洺洺,张嘴。」

  我已经知道这是小姨的乳头,我本能地张开嘴含住硬硬的乳头,让小姨突兀
地呻吟一声,不由得身子下压将整个乳房压在我的脸上,我整个脸都被小姨巨大
的乳房给遮住了,呼吸有些困难,可小姨好似不知道一样,一点也没有移开的意
思。

  我挣扎起来,用手抓住压在我脸上的巨乳,想把它移开,可小姨伸手抓住了
我的手,不给我机会,我呼吸越来越困难,情急之下用力狠狠咬了一口嘴里的乳
头。

  「哦……」

  没想到小姨居然仰起头,发出悠长且十分满足的呻吟声,似乎舒服到了极点,
我十分绝望,以为要被小姨给闷死了。

  就在我快要翻白眼窒息窒息时,小姨突然伸手搂住我的腰背,随后侧身翻动,
把我身体像个布娃娃一样很轻松拉起,让我趴在她身上。

  我张开嘴吐出小姨的奶头,大口呼吸。

  「居然咬小姨,坏孩子就该被好好管教。」说完,小姨用双手将趴在她奶子
上的我拉到她的眼前,然后将我头按下,用舌头撬开我的牙齿,再次与我舌吻起
来。

  我趴在小姨身上,鸡鸡压在小姨软乎乎的肚子上,丝绸的滑腻加上我的鸡鸡
有小姨的口水,摩擦起来毫不费力,还有些舒服,这让我控制不住主动耸动起来。

  我主动耸动的动作似乎深深刺激到了小姨,她不由得一边亲嘴,一边呻吟起
来,气息吐在我的嘴里,让我意乱情迷。

  此时我浑身酥麻,鸡鸡硬得像根铁棍,越摩擦越舒服,一股尿意渐渐袭来,
我以为我要尿了,可舒服的感觉让我舍不得跟小姨说。

  我不停摩擦,手抓着小姨的巨乳使劲揉捏,但小姨的奶子太大了,我的小手
根本抓不住,我只好放弃整个乳房,只隔着睡衣抓住奶头,用尽力气挤压奶头,
发泄着内心的躁动,弄得小姨呻吟不止。

  我尿意也越来越大,我开始顶小姨的肚子,每顶一下,小姨就控制不住的浑
身跟着颤抖一下,这让我开始狂顶,一下又一下,把小姨软乎乎的肚子顶的荡漾
不止,让我觉得自己像是趴在水袋上一样。

  最后尿意大到我控不住了,我不再顶小姨的肚子,而是使劲压小姨的肚子,
像是要把蛋蛋压爆一样,最终一股又一股的「尿液」喷射而出,我感觉到肚皮和
小姨的肚子之间热热的,让我觉得有些恶心,可射出来时又舒服到了极点,像是
要灵魂出窍一样,我浑身颤抖,再也忘不了此刻销魂的感觉。

  突然,躺着的小姨腰部向上拱起,把我掀翻在一旁,只见小姨两腿弯曲踩在
床上,胯部上挺,丝绸短裙顺着洁白光滑的大腿滑落在肚子上,露出黑色的内裤。

  我仔细一看,小姨的内裤居然湿了,难道也跟我一样尿了吗?薄薄的内裤因
为被打湿,将饱满的阴阜形状都显出来了

  小姨手死死抓着床单,浑身打着摆子,不停抽搐,每抖一下。内裤就变湿一
分,最后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就这样持续好几秒,才浑身一松,重重砸
在床铺上。

  「哈……哈……」小姨和我都在喘气,过了一阵,我逐渐平息,才不好意思
跟小姨道歉道:「小姨,我尿在你身上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我控制不
住。」我隐约知道自己不是尿了,所以十分恐惧,怕小姨责怪我。

  小姨脸上有些薄汗,几根发丝黏在脸上,她转过头看向我,眼里少了狂热,
多了些我看不懂的情绪,似乎有愧疚,有悲伤,还有一些后悔。

  她将我拉在怀里,让我睡在她的胳膊上,开始自言自语,说着一些莫名其妙
的话。

  我平时这个点已经睡了,此刻「尿了」后有些累,躺在小姨怀里让我开始迷
迷糊糊,隐约感觉有几滴水滴在我的脸上,不过我实在睁不开眼睛确定是什么,
渐渐的睡了过去。

                ***

  清晨,我睁开眼,小姨已经不在了,床上就我一个人,我也换上了一身干净
的衣服,昨晚发生的一切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像一个梦。

  不过我确定不是梦,因为昨晚我「尿出来」的销魂感觉让我刻骨铭心,我不
由得脱下裤子,摸向鸡鸡想重新感受一下,确定那股感觉没有离我而去。

  可突然打开的卧室大门打断了我的动作,我心惊肉跳迅速地拉上裤子,企图
掩盖过去。

  「啊!」妈妈惊讶的叫出声,又连忙装作什么也没看见道:「洺洺,起来吃
早饭了。」说完,就好似若无其事地关上门走了出去。

  被妈妈看见了!我用手按在脸上,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了,太丢脸了,我
躺在床上不知该怎么办,不敢出门去吃早饭。

  过了几分钟,门又打开了,爸爸走了进来,爸爸坐在床上,询问道:「洺洺,
又开始赖床了,妈妈的话都不听了吗?」

  爸爸还以为我赖床不吃早饭,我有些心虚,躺在床上不起来也不说话,爸爸
平时十分宠溺我,见我这样,他伸出强壮的胳膊一下就把我抱了起来,把我给抱
到饭桌上,惹得妈妈一阵抱怨,说爸爸要把我给宠坏了,爸爸只是笑,不反驳妈
妈。

  这样倒是误打误撞解开了我面对妈妈的尴尬。

  吃饭时我才发现少了一个人,除了爸爸妈妈和跟小姨一起来的外公外婆,少
了一个小姨,我不禁问道:「爸爸,小姨呢?」

  爸爸吃着稀饭,回道:「你小姨解决终身大事去了,她昨晚没跟你说吗?」

  「终身大事?」我有些不明白。

  「小姨今天去相亲了,等小姨结婚,给你生个弟弟或者妹妹,洺洺不是一直
说想要个玩伴吗?」妈妈放下筷子接过话道,语气跟平时没有什么不一样,这让
我松了一口气,但妈妈话的内容又让我不是滋味起来。

  「哦~ 」我低下头开始吃饭,听见小姨是去相亲了,突然感觉有些难受,明
明昨天我还十分讨厌小姨,很想她早点离开我家,可经历了昨晚发生的事却让我
在乎起小姨来,甚至因为小姨去相亲,还有些吃醋。

  爸爸妈妈绝对想不到我和小姨昨晚做了什么,见我埋头吃饭,以为我对小姨
相亲的事不感兴趣,就没有再提。

  吃完早饭,妈妈和爸爸要去上班,临走时,妈妈把我拉到一边,小声道:
「洺洺,刚刚妈妈没敲门是妈妈错了,妈妈跟你道歉,可有些事对洺洺来说太早,
会影响发育的,洺洺想长高,就不能在弄了。」

  「什么?」这时我还不知道打飞机的事,所以不知道妈妈再说什么,只是脸
有些发红,心里想着妈妈刚刚看到了我的鸡鸡。

  「那个那个~ 总之就是……唉~ 现在说不清,等我下班再好好跟洺洺解释。」
妈妈吞吞吐吐说完,拿着上班的资料跟爸爸一起出门了。

  我看向在门口换鞋的妈妈,想到昨晚和小姨做的事,我不禁把目光投向妈妈
的身体,妈妈真的太高了,穿着警服气质出众,让人一见难忘。

  小姨的胸像两颗橄榄球,饱满不失坚挺,带着青春气息,而妈妈的胸比小姨
的还大,像两颗巨大的仙桃,把淡蓝色的警服都快撑爆似的,用眼看就能感觉到
软糯,充满熟女的气息,我有些担心妈妈胸前的扣子撑不撑得住。

  不行!我居然用色色的目光看妈妈,还拿妈妈和小姨比较,我心里充满罪恶
感,可又觉得有些刺激,我忘不了昨晚的感觉。

  我移不开目光,继续打量妈妈的身材,妈妈的腰没有小姨的细,但也差不多,
只是多了一分丰腴。

  丰腴的腰连着巨大的臀部,把宽松的黑色警裤都撑得显出蜜桃型,比小姨的
屁股还丰满,大腿肌在黑色警裤里显出微小的幅度,这都是妈妈常年坚持跑步的
结果,充满力量,我感觉能夹死人。

  妈妈的脸光滑白嫩,不像是35岁的人,不光是脸,妈妈浑身都跟脸一样白
嫩,她是我见过最白最白的人,看见她的人映像最深的肯定是她一身凝脂般的雪
白肌肤,像雪女一样。

  听外婆说,妈妈刚出生时外婆还以为小姨得了白化病,泪崩大哭,好在是当
时的医生坚定的否认了,才让外婆不至于伤心过度。

  过了几天妈妈摆脱刚出生的褶皱皮肤,整个人就像是一只雪地精灵,在医院
人人都喜欢,不管是护士、医生,还是其它产妇,都围着妈妈转。

  外公外婆自然也喜欢得要命,外公见妈妈犹如天上的白云捏造而成,就给她
取名歌染霞。白云染霞,外公期望妈妈像天上的朝霞和晚霞,有始有终,一生平
安。

  似乎是刚刚的对话让把妈妈白嫩脸的有些泛红,犹如白云染红霞,太美了!

  妈妈和小姨长得十分相似,所以妈妈也有几分像电影里的黎姿,不过小姨是
带着很深的女人味的黎姿,妈妈则是带着些许英气的黎姿,说不上来谁更美,但
我肯定更喜欢妈妈。

  随着「哐当」一声,防盗门被妈妈关闭,我恋恋不舍收回目光,只觉得心里
有些躁动,鸡鸡也变大了一些,我内心有什么东西觉醒了。

  外公外婆年纪大了,吃了早饭就出门散步去了,今天是周日,家里就我一个
人,无拘无束的感觉让我心跳加速,不停回味昨晚在小姨肚子上「尿尿」的感觉,
我有些明白这不是真的尿尿,但不知道尿出来白白的东西是什么。

  百思不得其解的我走进妈妈的卧室,打开电脑输入「男人尿的白白的东西是
什么。」

  随着我点击搜索,几十个结果跳了出来,我挨个看,才明白昨晚射出来的是
精子,是高潮了,其中有些问答看得我面红耳赤,有哥哥问在妹妹下体射出白白
的东西妹妹会不会怀孕的,也有问用妈妈的内裤射出来白白的东西是什么。

  天呐~ 我不敢相信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但用妈妈内裤射出来的问答让我浑
身一震,呼吸急促,一股悸动在心里弥漫,握住鼠标的手都在发抖。

  我仿佛中邪一般,鬼使神差地走进卫生间,看着几堆衣服,我将手伸想了其
中带着警服的一堆,我家的衣服都是分开洗的,外公外婆一起洗,小姨和我单独
洗,妈妈和爸爸一起洗。

  所以有警服这一堆就是妈妈的,我找到妈妈昨晚换下的内裤,纯棉的白色内
裤很朴素,但却有股致命的吸引力,这是妈妈穿过的内衣,这是包裹妈妈私密处
的内裤。

  此时我的鸡鸡已经硬的有些发痛,我拿着妈妈的内裤,像做贼一样跑进卧室,
把门反锁我才放心的把内裤展开,白色的内裤很干净,还带着一股香气。

  我知道现在的行为罪不可赦,被妈妈发现后果很严重,但我放不开拿着内裤
的手,我一边自责一边脱下裤子躺在床上,内心十分矛盾,但这股感觉又让我觉
得很刺激,我把内裤放在翘起的鸡鸡上,一股昨晚的酥麻感袭来,好舒服……

  我闭上眼睛,想着昨晚吃我鸡鸡的不是小姨,而是妈妈。我用内裤裹着鸡鸡,
学着小姨一上一下撸动起来。

  「哦……妈妈……我好舒服……」我屁股蛋本能地用力,屁股上的肌肉一会
儿收紧一会儿放松,让鸡鸡在手里耸动,像是在抽插妈妈一样,爽的我的尿意很
快就袭来。

  「妈妈~ 妈妈~ 妈妈……」我嘴里不停叫着妈妈,这会让我内心十分刺激,
鸡鸡的尿意也越来越大。

  想到昨晚趴在小姨肚子上的情景,我放开即将射精的鸡鸡,把内裤平铺在席
梦思上,我把鸡鸡对着内裤包裹妈妈下体的地方压了上去,闭上眼幻想着妈妈被
我压在身下做爱。

  我小屁股挺动,用出了吃奶的劲操着妈妈的内裤,想到刚刚在电脑上看的哥
哥射在妹妹小穴里,我学着呻吟道:「嗯……妈妈舒服吗?我好舒服,我要把白
白的精子射在妈妈小穴里……哦~ 」

  随着一声长长的呻吟,我的蛋蛋收缩,脊柱发麻,一股股精液喷射而出,射
在妈妈的内裤上,足足喷了十几下才停止,我感觉我的脑子都射了出去,已经变
成什么都不能思考的白痴了。

  「哈……」我趴在床上喘息,刺激过后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这股罪恶感没
有再给我带来刺激,只有后怕,我连忙起身拿着被精液弄得黏糊糊的内裤奔向卫
生间,打开水龙头把内裤上的精液全都冲掉后,才松了一口水。

  我看着手里湿哒哒的内裤,为了掩人耳目,干脆把妈妈和爸爸的衣服一起丢
进洗衣机洗了,散完步回来的外公外婆见我在洗衣服,一股劲的夸奖:「外孙懂
事了,懂得帮大人分摊家务了。」

  我装作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说:「我长大了,以后我也会帮妈妈做家务的。」

  「好,外孙有孝心,以后肯定有出息。」外公夸着我,心疼我的外婆接过我
洗衣服的工作,让我去陪外公玩。

  听着外公外婆的夸奖,我内心十分难受,我在内心跟外公外婆道着歉,我不
是好孩子,做了错事,我再也不是乖宝宝了,我学坏了,小姨把我带坏了。

  我找回了讨厌小姨的感觉,都怪小姨,让我染上了坏习惯,让我成了一个拿
个亲生妈妈内裤自慰的变态,我好后悔。

  此时快崩溃的我还不知道我的卧室床柜上,摆着的30厘米高的假面超人手
办眼里闪动着红光,把我用妈妈内裤自慰的一切都清晰的一帧一帧记录了下来,
害得妈妈的人生陷入噩梦中。

               ————

  新手试水作,如果看的人多就会继续写下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