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妻心如针】 37

第一文学城 2021-10-15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雨中人jack
作者:二维码 2021.9.27发布第一会所 字数:10264    中心大厦的宏达集团,在金融界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果说我的公司

作者:二维码
2021.9.27发布第一会所
字数:10264

   中心大厦的宏达集团,在金融界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果说我的公司
是月亮,那么这个集团可以说是整个银河系,也只有申殷家的高鸥资本可以匹敌,
不过这里的宏达也不过是个分公司而已。

  最主要,这个宏达集团申殷家也是持有股份,过了一会,项链似乎被挂了起
来,屏幕再次亮了起来,我通过监视器已经看出了这个办公室是宏达的办公室,
因为墙面上的四个大字。

  「陈总你好。」

  马律师礼貌的跟面前的男人打着招呼,而另一个陈律师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难道陈博也是宏达集团的股东?那么他和申殷应该是非常熟悉才对,那为什
么之前提起陈博,申殷的反应却好像只是知道他有这么号人。

  我看到妻子只瞟了陈博一眼,什么都没说,很随意的将包往沙发上一扔,然
后说「有什么事,你说吧,还假惺惺的请了我的两个同事过来。」

  陈博嘿嘿一笑,就阔步来到那落地窗旁的酒柜前,他还挑了一瓶劲装全新的
轩尼诗打开,给自己倒上半杯,猛的一大口下了肚,才又看向妻子。

  「琪琪啊琪琪,你老公的两个朋友可是非同小可啊,一个申殷,申家,金融
大鳄,一个杜明,杜家,垄断了整个江南地区的黑道,如果我不把你的两位同事
请过来,我怎么骗过杜明的调查?」

  说着他就拿出了兜里的雪茄,一支丢给妻子的律师同事,一支则丢给了不远
处的另一个。

  那个长得酷似陈冠希的陈律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眼皮抬都没抬「表哥,你
有什么就直接吩咐我们哥俩就好了。」

  妻子大惊失色,连连询问「陈律师,马律师你们怎么?表哥?」

  陈博嘿嘿的笑了起来,随后解释道「你这两个同事就是我安插到你律所替我
办事的,之前发生的那些事也少不得你这两位同事的帮忙啊!而且陈律师更是我
的表弟。」

  陈律师看了妻子一眼,不屑一顾的拿出打火机,刚要点烟就被陈博阻止了,
他睁大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陈博,没想到陈博不让他抽烟,竟然还是为了这个女
人。

  「她不喜欢男人抽烟,所以,表弟你最好收敛一点。」

  陈律师惊讶了,听完陈博的话,不是吧?陈博的为人他们谁不知道,一个恶
贯满盈的毒枭,处事向来不拘小节,他能说出这种话,这简直是今年他听过的最
大的笑话,不过倒因此对这个女主角,他们的女同事,那个被陈博称为琪琪的女
人又多了好几份的好奇。

  我听了内心也是非常五味杂陈,到底在妻子的身上发生了些什么,而陈博的
目的,又是什么,单纯只是想享受妻子的美好肉体吗?

  他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物,虽说妻子的确美丽动人,但她不至于为了一个女人,
花费如此巨大的心力吧?一步一步的布局,何苦?

  透过监视器,我看到了陈博办公桌上的那盏相架,陈博至今还是单身无妻无
儿,从来不见他在办公桌上放谁的照片,我非常好奇,好在他的表弟陈律师也很
好奇,于是三步并两步走了过去拿起相架来。

  「啊?表哥,难道…她…她就是?」

  陈律师惊讶的问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得到了陈博肯定的点头。

  相架里明显是一个女人的自拍照,身边还有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正和她一起
冲着镜头笑的很甜蜜。

  我看着照片上的女人,我的眼睛也呆呆的发直了,甚至感到裤裆里一下子胀
鼓鼓的。

  照片上分明是一对母子,女人的微笑里没有一丝妖媚和勾魂,仅仅是那种贤
妻良母的幸福和悠然,可还是看的我失了魂。

  那个女人和妻子的美貌都不相上下,我之前以为照片是妻子,但竟然不是,
那么这个女人对于陈博来说又有着什么特殊的意义呢?我不得而知。

  「你到底要干什么?」

  妻子终于愈发不耐烦起来,她好看的眉头皱成一团,显然对面前的男人极为
反感。

  陈博哈哈一笑,就将桌上的一个精装的瓶子往前一推,那瓶子体积很小,其
中的液体呈黄褐色,大概只有几十毫升的量,乍一眼很像是人们常用的风油精,
只是商标贴上全无中文,要不是瓶壁上还印着一条栩栩如生的某种东西的图案,
还很难想象出它是一瓶男人都需要的持久精油。

  陈律师脸上一窒,直到这时,目光才离开手里的相架。

  「什么情况?表哥,这可不像你啊!怎么连这个都用上啦?」他看着陈博,
似笑非笑。

  「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小逼崽子,从小就喜欢开你哥玩笑!」

  陈博没好气的教训到。

  确实没想到今天陈博如此反常,换言之,这不是等于在小觑他么?

  他是谁?陈博除了赚钱、赌钱,最大的爱好就是玩女人,圈子里谁不知道他
在床上有多厉害,只要他高兴,说不定把女人玩死在床上都有可能。

  就拿前不久东南亚毒枭聚会的那次party来说,他当着众人面,就把一
个刚做完月子的女人肏的连尿都喷了出来,爽的那女人高潮迭起连「老公」都喊
出了口,他却照样固若金汤,狠狠的肏了那女的半个多小时,差点都玩出人命了。

  不过陈律师非常想知道,这个叫王琪琪的女人究竟有多大魅力?

  以前可从不见陈博对哪个女人如此在意,何况在床上陈博并不逊色,就算是
再广为人用的性药和他也扯不上关系的,而当下这瓶精油是开过封的,房间里还
隐约闻到了一股味道,显然,他已经用了。

  「你呐…不就是想玩刺激么,给你机会,…随便!」

  妻子终于开口,直接让我惊掉了下巴,这真的是妻子说的话吗?他竟然对陈
博说随便,可以看出她很反感陈博,但是为什么还要听他的。

  「你们两,懂得。」

  陈博发话,陈律师和马律师走了出门,陈律师还有点怨言,毕竟是表兄弟,
还吐槽着自己表哥不爱分享,被陈博狠狠地踹了一脚。

  两人走后,陈博瞬间三下五除二的把裤子往下一脱,连内裤一起褪了下来,
瞬间就露出了他胯下那条才刚刚有点勃起,就已经是很大很长的阴茎来。

  一手拿起精油,一手握着鸡巴,陈博的一副目光又落在妻子的脸上,他的表
情是难以形容。

  「今晚,我让你欲仙欲死。」

  他发出了一声呻吟,已将大把精油全抹在龟头上,手才握着菇头来回撸了没
几下,那条彪悍的东西已经猛的整根翘了起来,在灯光下带着油光的腻散发着雄
性魅力,光是睾丸之外就足有二十多公分长,而且因为勃起,还是明显往上弯的,
这样一看他下颌上那撮短胡就更有男人味了。

  我的眼睛都直了,原来一个男人的鸡巴竟然可以做到如此粗长,之前我还安
慰自己,因为自己是中国人所以鸡巴短一点也是情理之中,但是陈博让我感觉到
了深深的无力,我就像一个小孩子的玩具面对成年人的大炮,根本没有可比性。

  难道今晚妻子就要被这大炮狠狠地抽插了吗?那该是什么样子?妻子会屈服
吗?

  妻子看着面前如此巨大的鸡巴,早就已经是一脸通红,陈博表情里带着销魂,
嘴里还说「是不是比你老公的大多了?!」

  「胡说!」

  妻子「呸」了一口,让我非常感动,无论何时何地,她都要维护自己的老公,
不准别人说他老公一丝一毫的不好,即便是在现在这个时候。

  「哦?是胡说吗?你老公应该每次时间不会超过三分钟吧,一个鸡巴短小的
阳痿男人,现在还是王八绿毛龟,他根本没有能力给你快乐。」

  陈博的话语好像魔鬼,让我深深的自卑,因为他说的句句都是实话。

  不知为何,随着时间我的阴茎仿佛缩水了,时间也越来越短,甚至连性欲都
收到影响,本想今晚利用我的用具和药物好好重振雄风,没想到妻子遇到了这种
事。

  我顿时作出决定,如果陈博敢对妻子做出不轨的举动,我立刻上楼,把妻子
救出来,我可不是岳父那么懦弱的男人。

  之前妻子来中心大楼之前,我还特地送她先回了一次律所,当时从楼上下来
时,她已经换上了一套整洁光鲜的职业套装,一头乌黑柔亮的长发也很精致的盘
在了后脑,手里还拎着一袋类似文件的东西,那是妻子工作时一贯的形象。

  但我不会知道,其实刚才在楼上,妻子不仅换上了一片干净的护垫,却连内
裤都换了,那居然还是一条款式异常火辣性感,也很大胆的半透明的薄沙蕾丝内
裤,那片高级护裆棉刚刚只能遮住阴唇,以至耻毛全都隐约可见。

  但是现在我知道了因为陈博将妻子的裙子撩了起来,又放了下去。

  我的心顿时如同被火烧,我端庄的妻子,竟然瞒着我做这种事,但冥冥中我
又觉得很刺激,我那一根废物阴茎隐隐中竟然有些想要抬头的趋势。

  妻子向来追求生活品质的,也惯有些洁癖,在家的更衣间里,光是她的内裤
就整整摆满了几个抽屉。

  我突然想起来妻子上楼前的异常举动,当我们一家三口来到了中心大厦的楼
下,车就停在大楼正门前靠南边的停车场上,妻子说那个位置相对会方便一点。

  「妈妈,早点回来。」

  小小的声音那么纯真。

  听到儿子的话,妻子正准备开门的手,连忙收了回来,一丝不安的神色从她
眼睛里一晃而过,很快就消失了,她回头凝神的看着儿子,那温柔白皙的指尖还
在儿子耳边轻轻的滑了一下。

  当时我就觉得不对,还只是当妻子舍不得孩子。

  「这个,妈妈还真的说不准呢,也可能半个小时就够了,但如果要谈细节的
话,时间就要久一点了,不过你放心,我呢会尽量快一点的好不好?」她深深的
看着儿子的眼睛,却不想小小居然咯咯的笑了起来。

  「嘻嘻…妈妈,你不用急的,反正,有爸爸在呢,再说我还可以画画的呀,
肯定不会无聊哒,妈妈,你就放心的去工作好了,不用担心我们了。」

  「嘤……」

  妻子淡淡的一笑,眼角间却已经有点湿润了,那是她自己根本控制不住的,
见我回过头来,她对上我的眼睛,手还在儿子的小脑袋上轻轻抚摸。

  原来那个时候,妻子就已经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了,她就像一个视死如归的
壮士。

  沄沄夜空之下,女人总是最美的一道风景。

  更何况,妻子肤质饱满亮丽,白皙如雪,她的气质还永远都是那般高雅动人,
婷婷玉立,虽然那套制服刚好贴身,穿在她身上,却根本遮掩不住她那玲珑俏丽
脱颖而出的曲线;火辣的线条令男人目光闪烁,让女人满心妒忌,她步姿婀娜,
纤细的高跟盈盈扎地,又如她身上扑面而来的法国淡香,撩人心扉。

  尽管已是人母,胸前一对傲人的乳房却在丝绸衬衫里鼓鼓怒挺着,微颤不止,
即使没露出半点肉色,也展示着要屏住呼吸才能直视的丰满,更是将她与生俱来
的白领气质端的淋漓尽致,而最为性感的地方还是,她的小腹和屁股,丝滑笔直
的黑色九分裤与腿一般修长纤丽,在盈盈一握的腰下却将她浑圆丰腴的臀部包的
火辣撩人,满满都是成熟女性的魅力散发出来,只怕多看上一眼,不知有多少男
人要蠢蠢欲动了,再稍加摇曳,那紧绷裤子的大屁股就更是风情万种。

  对此,我也不是完全不介意,作为男人,男人的某些想法我当然清楚,以前
甚至还有在想,妻子的客户都是些什么人呢,会不会都在觊觎美琳的美色呢?

  每次想到这里,我都会觉得非常的刺激,但是当这成为现实摆在我的面前,
我又会有一些接受不了。

  社会很现实的,女人漂亮,性感,自然会受人欢迎,而职场上的「事业线」
也正是由此得来。

  然而我又觉得自己很可笑,毕竟这世界上,除了女人就是男人,我妻子长的
漂亮,身材好,难道她就不能打扮自己,甚至连贴身一点的制服都不能穿吗?

  我一直对妻子非常放心,因为在男女关系上,妻子一向都是很有原则,她最
讨厌的也就是那种水性杨花,勾三搭四的女人,同样不会给对自己心怀不轨的异
性一点点机会,事实就是这样的,所以她打扮的再精致,穿的再性感,又会怎样
呢?

  以丈夫的角度来说,这是每个好男人都应该有的信念,我的确是一个备受公
认的好丈夫,对妻子我一直都很信任,可以说非常的信任。

  然而这份信任。如今却不断的遭遇挑战和冲击,不得不说,一切都太讽刺。

  中心大厦不愧是一幢世界级的金融大楼,这幢翘楚凌云金碧辉煌的建筑显得
无比尊贵,奢华,而令人望而生畏。

  118层的主体内,除了设有很多家高级企业的办公地点之外,当然还有一
些超星级的酒店了。

  我收回思绪,透过监视器,我能感觉到妻子已经认命了,她只想和陈博去酒
店,快速解决这一切。

  但是似乎又想到了我和儿子,她的眉头间尽是痛苦的神色,顷刻之间,她感
到自己的脚后跟都软了,自己就好像一下子没有了方向一样。

  妻子她的直觉一向都很准的,她觉得那陈博根本就是个人渣,是一个下流成
性,言谈举止上没有半点素养,从一开始就让她没有任何好感的男人,可他竟会
是一家企业的老总,还是一家能在上海中心包下整个层面的企业,这不是在和她
开玩笑吧。

  情况之复杂远远的超乎了她的想象。

  而我在监视器里看不到的是,其实当下公司里还有很多人在加班,且光由那
些年轻白领的着装和气质来看,同样也知道这是一家实力非凡,规模极大的企业。

  几乎所有在场的员工,都因为她的出现,目光全汇聚了过来,其中不免有男
人那无法掩饰的惊叹,也有女人们黯然失色的悲哀,可对她来说,早已司空见惯
了。

  陈博就像是一个帝王!

  那个很大的办公室里装修的很有气派甚至透着几分奢华,周围全是落地窗,
即便是房间中央那张豪华的黑色大皮沙发也和这幢楼的档次相辉呼应。

  他的阴茎就是利剑,大刀,巨斧。

  「琪琪,其实我知道,你很骚。」

  说道「骚」这个字,陈博放慢了语调,而且说到这里,他的眼神突然就变了,
表情里流露出来的分明是一种很明显的暧昧和调情,瞬间就让妻子的脸色变得很
尴尬。

  被有钱有势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叫一般女性早已受宠若惊。而妻子站在
他面前,她只是淡淡而尴尬的笑了笑,目光闪过反感,什么话都没接。

  只是说了一句「麻烦快一点。」

  还需要说吗?一切都再明了不过了。

  陈博就是想得到我妻子,其用意是用想都明白的,其实在刚才进门的时候,
妻子就已经有所预感。

  据我猜测,可能在之前妻子就已经和陈博发生过什么,但是在我眼前,这是
第一次,真真正正不带任何遮掩的第一次。

  我重重的捶了一下方向盘,把后面的儿子都吓了一跳,弱弱地问一句「爸爸,
你怎么了。」

  「没什么。」

  而现在,我的妻子她就只能任人摆布吗?当然不是!这并不关乎于妻子在陈
博面前有多被动,而是她真的不想再浪费时间,箭都上了弦了,早晚的事情。

  更别说,妻子打心底里不得不承认,面前的这个男人,阴茎大的都能让她心
水,让她感到奶胀,两只奶都胀!连下面都有些湿了。

  那个阴茎上涂抹的精油似乎对女性也有着催情一类的功能。

  谁让这几天又恰恰是她的排卵期,是女性荷尔蒙最为充裕也最敏感的阶段呢,
妻子明明心里很反感,她的心跳,却还是不知不觉的有些加快了。

  我更是心中百感交集,我看着那如同巨龙一般的阴茎,在内心深处咒骂着自
己的无力与弱小,无论是势力,胆色,无论是金钱,还是男人的生殖器官我都是
输得一塌糊涂,毫无竞争力。

  看着妻子她妩媚绰态,风情四溢的表情,和胸前一对丰满的眼看就要撑破衬
衫,已经是呼之欲出的乳房,陈博眼睛里都在冒火了。

  陈博来到妻子身边很自然的伸出手楼住了她的腰,而他修长的手指已经是按
在妻子丰满的屁股上。

  他那只手突然撩了起手,狠狠的就对着妻子的屁股煽了上去!

  虽然隔着丝滑的裤子,还是扇出了一记清脆响亮的声音和妻子销魂的一声媚
叫。「啊!~」

  这一巴掌不但打在了妻子的屁股上,也打在了我的心上,如同一把巨斧把我
的心劈成两半!

  「妈的,陈博,老子要和你拼命!」我发了疯一样冲出车子,跑到门口,突
然我停住了,就如同被点了穴道定了身子,我不动了。

  我去了又怎样,我能改变什么嘛?妻子看到我的出现又会如何,小小还在这
里,这件事闹大对孩子又是什么影响,如果陈博一不做二不休来硬的,给我杀了,
孩子该如何面对爸爸的离去,谁来救妻子脱离苦海?我想到这里,一点上去的勇
气都没了。

  对!打电话给杜明,他能帮我去救妻子,我立刻打电话给杜明。

  手机关机,妈的!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关机,我再次打电话给
申殷,手机关机!

  我无力的坐在了地上,看来这一次,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一脸绯红的妻子在这一巴掌下,脸色红润非常,倒是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漂亮,
她吃痛失态后眼神里明显含着涩意,将陈博轻轻往后一推,她没有接话,只说了
一句:「行了,别浪费时间了,你说,去哪家?」

  说起来,妻子对酒店有着一定要求,只要房间干净,床够大够软,够舒服,
隔音好就行了,如果不是我在楼下,妻子未必会认为今天陈博一定会在中心大厦
开房。

  哪里知道,这畜生什么都没说,只对妻子阴鸷的一笑,转身就按电话的钮:
「嗳,我这里在会客,从现在起,不想被任何人和电话来打扰,明白吗?」

  他用了免提,电话里女人的声音显得毕恭毕敬:「好的,陈董,我知道了。」

  却听的妻子脸色都变了,陈博的意思已经相当明确,原来根本没打算去酒店,
难不成他还想…在公司里吗?!

  妻子猛的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嗳!等一下,你什么意思?!」

  「哈……?何必去酒店呢,难道我这里不好吗?」

  陈博玩味的笑着。

  妻子的脸又红了:「陈博?你脑子没病吧?!」

  她还真没想到这人会无耻到如此地步?搞什么呢?!楼面上毕竟还有人在呢!

  一旦她失态的叫出来,声音一大让那些人听见,那会导致一种什么后果,想
想都知道了。

  妻子心想,你陈博可以不要脸,她可还要做人的。而你运筹帷幄至今,难道
不光光是为了享受愉悦,还要损人不利己去羞辱别人吗?就算不认识那些人,也
难免今后她在中心大厦进出时,和他们偶然相遇;再说万一这事情要是传了出去,
那几个前台包括律师同事可都知道她名字的,还包括她的身份呢。

  看着陈博,妻子无法做到无动于衷,无法心平气静,也根本不能勉强自己妥
协,她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不行,这个你想都别想……要么到酒店去,要么,
就算了。」

  我也捏紧了拳头,陈博!你这个畜生,羞辱妻子,羞辱我,我真的此时此刻
的心态就如同三国演义中所说的,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有些事情,人们光凭想象还不足为奇,可一旦亲眼所见或亲耳所闻,结果就
全然不同了,就像我没有看到的那张照片对妻子来说,伤害必定是致命的。

  陈博再次走上来,假装非常关心妻子说道「琪琪,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
过你误会了…」

  他凑了近对着妻子的脸轻轻的吹了口气,又深深的吸了口气「嗯~你好香啊
…」

  「滚!」

  妻子甩开了他,却一不小心手碰到了他粗长无比的阴茎,顿时双腿一阵发软。

  「…放心吧,当然不是在办公室,我堂堂董事长,脸面还是要的,你跟我来
就知道了,请吧!」

  陈博嘿嘿一笑。

  说着就伸出手,在妻子面前做出一个很绅士的动作,仿佛是很友好的在邀请
宾客一样,可是他的微笑却隐含着一股凌厉及凶狠,根本不容妻子再说个「不」
字。

  妻子也许很想给他一记耳光,她还真没遇到过像他这样恶心的男人,虽然陈
博的外表也很帅,如果按照男人分类,那么他和我一样都可以说是妻子潜意识里
喜欢的类型,但现在,就是很想给他一记耳光。

  只是妻子同时又觉得,他说的不像是假话,就算他真的变态也好,丧心病狂
也好,也总该顾及一下形象吧。

  再说,就现在而言,她真的还能离开吗?

  略略思量之后,妻子看着陈博,迈出了脚步:「好,我倒想看看,你还能玩
出点什么花样来。」

  她一向都是如此,只要清晰个中利害关系,便不会再犹豫,也许妻子看来,
她今晚所遭受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家庭奉献。

  早已心急火燎的陈博,当然是二话不说,直接跟了上去。

  「项链带上!」

  「不带了。」

  妻子推辞道。

  陈博微微一笑说「你老公送你的礼物,让他也有一份参与感嘛!」

  我听到这话顿时气得半死,但又庆幸自己可以利用项链里的监视器继续探查
情况,这个时候我已经坐会了车子里,小小已经睡着了。

  我在内心呼喊着,妻子啊妻子,你知不知道你的丈夫和你的孩子在等着你啊!

  大型办公室里还是很安静。女人纤细的高跟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扎实有力,
清脆悠扬,一次次回荡起伏在空气中,也一次次勾起了人们内心的骚动。

  走向会客室的,是一个风姿绰约的极品美女和一个男人,任凭员工们如何想
像,那房间里将要发生的事都是那么淫靡不堪,关键她还很可能是个少妇,从她
被裤子紧紧包着的小腹和臀部看,也猜得到她生过孩子,而且那双美腿还是那么
修长而丰润,她的声音还是那么丰盈优雅。

  其实刚才,就已经对这女人有了极深的印象,再加上眼前的情景与各自的联
想,实在也太刺激了吧,办公室里一片暗流汹涌,甚至有一个男的居然放下手里
的文件,直冲卫生巾,把门一关就急寥寥的脱下了裤子,否则今晚,他根本没有
心思工作了。

  所谓的会客室在走廊尽头的拐角处上,门很高级也很大气,由方锐在门柄边
上对上指纹,才将那扇门打开了。这房间居然比陈博的办公室还大,而且布置的
相当豪华,但其装饰摆设又不像是公司的风格,甚至透着几分高级豪宅的味道。

  走进去才知道,原来里面还有两扇门,其中一扇敞开着,一眼就看到,里屋
的空间也很大而且周围都是落地窗,望出去便是江畔迷人的夜景;然而让妻子不
舒服的是,那通透明亮的玻璃就朝向楼下的停车场,而且这房间里居然还有一张
大大的床!

  里外的门很快被关上了,和她同处一室的男人,那张气派十足的大床,以及
摆在床头柜上的纸巾,都让这屋子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妻子在窗前停下脚步,却没有一丝勇气朝楼下看,稍微犹豫后,她转身看向
陈博,脸上带着微红:「就这里吗?你别告诉我,这房间连个窗帘都没有。」

  目光又在他脸上一扫而过,她淡淡的一笑:「……你还真是够下流的。」

  陈博就在她面前,看着她眼睛眨也不眨,一脸坏笑道:「别这样说嘛,男人
不下流,女人又怎么会喜欢呢?你不觉得一边做,一边享受这风景很刺激吗?你
看,我这里隔音非常好,还隔着两道门,谁都听不见的,所以,你大可放心,尽
情的叫出来!啊?」

  可是话音才刚落下,他就猛的一把迫使妻子转过身,立马在后面抱住了妻子
的腰,两只手已同时掐在她的小腹上,一边肆意的狂摸还轻轻的按了几下!要知
道,小腹也是女人的敏感部位,尤其对排卵期的女性而言,那种刺激是很直接的,
妻子都来不及反抗,身体就已经软了。

  「等一下~」

  陈博给了妻子一个吻。

  吻,是美妙的,又是刺激的;前戏就好像应该是这样的,但,对妻子而言,
却因为这男人的放肆而感觉不自在;一个紧贴她的身体,在她耳边不停的轻轻的
吹着气,她所有的敏感部位无法再分辨那是谁的手,谁的指尖,电流般的刺激由
她的小腹瞬间传遍了全身,不得不说,陈博是一个调情大王。

  恋爱,结婚,生育直到如今,妻子的心里只容得下我一个男人,也付出过太
多太多,而现在的她却分不清楚这可耻而奇怪的感觉和那由爱而生的快感有何区
别,高潮来得快,间隙又是那么的短暂,忽然之间,她细腻亮泽的肌肤又绷紧了,
颤抖了,阴道里发出一阵剧烈抽缩,两片肿胀的阴唇直跟着那毫无节操的摩擦不
住地痉挛,越发的湿润……

  「啊……」一声持久的叫声跃空而起,妻子光滑丰韵的玉体开始摇摇欲坠,
双眸不自禁地闭起,仿佛软化,难以睁开,电流一般强烈的感觉一丝一丝地由下
腹涌来,狂猛地充斥着她不断膨胀的乳晕、乳头!

  不得不说妻子的身体太过敏感了,即便她是我的妻子,我也不得不承认,妻
子这样万中无一的珍贵体质给我实在是太浪费了,她的身体最匹配的应该是像陈
博这样硕大无比的鸡巴。

  妻子娇喘了,呼吸越来越急促了,乳头都勃起了,裤裆上的护垫已越来越湿,
她很努力的不去想楼下的我们;老公的呵护孩子的贴心只会令她更为内疚,无颜
以对,可现在,有一种叫性欲的东西,在她身体里是彻彻底底的苏醒了,我的心
也揪了起来。

  我的心里不断的嘶吼着,难道真的一切都毫无办法了吗?我就真的要像一根
绿毛龟一样,像岳父那个懦弱的男人一样,眼睁睁的看着岳母落入敌人的手里,
而如今我也要这样,看着我美丽动人端庄的妻子,在硕大无比的鸡巴下承欢。

  这种感觉让我几乎崩溃。

  陈博显然不是急色的男人,她似乎非常享受端庄冷艳的妻子在他的手掌心,
不断的打破自己的防线,如果可以,他甚至想看妻子主动的求他插入,但是对于
妻子来说,这似乎是不可能。

  即便性欲在充斥着妻子的身体,即便妻子有着身为女人的渴望,但是很显然,
她依然没有把这看成是一场享受,而是一场煎熬。

  突然我的电话声响起,竟然是杜明打来的,我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我连忙接起电话,劈头盖脸就是给他一顿臭骂。

  「你没事关什么机呀?」

  杜明显得非常无辜「哪有干我们这一行的,天天手机都是开着的。」

  我我看了看车后座的小小还在熟睡,然后压低声音说「你要是再不帮我,我
就要被人带绿帽子了。」

  杜明说「什么情况啊?」

  我说「中心大厦楼下速来,陈博在拖我妻子的衣服,你赶紧派人制止,但是
不要露出蛛丝马迹,不能让我妻子知道是我,否则我跟他的婚姻也就走到了尽头。」

  杜明说「好。」

  打完电话,我依旧死死地盯着监视器的屏幕,陈博还在慢悠悠的揉捏着妻子
身上的凸起,妻子两行清泪流下,身体的反应使她觉得非常羞耻,她实在是无颜
面对这样的自己。

  隔着屏幕,我似乎都能听到她的心声,妻子她在心里大喊着,老公,对不起,
小小,对不起。

  我被妻子的眼泪所感染,不知不觉的脸上竟然也传来湿漉漉的感觉,我不仅
问苍天,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这么对待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让我天生就
低人一等,竟然还让我慢慢地无法人事。

  我很羡慕陈博,他可以给我的妻子带来快乐,而我却不可以,而我的妻子却
为了我这样的一个废人去对抗快乐。

  我突然有一个危险的想法,是否妻子和陈博在一起才是最好的,我突然觉得
我不配拥有妻子。

  看着妻子和陈博不断地在那里揉捏,妻子就像一个小羔羊一般无助,而陈博
就像日本电影里的触手怪物,仿佛将妻子吞噬一般。

  妻子的衬衫终于被陈博脱了下来,露出她的文胸,和内裤一样,也是听从陈
博的安排换的情趣。

  陈博仿佛难以置信的面对着宝藏一般,右手颤抖着,盖在了妻子浑圆的乳房
之上。

  他的手就像一记重锤,不但盖在了妻子的乳房上,也锤在了我的心口上。

  就在他想继续脱妻子的裙子,那跟长龙一般的鸡巴,急不可耐的想要插入妻
子的宝地。

  就在妻子将要变成赤裸的羔羊完美的呈现在他的面前,就在妻子即将放弃所
有抵抗,而我也要认命的时候。

  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