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至卑微的人们(妈妈篇)】(02)【作者:莲心糖】

第一文学城 2021-11-16 03:03 出处:网络 作者:莲心糖
                第二章   据妈妈陈阳后来回忆说,她听到我和小和结婚的消息时是震惊的。当然,在
                第二章

  据妈妈陈阳后来回忆说,她听到我和小和结婚的消息时是震惊的。当然,在
妈妈叙述到这段时,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和悔恨,她向我们两个每人磕了三个头,
并用嘴放了一声长长的屁,这是规矩。

  因为我和小和实在是情投意合,当年如干柴烈火,脑子一热,根本也没管那
么多,毕业后两周就结婚了,结婚之前没有咨询任何人的意见。我们当年真的是
深爱着对方,当然,现在也是一样。小和善良,喜欢小动物,也会给路边的乞丐
买咖啡;小和还很聪明,我教她汉字,教她背诗,她一学就会,并爱上了中文,
自己还尝试着用中文写作文;小和甚至单纯,我后来才知道,她第一次做爱就是
和我,我也一样,第一次也是和小和。小和更变态,第一次做爱后,她硬是把我
的精液从阴道里扣了出来,吞进了自己嘴里;我也变态,我马上跟她热烈的亲吻,
分享了自己的精液。

  我们大概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吧。只是妈妈不这么想,虽然妈妈对我很好,却
是时时刻刻想找小和的麻烦。

  我和小和有了自己的房子,二层的小别墅,带个游泳池,怎么有的不重要,
至少现在不重要。只是记得妈妈进来第一句话就是:「这屋子这么乱,小和平时
不会打扫吗?」妈妈是来旅游的,其实也算是探亲了,反正计划是只待三个月。
我们是想趁着机会,好好讨好妈妈,让她接受我的生活状态,更重要的是接受我
的妻子小和。

  妈妈为人并不刁钻,只是不知怎地,对这个儿媳妇怎么看都不顺眼。什么不
干活啊,不做饭啊,身体弱啊,而且还长得丑,反正是什么难听说什么,可能是
所有婆婆的共性吧。平心而论,妈妈和小和放在一起,确实是妈妈更有女人的魅
力,小和虽然恬静可爱,却总觉得像个没开苞的花骨朵,但绝对也是个美女,绝
不是妈妈说的那样。

  小和就像只小绵羊一样,唯唯诺诺,但是很用心。小和平时确实懒,但自从
妈妈来了,自己便主动做饭,打扫屋子,很是努力地讨妈妈欢心。妈妈却是横眉
冷对,每天都会看出新毛病。甚至有一天,妈妈对小和说:「你们在一起这么久,
怎么就没生个孩子,小和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这就很过分了,我们在一起
也就是不到一年,没有孩子再正常不过。而且即使真有这种事情,怎么就能说一
定是女方的问题,至少要检查一下再定论吧。

  后来,据妈妈自己回忆说,她是在国内给我看好了一个女孩,家里条件特别
好,她当时其实想破坏我们的婚姻的。妈妈说这段的时候是裸体跪在地上的,当
时家里暖气坏了,也就是10度那样,妈妈却浑身出着大汗,声音抖得让人听不清。
妈妈为了那天的叙述,早上特意吃了好多豆子,喝了一大瓶多可乐,以便在需要
的时候放个大响屁,来稀释一下小和的愤怒。但那妈妈正值便秘,已经三天没大
便了,别说响屁了,甚至连个小屁都没有。于是妈妈愧疚至极,终于崩溃了,不
住地磕头,把地板磕得巨响,同时嚎啕大哭道:「烂逼女儿对不起小和妈妈啊,
妈妈和爸爸这么恩爱,烂逼却想着要拆散。呜呜呜~ 」根据家规,妈妈是决不允
许这么大喊大叫的,况且妈妈犯了天大的错误,又突然失态。我本以为小和本会
拿出最严厉的惩罚,妈妈马上要万劫不复。但她毕竟是我妈妈,我还是很舍不得
的。我本来马上是要替妈妈求情的。

  但只见小和本来严厉的表情突然温柔了起来,两眼放出慈爱的光芒,轻轻拍
怕自己的大腿,好像是在召唤妈妈。妈妈虽然痛哭不止,却依然识趣地爬了过来。

  小和轻轻托起妈妈早已哭花的脸庞,接下来的动作让我们所有人出乎意外,
小和破天荒地深情地亲吻了妈妈的额头。妈妈浑身一颤,屏住了哭声,但依然泪
流不止。

  小和温柔地说:「妈妈,小和要谢谢你呢。我和宁哥结婚后这么久都是孤孤
单单的两个人,你也说了,我身子可能有毛病,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现在想想,
妈妈当时还是真的说对了呢。但,是你,我的婆婆陈阳,你让我们有了女儿,有
了孙女,有了宠物。因为你就是我的骚女儿,我的贱孙女,我的小母狗啊。陈阳,
你之前的错妈妈不计较了,真的。刚才看到女儿哭成这样,妈妈心里除了难受别
无她想,好女儿,别哭了。」我不得不佩服小和的手腕,一年前孤标傲世的妈妈
现在竟被调教的如此卑微,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但我心里特别清楚,小和只是
不喜欢别人哭而已,因为人只要一开哭,就像泄了气一样,接下来什么调教都没
法进行。

  妈妈果然感激肺腑,马上含着泪咣咣咣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感动地说:
「妈妈,纪伯伦说过,人的嘴唇所能发出的最甜美的字眼,就是母亲,最美好的
呼唤,就是妈妈。女儿今天才明白是什么意思。」妈妈为了报答小和的恩情,心
想一定要放出个大臭屁,让小和高兴。于是下体用尽全力,小红屁眼像绽开的红
菊花一样,没想到屁没出来,竟然「砰」的一声,拉出个金黄的粪蛋,小小的,
圆圆的。原来妈妈这今天是便秘了,现在终于拉出来了。由于太过急促,妈妈的
红屁眼被撑破了,但是不严重,黑黑的屁股沟上也多了一点鲜红的血迹,很是恶
心。我和小和都笑了,妈妈看小和这样,自己也破涕为笑,突然灵机一动,道:
「爸爸妈妈,女儿给二老表演个魔术。」说完,妈妈拾起自己的粪球,在自己眼
前晃了晃,又用鼻子闻了闻,好像魔术师在显示自己没有作假。

  妈妈说:「张宁爸爸,小和妈妈,女儿便秘,已经三天没拉屎了。今天多亏
妈妈教育,才拉出了个粪球。爸妈可想而知,女儿的粑粑得有多臭了,但就是这
臭粑粑,女儿今天要给二老变没。」然后妈妈站了起来,岔开双腿,「砰」的一
声将粪球塞到了自己的阴道里,然后一摊双手,说了声:「没!」妈妈拙劣的表
演把我和小和都逗笑了。

  小和捂着肚子笑,说:「诶呦,女儿啊,你可真不知道脏,这大便你也玩。」
妈妈当然也知道大便脏,但是看小和高兴,自己竟躲过了一劫,于是更加来劲,
说:「女儿还要表演个母鸡下蛋呢!」于是自己双腿叉开,踮着脚尖在屋子里来
回走动,小臂弯去,两个拳头在胸前上下摆动,嘴里还说着「咯咯哒」。走了两
个来回,只听「啪」的一声,粪球掉在了地上。妈妈一回头,高兴地说:「报告
小和妈妈,老母鸡下蛋喽。」小和更开心了,说:「臭,真臭啊!赶紧把那脏玩
意扔到厕所里去,然后洗个澡,干净干净,这不要脸。」妈妈当然听话,准备俯
身捡起粪球扔到厕所,毕竟这么脏的东西自己早就想处理了。

  经妈妈这么一闹,小和变态的欲望也被激发了起来,于是又开口说:「婆婆,
小和可笨了,您可别怪我啊。小和有一个问题,还望婆婆解答,就是您说婆婆你
是人呢,还是一只贱母狗?」妈妈被突然一问有点不明所以,但能听出小和话里
有话,变爬了下去,伸伸舌头,叫到:「汪汪!」小和指指粪球,说:「然后呢?」
妈妈突然明白了,脸一红,有些犹豫,更有些嫌弃。但这种表情转瞬即逝,于是
低头一口叼起了了自己的粪球,正准备含泪咽下去。其实我已经觉得小和玩的太
过了,人吃屎身体不出问题才怪,而且粪便对我来说只是一种象征意义的羞辱,
逼人吃屎就像是劫匪没抢到钱却一枪打死人质一样愚蠢。

  于是,我下定决心要阻止小和,却见小和也是赶紧起身,快步走到了妈妈跟
前,不顾妈妈屁眼上粘的粑粑,「啪啪」地用力打了两下妈妈的屁股,说:「狗
改不了吃屎,快吐到厕所里去!」原来小和看出了妈妈的厌恶,知道攻心为上,
操之过急容易适得其反,于是放了妈妈一马。

  妈妈听出了小和的宽容,心理颇为感动,转过身来,认真地磕了三个头,于
是爬向了厕所。

  事后妈妈洗了澡,我俩又检查了妈妈的屁股,知道没多大事,也上了点药。
其实,我和小和都是相信科学的人,更是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因此我们重视
妈妈的身体健康远超过了重视自己。

  妈妈第二天就按规矩主动写了一首答谢诗:

           婆陈阳感和妈天高地厚之恩诗

  婆婆是狗屁,奶奶真大气。

  狗屁拉狗屎,粪蛋操狗屄。

  妈妈是语文老师,很有文字造诣。但她知道为了显示自己的卑贱,诗写得越
没品越,越低能越好。

  妈妈的最初几首诗其实颇具文采,但小和看完硬是说妈妈卖弄,是在暗讽自
己不懂中文,于是赏了妈妈三天的鼻钩,就是把鼻子搞成猪一样的那玩意,A 片
里用烂了的道具,并不稀奇。小和却说是猪鼻子灵敏,让妈妈多闻闻自己秀色可
餐的文章。妈妈今后的诗就变得又下贱又幼稚了。这个事大家要是感兴趣,我以
后再说。

  这便是小和之后的报复,但妈妈刚来时,对于小和,却是高高在上的。

  现在想想,小和那时真是窝囊,像个鹌鹑,时时刻刻都是战战兢兢。记得妈
妈有次因为洗衣机的衣服没洗干净,便抱怨洗衣机,说是自己在家都是手洗,不
会出现这种问题。其实国外所有家庭都是用洗衣机的,只是中国有些上了年纪的
人还没太接触过,还有着费水费电的想法。

  我在旁边说了一句:「洗衣机就这样的,就那么一点墨痕,谁会看得见?」
小和也说:「妈,你要是嫌不干净,就自己再揉揉呗,完全手洗多麻烦啊。」妈
妈突然不知道哪来的火气,啪一声把衣服扔在了地上,指着小和说:「你就是看
我不起我了?你以为中国来的没见过你这玩意?」接着又斥责了几句不好听的话,
很是伤人。

  小和终于忍不住了,捂着脸,呜呜地跑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我当时也是蒙了,
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劝完这头劝那头。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真的是笨,我要
是有小和的手段,哪来的这么多家庭纠纷。

  晚上,我搂着小和说:「别难过了,这是是妈不对,我都看见了,但是妈也
住不了多久,咱俩是要过一辈子的。以后她再说你,你就听着,随便认个错,好
不好?忍住这个关口,咱俩快过自在一辈子,你说对吧。」小和很懂事地点点头:
「宁哥,我让你为难了,对不起,明天我认个错。原不原谅就看她了,妈真是不
原谅,我就想点办法让她喜欢我好不好?」我当然答应,我真的爱她,她也真的
爱我。那天晚上,我们激烈地做爱,她从未有过的紧紧的抓住我,用她长长的乳
头蹭着我的前胸,直接深深地扣进了我的后背。我记得我好想抓破了她的屁股。

  第二天,我正常上班,我在一家小的中国超市当个小经理,小和暂时没有工
作,在家做一点代购的事情。

  晚上五点多,正常下班回家,刚进门,便觉得气氛不太一样。本来紧张的家
里变得一团和气,妈妈和小和做好了饭,笑呵呵地坐着等我。

  我如释重负,心想,小和和妈妈一定和解了,便开心地坐下,与我最亲爱的
两个女人共进晚餐。今天做的是红烧肉,妈妈一般是不太吃的,小和虽然瘦小,
却很喜欢。

  妈妈想往常一样,吃得很少,刚要起来时,小和温柔地说了一句:「妈妈,
再吃点肉吧。」我注意到,妈妈稍微停顿了一下,便坐了下来,笑呵呵地说:
「是啊,今天不知道哪来的胃口,突然想多吃了。」便一口一口地夹着红烧肉吃。

  我诧异万分,却隐隐的高兴,说:「看来小和的厨艺进步了,都让妈妈吃红
烧肉了。」妈妈一口一口地吃,没说话,只是嗯嗯地哼哼。不一会,小半盘红烧
肉竟然都被妈妈吃了,我注意到妈妈已经撑到了,而且吃了太多肥肉,甚至有点
恶心。我赶紧关心说:「妈,没事吧?」小和也搭腔,说:「妈,慢点吃啊,你
看你这么着急干啥。」妈妈笑着说:「没事,今天就是饿了。」妈妈笑的很难看。

  晚上我问小和:「你今天和妈妈说什么了,她这有点好的过度了吧?」小和
撒娇的跟我说:「我跟你说了,你可别怪我啊。」我赶紧说不会。

  小和说:「我发现了婆婆的一个秘密?」我更加惊讶:「哦?」小和说:
「你记得我们刚交往是买的那个情趣内衣吗?就是乳房上开个洞,阴道上也开了
洞的那个?你还说我穿上像什么」暗根少年「里那个老师。」我突然醒悟到,不
禁「啊」了一声。才想起来我们把那个东西落在妈妈的屋子里了。

  小和说:「嘘!小点声,今天我看到婆婆偷偷地穿了。」我脑子一转,恍然
大悟,说:「你竟然威胁我妈,你疯了吧!」小和赶紧说:「宁哥,你别瞎说,
我是不小心看到的。哪知你妈一看到我,突然就给我跪下了,叫我别告诉你。我
吓了一跳,赶紧说婆婆说的哪里话,我想跟您亲近都来不及,哪会告诉您儿子啊。
然后你妈不放心,说只要我保住秘密,她怎么都行。那我就说让她多吃点我做的
饭,想让你高兴高兴。」我当时心想,妈妈虽然一时不慎,但毕竟多年守寡,又
正直中年,难免有一些需要发泄的欲望,但无足为怪。只是妈妈如此容易屈服,
让我有些意外,总觉得其中有点猫腻。但我想如果这样能让妈妈接受小和,其实
也不能算全坏。于是对小河说:「嗯,只要她不再为难你,你自己看着办吧」接
下来的一个礼拜,什么大事也没发生。只是妈妈真的不再对小和吹毛求疵了,有
时甚至还很温柔,表扬小和贤惠。只是对于小和做的饭菜,妈妈每次都是风卷残
云般的吃完,而且是越吃越快,好像在做任务一样。

  我第一次察觉不对劲是两周后的一个晚饭,那天妈妈由于吃的太快,饭后竟
然吐了出来。

  妈妈从厕所里出来后似乎很是愧疚,对小和说:「妈妈对不起女儿了,浪费
了这么多女儿做的好吃的。」小和当时在洗碗,便转过身来说,微笑着说:「妈
妈喜欢女儿的厨艺,女儿再开心不过了。浪费点算什么,女儿再给妈妈做。」于
是竟然真的拿出了锅。

  妈妈赶紧笑嘻嘻地说:「不用了,不用了,女儿你看,妈妈都被你孝顺的胖
了。」妈妈虽然脸上在笑,但神态却很是紧张。

  小和露出了不信的神情,说:「女儿可不信,除非妈妈让女儿看看肚子。」
当时我也在场,心想:妈妈和小和什么时候这么亲近了?看来小和真的是有办法。

  只见妈妈笑呵呵地撩起了衣服,露出白白的肚皮,说:「看,妈妈的小肚子。」
妈妈的小肚子是微微的鼓起的,女人都了中年很容易这样。其实我更注意的是妈
妈的肚脐,也许我是变态,我觉得女人的肚脐有点性感。

  小和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笑着说:「妈妈的小肚子是鼓鼓的,白白的。可
妈妈的肚脐怎么这么黑呢?是不是有些脏了啊?」妈妈的肚脐当然不黑,再说肚
脐这种器官,本来就没什么评论的,但妈妈却出乎意料的认真,说道:「是呢,
妈妈的肚脐从来没洗过,里面好多脏东西呢,所以是黑的。女儿不信,妈妈抠出
来给你看。」于是妈妈真的用手扣着自己的肚脐眼,说了一会还真抠出了一个小
黑球,妈妈似乎很得意,跟小和说:「女儿说对了,妈妈的肚脐真的很脏,女儿
真聪明啊。」对于妈妈的示好,小和好像并不领情,说道:「妈妈的肚子是鼓的,
可胃是瘪的呢。除非妈妈把衣服再往上撩,让女儿看看胃。

  妈妈竟然很听话地又往上撩了下衣服,露出自己的胃。

  小和还是不依不饶,说:「再往上点,根本看不见胃呢。妈妈就会欺负女儿。」
妈妈其实已经撩得很高了,马上就要露胸了。这时妈妈红着脸说:「好女儿,张
宁在这呢,再往上可就不雅了。女儿说对了,妈妈确实有点饿,还想再吃点好不
好?」小和更加开心了,说:「妈妈,这可不行。趁着宁哥在这,让他评评理。
你就是讨厌我做的菜,不然怎么会吐呢。妈妈最近胸都饿小了,你露出来让宁哥
看看。」这时,妈妈显得极其难为情,想听话,却又实在抹不开,毕竟被亲儿子
看到乳房是件很耻辱的事情。

  我这时即使再迟钝,也发觉事情不对了,打算活个稀泥,于是说:「算了,
这点小事有啥可较真的。」妈妈也说:「是啊,是啊,妈妈都认错了,女儿你看
你是不是……」小和突然满脸委屈,甚至有点哭腔,说道:「妈,女儿天天在家
做代购,又要整理图片,又要拍视频,前几天胳膊都受伤了,好不容易做点饭,
妈既然不喜欢,女儿就,呜呜呜~ 」我注意到妈妈听到了整理图片,拍视频时好
像抖了一下;听到小和胳膊受伤时,妈妈的脸色突然变得极其难看,铁青的脸色
里面透着无尽的恐惧。过了半分钟,妈妈努力地调整了一下情绪,安慰小和说道:
「女儿啊,别哭了,不就是看看胸嘛。」于是,妈妈直接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妈
妈的上半身,只穿了一个白色的花边文胸。

  小和见状,稍微缓和了一点,依然委屈地说:「乳房在胸罩下面,给谁看?
妈妈就是没诚意。」妈妈似乎思考了一下,表情有些难看,但嘴上依然笑着说:
「真是小孩子,就给女儿看看吧。」于是,竟然慢慢地脱下了自己的文胸,露出
了硕大的两个乳房。

  小和这才高兴了,说:「婆婆,我看有没用,主要是给宁哥评评理,婆婆的
乳房是不是小了?」妈妈这才转过身来,羞耻地对着我说:「儿子,你就看看吧,
你说妈妈的乳房,哦,不,妈妈的奶子是不是小了?」我其实早懵了,根本不敢
想发生了什么。只见妈妈光着上身走了过来,然后用胸对着我得脸,好像恳求似
的让我摸。我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记得好像还抓了几把,非常软。但当时脑子
一片空白,具体的真记不清了,好像只是迷迷糊糊地说了句:「嗯,小了。」小
和却还是不满意,嫌弃地说:「妈妈,你离得那么远,宁哥伸长了胳臂都够不到,
我看你还是坐哥儿的腿上,然后用手托着您的乳房好不好?跟自己儿子有啥不好
意思的。」妈妈听了一脸抱歉地回答:「是呢,我就没想到这一层,还是小和聪
明。」于是妈妈执行命令似的岔开双腿,坐在我的膝盖上,用双手托起微微下垂
的乳房,像这两个乳房根本不是什么性器,而是两块肉坨一样:「儿子,你评评
理,妈妈的奶子小了吗。」我当时只觉得身体所有的血液都流到了鸡巴上,鸡巴
硬的仿佛要撑破裤子,但浑身似一团软泥,一点力气都没有,大脑根本想不了事
情。只是痴痴地回答说:「小了……吧……」小和终于开心了,于是笑着说:
「看吧,我可没撒谎呢。」于是高高兴兴地继续洗碗了,只留下我和妈妈四目相
对了好久好久。

  晚上,卧室里,我有点生气地问小和:「你把妈妈怎么了!那是我妈,你对
她做了什么!」小和甚是委屈,说:「宁哥,你真是冤枉死我了。自从那天婆婆
试穿情趣内衣被我撞见之后,她好像就变了个人似的。总是动不动就摸我一把,
还夸我长得好看。她甚至还给我发了自己的裸照,我当时吓坏了,觉得婆婆在性
骚扰我,差点就报警了。后来,她问我说西方是不是有个什么叫SM的,还说自己
想接触一下,吓得我都不敢理她。哪知那天你一上班,她突然就给我跪下了,说
自己看了些SM的介绍,心理痒痒,还说自己守寡好几年了,现在就想亲亲我的脚。
我见婆婆这么主动,心想也就是亲个脚,就答应了。结果婆婆后来花样越来越多,
还说什么要玩露出调教,还说带些乱伦元素更刺激,今天的事可都是她自己的主
意啊。你知道的,我是不敢反抗她的。」我刚听了一半鸡巴就硬了,其实我意淫
妈妈的身体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想到妈妈也有此意,心里真的是欢喜。只是这事
隐约透着邪性,首先,妈妈不是同性恋;其次,妈妈是个顾及自己脸面的人,虽
然长得风骚美丽,其实平时连性感衣服都很少穿。这样的人怎么就变成荡妇了,
着实令人不解。

  但当时我精虫上脑,来不及细想了,便一把抓住小和的屁股,狠狠的说:
「小骚货,解释得好啊,看老子今天不操滥你的屁眼。」小和嘤咛一声反身趴在
了床上……

  次日早上,我的理智似乎又占了上风,早上对小和说:「妈妈的事,我谁都
不怨,但你以后规劝着些。」小和嗯嗯地答应着。

  这件事,我虽然一直狐疑,但总体上却相信这小和。直到后来妈妈给我讲了
一个完全不同,却更刺激的版本。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