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我的孝心大有问题】(1)

第一文学城 2021-11-19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XC2002
作者:小纯 2021年10月3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否 字数:6446   写在前面:感谢微嗔大大的邀请码

作者:小纯
2021年10月3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否
字数:6446

  写在前面:感谢微嗔大大的邀请码

  「回来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我身体一僵,搭在门把手上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嗯……回……来了!」

  在玄关处脱了鞋我轻轻的合上门,走到客厅。

  墨色微卷长发如瀑散在肩上,露出一张精致而白皙的瓜子脸,秀气的大眼睛,
柳叶弯眉,娇俏的鼻梁,妈妈坐在沙发上,穿着一身宽松的居家服胸口却一双硕
大撑得圆滚滚的。

  妈妈手上拿着一个印着可爱卡通图案的瓷杯子,妈妈把杯子递到红润的唇边
喝了一口水,随后杯子不轻不重放在茶几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妈妈抬起头眯着眼细细的打量着我,眼神深邃而锐利,我心虚的避开妈妈锐
利的目光,把目光瞟向别处。

  咦,墙壁上怎么有一道的裂缝啊!啧啧!这才过去多久!垃圾工程。

  妈妈见我这装傻充愣的模样,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滑动了几下屏幕,然
后把手机递给我看,手机里是一张照片,我班主任发给妈妈的。

  照片里我和几个男同学,站在学校厕所的窗户边上面带笑容手指夹着烟在那
侃侃而谈,那模样好不潇洒。

  这是晚自习时候,我在厕所抽烟被抓,执勤老师拍的。

  这照片有点要命啊!

  「妈……」

  我开口想为自己辩解些什么,却被妈妈给打断。

  「顾为。」

  「诶。我在。」

  「你去阳台收几件衣服,然后把衣架拿来。」

  「妈,还是别了吧……」

  从小就调皮的我,哪会不明白老妈让我拿衣架是意味着什么。

  我话还没说完,妈妈的神情有些不耐烦了,为了防止火上浇油,我赶忙跑去
阳台收了几件衣服,然后把衣架拿过来放在茶几上。

  妈妈纤细而白皙的手抓起衣架,直起身缓缓的向我走来。

  「妈,你别这样,我告诉你,我现在不是小孩子了,你这样我很没面子的
……」

  我看着不断朝自己逼近的妈妈,开口劝解道。

  妈妈没有理会我的垂死挣扎,回答我的是那狠狠落下的衣架。

  一小时后,我的房间里。

  「爸,你轻点啊。」我哽噎了一声。

  「活血散瘀,你忍着点。」老爸在给我擦着伤药。

  「你妈打你,你怎么不说些好话哄哄她啊?」

  「我说了。」我吃痛地喊了一声。「我越说,她打的越狠。」

  我爸见我这犯贱样,有些无语。「也不知道,你这没脸没皮的样子像谁?」

  我看着自己手臂上的红痕。「我是你儿子,你说像谁?」

  「你妈都多久没打你了,你今天是做了什么事,惹你妈这么生气?打架?翘
课?还是上课顶撞老师?」

  「比这些轻,我要是敢做这些,你今晚就不是给你儿子擦药了。你应该是在
icu见我了。」

  「……」

  「嘴别贫,除了手还有哪里?」老爸往手心倒了点伤药对我问道。

  「屁股。」

  我在床上把裤子一脱转了个身趴了下去,把头埋进枕头里。

  「也没做什么,就是子承父业,抽烟被老师抓了。」我的声音从枕头里传出
嗡嗡的。

  「卧槽,老顾你轻点。」

  我话刚说完,老爸一不小心压到我左瓣屁股上的一道红痕,疼的我直咧嘴。

  「你这是活该!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妈的脾气,你还敢这样胡来。」

  老爸涂完药叮嘱道。

  「别抽烟了,你一个小孩子抽什么烟!」

  ……

  第二天,在早饭的我见老爸接了个电话,火急火燎的走了,连早饭都没吃。

  我还想着等下让老爸跟我去学校。

  「妈,你不用送我去学校的,也就走十几分钟的路……」

  我坐在副驾驶座上绑着安全带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们班主任指名道姓,要我去学校一趟!」

  妈妈转过身来美目瞪着我。

  我听出妈妈语气里的怒火,缩了缩脑袋不敢多言,因为抽烟的事我被叫家长。

  到了学校,我手上拿着几本课本站在校门口,等妈妈停车。

  一身职场常见的OL装将妈妈丰满的娇躯包裹在内,成熟的气息在妈妈身上
体现的淋漓尽致。白色衬衫被胸前的浑圆饱满撑起,腰肢纤细,臀部挺翘,黑色
及膝包臀裙下被肉色丝袜包裹的小腿修长匀称,高跟鞋踩在瓷砖地板上的声音,
铿锵有力,扣人心魄。

  黑色长发挽在脑后绑了一个马尾辫,露出精致的耳垂,白皙的瓜子脸化着淡
妆,鼻梁娇俏,唇色浅浅的,柳眉下的明眸有光深邃而锐利。无论走到哪里,妈
妈都是一副职业女强人的形象。

  我站在原地,看着眼前成熟美艳的妈妈,有些失神,我忽然想起初三那年偷
拿妈妈丝袜打手枪的事情。

  妈妈见我呆在原地的模样,问道,「怎么?」

  「没!」

  我把视线飘向别处不敢和妈妈对视。

  「书包都不带,就拿着几本书去上课?」

  妈妈看着我这吊儿郎当的样气就不打一处来。

  走在偌大的校园道路,往来学生目光都被妈妈这个成熟干练的大美人吸引着。

  班主任是个刚三十出头的大姐姐,微胖,长相清秀,穿的衣服有点深色,显
老,三十多出头,看起来像奔四一样。

  她跟成熟靓丽的妈妈在一起,太有对比性了。

  我站在办公室里听着班主任对我的训斥,时不时还很业务熟练的附和着她,
最后在妈妈的再三保证下,这件事就这么的过去了。

  早自习,枯燥的英语单词读的我都有些发困,下课的时候我去厕所洗了把脸,
冰凉的触感,让发懵的脑袋清醒了不少。

  早上课程,两节语文,两节物理。

  语文老师是个五十多岁的地中海大叔不管我们,我睡了两节课,后面两节的
物理课,由于是班主任的课,我不敢在睡了。

  班主任的两节课听的我昏昏欲睡,要不是蹭着课间时间我在厕所里来了一根
烟,提了神,我觉得我可能撑不下去了,真想把昨天晚上通宵打游戏的自己掐死。

  想睡不能睡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放学,我怕回去妈妈会说我,于是我在微信里发消息告诉妈妈,中午不回去
了在学校里吃饭,我消息刚发完,死党就发消息过来说他中午要来找我玩。

  死党叫李益杭,初中的时候我们俩臭味相投的玩在一起,他能上现在这所民
办高中,他爸可没少托关系塞钱给校长,不然就他那刚过高中线的成绩,两个字,
上屁。

  死党坐在我对面玩着手机,他撇了一眼我胳膊上那若隐若现的红痕。「你昨
天回去,被你妈给打了?」

  「嗯。」

  「你都多大了,你妈还像打小孩一样打你?」

  我抬头看着死党,「小了,格局小了,这是妈妈的疼爱!你懂什么?」

  「傻逼……」

  我懒得理他拿着筷子夹起盘子里的生姜,这他妈的,生姜长的和肉一模一样,
刚没看出来还咬了一口。

  吃过饭死党拉着我找了家奶茶店打游戏,打了几把王者后,死党掏出了口袋
里的烟点上,他看着手机屏幕里的水晶如烟花般炸开,清秀的脸上满是惆怅。

  「真羡慕这些队友,一个人就可以吃团圆饭。

  ……

  晚上,上完晚自习回到家里,吃完夜宵,洗完澡吹干头发。

  我凑到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妈妈身旁,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妈,老爸最
近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妈妈刚洗过澡身上有股沐浴露的味道,明眸里有水雾,脸蛋挂着些许有些红
晕,半干的头发散在肩上,有点慵懒,很有女人味。

  妈妈身材特别好,即使穿着宽松的居家服,胸口也被撑得圆滚滚的。

  妈妈头也不抬的说道,「不知道。」

  我听妈妈这样说顿时有些无语。

  「你不是他老婆吗?你怎么连这都不知道?」

  妈妈抬起头眼睛眯了起来。「你还是我儿子!我对你抽烟的事情不也不知道!」

  我听到妈妈说我抽烟的事情,我就有些害怕,主要衣架抽在身上真的疼。

  我尴尬的撇过头朝妈妈手上的手机看去,妈妈在和一个备注叫王总的人聊天。

  聊天内容很官方,都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我看了一会儿,妈妈把手机放到
茶几,转过身看着我。

  「顾为?」

  「诶。」

  我摸了摸头发不知道妈妈要做什么。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啊!就……最近……」

  我说的模糊不清,要是让妈妈知道我初中就会抽烟我不得被她劈死。

  妈妈叹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

  「别抽了……」

  「知道了。」

  我和妈妈聊了一会儿,我从沙发站起来准备去睡觉,坐在沙发上妈妈伸了个
懒腰,饱满的胸口突突显的呼之欲出。

  「顾为,你这次模拟考成绩多少?」

  我神经顿时紧绷了起来,妈妈对我的成绩可以说是特别的上心,尤其是在过
一个月后就期末考了,这次期末考成绩关系到后面的分班。

  考的好就是实验班,不好的话就是普通班。

  「不……不太好。」

  我僵在原地断断续续的说道。

  妈妈好看的眉头蹙起。

  「不太好是多少?」

  我见妈妈有要动手的倾向,连忙说道。

  「三百多……」

  妈妈眼睛顿时瞪大了饱满的胸口上下起伏,伸手揪住我的耳朵。

  「这就你答应我的好好读书?」

  「是、是啊……」

  我话还没说完,妈妈的攥着我耳朵的手一用力,我的耳朵顿时传来火辣辣的
疼痛。

  「妈,我错了……」

  妈妈见我求饶松开了攥着我耳朵的手。

  「我给你报了个补习班,你明天开始就去上!」

  「老妈别了吧!」

  「你这样能考上好大学?」

  我有些死猪不怕开水烫。「能、能啊……」

  「能个屁!就我们这的那个破本科都不会要你,你林姨和我说,那个学校要
四百分,你有四百分吗?」

  我眼珠子一溜。「我这不是心疼补课费吗?」

  「你要是心疼家里的钱,能给我考出这么丢人的成绩吗?」

  「妈……伤自尊了啊……」

  「你还来劲了是吧?」

  我知道自己反抗不了,顿时有种心如死灰的感觉,周末一天半现在就剩半天
了。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晚上要睡觉的时候妈妈杀到我的房间,把我屋内所有的
电子产品没收了,连我的手机也要上交,只能周末的时候拿。

  我人都傻了,好在我用前段时间用以前代练赚的钱,在闲鱼上买了部手机当
备用机,才让这日子没那么难过。

  第二天一大早,妈妈把我送到补习的地方就去上班了,最近妈妈的工作挺忙
的连双休日都去公司加班。

  妈妈是一家企业的财务总监,怎么说呢,反正我知道的是老爸的工资没老妈
高。

  补完课,刚准备回家死党给我发消息叫我陪他去书店买书,他化学课本丢了。

  「是这本吗?」

  死党在书架上挑了一本书拿给我看。

  我无语的看着他。

  「你连化学书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吗?」

  「我要知道,我还会叫你来?」

  「……」

  死党买完书也不着急回去,拉着我去网咖开黑,死党刚上机子他爸就打电话
给他,家里有事让他赶紧回去。

  送走死党,我站在街口本想着打车回去,看了眼打车的价格,我在打开微信
里看下钱包里的余额,我老老实实的走到公交站台那等公交车。

  到站和我一起下车的还有高三的学生,周末时间段的学校里除了高三学生,
还有就是在操场上打篮球的体育生。

  我走到学校后门,恰巧碰到了有人在那表白,不过看样子应该是表白失败了。

  那男同学面色涨红,把礼物丢在地上,神情激动指着那个女孩破口大骂,隔
了老远我都听得到那个男同学的口吐芬芳。

  「婊子,贱人……操你妈……」

  表白失败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这该是有仇吧!

  骂到后面男同学激动的抬起手,女孩指了指不远处的监控,男同学见状放下
手,恶狠狠骂了几句扭头就走。

  那女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拿出黑色卫衣口袋里手机,接着电话朝另一
个方向走去。

  回到家,书桌前的椅子还没坐热,穿着制服丝袜的妈妈就走了进来,白皙纤
细的手掌在我面前摊开。

  「嗯?」

  我不明白妈妈的意思。

  「手机!」

  妈妈拍了拍桌子。

  我顿时反应过来,早上起来的时候妈妈把手机交给了我。

  妈妈拿着我的手机在我面前晃了晃,嘱咐道。

  「好好复习!」

  做完物理的几套习题,我脑子就开始有些晕晕乎乎了,刚想着偷懒。

  妈妈拿着切好的苹果进来,她把盘子摆在书桌盘,然后拉开我身旁的椅子坐
下。

  「妈,没这必要吧!」

  我小声反抗。

  「认真复习。」

  妈妈身上还穿着那套制服肉丝美腿交叠翘起,我的视线被窄裙下大腿内侧若
隐若现的裆部吸引着。

  把视线移回卷子上面,我又晕晕乎乎地做了张数学卷子。

  「老妈,让我休息一会儿吧?」

  我小声问道。

  「这才做了多久啊?」

  老妈!我都做了快两个小时了还不久吗?我心里吐槽着,可不敢说出来。

  不过好在在我准备做第二张卷子的时候,老妈出去接了个电话,让我有了喘
息的机会。

  我趴在桌子上还没休息没多久。

  「我一离开,你就开始偷懒?」

  妈妈用纤细的手指敲着我的桌面,站在一旁蹙眉看着我。

  「……」

  这个周末,除了吃饭上厕所,其它时间妈妈都在的督促我学习,来到学校累
的精疲力尽,一到座位上我就趴了下去,我现在感觉在家比在学校还累。

  「顾为。」

  班长用手指敲着桌面。

  「嗯?」

  我醒来的时候还有些迷糊。

  「大家都在自习,你一个班委在这睡觉,你觉得合适吗?」

  「这个体委又不是我想当的。」

  原本体委是准备给班上一个女同学当的,不过后来体育老师一看班上的其他
班委全是女生,就让班上的同学选个男生,结果后排那些个同学起哄让我来当。

  我没在睡觉,而是掏出英语课本老老实实的背单词,我怕等下睡下去班主任
来了,让她看见我睡觉又得被叫家长了。

  熬过了这一天的课,晚上回家的时候,在楼下我碰见了老爸,也不知道他喝
了多少酒路都走不稳,摇摇晃晃的。

  老爸平时虽然也有应酬可喝成这样我还是第一次见,我扶着老爸靠在墙角,
我伸出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脸。

  「老爸……」

  老爸背靠在墙上慢慢的滑下来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嘴不停的嘟囔着。

  「对不起,顾为……对不起!静雯……对不起!安安……」

  我看着老爸这个模样有些头疼,思索了一番我把老爸扶了起来,虽然我家小
区没有电梯但在六楼我还能接受,也好在老爸也没像别的中年大叔那样身材发福。

  一路上听着老爸的嘴里的喃喃细语,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老爸对不起我和妈
妈什么啊?

  我满头大汗的把老爸扶上楼回到家,敲开房门我和妈妈合力把老爸放在床上,
看着躺在床上醉的迷糊老爸,妈妈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怎么喝这么多酒?」

  老爸躺在床上被我们一番折腾,他也清醒了一点。

  「……没什么,就……呕。」

  话还没说完,老爸呕的一声吐了出来,白色的秽物吐了一地板,老爸吐完以
后明显舒服了不少,躺在床上换了姿势,不一会儿就发出震震鼾声。

  枕头和被子上面沾了不少老爸的呕吐物,加上地上那一大滩呕吐物,刺鼻的
味道布满整个房间。

  我和妈妈被老爸折腾到凌晨,好在明天是周末,倒也无所谓,妈妈俏脸阴沉,
看样子等老爸明天醒来有他受的了。

  老爸的呕吐物虽然被我和妈妈打扫了,但房间的味道还没散去,妈妈没办法
只好和我挤在同一张床上。

  我躺在床上,看着漆黑的房间,鼻腔里时不时袭来妈妈身上的香味。

  从我上小学三年级后,我就再也和妈妈睡在一起过了,初三的时候有一起睡
过,不过那次不算,那次是因为我生病,妈妈是为了照顾我。

  「妈。」

  许久没和妈妈一起睡的我,觉得有点不太习惯,我的床不大,妈妈和我躺在
一起有点挤。

  我和妈妈盖同一张被子,隔着妈妈身上薄薄的睡裙,我能感觉到妈妈身上的
温软。

  「嗯?」

  妈妈的声音在我身旁传来。

  「老爸今天晚上怎么了?」

  「不知道!」

  黑暗里我和妈妈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顾为。」

  听到妈妈喊我,我翻了个身,一片漆黑之中我感觉我的嘴唇碰到个柔软的东
西,妈妈轻柔的鼻息喷在我的脸上。

  我愣了一下,妈妈的身子往后挪了挪,嘴唇柔软的触感随之消失。

  我回过神想开口,妈妈忽然说道。

  「是妈妈和一起睡你不习惯?」

  妈妈掀开被子,准备起身。

  「不是。」

  我的手在被窝里抓住妈妈柔软的小手。

  「就是……」

  我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说些什么。

  「早点睡,妈妈明天还有事!

  妈妈没有挣脱我的手重新躺回我身旁。

  ……

  我睡到六点多被尿憋醒,妈妈安静的躺在我的身旁,白皙的瓜子脸上有几根
发丝凌乱的散在上面,轻柔的呼吸声从娇俏的鼻子里发出,红润诱人的嘴唇微张。

  我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刚准备在卫生间洗漱,我发现老爸醒了,他嘴里叼着
烟手拿着衣架在阳台那晒床单和枕套。

  我也是佩服老爸,醉成那样还能醒的这么早,我刷着牙走到阳台。

  「你老妈呢?」

  老爸弹了下烟灰看了我一眼,因为宿醉的原因老爸的眼里满是血丝。

  「在我房里睡觉!」

  我吐了一口漱口水说道。

  「老顾,昨天晚上咋回事啊?」

  老爸吐了一口烟,说道。

  「工作上的事!客户难缠,就陪他喝多了……」

  老爸晒完床单就出门了,也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什么,每天早出晚归的。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