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大梁侠女传】(2)清晨的娱乐(下)

第一文学城 2021-11-20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时海泛舟
作者:时海泛舟 21年10月27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字数:8197 ***************************************************************

作者:时海泛舟
21年10月27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字数:8197

***************************************************************

  昨天为了保证平台首发以及其他平台读者的阅读进度,我把第一章拆成两章
发布在这里了。所以以后本文这里的章节数会比其他站点的多一章。

  另外,御姐收藏家被我拆成三篇文了。里面单男主后宫纯爱文的部分我会以
一种很龙傲天很爽也很傻的套路来写。单纯的为网站增添一点点不一样的元素吧。

  我并不是超人,白天还有朝九晚五的工作。如有文章更新的怠慢之处,还望
诸位包涵。

****************************************************************

            (2)清晨的娱乐(下)

  被墨文心搀扶着坐在餐桌边,看着侍女从食盒内取出一盘盘还冒着热气的精
致点心。赵绣妍这才有了一点自己还是赵家三小姐的真实感。

  「你喂我?」赵绣妍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冷声问道。

  「小姐想吃什么?」墨文心端坐在一旁,手里举着筷子,笑吟吟地反问。

  「龙虾饺。」不多时,一朵白里透红的精致饺子就递到了赵绣妍嘴边。

  「呜呜……金钱肚」

  「牛仔骨!」

  「玉丝饼!」

  「窝蛋牛肉粥!」

  或许真是先前的紧缚拘束消耗了赵绣妍几近全部的体力。这一桌子分量不少
的早点竟被她吃了个七七八八。

  「呜……」赵绣妍砸吧着嘴,满意地向后躺倒,整个人陷坐在椅子上。她的
两条赤裸玉腿大大的分开,毫不在意走光的样子。

  墨文心收拾着桌上的餐碟,她斜眼偷瞄着赵绣妍光滑小腹下的迷人肉缝,嘴
角翘起了难以察觉的邪笑。

  「好了小姐,该锻炼了。」将餐碟全部塞回食盒放好后,墨文心俯身轻摇着
闭目养神的赵绣妍。用温柔却坚定的语气提醒道。

  赵绣妍一听到锻炼这个词,立马联想到了密密麻麻的绳子和绫罗绸缎的堵嘴
物。好不容易从束缚中解放出来的两条美腿神经反射般一抖。再加上此刻依旧被
反缚在身后的双臂又传来了僵硬的痛苦。这让赵绣妍很是抵触墨文心安排的早课
锻炼。

  「今天就免了吧。我一会儿要去给爹爹请安。你给我解开。」赵绣妍没睁眼,
歪过头说道。

  「小姐,您今天吃的不少。好不容易维持住的身体怕是要变形了。」墨文心
听出了赵绣妍的话语里没什么底气,于是步步紧逼道。

  「本……本小姐要去给爹爹请安!你快给我解开!」赵绣妍见墨文心不吃这
茬,心里有些慌了。她虽然喜欢被绑起来,但被绑的太久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而且她根本就没从先前的拘束中恢复过来。她背在身后的双臂早就向她的大脑报
警了。

  墨文心的笑容冷了下来。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团白花花的物事在手里揉
搓着。赵绣妍定睛一看,那不正是自己刚换下的白色长筒丝袜吗!上面还滴着汗
水哩!

  「墨文心!你想干什么!我要告诉爹爹去……你放开我……呜呜呜!」不容
赵绣妍再多发出什么叫喊,墨文心眼疾手快地捏住她的下巴将手里揉成团的白色
丝袜塞进了她的小嘴里。

  湿漉漉的白丝长筒袜刚进入赵绣妍的小嘴。她就品尝到了一股浓浓的咸味,
并伴随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淡香,迅速抽干了她口腔里的所有香津。

  「小姐,今天大朝会。国公爷不在家。」墨文心刮了刮赵绣妍的小琼鼻,毫
不在意自家小姐足以杀人的眼神,「而且这样不就是小姐您最喜欢的吗?奴婢可
记得以前您吩咐过啊。」

  「我吩咐过?我什么时候吩咐过你能这么对我!」赵绣妍被墨文心的言语气
笑了。即便她是来自后世现代,对于主仆之间上下级关系并不看重,以往对待墨
文心也是以平辈相交、姐妹相称。

  但现在你对我的态度,是对待姐妹的态度吗?!

  「呵呵。」墨文心似乎看出了赵绣妍想说什么,她再度俯下身,两人的额头
轻轻相触,「小姐您可是吩咐过奴婢要监督您保持体型的。在此期间您说的一切
话语奴婢都有不尊之权。」

  一道电光划过赵绣妍的脑海。赵小娘子心里大叫完蛋。因为这话她真说过。

  赵绣妍能说这句话的目的其实很单纯,就是给墨文心一个把她绑起来的由头。
那会儿赵绣妍魂穿过来没多久,墨文心也刚奉李大夫人的命令过来服侍赵绣妍。
两人相处没两天后,赵绣妍就对自己的小侍女下达了见面后的第一道命令。

  「呜呜呜……」知道自己不占理,赵绣妍再也硬不起来了。只得用可怜巴巴
的眼神和墨文心对视。企图让她今天放自己一马。毕竟手臂和两条腿都撑不住了。

  「小姐,该动身了。」墨文心不为所动。她媚笑着起身,手里不知何时多出
了一条细长的链子。

  赵绣妍定睛一看。这链子什么时候连在我脖子上了?我脖子上又什么时候多
了个项圈?

  「小姐,您要是再磨磨蹭蹭。我可就要用这东西伺候您了。」墨文心拉了拉
手里的链子,发现另一边的赵绣妍依旧可怜兮兮地坐在椅子上毫不动弹。她脸上
的笑容减了几分,并从怀里掏出两个夹子状的木质物事对着赵绣妍比划了两下。

  「呜呜呜!」赵绣妍一见墨文心手里的东西,脸色狂变,忙不迭地起身向墨
文心走去。

  「这才对。」墨文心笑了笑,走在前打开了房间门。

  清晨的微风扑面而来,赵绣妍打了个冷战,两条赤裸的大长腿颤颤巍巍地迈
过了闺房的门槛,在锁链的牵引下跟着墨文心向花园走去。

  即便是寸土寸金的帝都临安,当朝正一品实权大员赵清龙的住所也是一间奢
华气派的大园林。赵家上下三百余口皆居住在此。园林内房屋不计其数,植被花
园更是数不胜数。而且因为赵家女主人对于花草植被十分喜爱,赵家第二代的孩
子们每人都分到了一个带花园的独门院落。

  赵绣妍是赵家最小也是最受宠的孩子,她安排的院落虽不是最大的,但却是
最幽深安静的。这要是搁在同时代的官宦子弟身上肯定会以为自己被长辈打入
「冷宫」了。可现代人赵绣妍却是无比喜欢这间院落。因为她在这里可以尝试着
玩露天捆绑。

  赵绣妍和墨文心一起玩捆绑牵引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两人都对自家的园林十
分熟悉。但以往玩这种游戏都会选在夜深人静月光皎洁的时候,而且还会穿一点
蔽体的衣物。像现在这样光天化日这下一丝不挂地走在花园里,以赵绣妍两世为
人的阅历都还是头一回。

  「呜呜呜……嗷嗷啊呜呜!」赵绣妍现在无比紧张,生怕下一个转角就冒出
一个打扫的男仆役。但前进与否的关键却掌握在别人手里,她根本没有权力要求
什么。她只能被动跟着锁链上传来的力道一瘸一拐地向前走着。

  「小姐,你怎么这么慢啊。马上就到了。」墨文心扭头抱怨道。

  「呜呜呜……」赵绣妍是真想告诉墨文心自己几乎走不动路了。在强烈的心
里压力作用下,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力道的美腿此刻汗出如浆。在阳光的照耀下
反射着淫靡的光泽。她每走一步都要花费不小的体力,这也让她隔着丝袜的喘息
声越来越粗重。

  「真是的,那就休息一下吧。」墨文心低头看了看赵绣妍颤抖不已的双腿,
笑道,「不就换了个时间嘛,看把你紧张的。」

  赵绣妍懒得搭理这个家伙,得了休息命令的她直接倒在旁边的假山上,闭上
眼睛努力喘息起来。

  「诶……」墨文心好笑地摇了摇头,不在看自家小姐的狼狈模样,准备抬头
看看来路上是否可能有仆从经过。

  可就在她转身抬头的一刹那,四五个人影登时挤满了她的视野。墨文心的反
应也是神速,立刻双手叠放在身前行礼道:「奴婢见过二小姐。」

  「免礼吧。」如清谷黄鹂般的清脆声响,平静淡然的语调,根本没有因为墨
文心的怠慢而动怒的亲和品性。符合上述种种描述的赵家贵女,也只有赵绣妍的
二姐赵绣礼了。

  「小妹呢?起床了吗?」赵绣礼伸头看了看墨文心身后,什么人影都没瞧见,
只得开口询问自家小妹的贴身婢女。

  「小姐额……还在休息。」墨文心眼角的余光看见了赵绣礼的动作,发现这
位生性恬淡的美女子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心下大松了一口气,赶忙回道。

  「都几点了,还不起床。」赵绣礼皱了皱眉。师从宫廷太医院正七品御医长
的她向来对早睡早起有着着魔般的追求。哪怕就是赵清龙因公事熬夜,这位二小
姐也敢当面指出她爹爹的不对。

  「昨晚小姐玩的太疯,回来的晚。」墨文心随口扯谎。这技能对她而言已经
驾轻就熟。

  「你才玩得疯!昨晚天还没黑老娘就被你摸上床绑了!」躲在假山后的赵绣
妍暗啐一口,心里反驳道。

  「你这做贴身婢女的,也不知道劝劝小妹,尽跟着瞎折腾!」赵绣礼紧皱着
黛眉,责怪道。赵家二小姐人如其名,不仅学医,还学礼。

  「二小姐教训的是。奴婢谨记。」但赵绣礼再严苛,她这恬淡的性子也让她
的教训变得无足轻重起来。墨文心应对起她来那是得心应手。毕竟不是第一次挨
二小姐训了。

  但当墨文心心里估摸着二小姐说得差不多的时候。只听又是一句:「你啊
……」。赵绣礼话锋一转,又开始数落起她墨文心来。

  墨文心心里暗暗叫苦,只能期盼自家小姐能躲好一点,别让赵绣礼身后的丫
鬟看出破绽来。

  殊不知赵绣妍此刻正面临着闻所未闻的窘境。

  赵绣妍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家花园里还生活着蛇这种生物。当一个冰冷
滑溜的物事慢慢滑过赵绣妍性感丰腴的臀部时。她后背上的寒毛都一根根地竖起
来了。

  「不会吧?」赵绣妍在心里祈祷,千万别是自己猜想中的生物,一定要是被
晨风吹落的树叶啊!

  可后续的发展彻底打破了赵绣妍的幻想。这个滑溜的物事不急不缓地沿着她
的柳腰向身前移动。所到之处无不激起赵绣妍的鸡皮疙瘩。

  「它有没有毒啊?它会不会咬我啊!我是不是应该别动啊!」危急关头,赵
绣妍大脑登时宕机,全无方寸。若不是已经来到喉咙口的叫喊被嘴里的丝袜和假
山另一头的对话声强行镇压下去,赵绣礼肯定发觉自家妹妹的下流秘密了。

  赵绣妍虽然没有对付蛇类的经验,但也知道这时候一动不动肯定是最佳选择。
于是她索性闭上了眼睛装起了木头人。只有背在身后并紧紧抓住假山凸起的小手
和嘴里死命咬住的白丝袜讲述着她内心的紧张。

  「嘶嘶……嘶嘶……」猩红的蛇信子吐出旋即收回,冰冷的鳞片在少女温热
的娇躯上游走。这条两尺不到的小蛇似乎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舍弃了自己原来的
目标,向赵绣妍的小腹爬去。

  赵绣妍悄咪咪地睁开眼,却没把自己吓个半死。只见那灰色小蛇已经绕住了
她的柳腰,再度回到了身前。她的双臂也被蛇腹用力挤压着。但这并不是最恐怖
的,最令赵绣妍感觉到天旋地转的。是这条小蛇一边吞吐着蛇信子,一边向着自
己门户大开的茂密森林爬去。

  「蛇性喜淫」赵绣妍的大脑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词。紧接着,一个荒唐至极
的念头又浮现了出来。

  「蛇哥别吧。蛇哥你做个人吧。蛇哥你知不知道生殖隔离啊。」赵绣妍心底
叫苦,却又一动不敢动。只能祈祷这条小蛇秉性善良,不会欺负她这么一个全身
被缚的弱女子。

  「呜!」蓦的,被酥麻电击刺激出的闷叫在短短一声后就被赵绣妍强行咽回
了肚子里。但伴随着私密肉洞中越来越刺激的搅动,赵绣妍隔着丝袜发出的低鸣
越发娇媚撩人。

  「什么声音?」赵绣礼皱了皱眉头,四处环顾着。她刚刚好像听到了某种很
古怪的声音。

  一阵风适时刮过,带起了灌木丛的「沙沙」声。

  「可能是什么虫鼠吧。这院子也有月余没有清扫了。」墨文心冷静解释道。
但她心里却是很好奇假山后的赵绣妍在干什么,被绑住双手还能发出这等娇媚的
呻吟,你是在自己舔自己吗?

  清风带起的「沙沙」声也很好掩盖了赵绣妍的闷叫。粗长灵活的蛇信子在狭
窄幽深的蜜洞中来回探寻。尖锐的分岔刮过蜜洞上敏感的穴壁,给赵绣妍带去了
如触电般的酥麻刺激。这能搅乱心防的奇妙快感刺激地赵绣妍绷紧了娇躯,一张
俏脸也变得通红无比。

  「唔啊啊……好……好刺激……别舔……别舔了……好爽哈哈……好舒服
……蛇哥……救命……哈哈……啊哈……」

  赵绣妍的小腹不断抬起,然后放下。原本双脚站立的姿势也变成了踮脚。但
赵绣妍全然感觉不到自己身体姿势的变化。她只感觉到自己身体内部正在酝酿什
么剧烈的大爆发。赵绣妍高扬着脑袋,看向天空的杏眼中满是荡漾的快乐。

  小蛇舔的不亦乐乎,只觉得这嘴边的小洞是天底下最美味的物事。它对某个
正在爆发边缘的可怜女人根本不感兴趣。它只想好好品尝这来之不易的珍馐。

  过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才找了个理由把来送补药的赵绣礼打发走后。墨文心
来到假山后寻找自家小姐。结果就看见自家赤身裸体的小姐瘫坐在泥地上,两条
肉感紧实的美腿大大地分开,正有一根灰色的诡异物体对着她的蜜洞胡乱搅动着。

  赵绣妍的脸通红无比,媚眼半闭地歪着脑袋,嘴里塞紧实的丝袜也被顶出了
大半。

  「小姐?小姐?你别吓奴婢啊!」墨文心急忙上前,一把抓起还想把脑袋塞
进赵绣妍蜜洞里的淫蛇丢在一旁,并狠狠地踩中了它的七寸。看了两秒确认小蛇
死透后,墨文心摘下赵绣妍嘴巴里的丝袜,扶着她的脑袋哭问道。

  「……」赵绣妍没说话,只是无力摇了摇头。看起来是被淫蛇折磨的不轻。

  「小姐,来,我扶您回房。」墨文心见小姐终于回应了自己,如释重负地抱
住了赵绣妍的身体。

  「嘿……计划通。」在墨文心的视野死角,赵绣妍狡黠一笑。一条小淫蛇还
能把她怎么样?她赵绣妍可是品尝过小电影同款插入型震动按摩棒的女人,一根
细小的蛇信子就想让她喷到虚脱啊?只能说太异想天开了。

  「文心,扶我回去吧,让我休息一下。」但为了今天能够躲掉墨文心的早课,
赵绣妍还是要装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所以她的话语里也带上了几分柔弱。

  可又是一分钟过去了。墨文心还是抱着她,没有任何的动作。

  「文心?」赵绣妍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她快速回忆了一下自己的表演,
没什么破绽啊?

  突然,墨文心从赵绣妍的怀里抬起头来。她看着赵绣妍伪装地极好的面部表
情,微笑着说道:「小姐,您的心跳挺稳啊。」

  尽管赵绣妍媚眼半闭,墨文心还是看到了她的眼珠子翻了翻。于是墨文心不
再废话,抓起手中锁链就站起了身。

  「墨文心!你放老娘一天假能死啊!」赵绣妍终于忍不住了,不顾自己赵家
三小姐的仪态爆出了粗口。

  「小姐,奴婢也是为了您好。」墨文心擦了擦眼角,重新摆好了微笑。

  「去你妈的!」

  从假山开始又走了几分钟的路,墨文心牵着赵绣妍绕过穿过几个岔路,淌过
一条小溪,这才走到了墨文心今早既定的锻炼地点:一间隐藏在竹林植被下的小
屋。

  「这是哪?」赵绣妍好奇地问道。她没想到自己的院落里居然还藏有这种隐
秘的地方。

  「是奴婢的工作室。小姐应该会这么称呼吧。」墨文心介绍道。

  「机关拘束床就是在这搞得?」赵绣妍一脸鄙夷地看着自家侍女。那条拘束
床可把她累惨了。

  「是,也不是。」墨文心笑道,旋即拉着赵绣妍走进了小屋。

  屋子并不大,家具也很少。除了一副桌椅和一个书柜以外什么都没有。屋内
的空地上满是木质的刨花和残料。空气中弥漫着各种木头的清香,这是工匠的气
味。

  「你要对我做什么?」墨文心把赵绣妍领进房间后就放开了锁链。赵绣妍也
就在房门旁站着。

  「前些日子小姐提到过一种叫拘束架的东西。当时小姐说得太快,也没图纸
留给奴婢。奴婢只好回来自行琢磨。」墨文心将地上的残料和刨花稍微清扫了一
下,整理出了一片不小的空地,「奴婢想着能讨小姐欢心的无外乎绑人的物事。
所以就模仿着小姐某天被绑住的姿势做出了这个。」

  不知道墨文心按动了那个开关。木屋内的地板登时发生了变动。一块块的木
板翻动起来,平坦的一面被转到地面下,原先隐藏的一面被翻了上来。那是由一
颗颗厚重木质齿轮打造出的并排轨道!

  更令人赞叹的还在后面。当一圈圆形的并排轨道翻转完毕后,轨道某处地板
再次下陷。当这块地板出现的时候,上面多出了一辆很能称之为「车」的物事。

  「小姐,请吧。」墨文心推着「车」来到赵绣妍跟前,一手扶住「车」上的
横栏,一手扶住赵绣妍的后背。

  「等等等……这是你做的?」赵绣妍用脚抵住墨文心的推搡,看着眼前的
「车」难以置信的问道。

  墨文心没有回话,只是推搡赵绣妍的手背又用了些力道。但也算是默认了小
姐的问题。

  赵绣妍愣愣地看着自己越来越靠近这俩「车」,满心都是对墨文心高超技艺
的赞叹。

  墨文心是会机关术的,这一点赵家上下都清楚。而具体到墨文心的机关术师
承何方,那就只有把她带回来的赵清龙大帅自己知道。

  大梁朝野内外都不重视机关术,赖以征伐天下的利器也就是兵士和马匹。所
以墨文心空有才华,却根本没有发挥的空间。直到她遇到了现代人赵绣妍。

  虽然赵绣妍在了解墨文心的机关术后最开始的想法是制作手铐和拘束椅这样
的下流玩意。但她在初等数学和解析几何上的学识还是让墨文心收获良多。再加
上赵绣妍真诚交流的态度,让墨文心真正接受了她这个朋友。

  这辆能够移动的车型拘束架,便是墨文心用来回报赵绣妍这个朋友的礼物。

  墨文心小心翼翼地将赵绣妍扶上拘束架坐好。这个拘束架由两个部分组成。
一个是厚重的底座,底座两旁用轴承固定着圆形齿轮。齿轮与轨道丝丝相扣,显
然是帮助移动的。

  另一部分便是由三根品字形排列的木棒撑起的一个开孔木板。赵绣妍看了一
眼就知道这个木板起到的其实就是刑具木枷的作用,用来固定她脑袋的。

  当赵绣妍在拘束架上坐好后。墨文心将她的双腿分别卡住一根木棒后折回身
前。她点了点底盘上的某个暗格,一圈皮革弹了出来。

  「你就是不肯让我休息是吧。」赵绣妍很快就明白了自己会被绑成什么姿势。
只得翻翻白眼无奈道。

  「小姐,只要您过会儿等机关发动起来后不求奴婢。奴婢接下来一周都不会
逼您上早课。」墨文心媚笑道。

  「此话当真?」赵绣妍的眼中亮起了名为希望的光芒。

  「一言九鼎。」墨文心傲然回答。

  「成交!让你看看你家小姐的耐力!」赵绣妍自信满满,大声笑道。

  墨文心别有深意地一笑,继续自己的工作。但拘束其实也很简单。针对赵绣
妍美腿的束缚只有脚裸处的一道皮革固定。倒是她的手臂被墨文心又用了三圈麻
绳死死地固定在了身后这根木棒上。

  「咔!」圆顶木板被卡住,赵绣妍只觉得脖子一阵难受。木板严丝合缝地卡
着她的雪颈,留给她挪动的空间很小很小。

  「绑完了?」因为脑袋被卡住,赵绣妍只能目视前方,索性开口问道。

  「还有一些惩罚没给小姐上呢。」出乎意料地,墨文心来到赵绣妍面前,媚
笑道。

  「惩罚?什么惩罚?」赵绣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惩罚
本小姐了?

  「鉴于小姐您刚刚说了两句很粗鲁的话。身为大家闺秀可不允许这样败坏自
己的形象呢。」墨文心将手伸进自己的侍女服里,「一句一只,两句一双。请小
姐张嘴。」

  墨文心一边说着,一边将刚刚脱下还冒着热气的黑色丝袜揉成一团,递到了
赵绣妍嘴边。

  「……」赵绣妍一句话不说,愣是不给墨文心趁虚而入的机会。

  墨文心也不着恼。她伸手捏住赵绣妍的下巴,然后把手里的丝袜团狠狠地贴
上了她的鼻子!

  「呜嗯嗯……啊!呜呜呜!」没过一会儿,赵绣妍服软张开了嘴巴,让墨文
心将自己穿着行动了一个上午的黑丝袜塞了进来。

  「呜呜……呜呜……呜呜……」赵绣妍气鼓鼓地瞪着墨文心,似乎是在质问
结束了没有。

  「小姐,还记不记得您刚刚欺骗奴婢的事呢?」墨文心第二次将手伸进侍女
服,然后在赵绣妍诧异的目光中掏出了一个小瓷瓶,「害地奴婢很是担心您的安
危呢。所以您是不是应该好好补偿一下奴婢呢?」

  赵绣妍越听越奇怪,墨文心这小妮子今天是吃错药了?怎么言行举止尽是往
我脑袋上爬?这是想翻身做主人?你也被人穿越了?

  墨文心没理会赵绣妍的目光,她将瓷瓶里的东西倒了一些在手心里。并说道:
「首先是这里。」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手心里暗红色的药液揉搓了一下,随后猛
地抓住赵绣妍毫无防备的大奶子,剧烈揉搓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赵绣妍突遭袭击,惊怒之余也是没有任何准备,只觉
得自己硕大坚挺的巨奶上不断传来香艳酥麻的刺激。尤其是在揉搓下不断挺立的
两粒乳首,更是直接成了墨文心重点照顾对象。在她又捏又揉的影响下,这两粒
蓓蕾真是又痛又爽。

  墨文心揉了好一会儿,直到将满手的药液涂满了赵绣妍的顶级大奶子后才罢
休。随后她将瓷瓶中剩余的部分全倒了出来,再度揉搓完毕后,将目标对准了赵
绣妍的私处。

  这下赵绣妍就是再蠢,也知道墨文心想干什么了。她挣扎着想要躲避,可拘
束架死死地限制着她。以她三脚猫的功夫根本无力破开墨文心制作的机关,只能
引起一些无关痛痒的「吱呀吱呀」声罢了。

  「别动别动,很快就好。小姐,要乖哟。」墨文心找准了赵绣妍的部位后就
将脑袋摆回了木板上,「小姐,别挣扎了。这会很舒服哟。」

  「舒服你个大头鬼!」赵绣妍又急又气,她做梦也想不但自家侍女居然有胆
子做出这种事。难道自己又不小心对她灌输什么理念了?

  很快,赵绣妍感觉到有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探进了她的蜜洞之中。随后就开
始四处涂抹,好像是要把手指上沾着的东西全留在洞穴内壁上似的。

  「呜呜……呜呜……」这些许刺激还没被赵绣妍放在眼里,都没刚刚那条小
蛇猛。不过墨文心想的也不是用手指夺了自家小姐的身子。她想要的是更加深入
的东西。

  「加油哟小姐。如果您今天赢了,要杀要剐我悉听尊便。但如果您输了,那
您的身子我就吃定了。」墨文心捏了捏赵绣妍的脸颊,最后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
吻,就起身去打开了拘束架的开关。

  只听到熟悉的「梆」声响。拘束架在齿轮的作用下行进起来。被固定在拘束
架上的赵绣妍也随之颠簸起来。但赵绣妍感觉还好,毕竟自己只是被绑着,另外
涂了点春药。这一没榨乳器二没按摩棒,赵绣妍很好奇她家小侍女要靠什么来让
她屈服。

  「绣妍。这销魂架的滋味,可得第三圈以后才见分晓。」墨文心双手抱胸,
乐滋滋地准备看赵三娘子出丑,然后哭腔着脸乖乖求饶。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