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古寺淫娃】(六)

第一文学城 2021-11-20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明月之辉
作者:明月之辉 2021年11月1日发布于第一会所SIS001 本站为首发 字数:5514                 (六)

作者:明月之辉
2021年11月1日发布于第一会所SIS001
本站为首发
字数:5514

                (六)

  夜晚很快过去,几乎整夜未睡的赵嫣儿此刻依然在床榻上酣睡着。妇人干涸
已久的禁地经过了整晚的雨露滋润,变得更加肥沃多汁。整夜的运动过后,妇人
睡得满足而甜美,一条薄薄的白纱盖在丰腴而不着一缕的身躯上,隐约可看见随
着呼吸上下起伏的山峰上那淡褐色的乳尖,下体的黑亮阴毛也在白纱下若隐若现。

  候在门外的红英红月有些纳闷,已经日上三竿了,不知道今日夫人怎么会睡
这么久。良久,二人听到屋内有动静,忙敲门问候。

  「进来!」听到屋内慵懒的声音后,二人推门而入,只是进门便被眼前的景
象惊掉了。美妇人正半坐在床上,伸展着如白玉般光洁的的身躯伸了个懒腰,白
纱已经滑落下去。此刻美妇人整个人都光溜溜地出现在二人眼前。

  赵嫣儿看到二人异状,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身上已无寸缕。不由「啊!」惊
叫出声,心中暗骂那两个丫头不懂事,竟让她裸睡了一晚。

  红英红月二人不敢多问,连忙拿来衣服服侍赵嫣儿穿上。

  「夫人以后切莫这样睡下,当心夜间风寒着凉!」红英低声提醒道。

  「恩,昨夜有些炎热。」赵嫣儿有些脸红。

  待梳洗完毕,红英便问道:「夫人今日是否需要查验账目?」

  「恩,让李管事差人将账本送来即可!」

  「是,奴婢这就去安排!」红英转身退下。

  这个时候,昨夜服侍赵嫣儿的两名少女正跪在李管事跟前听其训话。

  「昨夜你们干得不错,能不能让这个妇人成为千人骑,万人上的荡妇就看你
们后续的表现了。表现的好,我就让你们的妹妹留在你们身边,也不会让她靠服
侍庄上那些男人过日子。不然我就直接把她送给翟员外,你们也服侍过那个老家
伙,知道那个老家伙要是得到你们妹妹那么嫩的小丫头会怎么蹂躏嘛?」李管事
恩威并施道。

  两女似乎被吓坏了,连忙跪在地上磕头,道:「我们定不敢违逆您的命令,
必将竭力完成,玉儿还小,请您善待她,为她留条生路!」可怜两个少女还不知
道自己的妹妹每晚都在众庄丁的蹂躏中度过。

  「报李管事,夫人身边的丫鬟来找您要账本,说是夫人要过目!」一个庄丁
过来禀报。

  「还真是着急啊,带她去账房取账本!」李管事下令道。

  「是!」

  「你们两个也下去吧,去服侍那个妇人!」李管事挥挥手让二女退下。

  「姐,我们真的要对夫人做那样的事吗?」二人出门以后,一个少女站定问
道。

  「不然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姐妹三人都是奴籍,若真的惹恼了李管事,
小妹怎么办?难道真要看她让一个半截入土的老头每天的凌虐吗还是让她跟我们
一样让庄上这些男人随意的糟蹋?」姐姐叹口气道。

  这三姐妹原本都是庄中佃户的女儿,姐妹三人分别是雪莲、雪鸢、雪玉。但
是因为身体与常人女子不同,所以即便都花容月貌,也未曾敢答应过媒人的提亲。
去年,三人的父母因一场疟疾双双病亡,李管事看她们长得漂亮,便想强占她们。
却不想发现了三个身体的秘密,之后为了让姐妹二人能够死心塌地的服侍自己便
以最小的妹妹雪玉为要挟。姐妹二人无奈,只得听从李管事安排。不仅要常常受
李管事淫辱,更是被李管事当做奖赏打发给那些恶庄丁享用。更是在有城中贵妇
小姐来临之时,看到了能入李管事眼的,便让二人贴身在温泉服侍,待那些小姐
夫人们食髓知味以后,李管事再露面,或者共度春宵满足自己的淫欲,或者勒索
钱财,中饱私囊。李管事似乎还靠上了什么靠山,那些夫人小姐为了自己的名声
和自己家的前途,竟无人敢忤逆他,只得在他想起来的时候,随叫随到,任他玩
弄。当然,对于位高权重,声名显赫的家眷,他是绝对不敢造次,只是那些人微
言轻小门小户的官家和商家才会被他拿捏。表面上看这只是一个庄子,实际上这
已经是一个他可以一手遮天的淫狱。

  「姐,我们为他做了多少坏事了,可是他至今没有放过妹妹。这个庄子本就
是夫人的,若我们如实禀明夫人,也许夫人可以救我们!」雪鸢早就过够了这样
的日子。

  「哪有那么容易啊,夫人一介女流,只带了这么几个人来到这里。我们还是
不要异想天开了。说不定这次以后,真的可以让他把妹妹还给我们!」

  「姐……」

  「不要说了,我们去夫人院中服侍吧!」雪莲打断了雪鸢要说的话,扭头走
了,雪鸢狠狠跺了跺脚,忙跟了过去。

  「爹,那个妇人就带了那么几个人来,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屋内,李管
事的儿子在一边不解的问。

  「你懂什么?赵嫣儿的身世显赫,虽然她现在守着寡,但是她的父亲在朝中
可是一言九鼎。而且握在她手上的产业谁也不知道有多少,这个庄子不过九牛一
毛而已!所以我们得让她心甘情愿地做个荡妇,贾大人可是惦记这个妇人和她手
上的家产好久了,若是能顺利让贾大人拿到李家家产,将其收为禁脔,那你我父
子二人飞黄腾达指日可待。」李管事眯着眼睛捋过自己的胡须。

  「那能不能先让我玩一玩,那个妇人太惹火了,昨天我就受不了了!你也不
让我动她的侍女,所以我只能带人把雪玉玩了一晚上!」李管事的儿子一脸急色
相。

  「别急,到时候少不了你的,不光你我,庄子上那些满脑子都是女人的家丁
都会好好玩玩的。贾大人就这个爱好,但凡之前被他看上的女子,哪个不是在庄
子上调教好了才给他送过去。晚上把雪玉送到我房里,我也好好乐呵乐呵!」

  「是,爹!」

  下午,赵嫣儿居住的院内,赵嫣儿坐在屋外的石桌旁翻着账本。红月寸步不
离地站在她的身旁,红英因为一些其余的事情被赵嫣儿派遣了出去。赵嫣儿眉头
一皱,说道:「这账目不对啊!」

  红月凑上来,赵嫣儿指着上面的数字说道:「这些账目明显是造假的,看来,
这个李管事很不老实啊!」

  「夫人,要不要我去拿下他?」红月扬起自己圆圆的俏脸问道。

  「不急,待我看完后,明日一并问他。」

  「是!」

  「夫人,您用些茶点吧!」雪莲姐妹端着餐盘走了进来。

  赵嫣儿看到她们,想到一夜淫乱,不由脸一红。

  「是李管事让你们在这儿服侍的?」赵嫣儿尽量保持语气不变问道。

  「好,那这几日你们便在我的院中服侍就好,红月对这里不太熟悉,有些事
可能不太方便!」

  「是,夫人!」

  红月此刻听从赵嫣儿的,也坐下喝了一杯茶,不过,不消半炷香时间,便有
些昏昏欲睡。赵嫣儿看到后说道:「红月,这几天辛苦你们了,若是困倦,便回
房歇息片刻,这里有雪莲姐妹便可!」

  红月赶忙站起来告罪道:「是奴婢不好,奴婢没事。」

  「你我主仆不必如此,去吧!」赵嫣儿浅笑盈盈。

  「是,多谢夫人!」红月困得实在厉害,便不再坚持,行礼后便退了下去。

  雪莲姐妹此刻相视一眼,没人知道,刚才红月的杯子里被偷偷放了些令人发
困安神的药,这一杯茶下去,打雷都吵不醒了。而赵嫣儿的杯中则是一点足以让
女人意乱神迷的春药。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赵嫣儿看账本精力越来越不集中,总是不停地想着昨夜
的事以及以前和相公的一些床笫之间的事。脸红心跳,呼吸急促,心中不由暗骂
自己竟然如此不知廉耻,竟在青天白日下便发了情。

  姐妹二人看出赵嫣儿的异状,俯身问道:「夫人不舒服吗?」

  「无妨!」

  「要不要回房休息?」

  「不必,房中有些闷热,这里清凉通风。」

  「夫人可能是累了,奴婢帮夫人揉揉肩把!」

  「好!」

  一双白嫩修长的柔荑抚上赵嫣儿肩头,开始轻轻地为她揉捏着肩头。赵嫣儿
闭着眼睛感受着双肩上适中缓和的力道,尽力摒弃自己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可是,脑中的想法越来越强烈,身上也感到阵阵发热。

  「可能是近日天气炎热,不如将衣服松开些,反正也无人赶来打扰夫人。」
雪鸢建议道、「恩,也好!」赵嫣儿身上热的难受,便也将腰带松开,敞开了上
身的纱衣,露出里面的小衣。而肩膀上的双手按摩的位置此刻也在逐渐向下。赵
嫣儿白色丝绸做成的小衣已被浸湿贴在身上。

  「夫人,您的衣服湿了,这样下去会着凉的,不如脱下来,只着外衣把!」
雪鸢在赵嫣儿耳旁建议道。

  浑身火热的赵嫣儿已经顾不得是否得体,连连点头,姐妹二人合力将赵嫣儿
的外衣和小衣剥下,赵嫣儿身上只剩下鹅黄色的肚兜。肚兜被高高顶起,从侧面
看去,一半的乳肉几乎都可看到,峰顶的蓓蕾在肚兜上的痕迹也清晰可见。

  「将外衣与我穿上!」光天化日下,赵嫣儿还是有一丝羞怯。

  可是姐妹俩随手将外衣和小衣扔到后方树枝上,雪鸢俯身从后边抱住赵嫣儿,
双手正好落在两个高耸的乳峰上,两根食指绕着两个凸起的小点划着圆圈,又张
嘴吐出小舌在赵嫣儿耳洞处挑逗。

  「夫人是否动情?可是因为昨夜?」雪莲问道。

  「没有,只是今日太热,你们快些住手!」赵嫣儿连忙喝道。

  「夫人,您还是没有您的身体诚实啊!」雪莲此时解开了赵嫣儿的裙子,露
出了里面的亵裤,「噗呲」一声,丝绸亵裤便被撕了开来,赵嫣儿已经淫水涟涟
的肉缝便暴露在眼前。

  雪莲用细长的手指轻轻在紧闭的肉缝间来回滑动,异样的刺激让更多的淫水
涌出,打湿了黑亮的阴毛。很快,也打湿了石凳。雪莲低下头去,伸出舌头快速
地在肉缝中间上下刮动着。

  「啊,今日未曾沐浴,好脏啊!可是又好刺激啊!」赵嫣儿被新的体验刺激
的猛地一挺腰,雪鸢手中的双乳差点脱了手。姐妹二人互相打个颜色,雪鸢从腋
下环抱住赵嫣儿,雪莲则抱住她的双腿,二人合力将赵嫣儿放到石桌之上。

  「好凉好舒服啊!」冰凉的石板对于浑身火热的赵嫣儿无疑是一种享受。姐
妹二人一起动手,很快便将赵嫣儿身上本就不多的衣服剥了个精光。

  雪鸢埋头吮吸着浅褐色的乳珠,雪莲低头用嘴唇含住腿间的红豆,轻轻用牙
啃咬搓动着。还用两根手指轻轻插入小嫩穴中,刮动着内壁上那块可以让所有女
人欲生欲死的位置。

  「啊」赵嫣儿的身躯如同触电般高高挺起,离开桌面,只用颈部和颤抖的双
腿支撑。姐妹二人合力玩弄着身下的美妇人。本就服了春药的美妇人一下子沉沦
了,裸露在天地间的胴体被微风抚过,强烈的欲望充斥着全身。

  白日宣淫,在姐妹俩各种强烈的刺激下,美妇人的下身如同打开的水闸,淫
水滚滚不绝。惊涛骇浪般的高潮一轮接着一轮,让美妇人无暇去思考。当姐妹除
净自己的衣物后,雪莲抱起赵嫣儿的玉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时,雪鸢则将妇人的
头垂在桌下,两根粗大白净的肉棒几乎同时插入了妇人的身体深处。

  下体「啪啪啪」的撞击声不绝于耳,赵嫣儿的头向下仰着,粗大的肉棒深深
地插入了她的喉咙,几乎让她窒息,让她全身都紧缩了起来。自然正在插着花穴
的雪莲也感觉到了这种紧致感。妇人的绣鞋此刻仅仅只是挂在脚趾上,随着大力
的抽插,摇摇欲坠地摆动着,不断地拍打着白嫩的足底。当终于有一只绣鞋掉落
下去的时候,雪莲看着随着自己的抽插而不停蜷缩伸展的圆润脚趾忍不住一口含
了上去,在口中轻咬舔弄着。

  当美妇人在二人的合力抽插下第一次攀上了顶峰的时候,二人将几乎脱力的
美妇人扶起。雪莲坐在了石桌上,雪鸢扶着美妇人背对雪莲蹲坐在石桌上,硬挺
的肉棒在淫液的润滑下插入了美妇人的菊穴内,经过整晚的开发,妇人的菊穴已
经适应了异物的尺寸,甚至可以快感连连。赵嫣儿双臂向后撑住桌子,双乳随着
肉棒的挺动剧烈上下晃着。雪鸢也半跪在石桌上,对准尚还空穴的花穴,挺身而
入。

  「天啊,要我的命啦,啊啊啊!」再这样的刺激下美妇人很快又要高潮,可
是,在顶峰到来之际,姐妹二人同时停了下来。

  「你们,你们继续啊,快点快点!」赵嫣儿急不可耐地晃动着臀部,希望能
给自己一些刺激,可姐妹二人只是玩弄着妇人高耸的胸部和丰硕的圆臀。在高潮
的快感逐渐的回落之时,二人又同时抽动起来,「啊啊啊,你们,你们好坏!」
美妇人又一次陷了进去,当高潮的快感又要到来之时,二人又停了下来,赵嫣儿
晃动着臀部都快急哭了,随后抽插继续……

  反复七八次后,再又一次高潮要来临之际,美妇人狠狠用力夹住了股间两根
肉棒,姐妹二人感觉到两个肉洞之中的颤动,不由开始加速。

  「快,快,我要到了,我要尿出来了,快!这次不要欺负奴家了!」妇人坐
在雪莲身上,开始胡言乱语,两只脚脚尖抵着石桌,脚尖和双腿抖得不成样子,
妇人却不管不顾,一个劲地催着。终于,这次姐妹二人没有停下,在不断猛烈抽
插中,妇人期盼已久的高潮终于到来了,如洪水决堤一般,汹涌的水柱「哗哗」
地激流而出,分不清是尿水还是淫水。身前的雪鸢被喷了满满一身,身下的雪莲
更是直接泡在了淫液之中。

  好久,妇人终于停止了喷射,身体软了下来,姐妹二人却突然猛地抽动起来。
刚刚经过剧烈的高潮的妇人肉穴内的痉挛还未消退,又遭此重击,只能张大嘴却
说不出话。一下、两下、三下……极短的时间内,洞穴内又重新开始收紧,又一
次的高潮汹汹而来。

  可是一切都没有结束,姐妹二人如同发了疯一般,到了后边即便妇人的穴内
依然在喷着水,姐妹二人也好不减速。妇人也快要疯掉了,一次次高潮的快感尚
未退却,便又迎来了新的高潮,快感像累计的山峰不断叠加,越来越高。下体被
固定的美妇却毫无办法,挣脱不得。

  妇人胸前的双峰晃得只剩下弧线,双腿抖得不成样子,眼中泪水喷涌,到最
后几乎是哭喊着迎接一次次的高潮。直到两姐妹纷纷将浓郁的精液射入两肉洞的
深处,这场激烈的性战似乎才告一段落。而赵嫣儿此刻也彻底地昏厥了过去。

  「这两姐妹的手段越发好了!」院子不远的地方,一处二层楼上,李管事站
在窗边看着眼前的一幕,妇人最后的哭喊声自己在这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不知
庄上其他人是不是听到这声音都已经恨不得进去把那个妇人降服在身下了。这样
也好,驯服以后先把这个妇人赏给大家尽情玩弄几天再去给贾大人交差。

  「呜呜呜」窗前的桌子上躺着的赫然就是昨夜的小姑娘雪玉,此时,小姑娘
头悬在桌外,口中被李管事的肉棍塞得满满的,口水随着大力的抽插从嘴角流出,
沾湿了桌面。

  而小姑娘腿间那根硬挺的粉嫩的小棍则直挺挺地指着天,李管事的儿子伏在
桌旁,含着那根小棍子在口中用舌头和牙齿上下耍弄,或吮吸、或嘬弄或轻咬,
敏感的肉棍被激烈地刺激着,小姑娘双腿哆嗦着,却无力挣开,只能任由父子二
人将她当做玩具一般狎玩着……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