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秋歌】(5)

第一文学城 2021-11-20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姐姐别杀我
作者:姐姐别杀我 2021/10/17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11866 *****************************************************************

作者:姐姐别杀我
2021/10/17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11866

*****************************************************************

  第二天起床时,窗外已是阳光明媚。

  即使隔了一层窗户,我仿佛还是能感受到屋外的好天气,好似初春的暖阳和
湿润的空气穿透了结实的砖墙,划过窗户的缝隙,一点点的渗透进了我还未苏醒
的肌肤一样。

  静下心听,好像能听到小区里传来的点点滴滴的鸟叫声,有的[ 唧唧] ,有
的[ 咯咯] ,各不相同,惭愧的是我竟一种也分辨不出来,也叫不出它们的真名。

  [ 嗯……] ,我忍不住发出长长的一声低吟,从床上坐了起来,用力的伸了
一个懒腰,好像这样一番动作下来就能赶走残留在身体里的最后一丝疲惫。不过
由于过于用力,看起来可能有些像翻过来的虾米一样,有些滑稽。

  我难得没有丝毫留恋的利索的爬起了身。

  被窝里很暖和,但是身旁已经空无一人。

  门缝里传来的香气让我知道了妈妈的所在,然后就是伴随而来的安心感。

  我麻溜的穿衣洗漱完毕,顺着香味就来到了厨房。

  长而柔顺的马尾辫第一时间就吸引到了我的注意力,可是下一秒当我看到空
空如也的头顶时,一股失望感就传了过来。

  可是再过了两秒钟,我理解了现在是在做饭,于是马上又将失望一扫而空,
暗自雀跃了起来。

  我小心的垫着脚悄咪咪的挪到了妈妈身后,然后拍了拍女人的右肩,待她转
头的瞬间我立刻又走到了左边。

  我临时起意的玩起了这有些老掉牙的把戏,不知道是不是哪根筋出了错,亦
或是好天气使我莫名的振奋了起来。

  妈妈再转头看见我时,对我展露出一个笑容,然后就又低下头去摆弄着案板
上的东西。

  我有些不满,于是顺手就抱住了眼前唾手可得的纤腰。

  [ 妈,你怎么都不吐槽一下的。] 我把脸颊贴到妈妈的脑后,顺便表达着我
的不满。

  [ 嗯?] 妈妈好像没听懂。

  [ 早上吃什么呀?]

  [ ……,自己看。] 妈妈好像有点无语。

  嗯……,红的、青的、白的,常见的几样,没啥稀奇的。

  早餐好前的几分钟时间,我有些百无聊赖,于是来到客厅的餐桌前坐下。

  客厅的玻璃面积更大,于是阳光也溜进来了更多。本来不甚起眼的一些家具
在阳光下也好像变得高档了起来,仔细看,一些光滑的转角处好像能看到点点波
光在流转。多亏了屋子主人的照料,并不大的家才如此的洁净温暖,想到这里,
我不由得在心底感谢了一番妈妈。

  眼前的餐桌上铺着一层桌布,上面还印着可爱的动物图案。

  虽说是吃饭的地方,但是由于桌布被擦洗得很干净,完全没有食物残留下来
的气味。

  阳光透过玻璃门侧的印花窗帘,在桌子的边缘留下了淡黄色的斑驳光斑,把
布料的颜色染得更加的通透,细细观察,还能在光斑的边缘发现一条淡淡的彩色,
非常好看。各种各样的斑点映衬在布料上,形状各异,如果被一些天真的孩童看
到,或许能从中联想到一些别有趣味的东西也不一定,只可惜此时的我早已不复
往日的童真。

  熟悉的饭菜香气萦绕在我的鼻尖,我用力的吸了一口。

  抬头环顾四周,不远处电视机旁的一幅照片吸引了我的注意。照片里是一个
几岁的小孩和一个年轻的女人,女人长得很漂亮,脸带笑容蹲在地上搂着身旁的
孩子。可能是由于年代较早的缘故,照片的背景是一些颜色鲜艳的花花草草之类
的植被,鲜艳得让人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假的,大概是电脑之类的机器制作的。

  阳光洒在有些陈旧的照片上,仿佛激活了它残余的生命力,在角落里静静地
诉说着主人的过往。

  每每当我凝视它,都能勾起我淡淡的愁丝,平静的心湖也泛起了一圈圈的涟
漪,人也变得感伤了起来。

  从苦难的往日一步步耕耘到现在,妈妈究竟付出了多少呢?我试图在脑海里
去想象,却发现除了妈妈以前的只言片语之外,就几乎找不到什么头绪了,人想
要去深刻理解自己没有经历过的东西还是太过艰难。

  照片里女人的模样几乎没有改变,时间好像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只是狠狠的塑造着她怀抱里的孩子。从一个小人,慢慢的长高、长大,五官渐渐
的清晰,智慧也逐渐的丰盈起来,直到现在,几乎快长成了一个大人。

  我趴在温暖的桌子上,静静地享受着初春难得的温暖。

  可是没几分钟后,厨房里女人的呼唤就结束了我短暂的惬意时光。

  [ 小狼?!] 妈妈在厨房里喊道,[ 来帮我一下,帮我解开扣子。]

  妈妈有时候会让我帮忙解开围裙后面的结,在做完饭后,但不是每次。不知
道是偶尔不小心打死了,还是单纯的只是想偷懒而已。

  我轻车熟路的帮妈妈解开,手指不经意间碰到妈妈脖子上的肌肤,又是一阵
突然的心怡。

  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从早上起床,我的心情就一直维持在一个比较舒服的
状态,所以在用餐时,我破天荒的邀请了妈妈,表露了希望她能陪我出去走走的
愿望。

  当然,我心里模糊的计划是跟上街吃喝、购物之类的事情相去甚远的。

  昨天接近一天的体验还历历在目,我没有马上接着再来一次的打算,不如说,
这种体验越少越好。

  至于妈妈的期待,就在别的地方弥补一下好了,我小小的在心里道了个歉。

  至于妈妈提出的爬山之类的比较消耗体力的活动,我暂时也实在是没有多大
的兴致。

  我瞅了一眼屋外澄澈的天空,再次让我坚信了这种想法——在这样的好日子
里去干这种事情有点浪费。毕竟这时节,能让我感到如此舒适的天数实在不多。

  对面,妈妈正杵着筷子跟一颗青菜较着劲,不知道是不是有点没炒熟,还是
只是它太老了。

  我不合时宜的打断了妈妈的战斗,接着刚才的邀请继续说:[ 妈,我就想随
便出去走走,看看花花草草啊之类的,没别的地方了吗?]

  看到自己的提议被拒绝,妈妈又歪着脑袋思量了一番,但是好像没有什么成
果。

  没办法,只能借助现代的高科技工具了。

  终于在一顿操作后,干瘪瘪的候选项才丰满了起来。

  但是随后选择困难症又犯了,最后还是妈妈拍板做出了最终决定,选择了一
个较近的不大不小的景区,理由是她突然想起好像听同事说起过,那里还不错的
样子。

  于是饭后梳妆完毕,妈妈就开车载着我驶向了目的地。

  又是一个多小时路程,但是由于心怀期待,所以我也不觉得枯燥,只是苦了
妈妈。

  我偶尔偏头看了看开车的妈妈,妈妈好像没有觉得累,不如说还挺有精神,
神采奕奕的样子,于是我也就安心了。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到达目的地进入景区后,眼前美丽的景色没有让我们
失望。

  与平日里常见的风景大为不同,眼前专门种植的各种植物与花卉都在尽情的
绽放着,炫耀着自己的生命与活力,提前预示着春天的到来。

  高大的植被上已经缀满了绿油油的树叶,青翠欲滴。走到近前去看,上面还
残留着点滴清晨的露水,晶莹剔透。

  再低头,红的、黄的、白的花儿映满了我的眼帘,各不相同,有的细长、有
的圆润。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我不由自主的嗅了嗅鼻子,往旁边一看,妈妈也
心有灵犀似的与我做出相同的动作,微微阖动的鼻翼煞是可爱。

  自从来到这里后,妈妈好像一直都很开心的样子,脸上一直都洋溢着笑容,
于是我也跟着更加高兴了起来。

  只是美中不足的是,景区的人有点多,从刚才开始,身边经过的人流就没有
断过。

  不过再仔细一想,这好像也实在难以避免。景区又要好,又要近,又要人少,
要求真是太多了些,于是心中剩下的一点点不满也就烟消云散了。

  [ 妈,真是没白来呢,原来这边这么美的。] 我向妈妈说道。

  [ 嗯,确实不错。]

  妈妈今天一身素色的长裙,跟这里的景色相得益彰,再搭配上我买的蝴蝶结,
非常的好看。

  [ 不过还不是你太宅了,放假都不怎么出门。] 妈妈话锋一转,突然谈到了
我的习性。

  [ 啊?可是我都高二了,哪来那么多时间出门闲逛啊,] 我不由得为自己辩
解道,[ 平常上课都很累了,放假在家休息一下不是很正常嘛。]

  [ 嗯嗯,是呢,小狼真是累呢,妈妈哭着喊着求你陪我一下都难。] 妈妈故
意用着做作的声线调侃起了我来,顺带还摆出一副伤心的模样来。

  我有些愕然,却只是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 昨天不是陪你了吗。] 我情知理亏,小声的说道。

  [ 嗯,是呢,『昨天』确实陪我逛了一天呢。] 妈妈仍旧一副怨妇的语气,
强调了一下时间。

  我再次无言以对,过了片刻吐出的声音又小了些,[ 上上个月不也是陪你出
去了吗……].

  [ ……]

  [ ……]

  我有些无奈,这确实是我的问题,但是也不能全都怪我。

  [ 妈……,还不是你总是要我陪你去逛街,有什么好逛的嘛。] 我向妈妈抱
怨道。

  这下轮到妈妈无话可说了,因为事实的确如此。

  不过令我有点不解的是,妈妈真有这么喜欢上街购物吗?

  我家并不是很富裕的家庭,经济状况只是一般。以妈妈这么多年抚养我的情
况来看,妈妈是一个比较善于打理家庭的人,那么妈妈勤于拉我上街的缘由就值
得怀疑了。

  被我不留情的揭穿真相,妈妈好像有些懊恼,生气地把手伸到了我的脸上拧
了一下。

  不过虽然看着生气的样子,拧的力气却不大,不如说只是做做样子表达一下
自己的愤慨罢了,于是我也就颇为顺从的把脸往前伸了伸。

  看到我这副模样,妈妈也无可奈何,只得『哼』了一声,敲了下我的额角以
示警告。

  二人间小小的闹剧很快就结束了,我继续欣赏着周围的光色,耳畔传来了缕
缕的微风,轻抚着我的脸颊,带着一丝丝恰到好处的凉意,很是舒服。

  妈妈脸侧的几缕秀发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曳着,好像弄得她有些痒,于是伸手
把它们撩到了耳后。

  这么一会功夫过去,太阳已经升到了一个比较高的位置,不同于夏天的刺眼,
现在的太阳颜色有点泛黄,光线很柔和。天空是湛蓝的,很干净。我记得以前在
网上看过的视频里,这样的天空只有在西部人烟稀少的高原地区才比较常见,可
能得归功于市政府的努力,没有让这个城市遭受太多的污染。

  我和妈妈静静地走着,不知不觉路旁几乎已经全都是各色的花卉了,空气中
的香味也愈发明显了起来,但是我还是分辨不出他们的品种。

  我有些汗颜,枉我还是一中的学生,课本上学到的东西与日常生活的距离还
是有些遥远。

  我不知不觉的停下了脚步,欣赏起了眼前大片的美景。

  蹲下身,想要把玩一下眼前娇艳欲滴的花儿,最终却还是没有下去手,于是
就只是看着她们。

  [ 妈妈,你看这朵白色的,好看吗。]

  妈妈把裙摆往膝弯拢了拢,也蹲了下来,轻轻的[ 嗯] 了一声

  可是我却没听清妈妈说了什么,此时我的注意力已经脱离了眼前美丽的花,
转移到身旁另一朵的娇艳上去了。

  因为穿着裙子的缘故,又是蹲着的姿态,妈妈不得不把裙摆夹到了大腿和小
腿之间,以免拖到地上弄脏了衣裙。可是这样却让妈妈饱满圆润的臀部凸显了出
来,由于裙子被拉扯得很紧,妈妈整个的臀部轮廓都被映衬了出来,再加上妈妈
的身材实在是过于好了,所以我自动忽略了刚才说过的话,整个眼球完全被眼前
的浑圆吸引了过去。

  妈妈见我没有做声,歪了歪脑袋看了看我,然后又顺着我的视线看到了自己
身上。

  这么一番下来,我才惊觉自己做了点糗事,尴尬的摆正了脑袋,摸了摸自己
的鼻头。

  我用余光扫了扫身边的妈妈,妈妈却好像不甚在意的样子,只是勾了勾嘴角,
轻轻的笑了笑,不知道是被儿子的蠢样逗笑了还是怎么回事。

  [ 好看吗?]

  [ 嗯。]

  …………

  不小心顺口就应了下来……。

  我更加窘迫了,头也完全低了下来,无意识的抬手想要擦擦不存在的冷汗。

  [ 走吧,再去前面转转。] 妈妈起身说道。

  [ 哦……]

  我机械式的跟在妈妈的侧后方,始终落后妈妈半步,仿佛这样能稍稍掩盖我
犯下的罪行一样。

  走着走着,我们来到前面一处相对开阔的类似广场的平地上,空地周围都是
各种各样的花卉和植物,这时我终于认出来了几种,稍微弥补了一下我惭愧的心
理。

  砖石铺就的空地并不是很大,外围每相隔几米就摆放着一条靠背长凳,最外
面五颜六色的花从植被将这块地方围在了其中。

  此时这片小广场上的游客已经为数不少了,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有的专业
人士拿着相机拍着照,还有的装备简陋一些的就只能用手机作替代了。

  我自己对摄影是毫无兴趣的,所以对于爱好此类的人经常感到难以理解,不
明白摄影的乐趣在哪里。不过或许也是我年龄还没有到那个阶段,才不懂得其中
的意趣。

  从进来景区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虽然是慢慢悠悠的边看边逛,
但是我仍旧感到了些许疲惫,妈妈应该也和我差不多。

  环顾四周的长凳,上面已经坐满了人,没有多的空位了。

  不过就在我失望之余,我身边凳子上坐着的一对年轻情侣离开了座位,继续
往前面走了。

  Lucky。

  也许是老天也不忍心再看着妈妈受累把,毕竟她是如此的动人,而且已经经
历了足够的苦难了。

  作为妈妈唯一儿子的我,自然也是心安理得的分享起了这份好运,拉着妈妈
坐到了旁边的长凳上。

  长凳的全部结构都是铁质的,喷着黑色的漆,但是可能已经有些年头了,一
些地方的漆已经脱落,露出了里面青灰色的材质。靠背上有一些镂空的花纹,摸
上去大体上很光滑,但是稍微有些凹凸起伏。

  我对这种类似雕刻之类的艺术有一些兴趣,偶尔在网上看过一些介绍,这应
该是欧式花纹中的一种。

  相比于摄影,我对绘画、雕塑之类的艺术作品更感兴趣一些,不过也只是很
普通的一点点兴趣而已,在网上看到相关内容会稍微多看一会这种程度的兴趣。

  记忆中我上次画画应该还是在小学的美术课上,当时有一节课老师教我们画
竹子,我也跟其他同学一样趴在桌子上慢慢的画。具体的情景已经记不清了,只
是脑海里一直还模糊保有当时的一点点感觉,感觉很舒服,很放松,整个人都沉
浸在里面。

  那是我第一次感觉课堂时间是这样的快,不知不觉当中一节课就结束了,所
以这段模糊的感觉就这么一直留存了下来。

  只是自从小学毕业以后,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再上过美术课了。

  高一的时候,一次偶然让我拾起了这份深埋许久的记忆,于是从去年开始我
又开始慢慢关注起这方面的一些东西。

  [ 爸爸!爸爸!我要那一朵!我要那一朵!帮我拿过来嘛!]

  前方的空地上突然响起了小女孩撒娇的清脆声音。

  我向声音的来源看过去,女孩大概五六岁的样子,长得很可爱,拉着身边应
该是她爸爸的中年男人的手,指着前面的一大朵白色的花轻轻的跳动着,想让爸
爸摘给她。

  一大朵一大朵的,在阳光照射下,确实很好看,所以才吸引了女孩的注意吧,
大部分女孩子好像天生对这些美丽的东西没什么抵抗力。

  女孩扎着两个马尾辫,牵着爸爸的大手不断地摇晃着,小小的身体也跟着轻
轻的上下跳动,撒着娇催促着身边的男人。

  男人个子不高,相貌普通,身材稍微有点发福。

  他看起来有点犹豫和尴尬,景区专门种植的这些观赏用植被是不允许随意采
摘的,更何况旁边不远处就立着一个醒目的告示牌。

  但是女孩清脆的嗓音却顾不得停歇,看起来似乎有种不拿到手就不走的决心。

  男人试图劝说,[ 薇薇,爸爸回去的时候再买给你好吗?这里的花是别人的,
不能摘的。]

  [ 不嘛不嘛,我就要嘛,] 女孩不依不饶的继续撒着娇,小小的手好似有种
莫名的力量,不停晃悠着男人的大手,[ 你不给我摘我自己去摘好了!]

  女孩说着就松开了男人的手,准备冲进前面的花丛里面。

  男人赶忙拉住了小女孩。

  [ 小孩就是麻烦。] 坐在我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妈妈突然从嘴里蹦出了这么
一句。

  我有些莫名。

  [ 妈,你不喜欢小孩吗?]

  [ 不喜欢。]

  我没想到,没想到妈妈会不喜欢小孩子。

  虽然我自己确实也不喜欢熊孩子,但是我一直以来都以为妈妈是很有耐心的。

  [ 小孩子很麻烦的。] 妈妈继续说,[ 会摔东西,会弄脏衣服弄乱家里,说
话也不听,简直是灾难。]

  这倒确实,调皮捣蛋的熊孩子估计很少有人喜欢得起来。

  [ 但是不是还有很乖巧的吗,又可爱,那种小孩还挺招人喜欢的。]

  [ 没意思。] 妈妈平静的说道。

  [ 啊?] 我有些惊诧,[ 不是挺可爱的吗,小小的一只,如果很听话的话。
]

  [ 那也很无聊啊。]

  无聊是什么意思?我有些不懂妈妈想表达的意思。

  不过这么看来妈妈好像的确对小孩子没什么兴趣的样子。

  [ 那我小时候不也是这样吗?]

  [ 你是我儿子啊。] 妈妈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因为我是妈妈的儿子,所以是小孩子也没关系?

  此时眼前的中年男人好像已经无计可施了,一副拿女儿没办法的样子。

  男人蹲在地上,表情有些无奈,但是仍旧耐心看着跟前身高刚好到他头部的
女儿,微笑着说:[ 好,爸爸帮你摘过来,但是这是最后一次了哦,听到没?以
后要好好听话知道不?]

  [ 知道啦!] 女孩俏生生的喊道,[ 快点!爸爸快一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女孩要突然要喊这么大声,小孩子的想法真是跳脱,令人
难以琢磨。

  女孩的爸爸摸了摸跟前女儿的头:[ 就站在这,别乱跑知道吗?]

  然后就在周围一群人的围观当中跨过围栏,小心翼翼的朝着女孩想要的那一
朵摸索着走了过去。

  [ 爸爸,爸爸,是那边的那一朵,不是这一朵!] 女孩在围栏外指挥着爸爸,
一脸兴奋的样子,小脚不住的轻轻蹦跶着。

  好在距离围栏并不远,在女孩的指示下,男人很快拿着女儿心怡的花原路回
来了。

  这么一会功夫,周围一群的游客都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众人都好奇的看向
了那边,也不乏指指点点的。

  男人也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微微低着头一脸尴尬的表情,嘴里不停的说着[
不好意思] 之类的话,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周围的游客道歉。

  男人手里拿着花递给了小女孩,女孩一脸雀跃,非常的高兴。

  [ 谢谢爸爸!] 女孩兴奋的对着爸爸喊,[ 爸爸,你蹲下来!]

  [ 嗯?还想干嘛?] 男人有点疑惑,以为女孩又想要什么。

  [ 你蹲下来嘛!你太高了,我够不着。]

  其实男人的身高是不算高的,在成年人看来,不如说还有点偏矮,但对小女
孩来说,可能就是相当高了。

  男人依言蹲在了女孩的面前,眼前就刚好是女孩被太阳照得红彤彤的脸蛋。

  待他蹲下身后,小女孩迅速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亲完还一脸开心的笑着
喊:[ 谢谢爸爸,我最喜欢爸爸了!]

  男人第一时间有些错愕,然后我就看到他的脸上绽放出了无比灿烂笑容,脸
上些许的皱纹也都随着这笑容荡漾了开来。

  他忍不住凑上前去,用那有些粗糙的脸庞蹭了蹭女儿的脸蛋。

  [ 好痒喔!爸爸,你的胡子扎到我了啦!] 女孩抱怨道。

  松开了抱着女孩的手,看着眼前皱着眉头的女儿,中年男人却只知道笑,好
像停不下来一样,看起来有些憨憨的。

  [ 走,我们再去前面看看好不好?] 他对着女儿问道。

  [ 好!]

  [ 累不累?]

  [ 嗯……,有一点……]

  [ 来,上来,爸爸背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保持着蹲着的姿势,转身背向
了女孩。

  女孩熟练的爬上了爸爸的背,然后一大一小就往前走了去,女孩趴在并不高
大的男人的背上,手里还拿着那朵自己精挑细选的花,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选中这
一朵的。

  我望着他们往远处走去,可是没走太远,就有穿着制服的好像园区工作人员
的人跟他们说着什么。男人背着小女孩,背被压得有些弯,对着眼前的人点着头,
好像在接受教育一样。

  [ 妈妈,我们也走吧。]

  [ 嗯。]

  时间已经临近中午,我们在园区里面找了家餐馆吃了午饭,说不上好吃,也
可能是我已经完全习惯了妈妈做的饭菜的缘故。

  很久之前我就发现了,不论是和同学一起聚餐,或者是其他的一些聚会场合,
在外面的饭店或者小餐馆,我很少有觉得非常不错的地方。与之相反,在家里的
时候,即使妈妈只是做了一些简单的饭菜,而且是我已经吃过无数遍的食材,我
却往往感到舒心。有时候有人调侃说我没有富贵命,吃不了好东西,说多了以后
连我自己也开始这么觉得了。

  所以有时候我脑洞大开,想着妈妈是不是偷偷在饭菜里加了什么奇奇怪怪的
会让人上瘾的东西,类似电视里的魔法师或者老巫婆经常干的那样。

  午饭的间隙我跟妈妈又聊起了上午看见的那一对父女,妈妈还是坚持己见,
可是明明在我看来那个小姑娘还蛮可爱的。

  我问妈妈;[ 妈妈,那我小时候呢?调不调皮?]

  说到这时,妈妈思索了一番才回答:[ 嗯……,还好吧,普普通通的那种,
不是很调皮,但有时候还是让我头疼。]

  妈妈一边吃着饭一边笑着回忆道,似乎在相隔多年的现在再去回忆往昔的时
光,即使是一些不怎么美好事情,也能以轻松的心态去回味。

  [ 啊?有吗?我都不怎么记得了。]

  [ 嗯,有的,只是当时你还很小,肯定是不记得了,] 妈妈回忆着当时的情
形,说道:[ 就跟刚才那个小姑娘差不多大的样子。]

  [ 妈妈,我以前到底住在哪里啊?很少听你提起过。] 趁着这个机会,我再
次向妈妈问出了这个问题。

  以前也有问过妈妈,但是妈妈不是非常愿意和我提及以前的事情,只是偶尔
不经意间才向我透露出一点点模糊的信息。所以我对这些往事知之甚少,只是大
概了解到小时候我和妈妈的处境是非常艰难的。

  [ 那时候我们还没来这里,还是在一个很偏僻的乡下……] 不知为何,这次
妈妈没有再回避我的问题,慢慢向我吐露着她心底的往事。

  讲到这里的时候,妈妈脸上的笑容渐渐模糊了,只有从脸上一点点的细微的
表情,我才能依稀辨别出妈妈仍旧是在微笑,但是太过于不明显,以至于我有些
不能肯定妈妈是不是还在笑着。

  妈妈拿着筷子的右手不知不觉地停了下来,似乎伴随着给我的讲述,已经沉
浸到了自己往年的回忆当中。

  [ 当时大概是夏天的样子,有一天我从屋里走出来,外面很热。于是我抬头
往天上看了看,只看到太阳是那么大一个,挂在天上,一副惨白的模样,直愣愣
的照在屋子前面,出来没一会,我就满头大汗了。]

  [ 空调电扇都没有吗?] 我问道。

  [ 没有,那里很偏僻,完全是一个小山村,又穷又落后,人也都很奇怪。]
妈妈看着我所在的方向,似乎在望着我。

  但是仔细看,却能发现妈妈的瞳孔有些发散,视线并没有盯着我,似乎只是
无意识的看着我身后的墙面,心神大概已经完全不在这里了。

  [ 我出来没一会,就已经满头大汗了,你就在屋子前面蹲在地上,不知道在
玩什么东西,那时你还那么小一只,那么小一丁点。] 说到这里,妈妈捏着手指
比划了一下,脸上淡淡的微笑稍微浓厚了一些,似乎就是这点跟我有关的小小的
回忆也让她开心了起来。

  [ 我在外面干着活,没过多久就感觉皮肤被晒的有些疼,眨一眨眼,汗水就
一点点的慢慢顺着睫毛滑了下来,一些落到了我的眼睛里,于是我继续眨眼,才
把水挤出了眼眶。]

  妈妈静静的述说着,只是令我吃惊的是妈妈竟能将十几年前的事情记得这么
清楚,明明在我听来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日常小事。

  [ 汗水流在我的脸上,又滑到了我的嘴里,于是我用手去擦,但是不小心把
手上的脏东西也擦到了嘴巴上,有些难受。]

  [ 我做着农活,你就在旁边蹲在地上玩,一会儿跑到我身边来,一会儿又跑
到前边去,我偶尔就到你那去看看你,看见你在玩捉蚂蚁,呵呵……] 妈妈轻轻
的笑出声来。

  [ 我于是就和你一起玩,可是玩不了多久,我只能又回去干活。]

  [ 那么多活要干吗?] 我问道。

  [ 是啊,很多,永远也做不完的农活。]

  [ 我做得好累啊,真的好累,可是怎么办呢,那里就那副样子,不做就没有
饭吃。]

  [ 我就一直做,做累了就看看你,你还是蹲在一边继续玩着自己的,也不知
道有什么东西可以玩那么久的。]

  [ 看着看着,就感觉身体稍微轻松了一些,于是又接着干,干累了就又再看
看你,有时候你不在了,我就非常难过,人也好像要垮掉了一样。]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看见妈妈空洞的眼睛也不知不觉的泛出了点点水光,伤
心了起来。

  [ 后来有个卖桃子的人叫卖着从门口经过,你看到了就吵着要吃,我说我们
吃不了,吃了就没饭吃了,可是你还是吵。]

  [ 一直连着嚷嚷了几天,我没办法,最后只得背着你到别人家种桃子的园子
里去帮别人摘桃子,顺便给你弄点桃子吃。]

  [ 记得当时走了好远,妈妈背着你,走得好累,就想让你自己下来走,可是
你不依,硬是要我背着,于是我就只能一直背着你,最后顶着太阳走了好几个小
时才到。]

  [ 啊,我当时这么调皮吗?] 我叹道。

  [ 可不是吗。]

  [ 那妈妈你别管我就好了啊,小孩子吵几天,过去了肯定就忘了的。]

  [ 呵呵,谁让妈妈受不了你这熊孩子呢,] 似乎是从深沉的回忆当中醒了过
来,妈妈终于又重新绽放出了笑容打趣我倒。

  妈妈朝着我伸出手来,似乎是想要摸摸我的头,可是手伸到一半,发现有些
够不着,于是又缩了回去又用手指在身前比划了一下说,[ 真的好小一只啊,那
时候的你,你一哭,妈妈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就只能顺着你哄着你了。]

  [ 妈,你也不怎么会带孩子嘛。]

  [ 那时候妈妈都才十几岁,都还是个孩子,你还想妈妈多有经验呀?] 妈妈
似乎有些不高兴,向我抱怨了起来。

  [ 是是,都是我的错。] 我诚恳的向妈妈赔着不是。

  [ 知道错了就行,以后记得听妈妈的话。]

  [ 是、是。] 我连忙应道。

  [ 不许顶妈妈的嘴。]

  [ 是、是。]

  [ 我说往东你不许往西。]

  [ 是、是。]

  我小鸡啄米似的不停的点着头,附和着妈妈。

  [ 以后都要跟妈妈一起洗澡。]

  [ ……]

  我张了张嘴,睁大着双眼望着眼前正巧笑嫣然的女人,直到耳边传来她那依
旧悦耳的嗓音,[ 吃完了吧,还不去结账?还有很多地方没去呢。]

  于是顺理成章的,吃完饭结完账,我和妈妈继续的在景区的逛了起来。

  午后的阳光稍微浓烈了些,不过在这个时节,却是正好不过。阳光驱散了冬
天以来长久的寒意,照得人暖洋洋的。

  我和妈妈肩并肩走在人来人往的道路上,青色与黑色相间的地砖铺得非常的
整齐,也很干净,看起来景区的维护做得很好。

  宽阔平整的道路上,人流相比上午又要更密集了些。

  我看向身边的妈妈,妈妈光滑的脸庞上多了一些红润的色彩,不知道是不是
被太阳晒的,还是连续的走路带起的血液循环加剧造成的,看起来非常的诱人。

  [ 妈,这里人好多啊。]

  [ 嗯。]

  [ 要不我们找个偏一点的地方休息休息吧。] 我向妈妈提议道。

  我不知道这里是不是真有这种地方,稍微偏僻一点,人没那么密集,但是风
景也还不错的地方。

  我们一边走,一边留意着有没有哪片区域的人流是比较少的。

  可是即使我们转了好一会,也没有发现什么符合我们要求的地方。想想确实
也是,以之前看到的这片景区的规划和管理来看,也不太可能存在这种地方。

  可是妈妈好像是不满与此一样,硬是要继续找找看。

  明明只是我不经意间提出的一点小小的想法,妈妈却来了劲,似乎有种不罢
休的决意。

  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也没什么收获,最后还是只能选择一处相对人少的地方。
那是一片人工建造的湖泊,不是很大,中间有一片小岛,有桥通往岛上,岛上也
种植着各色的花朵与植被。

  我们在岛上转了一会,最后看到了一片干净整洁的草地。

  草地上三三两两的或坐着或躺着一些人,大家不约而同的都相隔了一定的距
离。

  [ 妈,我们也过去坐会吧]

  [ 嗯。]

  于是我们也成为了这些人中的一员。

  妈妈躺在草坪上,闭上了双眼,不知道是不是又有些累了。

  我屈着双腿坐在妈妈的身边,静静地看着身边这个好像睡着了一样的女人。

  妈妈淡蓝色的长裙一尘不染,就这么安静的躺在我触手可及的距离上,由于
姿势的原因,束紧的高耸胸部清清楚楚的凸显了出来,随着呼吸轻微的上下起伏
着,与平常相比,更加的惹人注目了。

  我不敢再多把视线停留在那里,于是把目光转移到了妈妈的面部。白皙的面
庞带着些少见的红润,长长的睫毛下,秀气的鼻子挺立着,再往下,嘴唇非常的
红润,带着些诱人的光泽。

  不知道妈妈早上是不是涂了什么唇膏。

  我发现最近自己经常这样偷偷的注视妈妈,趁她不注意的时候。

  昨晚在沙发上的时候也是,今天上午的时候也是,现在也是。

  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或许是妈妈太漂亮了,她看起来也实在太年轻了。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同年人
里,我从没有见过像她这样的。

  明明在以前日子里,我也是这样和妈妈相处的,不如说比现在的关系更亲密
才是。

  但是不知为何,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是在哪一个具体的时间点,而
是随着我年岁的增长,自然而然的,我的心理就产生了一些变化,在对待妈妈的
方式上。

  从初中开始,我就开始有意识的注意和妈妈之间的距离了,那是伴随着我的
成长而产生的模糊的意识。我的大脑模糊的告诉我,我不能再和妈妈继续这样下
去了。因为同学们和他们的家人都不是像我和妈妈这样相处的,也因为从各种书
本上或者媒体上看到的,它们告诉我,我和妈妈这样是不好的。

  于是这几年来,我有意识的拉开了一些和妈妈之间的距离。

  但是即便如此,我和妈妈之间的亲密关系似乎仍旧超越了普通家庭。

  我有些纠结,一方面,我觉察到自己和妈妈这样的关系似乎是不太好的,从
一般社会常识上考虑,但是另一方面,我内心也不太愿意再继续拉远我们两人之
间的距离了。

  于是,我就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下度过了这几年。

  直到最近,我才逐渐发觉自己心理上对妈妈态度的改变似乎已经超越了我这
几年刻意拉远的与妈妈的距离。

  我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似乎不是什么好事,但我又该如何是好呢?

  妈妈仍旧静静的躺在我的左边,似乎真的睡着了。看了一会,好像就连我也
染上了妈妈的睡意,人也困倦了起来。

  于是我也躺倒在了草地上,躺在了妈妈的身边。

  天空还是那么蔚蓝,星星点点的飘着些云朵,一如早上望见的那般,开阔,
澄澈。与之相比,人真是渺小的生物。

  我望着天空胡思乱想了一会,最后也没什么头绪,不就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
去。

  不知道多久之后,我在轻轻的摇晃中醒了过来,耳边同时传来了妈妈的嗓音;
[ 小狼,快起来,要下雨了。]

  天气真是变换莫测,前不久还大好的天空现在已经是乌云密布了,虽然雨水
还没有落下,但看起来也是迟早的事了。

  小岛上几乎已经看不到什么人影了,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几个像我们一样刚刚
醒来的。

  于是我和妈妈今天的行程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我抬头再看了看天空,真是
好一幅乌黑浓密的模样,看样子是有大雨了。

  果不其然,当我们还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时,雨水伴随着轰雷声就泼了下来,
咋的车顶咚咚咚的直响。

  路上已经见不到多少车辆了,妈妈面无表情的驾驶着小轿车行驶在空旷的高
架桥上,我透过模糊的车窗往外望去,整个城市都被笼罩在了这股雨幕中,耸立
在眼前。

  待我们回到家中时,时间还不到五点,外面天色却几乎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阴沉沉的,与早晨阳光明媚的模样比起来,真是相去甚远。

  吃完晚饭后,我和妈妈都觉得非常的疲惫,倦意也都卷上身来,于是我们都
早早的各自回了房间休息。

  我躺在床上,也没有精力再玩手机,耳边仍旧断断续续的响着雷声。

  就在这雷雨声中,没过多久我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