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花开堪折直须折】(纯爱 母子 调教 后宫)

第一文学城 2021-11-25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白了个白
作者:题凑 2021年10月26号发表与第一会所 首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首发ID:白了个白

作者:题凑
2021年10月26号发表与第一会所
首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首发ID:白了个白
字数:4241

  把所有性癖都包涵在一起的纯爱血亲调教文,大家如果有什么想法或者好的
创意请评论一下,顺便求个第一章标题,谢谢

                第一章

  清晨,时针指向六点整。

  安洛尘早已收拾齐整,只等着颜路遥来同她一起去学校。身材高挑的男生背
着书包随意地抱臂倚在玄关处,即使身着一身毫无特色的校服也遮盖不住清新俊
朗的少年朝气,即使只是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都让人移不开视线。

  「小尘,你已经收拾好了吗?」屋内梦瑾洛咽下最后一口牛奶,优雅地擦了
擦嘴,随意拎了一旁的文件包走到玄关处。

  安洛尘听到声音抬头应了声,看向眼前的女人——自己的妈妈。

  今日依旧是一丝不苟的职业正装,柔软舒适的西装勾勒出女人性感丰满的身
体曲线,深沉的黑色又更添了几分知性韵味。裙摆短而紧致,展示出被丝袜紧紧
包裹住的修长双腿,黑色布料薄而透,在骨致圆润的膝盖处伸展出丝丝透明,顺
着细长漂亮的腿部线条在脚踝处勾勒出一个动人的弧度继而包裹至足部,行走间
自摇曳出一股成熟风情。

  安洛尘看着她风风火火地为出门做最后的准备,眼神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四
处游走。

  「今天我加班可能会晚一些回来,冰箱里有牛奶和面包,饿了就和遥遥先垫
垫肚子,妈妈晚上回来给你们做饭。」

  梦瑾洛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安洛尘的胳膊弯腰穿鞋,一边不住叮嘱。安洛尘全
当左耳进右耳出,心思全在自己妈妈因为腰背下塌而暴露在他眼前的被短致裙摆
紧紧包裹住的饱满臀肉和胸部与腰身紧绷处的完美曲线。

  弯腰的幅度若是再大一些,在安洛尘的角度便能穿过裙摆一览那裙底风光,
如果站在妈妈面前的话便能透过衬衫领口窥见内里汹涌的乳波。安洛尘眼色暗了
暗,他的手现在距离那饱满的臀处只有两三寸,只要稍稍抬手便能覆上去揉捏一
番。想到这里他的喉结忍不住上下滑动,在心念流转间梦瑾洛便已经穿好鞋站起
身来了。

  「小尘?你在听吗?」梦瑾洛站在他身前,摆了摆手。

  「在听。」安洛尘回了神,看着女人用白皙修长的指尖把她栗色的波浪卷发
随意撩至耳后,露出弧度优美的下颌线。「好好工作,我等你下班。」

  梦瑾洛这才展颜,轻笑着凑过去抱了下自己的儿子,两人贴得极近,胸前的
两团柔软挤压在少年的胸膛前,微卷的发梢蹭过他脸颊带来一阵别样的酥麻。安
洛尘暗暗吸了一口气,幸好这个拥抱一触即分,要不然他真是无法保证自己会做
出来什么。

  「好,那妈妈出门了,等遥遥来了就快一起去上学吧。」说罢梦瑾洛摸了摸
安洛尘的头发,拿着公文包便出了门。

  看着女人摇曳而去的背影,安洛尘下意识捏了捏自己的左耳耳垂,眼神晦暗
不定。

  ——这样的女人,是他的妈妈。

  「哥哥?等很久了吗?」

  女孩娇软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安洛尘回了回神,看向眼前的女孩:「没
有,刚收拾好。」

  颜路遥冲他甜甜地笑了一下,小姑娘的笑颜明艳动人,脸颊两侧还有两个小
梨涡,可爱的很。

  「那我们走吧?不然一会要迟到啦。」

  安洛尘没应,只一双眼直勾勾看着她,眼眸里翻滚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哥哥…?」颜路遥想去拽拽他的衣角,刚伸出手便被人一把抓住手腕,接
着便是一阵大力猝不及防地把她拽入玄关内,没有丝毫准备便被抵在门板上,一
派动作简单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女孩娇小柔软的身体猛然与坚硬的门板相撞,不禁一阵吃痛,手中的书包也
被摔落在地,一声闷响。

  「唔…痛……」眼前的人突然压上来,骤然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使得她
被困在门板与他之间不得动弹,这姿势实在是难受的很。「哥哥…突然是做什么?」

  玄关内的光线比较昏暗,颜路遥与他额头相抵,在朦胧中看清了安洛尘的表
情。男孩的面容俊朗帅气,面部线条流畅优美,鼻梁高挺,呈现出一种介于少年
与成熟男人间的独特魅力。此刻他面无表情,一双深邃的眸好像要望进她内心最
深处,又好像只是单纯的凝视,光是被这目光盯着,颜路遥的呼吸就已经开始渐
渐粗重起来了——好像已经被他用眼神剥至一丝不挂。脸颊的热度也开始渐渐升
腾,在这狭小逼仄的玄关处氤氲出独特的暧昧气氛。

  安洛尘依旧一言不发,狠狠地吻上了女孩红嫩柔软的唇。他一手钳制住她的
下巴,一手滑至腰间探入她裙底,大手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揉弄磋磨。

  颜路遥轻咬下唇,顺从地微微张开腿方便他动作,回应着身上男孩激烈的亲
吻,追着他的唇舌吮吸亲吻。

  安洛尘轻勾起她一条腿挂在臂弯,颜路遥只得双手攀上他的肩搂住他脖颈以
此保证平衡。

  手下力道不减分毫,不带丝毫怜惜地揉弄那小巧的私处,很快颜路遥的喘息
呻吟声便随着他掌下湿透的布料一起丢盔卸甲了,属于女孩的娇媚叫声响彻在狭
小的空间内,再被粗暴的亲吻狠狠堵住,化作一声声甜腻的呜咽。

  「哥哥…哥哥…别揉了,我、我要受不了了…」一吻毕,颜路遥脱力般额头
抵在他肩膀处,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出门前精心打理的头发乱糟糟的披散在肩头,
有几缕额发被汗水打湿,软软地贴在额头上,无一不彰显着主人此刻的狼狈模样。

  安洛尘却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他利落地褪去女孩粉嫩的内裤,就着体内
的湿滑便磨蹭着探入一指,在女孩克制不住的呻吟声中一口咬上她颈侧光滑肌肤,
叼住那块软肉用牙齿研磨。

  现在应该已经迟到了,颜路遥模糊地想。体内的手指数量还在增加,体内燥
热有失控的态势,粗粝的快感潮水一般涌入四肢百骸,让她忍不住想要开口求饶。

  红嫩的唇哆嗦着刚想吐出求饶的话语,就见安洛尘突然停止了啃咬,埋首在
她颈窝处,鼻翼翕动,嗅了嗅她发尾的香,含含糊糊地唤了声「妈妈。」

  颜路遥一颤,搂住他脖颈的手也不禁加重了几分力度。在安洛尘唤出这个称
呼的瞬间,她的脑中便不自觉地想起它的主人,那个风姿摇曳,不减风韵的成熟
女人——她的大姨,他的妈妈。

  她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她的身体被安洛尘抛颠在欲海中沉沉浮浮,所有
或是痛苦或是愉悦的情绪都在他的指尖下荡漾出别样色彩。看着比自己高大的情
人像个稚嫩孩童班埋首在自己颈窝处,低沉喑哑的嗓音轻唤着妈妈,突然就有一
种想要把他拥进自己怀里的冲动。

  不过她也确实这样做了。两人本就贴得极近,身材小巧的女孩几乎被安洛尘
整个困在自己怀里,她只得尽力展开双臂才能把他整个人抱住。

  「小尘……」

  颜路遥轻抚上他的面颊,近乎虔诚地在安洛尘的额头上轻吻了一口,手下动
作温柔怜惜。柔软的触感落在脸上,让安落尘情不自禁回忆起刚刚梦瑾洛轻抚他
头发的感觉。

  妈妈的手,也是如此柔软…

  那妈妈的味道如何呢…?

  安落尘的呼吸情不禁粗重了几分,三两下便解了自己的校服裤,露出早已粗
硬坚挺的性器,手下又在女孩湿热的花穴内狠狠抽插两下,便扶着自己的性器毫
不留情地直接挺入。

  「唔……」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扮演着畸形的关系,怀揣着虚假的背德感,
在这逼仄的玄关处、隐秘的角落里紧密结合。

  「妈妈…妈妈…」安落尘一手扶着颜路遥的腰,一手勾着她的腿弯使它们分
开更大幅度,把人抵在门板上猛烈顶撞。

  女孩娇小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死死拽着安落尘的衣服抵御一波一波袭来的
快意,在他一声一声饱含情欲的低唤声中被抛上欲望巅峰。

  「轻点、小尘…轻一点,妈妈要到了……」颜路遥眼神迷离,身体被顶弄地
在门板上上下起伏,眼眶中迷蒙的生理性泪水也随着身体动作间抛落。她凑上前
吻去安落尘下巴上要落不落的汗珠,粉红舌尖探出把它卷入口中,再失神地去舔
弄男孩弧度优美的下颌。

  等安落尘彻底在那湿滑紧嫩的私处彻底释放出来后,两个人早已大汗淋漓了。

  抽出深埋在体内私处的性器,安落尘随手抽了两张洁面纸草草为两人清洁了
下身,最后喘着粗气在她胸上狠狠揉了一把,才放过怀中早已身体酸软的颜路遥。

  安落尘搂着她,两人坐在玄关处的地板上平复着高潮后的余韵。颜路遥的身
体还在微微颤抖着,她拉过安落尘一只手引着他在自己胸前揉捏抚摸,同时仰起
头眷恋般在他脸颊处啄吻。

  「哥哥……」颜路遥靠在他怀里微微喘息着,乖巧又惹人怜。

  「好点了吗?」安落尘安抚般地揉弄她柔软的胸,声音也温柔了很多,神情
也不服刚才的阴鸷,整个人周身的气度都柔软了很多。「再缓一缓就得走了,一
会儿就要迟到了。」

  闻言颜路遥在他怀里咯咯笑出声:「早就已经迟到啦!也不差这一时半刻了。」

  看她调皮模样忍不住轻捏了捏她鼻尖,安落尘也轻笑一声:「不怕被大姨骂
了?」

  「也是喔……把她忘记了。」颜路遥撇撇嘴,低头在他胸膛处蹭了蹭,「哥
哥…今天早上为什么突然就这样呀,吓了我一跳。」

  「嗯?」安落尘大手探入她胸衣,双指夹住她挺立乳尖磋磨玩弄,「想做就
做了。」

  「而且你这么可爱,根本把持不住吧?」

  当然不会说是幻想自己妈妈的放浪模样从而欲求不满的。

  听到他夸奖颜路遥不自禁红了脸,大着胆子在他胯间轻揉了一把,笑得羞涩
又明媚。对于安落尘突然的母子play她并没深想,毕竟她的哥哥平时在床上
也很玩的开,可能也只是一时兴起吧。而且……哥哥叫她妈妈的时候,她也是狠
狠地震惊了一把,然后就莫名地更有感觉了,好像真的是作为他的母亲被按在门
板上狂野侵犯一样……奇妙的背德感摩擦迸发出的热烈情欲烧得人心神滚烫,颜
路遥甚至觉得这是和哥哥在一起后最爽的一次。

  两人闹着闹着便又在玄关处荒唐了一把,等最终收拾好准备出门的时候,已
经几近中午了。两人衣着整齐,一前一后地出了门。

  等到了学校,已经到了第三节课的末尾了。怕什么来什么,这节课正好是大
姨梦北柠的语文课。

  两人猫着腰想要偷偷混进教室去,结果才走了一半便被讲台上的梦北柠察觉
到了。

  「安落尘,颜路遥,给我个解释?」梦北柠扶了扶鼻梁上的金边眼镜,眼神
锐利地盯着两人。

  「报告老师,路上遇到车祸了,堵车。」安落尘站起身,谎话张口就来。

  颜路遥也在一旁应和地点了点头。

  梦北柠皱了皱眉头,上下打量他一番:「车祸?没伤着吧?」

  安落尘摇摇头,「没伤着,就是堵车了,那条路不太好走,才迟到的。」

  谁家堵车能堵三节课?梦北柠心里质疑,面上却不显,只点了点头便让他们
回到了座位上,重新拿起语文书准备讲课。

  两人各自回了座位上,颜路遥还冲安落尘调皮地眨了眨眼,安落尘回之以一
笑,算是庆祝逃过这一劫。

  安落尘从书桌里掏出语文书,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看着讲台上的女人。

  这些内容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比起这个他还是觉得看这个自己名义上的
大姨比较有意思。毕竟…大姨也和妈妈在长相上有七八分相似,两人外貌相近,
但是气质和气场都大相径庭,给人的感觉也各不相同。如果说妈妈是那种成熟温
柔款的,那大姨就是稳重正经款的……

  安落尘眼神随着梦北柠左右游移,脑中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大堆有的没的。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