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穿越到英雄联盟世界用虚空之力征服女英雄】(3)

第一文学城 2021-11-26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11063396
作者:11063396 2021年11月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9161 ***************************************************************

作者:11063396
2021年11月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9161

***************************************************************
  首先,不得不说EDG牛批!说实话真没想过能够夺冠,只觉得能打出血性
就好,没想到骑士一突破就无可阻挡,恭喜EDG!!本来打算过段时间再继续
写的,既然趁兴,就简单地写了一些。权当作第二章的补充吧。另外,今天英雄
联盟的双城之战资料片也上映了,粉毛蓝毛果然有一腿!!大致看了下,关于皮
城和祖安的设定和我的构思并没有特别大的出入,所以接下来的剧情我打算等动
画结束后调整一波再继续写。最后还是,EDG牛逼!
***************************************************************

  「啊……啊……又要去了……啊——」林见和迦娜忘我地不知交合了多久,
在虚空之力地影响下,林见对迦娜的征伐粗暴而狂野,直干的迦娜娇喘吁吁,香
汗淋漓,玲珑的胴体染上了一片妖异的潮红。

  「哈啊……嗯……」迦娜仰起娇嫩的脖子,柔软丰腻的娇躯猛地绷紧,四肢
紧紧地将林见紧紧地缠住,花心再次泄出一股热流,随即无力地瘫软在地。林见
也猛地冲刺了几下,在迦娜娇嫩的小穴里射出了最后一股精液,灼热的冲击烫的
迦娜又是一阵哆嗦,不过这时的她已经被林见干得精疲力竭,只能张开樱唇,像
一只濒死的鱼一般发出无力地呻吟。

  欲望的释放让理性重新回归林见的大脑,看着自己身下被蹂躏得鬓乱钗横的
风暴女神,一股征服女神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不过回想到自己最初过来找迦娜的
目的,林见也不禁微微咋舌:自己只是想向这位女神寻求掌握魔法的方法而已,
事情怎么就演变成了这个样子?这虚空之力的催情效果这么强的么?那自己还努
力什么啊?直接开着金手指去,先把凯特琳和卡蜜儿搞定了,然后再把那些什么
艾瑞莉娅啊,艾希啊,卡特琳娜啊这些女强人统统搞定,自己安安心心做小白不
就得了?想到妙处,林见忍不住一阵得意,拥着迦娜的双手又开始在女神的娇躯
上寻幽探秘。

  「嗯哼……别……我真的不行了……」迦娜缓了好久才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
过来,就发现林见好像又要继续玩弄自己,吓得连忙讨饶。刚才的交欢中,她已
经发现自己完全无法抗拒林见的挑逗,可自己毕竟刚刚恢复肉身,又是初经云雨,
那经得起林见这样的玩弄?她连忙捉住林见作怪的魔手,幽怨地说道:「难道你
召唤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这样作践我吗?」

  温柔的恳求永远都是女人对付男人的利器,林见被迦娜这么软语相求,动作
也不由得一滞,有些讪讪地说道:「当然不是……我是有正事想向你请教的,我
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我确实中了虚空的诅咒,有的时候自己也控制不住
自己。刚才你……」

  「你先起来。」林见正想问迦娜刚才的「奴隶宣言」还作不作数,迦娜却好
似猜到了林见的想法似的,俏脸一红,连忙打断了林见的话。

  林见老脸一红,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迦娜香软滑腻的娇躯,然而长时间的交
合让两人的结合处满是淫水,林见抽出那根依旧狰狞的肉棒时居然「啵」的一声,
像打开了一个酒瓶一般,白浊的精液从迦娜的蜜穴潺潺流出,羞得迦娜小脸通红,
恨恨地白了林见一眼。

  原先幻化的衣裳早就被林见撕碎,迦娜一手挡在胸前,一手遮住阴部,缓缓
站起身子,同时快速地检视自己的身体状态。令人诧异的是,尽管和林见的交欢
让她的身体有些疲惫,但她惊喜的发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混杂了虚空之力的缘
故,自己的本源之力居然恢复了一小部分,同时这个身体在没有愿力供给的情况
下也开始自行吸收周边的风元素力,也就是说,自己已经可以通过之前那种休养
的方式来恢复自身,而不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神形俱陨了。

  迦娜一挥手,熟悉的风元素重新汇聚到她的身旁,轻柔地吹拂去她和林见两
人身上的尘土,随后重新幻化为洁白的纱裙,遮盖住迦娜那美妙诱人的娇躯。

  再次见到迦娜冰清玉洁的模样,刚刚和她抵死交欢的林见已经没有了最初的
景仰,看着那纱裙下似隐似现的迷人风景,林见狠狠地咽了口水,心头一热,小
兄弟不但没有消停,反而更加激昂起来。

  迦娜一下就察觉到了林见的变化,暗暗啐了一口,眼神复杂地打量着眼前的
男人,这个本该成为自己使徒的男人阴差阳错之下居然占有了自己,同时自己因
为灵魂契约和灵魂之誓的关系,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反而成了自己的主人。主人
……想到这个称谓,迦娜的脑海很快就闪过了刚才极度欢愉之下自己做出的放浪
行径,想起林见冲刺时那勇猛的模样,迦娜心中顿时一慌,只觉得蜜穴一阵酥麻,
竟是又忍不住有了向林见求欢的冲动!

  好在现在没有林见在一旁刺激,迦娜连忙压下心中的欲望,心中微微一叹,
看来自己真就栽在这个小贼手里了……不过要是没有他,自己说不定再过几年也
就道消身陨,这样想来,这个男人对自己倒是有了再造之恩,这样想来,无论怎
么报答好像也不为过……

  「你……」看着迦娜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半天不说话,林见忍不住开口想打破
沉默,却不想迦娜也恰好在此时也开口说道。

  「你先说。」「你先说……」顿了一下,两人又是同时说道,随即相视莞尔,
尴尬的气氛倒也由此消散了不少。林见伸手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迦娜先讲。

  「我想首先确认一件事。」迦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开口问道:「刚才
……你对星辰之灵许下的誓言,绝无违背,对吗?」迦娜的双眼灼灼地盯着林见,
似乎想透过他的双眼看破他的内心。

  「我绝没有骗你。」林见问心无愧,两眼真诚地回应着迦娜的逼视。

  「那……我们既然签订了灵魂契约,依照约定,从今以后,我会陪在你的身
边,成为你的守护之风。」确认了林见的心意,迦娜收起了凛然的姿态,有些不
自然地说道:「星辰之灵见证的誓言不容违背,无论刚才我承诺了什么……都是
……都是作数的。」讲到这里,迦娜的脸已经红得像熟透了的苹果。

  「主……主人。」迦娜顿了顿,才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继续说道:「迦娜愿
意遵守自己的承诺,但也希望,希望你不要再像刚才那样,那样作践迦娜……」
那种陷入快感,神志迷乱的感觉实在太让迦娜心慌,她本能地感觉到,如果继续
和林见做下去,她一定会失去自我,彻底变成一个没有林见的肉棒就活不下去的
痴女。

  「胡说八道!两个人两情相悦的交欢,和作践有什么关系?」林见突然出声
打断了迦娜的话:「看得出来你的身体已经有所恢复,我这样努力地帮助你,你
却说我是作践你,我真的是,太失望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看着林见有些愤怒的脸色,迦娜没来由的心中一
慌,连忙解释道:「我只是……只是不太适应这样……」

  「好啦,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只知道做爱的人吗?」林见突然上前一步抱
住迦娜:「你放心,虽然你成了我的女奴,但在我的心里,你依然是最圣洁善良
的风之女神,祖安永远的守护天使,我怎么舍得强迫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呢?」
强迫只会引发反抗,只要有主奴契约在,自己有的是时间慢慢把这个可爱的风暴
女神调教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林见表面深情款款,心里小算盘却拨拉得震天响。

  「谢谢你,主,主人。」迦娜被林见突然抱住,那令她迷乱的气息再次充斥
她的身体,顿时再也没有心思去想太多,只觉得林见愿意尊重自己的感受,心里
居然涌上了一丝甜甜的满足感。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回家吧!」再不回去,估计金克丝都要黑化
了。和迦娜的意外让林见耽搁了好久,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现在也没时间再
向迦娜讨教魔法的事情了,虽然迦娜玲珑的肉体让林见十分不舍,但想到黏人无
比的蓝毛萝莉,林见还是拍了拍迦娜的翘臀,扶着她的双肩说道。

  「啊?主人和其他人住在一起吗?」迦娜问道。

  「对,是两个精力过剩的女孩子。」林见笑道,随即看到迦娜瞬间变得怪异
的眼神,又叫屈道:「我可没对她们做什么,我们很清白!」

  「刚见面就对迦娜这样……还清白。」迦娜撇了撇嘴,显然不信林见的自白。
随即又说道:「主人,迦娜要提醒你,在祖安城里,有人一直在针对迦娜。以你
现在的实力暂时还无法和他们对抗,所以迦娜觉得我现在最好还是不要暴露自己
比较好。」

  「敌对势力?」林见心中一动,也是,能让迦娜堂堂风之女神沦落成一只青
鸟,几乎就要完全消散,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事情:「那……你有什么办
法隐藏自己吗?」

  「当然了~ 」迦娜有点小骄傲:「我有的是办法隐匿气息,让他们找不到我
~ 」说着,迦娜的身形幻化,变作了一只青鸟的模样。

  「额,还有没有别的选择?比如一把剑或者一枚戒指什么的,小说里不都是
这样写的吗?」想到古灵精怪的金克丝和大大咧咧的蔚,林见十分怀疑这只青鸟
出现在自己家里得到的会不会是宠爱。

  「变化是很高级的魔法,哪有那么简单想变什么就变什么!」迦娜现回原形,
没好气地嗔道。说完,迦娜玉手托腮,娇俏地思考了一下:「这样我化身元素,
依附到你的身上吧~ 」旋即又是一阵光芒闪过,迦娜化作一道蓝光笼罩在了林见
的左臂上,光晕渐渐散去,显现出了林见左臂的模样。

  「这?!这这这这这……!!」林见定睛一看,眼珠子差点没凸出来:只见
自己的左臂上蓝色的云朵缠绕,飘飘袅袅,似是有生命一般几乎快要流动起来,
隐隐有符文之力闪烁其间。

  「怎么啦?不好看嘛?我觉得很漂亮啊~ 」迦娜显然非常满意自己的作品,
俏声问道。

  「可,可是……」可是这大花臂,怎么和金克丝的纹身一模一样啊喂!!!!
所以金克丝的纹身是借鉴了迦娜的艺术创作吗!林见只觉得突然一肚子的槽点,
又不知从何吐起。

  「哎呀就这样啦~ 变化很费精力的~ 」迦娜看起来确实很喜欢自己这幅作品:
「你快回去吧~ 我先好好研究一下你的虚空之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别打扰我
啦!」

  「……」好吧,反正这个世界已经有够混乱,也不差这一点。林见耸了耸肩,
无奈地迈步向回走去。

———————————————————————————————————————

  「哥哥!你是掉到河里去了吗!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回到家里,蓝毛萝莉
果然开启了喷子模式,插着小蛮腰怒嗔道:「还有!你的水壶呢?别告诉我打着
打着不见了!」

  「世风日下。」林见耸了耸肩:「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去打水的路上被
打劫了。」

  「打劫?」粉毛太妹手撑着桌子,捏着根牙签不紧不慢地剔牙,眼睛斜斜地
看着林见:「我看你神清气爽,不像被打劫的样子啊?」

  「很遗憾,他们抢走了我的水。」林见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扯淡。

  「然后呢?作为回报他们给你秀了手纹身技艺?」金克丝一把拽起林见的左
臂,气哼哼地问道。她显然不信林见满嘴跑火车,这个臭哥哥一定是偷懒跑去纹
身了!而且还纹的这么漂亮!而且还不带金克丝!

  金克丝非常生气!

  「他们说要留个记号,以后好继续打劫我。」林见摊手。

  「哼哼,那可就糟糕了。」蔚站起身来丢掉牙签,一脸促狭地在林见身上拍
了拍:「香味这么重,看来这『劫匪』也是『凶』的狠呐!这样吧,为了避免你
再被欺负,今晚咱们加练一下!放心,我会戴上我的拳套,好好地帮你『提高提
高』!」

  「赞成!」金克丝用力鼓掌!

  「饶命啊女侠!」

———————————————————————————————————————

  直到林见鼻青脸肿地连连讨饶,又许下了带两只妹纸也去做纹身等一堆不平
等条约之后,蔚总算是放过了林见,操劳了一天的林见总算能够回到自己的房间。

  「迦娜,组织现在要对你进行严肃的批评!」林见四仰八叉地倒在床上,恨
恨地说道:「身为女奴,看着主人被欺负居然无动于衷,该当何罪!」

  「那是欺负嘛?」迦娜的语气酸溜溜的:「迦娜感觉主人挺享受的啊~ 」

  「哟呵,还敢顶嘴了是吧?」林见嘿嘿一笑:「快给我现出原形,看主人今
天不打烂你的小屁股!」

  蓝色的光华闪过,迦娜曼妙的身躯出现在林见眼前,林见伸手一拉,软玉温
香就抱了个满怀,感受着顶在自己胸前的饱满双峰和迦娜身上的醉人幽香,林见
的双手下移,在迦娜挺翘的美臀上狠狠地揉捏了一把,随即扬起手来,狠狠地扇
了迦娜挺翘的屁屁一巴掌。

  「啊……主人,迦娜错了,你饶了我吧……唔—啾啾……嗯……」迦娜仰起
头来,柔柔地呻吟了一声,娇媚的讨饶反而更加挑逗起林见的欲火,林见猛地将
迦娜搂紧,大嘴找到她香艳的红唇,狠狠地吻了上去。

  良久唇分,两人的心底都隐隐的燃起了欲火,林见的魔手开始不满足迦娜挺
翘的美臀,手指已经探到迦娜的溪谷轻轻拨弄,那里已经溪水潺潺,蚌肉微微开
合着,吮吸着林见的手指。

  「嗯……嗯……」迦娜脸红欲滴,身体的渴求让她情难自已,可自己刚才还
义正言辞地让主人不要「作践」自己,转眼就求他干自己实在有些抹不下脸,只
能强忍着大声求欢的冲动,在林见的怀里难耐地扭动着自己的娇躯,用丰乳摩擦
着林见的胸膛,用小穴迎合着林见的挑弄,努力追求着更多的欢愉。

  就在两人干柴烈火,即将把持不住的时候,林见房间的门「吱呀」一声被人
打开,一个娇俏的身影悄摸摸地走了进来:「哥哥,你睡了嘛?」

  来人正是蓝毛萝莉金克丝。林见吓了一跳,愤怒的小兄弟差点没被吓得软了
下去,来不及多想,他连忙把被子一拉盖住迦娜无限美好的娇躯,左手按住迦娜
迷乱索吻的小脑袋,将她压到了自己两腿之间。

  「毛毛,你,你怎么来了?」这么迟了不睡觉还来坏我好事,小心我连你也
一起办了。林见叫苦不迭,这样吓人很容易吓出事的好吗!

  「我看你刚才被蔚姐姐揍得挺惨的,过来看看你~ 」金克丝倒是没发现什么
异样,吐了吐小舌头,双手背在身后俏生生地走到林见床边:「你怎么把被子裹
得这么紧呀?不热吗?」

  林见连忙摆手:「嘿嘿,不热,不热,哥哥身体刚好不久嘛,又被你蔚姐姐
揍了一顿,得好好静养嘶——一下!」

  迦娜正被林见挑逗得欲情勃发,根本没注意到金克丝进门,迷乱之中只觉得
被林见猛地按到两腿之间,只觉得俏脸被一根坚硬的肉棒拍了一下,随即一股雄
性的气息顿时充斥了她的大脑,那强烈的性的刺激,让她体内的虚空之力再次爆
发,再也难以抑制自己的欲望。她的美目几乎要变成心形,迷恋地凑到林见的肉
棒边上,用滚烫的面颊感受着林见的火热,纤手温柔的握住这让人又爱又恨的男
根,用鼻尖尽情的感受着欲望的诱惑。迦娜终于忍受不住欲望的诱惑,张开红唇,
轻吐香舌,迷恋的在肉棒的尖端舔弄起来。

  正应付着金克丝的林见只觉得下身被一只灵巧的舌头不断舔弄,随即便进入
了一个潮湿温暖的所在,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直冲脑门,让他差点仍不住当场射
了出来。

  「哥哥?你怎么了?伤的很重吗?要不要金克丝帮你看看?」看到林见奇怪
的反应,金克丝只当他是被蔚打得有点伤到,连忙关切的上前,想要帮林见检查
伤势。

  「别别,不用了,我没什么事啦!」林见连忙伸手阻止。开什么玩笑,被子
一掀,立马露馅,这芙蓉帐暖的旖旎景象暴露在蓝毛萝莉面前,那自己还不得直
接螺旋爆炸升天。不过林见手一伸,金克丝的注意力一下就集中到了林见的纹身
上面,刚才她就对林见的纹身喜爱不已,再次见到,忍不住一把拽过林见的手臂,
仔细地欣赏起来:「诶哥哥,你这个纹身到底是找谁纹的呀,好好看啊~ 」

  「这个纹身啊?……这个纹身……嘶……」林见回答的同时,迦娜的侍奉依
旧没有停止。虽然是初次口交,但在欲望的驱使下,迦娜的技巧也在实践中慢慢
地提升。她惊喜地发现只要专注地舔弄林见的马眼,或是深深地将男根吞至喉咙,
都会让林见舒爽的在她的秀发上抚摸以示鼓励,这让迦娜更加兴奋,吞吐更加卖
力,一波又一波的刺激简直快让林见话都说不清楚。

  「讨厌,卖什么关子啊!今天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走了!」金克丝还以为林
见是不肯告诉她,气哼哼地在林见的胳膊上狠狠地拧了一把。

  「嘶……」林见一激动,肉棒狠狠地顶进迦娜的喉咙,直顶的她两眼翻白,
那诱人的雄性气息直冲脑门,几乎要让迦娜迷乱的晕厥过去,香津不受控制地从
嘴角滴落。林见连忙用右手轻抚迦娜的脸颊,又探手到她鼓胀滑腻的玉乳上贪婪
地搓揉,又捏住那挺立的乳头轻轻捏弄。迦娜难耐地扭动着娇躯迎合着林见的玩
弄,玉手控制不住地探到自己早已泛滥成灾的溪谷抠挖着,想要缓解身体里那极
度的渴望。

  这丫头片子,怎么还不走……迦娜懊恼地想到,她早就把和林见的「约法三
章」抛到脑后,现在的迦娜只想放纵自己,让林见好好地疼爱她。

  林见同样也有这个念头。迦娜的服侍实在太过刺激,林见觉得再不把金克丝
支开可能真的要露馅了,连忙劝到:「哥哥怎么会不告诉你呢?实在是那家纹身
店有点偏僻,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嘛。你要是喜欢,明天一早,我就带你去做个
一模一样的!」

  「真的嘛!我还要在上面加上子弹头~ 」金克丝显然被林见拿捏的死死的,
瞬间就被哄好,开心地跳起来原地转了一圈。

  「好好,只要你开心,我一定让这个!『纹身师』!给你!纹个!漂亮的!
纹身!」终于拜托了金克丝的纠缠,林见自然地将左手也探进被我,抱住迦娜的
臻首,压抑已久的欲望喷薄而出,在迦娜的小嘴里射了出来。

  「咕呜……」迦娜猝不及防地被林见射了一嘴满满的白浊,臻首却被林见按
的紧紧的不能挣脱,只觉得满腔的精液几乎要直冲脑门,那淫乱的气息让她的大
脑昏昏沉沉,美目翻白,那种濒临窒息的感觉让她在自己小穴里扣弄的玉指也忍
不住用上了力气,本就敏感的娇躯哪还经得起这样的玩弄,她的娇躯颤抖着,很
快也达到了极乐的高潮。

  「那好吧~ 明天一早我就来找你,不准反悔哦!」金克丝此行的目的已经达
到,笑嘻嘻地朝林见摆了摆手走了出去。却不知道她刚一出门,林见的床上并爆
发了激烈的肉搏战,这种间接暴露做爱的感觉让两人都情欲高涨,刚才的些微释
放根本没法缓解两人的欲望。两人很快滚到一起,迦娜强忍着如潮的快感释放了
一个隔音结界,随即便开始大声的浪叫起来……

———————————————————————————————————————

  「我真的是魔怔了……」激情过后,迦娜早已没有了女神的矜持,缩着娇躯
依偎在林见的胸前,任由林见的魔手不老实地把玩着自己的酥胸。交叠的玉腿间,
是林见肆虐之后的泥泞,依稀可见白浊的液体缓缓滴落。「嗯哼……别再弄了,
我真的不行了啦。」

  「哈哈哈~ 」林见恶作剧般在迦娜的酥胸上狠狠捏了一把,邪邪的笑道:
「你的身体已经是我的东西了,我想摸就摸。」

  「嘤咛……」高潮后的身体格外的敏感,玉峰上的刺激让迦娜忍不住又发出
一声娇吟。早已被林见征服的身体居然又有了求欢的冲动,但想到自己的发现,
迦娜还是连忙按住林见的魔手,强忍着快感说道:「主人,你先别闹了,迦娜有
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有什么事比享用我可爱的小女奴更重要啊?」林见也不知为什么,对于迦
娜的征伐根本不会让他感到疲倦,他没有太在意迦娜的话,笑嘻嘻地探手到迦娜
的胯间,还想继续挑逗迦娜。

  「主人,请你认真一点!」可这回迦娜却是异常严肃,尽管无法违抗林见对
自己的侵犯,但她却强忍着身体的舒适直勾勾地盯着林见:「如果你不想真的变
成一个没有意识的虚空使徒的话!」

  看到迦娜认真的模样,林见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收回了作怪的双手:
「怎么了?」

  「主人,你身体的情况,非常危险。」迦娜说道:「如果我理解的没有错,
在你左手的虚空之力,应该是虚空之眼维克兹种在你体内的魔种,它会持续吸收
周边的符文之力,并且影响你的意志,不出意外,如果它的力量充实到一定程度,
就可以主导你的意识,某种意义上说,也就占据了你的身体。」

  「什么!魔种?」林见大吃一惊。虽然明白维克兹不可能给自己什么好东西,
但毕竟虚空之力的存在还是给自己带来了一些「好处」,比如崔斯特的符文碎片,
比如那奇特的「吸引力」。所以林见也就渐渐地放下了自己的戒备。可联想到最
近发生的一切,迦娜所说的几乎都能得到印证。也就是说,自己真的处于极度的
危险之中。

  「我也是在一些上古典籍里了解到的。」迦娜蹙着峨眉:「施术者消耗自己
大量的精气,将附带着自己意志的能量种入他人的体内,慢慢蚕食并最终占有受
术人的身体。是听说只有领主级别的虚空生物才能掌握的上古禁术。按照主人体
内的虚空之力强度来看,这只虚空生物的实力,应该比我全盛时期都要强上不少
……」

  「所以那只大眼怪一早就打算好了用虚空之力来阴我?用的还是禁术!我靠,
真舍得下血本啊!至于吗!」林见有点气急败坏。

  「也不全是坏消息啦。」看到林见懊恼的模样,迦娜连忙宽慰道:「主人的
体质异于常人,虚空之力对你的影响好像格外有限,而且……」迦娜说道这里脸
色一红:「不知道是因为借助了主人体内虚空之力的原因,还是本身虚空之力就
有的属性,我们,嗯,做那事的时候,嗯,好像可以吸取一些你体内的虚空之力
和自身的符文之力结合。而且虚空之力经过主人体内的转化,好像不再具有那么
强烈的侵蚀性,只是……只是会让人变得……」

  讲到这里迦娜的小脸已经羞得通红,几乎埋进自己傲人的双峰里,那诱人的
风光勾得林见的小兄弟又开始蠢蠢欲动:「那咱们还等什么?我的女神~ 快来解
救你虔诚的信徒吧~ 」

  「哎呀你先听我说完嘛!」迦娜脸红红地忍着林见的骚扰,羞恼地嗔道:
「有你这样对女神的嘛!你这个使徒,坏透了!」

  「我要是不坏,怎么能一尝女神的芳泽?」林见听话的止住了动作,但还是
贪恋地搂住迦娜的娇躯,轻嗅着她好闻的体香。

  迦娜芳心又羞又恼,索性不再搭理林见的小动作:「魔种哪有那么简单就消
除呀,你真的是,一天到晚就想着那事!做那事虽然能吸收虚空之力,但获益的
更多还是我,对你来说,虚空之力的流动反而刺激了魔种力量的壮大,如果这样,
你会更快的被魔种吞噬的。」

  「那有什么办法抑制魔种的成长吗?或者有什么办法可以控制住它?既然你
都能够吸取,没道理我没有办法掌控它吧?」林见问道。

  「嗯,办法肯定是有的。」迦娜满意的看了林见一眼,没有被眼前的困境吓
倒,而是冷静的思考破解的办法,这个坏人看起来除了色以外也不是没有优点嘛:
「符文之力和虚空之力本质上都是这个世界的本源之力,之所以把虚空之力单独
剥离出来,是因为它具有其他符文之力所不具备的,吞噬其他符文之力并进化自
身的能力,只要你能熟练掌握使用符文之力的方法,相信也就能很快掌握使用虚
空之力的方法。所以,对你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才不是什么做坏事,而是尽
快磨砺自己的符文掌控力。」

  「那就巧了。」林见笑道:「说实话,我最初找你的真正目的,就是想向你
请教如何掌握符文之力。」

  「哼!说的好听。」迦娜没好气地白了林见一眼:「现在,我给你讲解最基
础的符文之力的使用方法,你仔细听好了……」

  ……

  就这样,辛苦「操劳」了上半夜的林见,下半夜又开始接受迦娜的科普小灶,
至于这「一对一」教学个中的旖旎风景,就不足为道了,只知道迦娜老师辛苦教
完调皮的学生,就被按到了床上好好地「感谢」了一番。

  「记住,在掌握正确的使用方法之前,不到危机时刻,千万别尝试使用虚空
之力。不然,我也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事……」一夜的折腾饶是迦娜也疲惫不已,
丢下这句警告之后,她再度化作蓝色光晕附到了林见的手臂上。而窗外,晨光已
经渐渐笼罩祖安。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