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M男也能找到幸福吗?】(7)(附青虹人设手稿图)

第一文学城 2021-11-26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lewdCraft
作者:lewdCraft 2021/11/10发表于:首发禁忌书屋和第一会所 字数:10369   本章节的结尾附有青虹的人设手稿。青虹是本书主角,但我对他的描述却很

作者:lewdCraft
2021/11/10发表于:首发禁忌书屋和第一会所
字数:10369

  本章节的结尾附有青虹的人设手稿。青虹是本书主角,但我对他的描述却很
少。主要的特征就是留着一个长马尾,面部轮廓比较柔和,性别特征比较模糊的
一位男子。所以画的时候也想着如果能画到「我要说这个角色是男的也行,说他
是女的也没问题」这种程度就行了。不知道有没有达到。

  不是专业画手,画画就是图个开心。

  以上。

          第七章 就算在现代也能当侠客吗?

  「砰!」悍马的车门被关上了,四个人已经坐进了车。前座依旧是属于大将
和金秀智,后座则留给了青虹和张锦山。

  「真的不用把数据交给我来分析吗?」青虹问了句。

  「不用。」大将沉声说道。

  「那我们现在去哪?」青虹接着问了一嘴。

  「去找考拉。」

  车厢内的空气顿时凝重了起来。

  「技术组的人说他们已经找到了失踪女子D的信息。」金秀智开始说明情况。
「我们现在往她最后出现的交易地点,也就是城郊的一个长途巴士的中转站那里
出发。」

  「但是,交易地点也不等同于考拉的位置吧?」青虹继续问道。

  「你破解的数据里,有女子D的信息。」她继续说明。「所以技术组已经开
始可以用人脸识从录像里开始调查她从那名车站之后去了哪里,我们推断应该不
会离那个车站太原。只是调录像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我们先往那个方向行驶。」

  一个沙哑的声音这时突然接过话来,对青虹说道:「而你之所以还要跟我们
待在一起,是因为你还有任务。」

  青虹一瞧,张锦山正一脸玩世不恭的样子仰躺在后座上继续说道:「如果找
到了考拉的基地,那无论我们能不能抓到他。我们都要试图从他的藏身处找到一
些有价值的信息。尤其是跟S网有关的信息。到时候就需要你的技术,来破解他
的设备里都藏有什么秘密。」

  「哦···这样。」青虹点了点头。「多谢前辈说明。」

  「叫什么前辈啊」张锦山笑了笑。「叫我老张就行了,你叫青虹对吧,交个
朋友?」

  说着他伸出他的一只大手,那只手就算按照他的身高来说都属于特大号的,
骨节更突起,上面被青筋缠绕,像是一颗老树一样。青虹赶忙也伸出手跟他握手。
离他近了才发现他的脑袋秃的很,地中海的面积已经几乎要把陆地都侵蚀干净了。

  「朋友不敢当,很高兴认识您。」

  「嗨···别嫌我老啊。」张锦山笑了笑,露出一口烟牙。「你看看这两尊
门神,三天蹦不出两个字来,跟他们说话像是在拜神一样,永远等不来回应。这
队里可不就只剩下我们两个能聊天了吗。」

  「啊···」青虹带着点冷汗看了看前排,他们两人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们先来聊聊你吧。」张锦山习惯性的想掏出一根烟,但是看了看前座的
金秀智还是放下了手。「小伙子今年多大了。」

  「我今年二十五了。」青虹答到。

  「二十五,好年纪啊。」张锦山点了点头。「娶老婆了吗?」

  青虹摇了摇头。「没结婚,不过现在正在相亲中。」

  「哦?这么早就走相亲的路了?我以为现在年轻人都崇尚自由恋爱呢。」

  「我也不是就奔着结婚的目的去相亲的。」青虹表明了一下自己的立场。
「只是觉得和有结婚目的的人交往比较靠谱一点。」

  「也是,的确比较靠谱。」张锦山点了点头。「听你刚刚这种说法,应该是
已经碰到了理想的对象吧?」

  「您···您是怎么知道的?」青虹有些疑惑地看着张锦山。

  「我是个专业的特务啊。」他又笑了笑,尖牙利齿的。「没有人能在我面前
藏住任何秘密。不过你也不用提防我,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你而已。」

  「哦···」青虹点了点头。「我的确是碰见了个喜欢的。但是人家已经拒
绝我了。」

  老张眉毛一挑,「哦?这姑娘这么没眼光?」

  「不是她的错。」青虹叹了口气。「她也很直接的说了,她对我没感觉。」

  「那还真是可惜了。」张锦山用手拍了拍青虹的肩膀,表示安慰。「要不我
们来聊点别的吧?我听说,你来特查局,是因为你妈的事情对吧?」

  「嗯。」青虹点了点头。

  「哎,你妈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啊。我也见过她,可能唯一的不足就是在感情
上稍微冷漠了一些。想不到你跟她感情还挺好的?」

  「这个嘛···」青虹也没把话说完整。

  「哦?我明白了。」没等青虹说什么,张锦山就一副我都明白的样子。似乎
只用了一眼就看出了青虹的心事,顿时让他寒毛都竖了起来。「嘛,为人子女,
总得要尽一份孝道,你说不是吗?」

  青虹看了看前座的两人,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这两人一直都摆着一副扑克脸
了。

  「那个,老张。」似乎是因为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了,青虹犹豫
再三后还是开口了。「我想要澄清一下自己。我的确是因为我妈的事情才进了我
们局,不过也有别的原因。」

  「那说说看吧。」张锦山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无论你跟他说什么,他的
脸上都是一副求知若渴的表情。仿佛你给的信息在他眼里就是鸦片一样可口。

  「我当时在美国读书的时候,不是很能适应那边的生活。虽然交了几个朋友,
但也不是能经常出来玩的关系。」青虹开始说起他的故事。「所以偶尔感到寂寞
无聊的时候,我会看武侠小说来消愁解闷。」

  「武侠小说?」张锦山笑了笑。「我也喜欢啊,看来我们果然是同道中人。

  你喜欢看什么啊?」

  「就是金庸先生和古龙先生的作品。小李飞刀啊,射雕英雄传我都喜欢。」

  青虹挠了挠脸。「而且我会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阅读,电视剧也追。当时
可以说是沉溺在武侠小说的世界观里了。」

  「这挺好的啊。接下来呢?」张锦山问道。

  「接下来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有一天,我看见了,街上有个老人被一个年轻
男人给抢劫了,发生的很快,那个男人抢完包就飞速逃走了,据说也没抓住。」

  青虹回想着那天的画面,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那个老人家,是住在附近的
人都认识的一位犹太裔老婆婆。她一直都会给街坊领居分她做的一些零食。但是
她有些上年纪了,脑袋也不太清楚,子女们也不常来看她。」

  「居然对老人动手,真是可恶。」张锦山摇了摇头,坐在前排的大将和金秀
智也眉头紧皱。

  青虹握紧了拳头,眼神中充满愤怒。「她那天被抢劫时,罪犯把她扯倒摔在
了地上。她本来就有些习惯性脱臼,结果那天更是直接把胯骨摔裂了。你有听老
人的哭泣声吗?我那天是第一次,那时我仿佛感觉到了那股疼痛疼在我自己身上
一样。之后我每一天,直到现在,都在幻想着。我能亲手将那个抢劫的混蛋给制
服,然后让他受到法律的严惩。」

  「哦···。」老张点了点头。

  「嗯···虽然有些羞耻。」青虹低下头,脸色开始有些发红。「但从那次
事件之后,再加上我一直读武侠故事,我就开始梦想成为一名行侠仗义,惩奸除
恶的大侠。所以···我知道特查局这样的存在之后,我就加入了。」

  「这才是我来特查局真正的原因。」

  这一番话说完后,连张锦山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这时驾驶位突然传来一声
嗤笑。大家顿时把目光扫去,竟是金秀智,她居然笑出了声。

  「咳咳。」她赶忙假装咳嗽了一声,恢复了冷漠的表情。

  「我知道说什么当大侠,是有点幼稚了。」青虹继续说道。「也是因为在这
里读书的时候被欺负过,我对于欺负弱小的人,有股刻进骨髓里的恨意。所以,
请相信我,我并不只是为了母亲的事,我是发自内心的,想去抓住每一个恶棍。」

  「你相信我,这个车里,你绝不是唯一一个有这种想法的人。」张锦山看了
看驾驶座。「金副队你也别笑他。你看看这小子,以他的技术和才华他可以在世
界上任何一个大公司任职。不需要几年,就能赚到普通人这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但他选择了呆在这里。这还不能够说明问题吗?」

  「我不是在嘲笑他。」金秀智冷冷地回复道。

  「那你为什么笑?为什么啊?」老张似乎嗅到了什么,立刻眯着眼透过后视
镜开始观察女人的表情。金秀智却立刻把后视镜掰到一边。

  「啊···行了行了。怎么像是防贼一样防着我啊。」张锦山讪讪地偏过头
去看风景。「东岚变化太大了。我以前来这儿的时候,这里还是个秃了吧唧的山
头呢。」

  「秃了吧唧的山头」,这让青虹联想到了张锦山的头顶,他赶紧背过身子,
免得又被这个像是有读心术一样的男人把心思给看了去。

  「收到消息,考拉的位置已经确定了。」大将的这句话把众人都瞬间拉回了
现实。「我们现在就过去。」

              *** *** ***

              *** *** ***

              *** *** ***

  何薇薇坐在一个装修简约的吧台前,不过这里不是酒吧,而是她开的第二家
健身房内的「补给吧」。这里并不卖酒精饮料或是糖分高的碳素汽水,而是各式
各样的健康饮品。

  比如她眼前的这杯,是她让店员往果汁机里放了羽衣甘蓝、芹菜、蓝莓、红
梅、希腊酸奶和奇亚籽所制作成的。最后出来的液体的味道是如此复杂,似乎能
尝到每一种材料,又好像有什么全新的口味从中诞生出来。这口感让何薇薇舒畅
地哈了口气。

  在青虹因不明原因而离开不久后,她也立刻离开了那个大别墅。何薇薇并没
留下联系方式。她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见青虹,她只知道现在她的思绪很混乱,情
绪也不稳定。不适合思考问题。

  她摇了摇头继续咬着吸管,希望这杯充满了营养的饮料能够放松一下她疲惫
的神经。

  「薇薇,好久不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何薇薇转过身去,看
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她正用一个小毛巾擦拭着脸上的汗珠。那女人本来就是柳腰
翘臀,胸部虽不如她,但是却十分挺拔。她身上穿着贴身的瑜伽服,身体带着成
熟女人的火热,脸上却还保有几分少女的稚嫩。

  何薇薇见那人来了,立刻站起身来,用比较恭敬的态度说道:「牧小姐,欢
迎您的光顾。」

  「别叫我什么牧小姐了,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那生着暗红色双眼的女
人说道。「叫我本名,牧幼兰就好。」

  「我明白了。」何薇薇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您刚结束健身吗?要不要喝
点什么?」

  牧幼兰走了过来,在何薇薇旁边的位置坐下。「给我点一杯你现在在喝的就
好了。」

  何薇薇一边示意吧台的工作人员,一边也坐下。「听说您已经来了几次了,
请问对这里的服务还满意吗?」

  「我很满意。」牧幼兰微微一笑。「每一天都有不少人光顾。我看了报告,
转成会员的比例也很高。再结合我自己的体验和采访,这家健身房的确比同类型
的竞争者要更具吸引力。看来投资这里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何薇薇舒了一口气。「多谢您的肯定。」

  「也多谢你的努力。」牧幼兰的笑容依旧灿烂。「不过还是要请你在下一次
的报告上多出一些心思。毕竟如果想正式转做成加盟,你的生意模式会受到更加
认真,甚至有些苛刻的检验。」

  听到这里何薇薇头有些大了,由于这段时间她不停地和刘志吵架,冷战结束
又是热战,然后又是冷战。这一年什么工作都做的乱七八糟的,也没太认真管理
这家健身房。结果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这里生意反而越来越好。投资方也催
促她开始整理出生意模式转做加盟了。但是她现在心情很杂乱,这实在让她对接
下来的报告没什么信心。

  想到这里,她有些紧张地望向旁边这个无论何时都显得游刃有余的女人。

  「你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不开心的事?」牧幼兰的饮料已经放在她面前了,但
她的注意力都在何薇薇身上。「直觉告诉我现在你的心思似乎不全在工作上。」

  「哎···」何薇薇薇叹了口气。「牧幼兰小姐,我能暂时把您当成我的朋
友吗?我最近遇到了一些糟心的事情。一时也不知该和谁说。」

  「不是暂时。」红眼睛的女人把手放在何薇薇的肩膀。「只要你想,那我就
是你的朋友。」

  「谢谢。」何薇薇开心地笑了笑。「我现在非常需要一个能说话的人。」

  「那就放轻松,把你的问题跟我这个朋友聊聊吧。」

  「嗯···该从什么地方说起呢?」何薇薇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卷金发。

  「我有一位交往了很多年的男友,昨天刚刚分手了。」

  「你们昨天分的手?他叫刘志,对吧?我之前和你吃饭的时候见过他。看上
去是个不错的人。」

  「客观来说,也许他的确是个不错的人。」何薇薇点了点头。「可是我现在
脑袋里只剩下对他坏的印象,和一些,非常糟糕的回忆。」

  「这也是正常的,很少有人能对自己的前男友保持客观和理智。」牧幼兰喝
了一口饮料。「你想向我控诉一下他的种种恶行吗?」

  「哎···那种事情我在高中时候就不干了。」何薇薇摇了摇头。「我早就
明白朋友比男朋友要珍贵多了,所以我不管多难受,我都不会把朋友当成我的发
泄情绪的垃圾桶的。」

  「看来你比我想象的要更加成熟。」牧幼兰赞许地点了点头。

  「成熟···我真的成熟吗?」何薇薇幽幽地说道。「谢谢你的赞赏。只是
我感觉···我在面对感情,不如说面对亲密关系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就
变得很幼稚。」

  「这很正常。」牧幼兰表示。「每个人面对亲密关系的时候都会变得幼稚。」

  「但是,我的问题可能有些特殊。」何薇薇的头稍微往牧幼兰那边靠近了一
些。「我说的幼稚,是我有些时候有很多奇怪的举动。」

  「奇怪的举动?」

  「就是,有些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对刘志做一些事情。」何薇薇又
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桌面。「就是喜欢掐他一下耳朵啊,突然打他一下屁股。或者
就是,也不是真的生气,但就是会骂他两句。」

  「呃···家庭暴力?」

  「不是啦···只是我的一种表达方式啦。我没有真的恶意,而且最开始交
往的时候他完全没有任何意见。」何薇薇急忙进一步说明。「可是这两年也不知
道怎么了,他开始慢慢变得一碰就着。就算话说的稍微难听一些,他都会立刻说
十句更伤人的话。然后我们就会开始吵架。一开始他都还会道歉,但是不知从什
么时候开始,就不了了之了。」

  「听上去你的情感生活不太轻松。」牧幼兰评价道。「你觉得问题出在什么
地方了呢?」

  「就是不知道啊。」女人有些面色憔悴地说道。「我其实也有试图和他好好
沟通。可是好像最后都不欢而散。」

  「嗯···让我想想。」牧幼兰稍微考虑了一下,用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玻
璃杯子,然后她开口问道:「那个刘志,他比你大吗?」

  「是的,比我大三岁,是我在大学时候认识的学长。在大学的时候其实并没
有交往。是在我辍学之后,我们又碰见了,他这才开始追我。」

  「辍学?原因是什么呢?」牧幼兰问道。

  「我本来就不是读书的料,但主要原因是为了出来创业。」何薇薇回答到。

  「我有一个朋友,叫Asheley,是她邀请我和她一起做健身房。」

  「那之后呢?你是怎么碰见刘志的?他是东岚本地人吗?」牧幼兰继续问道。

  「不是,他是贵阳出生的,据他说他的家庭条件不是特别好。他毕业之后到
了东岚工作,然后他来我的健身房健身,我们就遇到了。」

  牧幼兰点了点头。「那还是挺巧的。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是做本田汽车销售的。」何薇薇回答道。「他的业务能力很厉害,工作
也很努力。」

  「是吗?」牧幼兰若有所思。「据我所知,本田车在我们市是销量本来就不
好,近些年电子车愈加流行,他们的生意更是门可罗雀才对。」

  「啊?是这样吗?」何薇薇有些费解的表情。「可是总是听他说,他负责的
店又创了业绩新高什么之类的,所以我也没有细究。」

  「明白了,我还有一个问题。」牧幼兰看着何薇薇。「他跟你提过结婚的事
情吗?或者说你们有结婚的计划吗?」

  何薇薇摇了摇头。

  牧幼兰想了想,叹了一口气后说道:「我大概清楚原因了。」

  「啊?」何薇薇一脸莫名其妙。「什么原因?」

  「是这样的,刘志,他比你大三岁,也就是奔三的人了吧?他一定面临着家
庭里催婚的压力。或者也不用家人催,他自己也应该是想结婚生子的。」

  「是这样吗?」何薇薇眨了眨眼睛。「可是他并没有跟我说过。」

  「因为结婚和生小孩这两件事没有那么简单。」牧幼兰开始了她的推论。
「你知道,东岚市的学区房比较昂贵,尤其是在那些前任外国学校旁边。人工费
也很高,所以如果生完小孩之后,请月嫂、请家教。所需要的费用就更高了。」

  「可这些,究竟和我的感情生活有什么关系啊?」何薇薇还是没搞懂这些谈
话的意义。「刘志连结婚的事情都没提过,更别提什么生孩子了。学区房有什么
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牧幼兰一脸肯定的说。「你不在意这些事情,可我估计他
的脑子里每天都在算这些帐。」

  「可那又如何呢?」何薇薇说。「我们的事业都有进展不是吗?如果他要考
虑这些,只要这个健身房真的能做到连锁的话,那么经济也不会有太大问题吧?」

  「是你的事业,只有你的事业有进展,他的估计没有。」牧幼兰更正道。
「而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尤其是一个自尊心比较高的男人来说,是很大的问题。

  他应该是想在你们的关系里担任一个强而可靠的角色,而不是一个被你养着
的拖油瓶。」

  「这算什么啊?」何薇薇有些气恼。「所以你是说我们之所以会闹矛盾,是
因为我的事业比他成功吗?」

  「不仅是这样。」牧幼兰说道。「他可能还要因此想你隐瞒他想要结婚的打
算。也可能对自己家庭背景感到自卑。说不定还要为了和你的原生阶级拉近做很
多你没有看见的努力。」

  「这些···这些问题他为什么不说出来呢?说出来的话我们可以一起解决
的不是吗?」

  「不是一起解决。」牧幼兰摇了摇头,用手指指向何薇薇。「是你,你来解
决。你来包容,你来忍受。因为这本就是他应该独自去解决的问题。要是向你求
助,就只是把问题抛给了你。」

  「是这样吗?可是他昨天说,是我不肯为这段关系做任何努力和改变。」何
薇薇平静了了下来,思索着牧幼兰的话。

  「正因为他默默地承受了所有的压力。哪里有缺,哪里就会找补。他越是内
心觉得自己付出良多,就希望你平时多依赖他一些。或者多顺应他一些。来弥补
他的压力。」

  「可是,我并不想成为一个顺应他的人啊。所以···难道是因为这些原因,
我有时候作弄一下他,才会让他那么生气吗?」牧幼兰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也许是吧,你想想,因为各式各样的压力,他本来就不希望在你面前低一
头,你还弄些小动作。比如揪一揪耳朵什么的,那不是很像是对宠物做出的举动
吗?他一定觉得在你面前越来越当不了一个男人了。」

  「他真的是这么觉着的吗?」她的声音变得非常小。「为什么我之前都没发
现呢?」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何薇薇的饮料早就干了,她却还吸着吸管。

  「其实我还有一个别的问题。」过了一会儿,何薇薇默默地说道。「不久前,
我碰到了我的一个旧识。说来好笑,就是昨天我和刘志正争吵的时候。他突然出
现了。」

  「突然出现?」

  「那时候我和刘志正在吵。」何薇薇回忆着。「我也不记得为什么了,我忍
不住打了他一耳光,然后他也打了回来。」

  「你们···都用上手了吗?」牧幼兰表现出很吃惊的样子。「真想不到你
们关系会差到这种程度。」

  「我们当初也估计怎么都不会想到。」何薇薇苦笑了一下。「总之,那家伙
不知道从那里冒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个瓶子对着刘志,还说什么路见不平,拔刀
相助。你说好不好笑?」

  「这算是什么英雄救美的桥段吗?」牧幼兰想了想。「可我记得刘志他高大
健壮的很,结果是怎么样了?」

  「结果他被刘志揍了一顿。」何薇薇苦笑了一下。「也多亏他,其实刘志那
个时候确实已经快失去理智了。所以如果他不来的话,我可能就···哎···」

  「听起来他帮了你的忙。这怎么会成为你的问题呢?」

  何薇薇仔细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其实以前我和他表白过,不过被他拒绝
了。」

  「原来是这种旧识。」牧幼兰抬了抬眉毛。

  「不过呢。」何薇薇表情变得很复杂。「今天早上,他突然说起了往事。我
才发现那时候的情况似乎另有隐情。详细的情况我就不说了,问题是他突然在这
个时间提起来那么久远的事情。我又刚跟男朋友分手,哎···总之就是脑袋很
乱。」

  「这听上去情况确实很复杂。」牧幼兰评价道。「所以呢,你是还喜欢他吗?」

  「这···我也不知道。至少现在我也不太清楚我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当年
的冲动,似乎还在。」

  「当年的冲动?」

  「就是对他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举动啦。」何薇薇眼睛里逐渐出现了笑意。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看到他苦恼的样子。」

  「请恕我没办法理解。」牧幼兰说道。「不过我明白人各有不同,所以我也
不会随便批判他人的喜恶。」

  「就···真的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冲动吗?你没有遇到过吗?就是那种很
可爱很可爱的那种男孩子。」

  「很可爱···的男孩子?」牧幼兰脑袋里好像想起了某人。「我大概是见
到过的吧。」

  「而且还是那种天生容易脸红,动不动就不知所措的那种类型。」何薇薇眼
神突然有些发亮。「就好像是吸引我欺负他不是吗?你都不知道我光是看到他乖
巧地坐在那里,我就想掐住他的耳朵,然后让他背朝上,打一打他那颗挺翘的小
屁股,嘿嘿,接着再····」

  「好好好,我明白你想对他做什么了。」牧幼兰急忙打断了好像快要流口水
的何薇薇。「那不是很好吗?你重新见到了他。你们也许能够重新建立起关系。」

  「这就是我的问题。」何薇薇叹了口气,重新低沉下来。「我现在脑袋很混
乱,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下一段感情。我总觉得我现在去找他,就好像是利用他来
忘记刘志一样。而且他其实最近过得也不是那么好。昨晚上好像也是因为感情问
题喝了很多酒,母亲不久前还过世了···」

  「听起来他似乎也有他的问题。我大概了解了,也许你也暂时不应该跟他见
面。你现在最好的选择是休息,然后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想法。」牧幼兰带着关
切的口吻说。「我提议报告的事情也先缓一缓吧,我去帮你跟投资者们说一下,
我觉得你现在也不在状态。」

  「真的吗牧小姐!」何薇薇满脸欣喜。「你真的愿意为我这样做吗?」

  牧幼兰点了点头。

  「牧小姐,太谢谢你了,而且你知道吗?跟你聊天让我感觉好舒畅啊。我感
觉自己现在好受多了。」

  牧幼兰心想,你不是第一个跟我这么说的人,不过她嘴上却说:「不用跟我
客气,而且不用叫我牧小姐,我···」

  「兰兰!」何薇薇突然扑过去拥抱住牧幼兰。「那以后我叫你兰兰吧!总之
太感谢你了兰兰!」

  「哦···」牧幼兰感觉自己像是突然被一只西洋乳牛给撞了一样。她带着
满脸尴尬,僵硬地拍了拍在她怀里满脸笑容的何薇薇。

              *** *** ***

  过了一段时间,牧幼兰坐在一辆黑色宾利车的后车厢里,表情冷漠地打开一
个箱子。

  箱子里是玲琅满目各式各样的手机,牧幼兰从中间取了一个老款的索尼翻盖
手机,从里面取出来了一个,然后装上了一个电话卡,拨通了一个号码。

  「你怎么现在才联系我!」电话里面传来一个男人愤怒的声音,他说的是法
语,似乎一直在等待牧幼兰的消息。

  「不好意思,刚刚因为一个白痴女人耽误了一会儿。」牧幼兰用流利的法语
回答道。「罗米恩先生,出什么事了?」

  「我们的一个据点,被发现了!」那个叫罗米恩的男人声色很慌张。「就在
不久前,应该是被特查局的人发现了。」

  「这不是经常发生的事吗?」牧幼兰平静地回复道。「为什么要这么慌张呢?」

  「不是,你不明白牧小姐!他们这次破解了我们的安保程序。现在我们储存
在那个据点的数据都被他们拿走了!」

  「这不可能吧?」牧幼兰眉头紧锁。「之前他们从来没有破解过。」

  「可是他们就是破解了!」罗米恩的声音有些失控。「我在警察的内线已经
告诉我了,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他们正在派人去我们客户的家里去抓人!!我
不知道我们的搬运工能不能逃走,但是我只知道他们绝对从那个据点盗走了我们
的数据!」

  「可是那里只储存着不到十分之一的数据···」牧幼兰突然想到了什么。

  「不对,关键是如果他们可以破解安保程序,我们现在所有的据点都彻底不
安全了。」

  「没错,你终于明白我的意思了。」男人叹了口气,沉默了下来。「估计很
多人都要倒霉了,你倒是好,也不把自己手弄脏,怎么都不会出事。」

  「罗米恩先生你不也一样吗?你人都不在国内,会出什么事?」牧幼兰说道。

  罗米恩继续唉声叹气。「哦,我的牧小姐。你还不明白吗,东岚那边的业务
毕竟是我负责的,你们国家的警察可能抓不了我,但是组织高层一定会惩罚我的
失职。」

  「这也不是罗米恩先生你的问题吧。毕竟谁能预料到会有人能破解如此复杂
的安保系统呢?」

  「可是必须有人为此负责,所以,哎···」罗米恩意志消沉地说道。「不
过,我应该还有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什么机会?」

  「我要想办法查出来是谁破解了我们的安保程序。而且在他们找到我们更多
的据点之前,把那人抓住···或者杀了。」罗米恩说的很平静,不过说的话却
很血腥。「当然了,抓住更好。这种人才要是被组织得到了,你我都会成为大功
臣。」

  「你这么说,应该已经有一个计划了吧?」

  「如果他们确实破译了我们的数据,我猜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在去找考拉的路
上了。」男人发出阴沉沉的笑声。「哈哈,他们应该不会知道,考拉是我们组织
训练过的杀手吧?」

  「考拉居然是个杀手?」牧幼兰眯了眯眼。「什么级别的?」

  「综合实力虽然只有三级。不过他的近战搏击能力绝对能进一级。」罗米恩
继续说。「不过我觉得他跟特查局里那帮怪物打肯定还是不够。所以还是要请你
帮一个忙。」

  「你说吧。」

  「我要借猎獒一用。」

  听到「猎獒」这个词,牧幼兰脸色微微一动。「用他可不是我能拍板的事情。」

  「你必须同意。我们在和时间赛跑,没有犯错的空间了。」罗米恩语气越来
越森冷。「如果放着他们不管,让他们把我们的据点全端了。那组织的杀手业务
就永远不会到你们国家去。你也永远没有办法实现你的···」

  「行了,别说了。我明白了,我会想办法的,你把考拉的位置发给我吧。」

  牧幼兰打断了男人,保持着冰冷的语气。

  男人将地址说出后又继续问道:「你知道该让猎獒干什么吧?」

  「抓住特查局的人,逼问出是谁破解了安保程序。然后想办法抓住那个人,
必要情况下杀掉他。没错吧」牧幼兰说道。

  「很好。牧小姐果然是聪明人。」罗米恩放松了语气。「我还有别的事要处
理,就不多说了,我相信你,更相信猎獒。事情交给你们了,Aurevoir。」

  「Aurevoir。」牧幼兰回到,电话那边立刻挂断了。

  她从旁边拿起一个装着不明化学液体的瓶子,然后快速的将电话内的电话卡
取出扔了进去。

  她看着那个瓶子,很长一段时间都一动不动,透明的瓶子上倒映出她眼瞳上
的红光,红得有些可怕。

              【未完待续】

  青虹人设手稿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