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为了世界和平,我只能上了妈妈】80

第一文学城 2021-11-26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纯绿不两立
作者:纯绿不两立  2021-11-02 首发于会所 字数:10514                第八十章

作者:纯绿不两立 
2021-11-02 首发于会所
字数:10514

               第八十章

  大姨的脑袋枕在我的胳膊上,双眼无神,瞳孔有些涣散,一副被玩坏了的表
情;精致的琼鼻已经满足不了身体骤增的氧气需求,有些干裂的薄唇微张着,急
促的呼出一声声腻人的喘息;软绵无力的娇躯被香汗浸透,浑身暖洋洋的,抱着
十分惬意。

  许是大姨所躺的地方沾上了她先前动情留下的爱液,有些不适,大姨下意识
的左右挪动着圆沉的翘臀,试图寻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

  然而半边的床单几乎都被大姨的爱液临幸过,没有一处法外之地,大姨像条
泥鳅般不安分的扭来扭去,最后干脆一翻身,趴在了我的身上,这才满意的砸吧
着嘴儿,沉沉的睡去了。

  大姨无意识下的举动,女友力意外的爆表,若不是我用上了强硬的手段,别
说对身上的美人一亲芳泽了,连大姨这幅小女人的模样我都只能发挥贫瘠的想象
力。

  赤裸的鸡儿如同孙猴子般,被大姨滑腻的美肉压在了身下,它可没有那等待
五百年的耐性,眼见就要再次揭竿而起,张扬它不屈和抗争的精神。

  我连忙叉开了双腿,将大姨勾人犯罪的美腿带离了现场,鸡儿虽然失去了感
官上的直接刺激,然而大姨哄热的小穴还悬在鸡巴头顶的不远处,隐隐散发阵阵
着热气,炙烤着意志不坚的海绵体,蜜穴深处不时流淌而出的精子和爱液的混合
物,滴落在的我阴毛上,本就被大姨浸润的一塌糊涂的小腹,变得更加的狼藉。

  一股暖流向着小腹流去,接连射了四发的鸡儿似乎有想要再战的意思,真是
一刻都不让我省心。

  我急忙一手按在了大姨背上,一手托在她湿漉漉的大屁股上,站了起来,手
上传来的触感使鸡巴的充能愈发迅速,我咬着牙将这股绮念硬是压了下去,大姨
娇嫩的阴户已然红肿不堪,再也经不起阳具的征伐,不休息个几天是恢复不过来
了。

  四顾大姨已经足够过分了,我没有精虫上脑到将身体的控制权交给鸡巴,不
管大姨能否承受,鸡巴一硬就要往大姨身体里塞。

  我抱着下身赤裸、还在滴淌着蜜汁的大姨,将她放在了幸免于难的另外半边
床上,光是这几步路,我的右手上就沾满了晶莹剔透的爱液。

  担心干净的半边床铺也染上了大姨的淫液,眼下可没有新的床单可以更换,
更不敢将大姨抱到妈妈的床上去,要是让妈妈察觉到我对她的姐姐做了什么,不
知她会不会把我人道毁灭了。

  我将中指曲了起来,插进了大姨湿热泥泞的小穴内充当着塞子,尽管绝顶的
余韵已经过去了三四分钟,我依然能感受到大姨狭窄的穴道内还在不时的痉挛抽
搐着,空闲的左手张开到了极限,总算是堪堪够到了床头柜上的抽纸。

  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初经人事的大姨已经连续高潮了数次,此时早已精疲力
尽,不知是晕厥,还是睡了过去,连我在帮她擦拭着下体之际,都一点反应没有,
任由我像给婴儿更换尿不湿一般摆弄着她的下体。

  我莫名的想起昨晚的意外,若不是我阴差阳错下破了大姨的身子,且不说我
能不能轻易的推到大姨,大姨也万万承受不了我这么长时间、高强度的冲击。

  这一系列的巧合,是否能证明我和大姨的缘分,是上天注定的呢?虽然开局
不是很美好,但一定会是个幸福快乐的结局。

  自我催眠着,我坐到床边,隔三差五的在大姨的下身擦拭着徐徐流出的精液,
这会儿我才直观的感受到,我原来在大姨体内中出了这么多的量,女人也挺不容
易的,男人痛痛快快的发泄完,拍拍屁股就睡觉了,女人还得慢慢的等待着清理
被摧残过后的痕迹。

  张爱玲曾经说过,攻略一个女人的捷径,就是要把她肏到不能自持。

  大姨自然不会是如此轻易就能被打动的女人,尽管阴道是通往女人灵魂的捷
径,我也没有辜负多年来的锻炼,将大姨伺候到不能自理,然而大姨的灵魂可是
多重加密上锁且焊死的,不真正触动到大姨的心灵深处,光是想要凭借鸡巴的长
度和硬度来打开大姨的心扉,简直是痴人说梦,我的鸡巴再长,也不足以直接捅
到大姨的心里去,但我相信,大姨的水没有白留,至少我已经在大姨厚厚的铠甲
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日后为大姨解甲之时,也有了个上手的方向。

  足足擦拭了近半个小时,大姨的小穴终于恢复了干爽,至少表面上没有再渗
出什么可疑的黏液。

  我并没有忘记我最重要的使命,然而即便大姨都尖叫的昏迷了过去,系统依
然保持着蛰伏的状态,内心隐隐有了答案,却不敢亲自前去验证,最后的希望若
是都破灭了,我该何去何从?

  况且若是大姨醒来,发现自己不仅光着屁股,还是一副淫水与精液横流的模
样,那画面不仅太美而且要命。

  再拖延,也总有个尽头,大姨已经平稳的睡着了,欢爱的痕迹也大体清理干
净了,我捡起大姨掉落在地的紫色蕾丝小内裤,上面残留着大量爱的证明,眼看
是不能穿了,大姨的行李箱又是带锁的,反正她暂时也需要休息,胖次也不是必
要的。

  我将大姨湿漉漉的内裤塞到了衣柜的顶格内,再帮着大姨穿上了裤子,整理
好下衣服,盖上了薄被,这才重新站到了客厅的房门之前。

  表面厚实的防盗门仍旧敞开着,门外的走廊还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没有
一丝变化,我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的伸出了手,朝着看似空空如也的门口探去。

  忽然,我想起大姨不是一直嚷嚷着口渴吗?

  身体流失了那么多水分,不赶紧补充怎么行?!

  我魔怔似的缩回了手,仿佛身前的空气中长满了尖刺一般。

  一溜小跑的进了厨房,好在水龙头还能用,电力也没有瘫痪,生活上至少有
了最低限度的保障。

  我蓄满了电热水壶,直到它烧开,我都那么傻愣愣的站着,盯着蓝色烤瓷的
壶身发呆,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明明得赶紧确认那堵改变了我们所有人命运
的空气墙是否消失了,临了我自己反而退缩了,拼命的找着由头,拖延着揭幕的
时刻。

  我端着装在玻璃杯中,已经自然降到常温的白开水,坐在了大姨的床头。

  大姨面容恬静,神情安然,沉沉的睡着,周身散发着神圣的光芒,那股强大
的气场又回到了身上,丝毫看不出半个小时前被我肏到翻白眼的痕迹。

  我扶着大姨,将水杯缓缓的凑到了她有些苍白的唇边,一直嚷嚷着要喝水的
大姨却「呜……呜……」的摇着脑袋,眉头微皱,眼皮轻颤,嘴里喃喃的念道:
「不要……不来了……我好困……要睡觉……」

  ……

  大姨不会在梦里还在延续着和我……

  我有些欣喜若狂,大姨居然做了关于我的春梦!

  当然,和日有所思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纯粹是身体初次被一个男人如此蹂
躏之下产生的本能反应罢了,不知过了今天,大姨的身体记忆会不会偶尔将大姨
的潜意识带回到今天呢?

  我轻轻的将大姨重新放平,总不能强行给她灌下去,此时叫醒她是自寻死路,
更不想坏了梦中的我和大姨正在做的好事。

  来回折腾了半天,最终我还是站到了命运之门前,无言的看着被阻在空中的
手掌。

  我该如何面对仅凭我个人的臆测,就给大姨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我又该如何拯救流落在怪物横行的世界,生死不明的妈妈?

  自责、内疚、惶恐、无助……

  一股暴虐的情绪猛地升腾,吞噬了我的理智,我双手紧握,重重的击打在无
形的阻隔上。

  一拳。

  又一拳。

  「咚、咚、咚……」

  沉闷的响声不断从我身前空空如也的空气中传来,我丝毫不顾拳头上已经一
片鲜血淋漓、血肉模糊,唯有剧烈的疼痛,才能将我的负面情绪压制分毫。

  足足连续挥了数十拳,我才渐渐平复了下来,双手垂在身侧,饶是系统强化
过的体质,此时也已颤抖不止,不住地滴淌着鲜血。

  无形的门口上多了两个血淋淋的拳印,除此之外,再无什么变化,仿佛在无
声的嘲笑着我的无能狂怒。

  我默默的走到餐桌旁坐下,双手撑在桌子上,不停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我
想要大吼大叫,我想要毁灭一切,杂乱的思绪快要将我逼疯,窒息感愈发的强烈,
我猛地抄起了桌上的一瓶番茄酱,狠狠的摔了出去。

               第八十一章

  「哗啦」一声脆响,地上多了一滩醒目、扎眼、血渍呼啦的番茄酱,反倒是
刺激的我冷静了下来。

  我在干什么?

  大姨在面临被发情的外甥强奸的情况下,都能保持沉着理性的思考,数次差
点扭转了绝对的劣势,打破她所面临的困局。

  她一直在以自己教科书般应对危机的处理方式,给我做着榜样,越是到危急
的时刻,越是需要冷静,自乱阵脚除了让自己死的更快之外,就只有死的更难看
罢了。

  而我,一直暗自得意于自己的颜值和体魄、机敏和果敢,自诩着要保护这个、
保护那个的,一副只有我才能给她们带来幸福的样子。

  一旦遇到了我竭尽所能都无法打破的困境,瞬间就原形毕露,慌乱的如同断
头的苍蝇,果然就如大姨之前对我的评价:稚气未脱,不过只是个孩子。

  我抬手狠狠的给了自己两个耳光,告诫自己要记住为何挨的这两巴掌,躁狂
的因子逐渐散去,我重新恢复了从容和理智,此刻的我有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的气魄,这就是所谓成熟的感觉吗?

  完成了颅内升华的我,不再像个憨批一般作践着自己的身体,将情绪发泄在
身外之物上,甚至觉得被我摔坏的这一瓶番茄酱着实有些可惜了,毕竟这种烂大
街的东西,如今而言,那可是稀缺资源了。

  我突然发觉我是不是有点变态了,我的成长居然是建立在强推大姨之上,真
是每个成功的男人,身下都压着一个卓越的女人……

  拿起扫帚走到了墙边,我仔细的清扫着四散的玻璃碎渣和鲜红的果酱,忽然
脑子像过电一般亢奋了起来。

  粉身碎骨的番茄酱汁从落地点向外溅射着,然而鲜红的轨迹到了地板与墙壁
的夹角处戛然而止,漆的雪白的墙面没有留下丝毫的印记。

  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跃然纸上,当即就要不顾一切
的验证我的猜测,不由自主咧开的嘴角牵动到脸上的痛处,想起特么刚刚才抽过
自己俩耳光,这就沉不住气、喜形于色了?对得起大姨为我的成长被动做出的牺
牲吗?

  我连忙压抑着激动的心情,万一这是个障眼法或是什么即死陷阱之类的呢?
我又没有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唤出三十条命的本事,仅有一次的宝
贵生命可承担不起投石问路的功能,我顺手举起了手中的扫把,探向那堵可疑的
墙体。

  扫把头如我所料,毫无阻碍的穿透了本应被挡住的水泥墙,这个天大的发现
刺激的我热血沸腾,手上却还是稳稳的抓着扫把,以当前所处的位置画起了圆圈,
探索起这片虚幻的空间,到底能否容纳我的通过。

  在四周都碰到了尽头之后,我才将扫把抽了回来,心情有些复杂,探路的结
果告诉我,看似完好的墙体,实际上有着一个正门大小的无形开口,也就意味着,
在我和大姨进入房间之后,防盗门和一旁的墙体发生了某种变化,对调了它们原
本应该呆在的位置,而我居然在那里傻傻的捶了半天水泥墙。

  我不禁想到,如果这个现象一直都是存在的话,那大姨不是平白无故挨了我
好几炮吗……

  看着扫把上完好无损的刷毛,我决定还是慎重一些,将仅剩20% 电量的手
机开启了录像模式,绑在了扫把的尖端探了出去。

  我在门内左右调整着角度,尽可能的使拍摄的内容更加丰富一些,约莫三分
钟左右,我就将扫把抽了回来,这点电量可禁不起太久的折腾。

  撕下固定用的胶带,我拿起手机开始了回放,仅一眼,惊得我下巴都快掉了。

  摄像头记录的画面与透过门口那堵空气墙往外张望所见到的情形截然不同。

  明明从这个位置出去的话,应该是面对着门外的墙壁才是,然而摄像头的视
角但却是直直的朝着走廊。

  而原本以为没有一丝变化的走廊,居然被某种力量粗暴的复制粘贴出了上百
米,走廊两侧每隔着几步就有着一道房门,密密麻麻的排列到了尽头,先前离我
们房间直线距离仅有十几米的电梯,也被顶到了百米开外。

  正当我震撼于空间的错乱时,我注意到远处走廊尽头的电梯门前,似乎趴着
一个人影。

  由于我没有调整拍摄的倍数,看起来并不真切,我双指按在了屏幕之上,强
行放大查看着,画面变得十分模糊,依稀能辨认出那人似乎是个女生,而且还是
短发,身上似乎披着一层什么东西,正朝着我们房间的方向高高的伸出了手,似
乎是在求救一般。

  短发?

  女生?

  印象中,在宾馆内的短发女生就只有——妈妈!!!

  我如遭雷击,再也顾不上什么深思熟虑、步步为营,随手丢开手机,双手护
住了脑袋,朝着墙上无形的开口撞去。

  好在这次我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在大姨身上努力了数小时,我终于成功的
站到了房门之外,虽然二者并没有什么因果关系。

  刚踏出被囚禁了大半天的房间,我一下子就隐隐听见了呼救声,但由于距离
太远,声音似有似无的传来,我凝神往电梯的方向看去,那里果然趴着一个人。

  那人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出现,挺起了身子,朝着我这边不断的挥着手。

  虽然相隔百米,得益于我2。0的视力,加上系统的锦上添花,细看之下,
我总算是看清了那人的面容。

  居然真的是妈妈!

  她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不然也不会碰瓷般躺在地上不肯起来,我来不及细
想,拔腿就朝着妈妈冲去。

  然而走廊看起来仅是被拉伸了百米,实际上我迈开大步,猛冲了四五十米,
我与妈妈的距离也不过是缩短了一些。

  随着距离的逐渐拉近,我发见妈妈大半个身体都被包裹在一滩深青色,还在
蠕动着的烂泥里。

  脑子里涌现出强烈的既视感,当初妈妈和弭明诚初次见面的那天,我莫名其
妙的做了个清明梦,梦中妈妈的遭遇与如今的局面如出一辙,那个梦境到底是一
种预示,还是某种警告?

  想起梦中的妈妈那一副浑身浴血的模样,我不敢细想,妈妈此刻一定绝望恐
惧到了极点,我只想能够尽快的赶到她的身边,将她安然无恙的救出来。

  我压榨着肺部的空气,保持着规律的吐息,尽可能高速的冲刺着。

  不能乱,事实已经证明,越乱,只会离自己想要达成的目标越远。

  就在我终于跑到离妈妈还有一半的距离时,妈妈不远处的房门忽然从里侧打
开了,一个人影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居然是弭明诚!

  不知他们一行人遭遇了什么,在这变得乱七八糟的空间内,失散也并不奇怪。

  此刻的弭明诚离着妈妈最近,目测最多只有三十米,当然,实际上的距离远
比看起来更长,但也领先了我近一大半。

  弭明诚显然注意到了遇险的妈妈,毫无迟疑的朝着她冲了过去,我的内心稍
微松了口气,第一次觉得看见这个男人是多么的开心,虽然他是我的宿敌,但弭
明诚的稳重和可靠,连大姨都是认可的,只要他能救下妈妈,那么我也将正式承
认他有了与我竞争的资格。

  我加紧了脚步,虽然很想那个将妈妈救出火海的人是我,但妈妈的安危高于
一切,我的内心甚至开始为弭明诚打起气来。

  你他娘没吃饭呢?!给老子跑快一点啊!!!

  就在弭明诚愈发靠近妈妈时,异变陡生,在弭明诚前方不远处的走廊右侧,
两扇几乎并排着的房门突然蠕动了起来,眨眼间变成了楼梯间的模样。

  紧接着一声凄厉的尖叫从楼下传来,我不知道离着这么远,为什么会这么清
晰的传入耳朵,但这声音的特征十分明显。

  弭花花也出事了!

  朝着妈妈奔去的弭明诚瞬间停了下来,目光不住的在妈妈和弭花花声音传来
的方向来回打转着。

  弭明诚的神情挣扎,一边是自己难得喜欢,并愿意与之共度余生的良人,一
边是自己唯一的女儿,更是肩负着对于病故妻子的承诺。

  他不敢去看赵晓云的眼睛,帅气有型的大背头早已脏乱不堪,笔挺的西装破
破烂烂,脸上早已没有那股成熟男人自信淡然的神采,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疲惫
和痛苦。

  几个呼吸间,弭明诚终于还是低下了骄傲的头颅,轻声的说了句:对不起。

  转身,毅然决然的冲进了楼梯间。

  ……

  ……

               第八十二章

  操操操操操操操操!!!

  我见弭明诚仅犹豫了片刻,还是选择下楼去寻找自己的女儿,对妈妈见死不
救,果然一个外人是靠不住的。

  平心而论,弭明诚的做法无可厚非,异地处之,一个是我的妈妈,一个是他
的女儿,我同样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妈妈,电车难题无法作为评判道德的标准,可
人总是自私的,一股怨气止不住的从我内心升腾,下次见面时,我非得给你来一
发破颜拳不可。

  我咬着牙,竭力的朝着妈妈靠近着,现在不是表示强烈谴责的时候,我亦没
有资格去评判什么,靠人,不如靠己。

  好不容易跑到弭明诚先前出来的位置,肺部已经开始隐隐作痛,双腿更是止
不住的打颤,体力也所剩无几。

  这一天下来,先是抱着大姨连爬了五楼,再与那堵空气墙斗智斗勇了半天,
又在大姨身上折腾了数小时,泄去了大量的阳精,期间滴水未沾,粒米未进,之
前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胯下翘起的那根玩意儿上,此时身体急需能量的时候,这才
发现燃料早就消耗殆尽。

  我又不是搞铁人三项的,要不是凭借着意志力在死死坚持,别说跑了,连走
路我都得扶着墙壁。

  一手捂着腹部,我掠过了一间间相同的房门,连门牌号都一模一样,视野里,
妈妈的状态越来越不对劲,从弭明诚改道冲下楼梯之时,妈妈的精神似乎受到了
深深的打击,高举着的手慢慢的垂了下来。

  眼见半路杀出的救星,突然又消失了,对我这个旁观者而言,都觉得一阵难
言的失望,而对于妈妈来说,在绝境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又忽然化作了幻影,这
种落差之下,心态天翻地覆,如坠冰窟都不为过。

  妈妈求生的意志受到了影响,甚至连脑袋都开始缓缓往下坠着,我心中大骇,
那摊可疑的烂泥般的怪物,看似只是静静的覆盖在妈妈体表,实则一定在做着什
么伤害妈妈的事情。

  虽然已经离着妈妈仅有三十米左右,实际上最起码得有三百米以上的脚程,
以我此时的速度,就算赶到了,也只能给妈妈收尸了。

  我目眦欲裂,捂着腹部的手猛地抓紧,妄想着籍此提升一丝速度。

  妈妈螓首低垂,埋下了就算十连败也不肯服输的脑袋。

  [ 一定要赶上啊!]

  呼吸变得艰难起来,我错误的举动非但没有提供任何帮助,反而增加了身体
的负担,使得本就疲惫不堪的身体,愈发难以支撑。

  英姿飒爽的短发,缓缓的触及到了地面。

  [ 一定要赶上啊!!]

  身体几乎已无法维持着奔跑的姿态,肺部剧烈的绞痛犹如刀割,我右手紧握
成拳,用力的击打在腹部,以毒攻毒,试图压榨出身体最后的潜能。

  一双藏着智慧与狡黠的眼眸,渐渐的合拢。

  [ 一定要赶上啊!!!]

  心跳快如擂鼓,热血快要冲昏了我的脑袋。

  我不要看着妈妈在我面前香消玉殒!

  我不要看着总是斥责我抢她兵线的妈妈倒在我的面前!!

  我不要看着宇宙第一无敌可爱的妈妈就这样变成一具冰凉的尸体!!!

  悲愤、恐惧、绝望、暴虐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我高高的举起了右手,用尽全
力,猛地捶在了心脏上,声嘶力竭的大吼着:「操你妈的!给老子赶上啊!!!」

  「放屁,老娘才是宇宙第一无敌可爱的美少女!」

  一股威严中又夹杂着稚气,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突兀的脑海深处响起。

  我一愣,情绪都有些不连贯了,左脚惯性的跨出,眼前忽然一花,我和妈妈
数百米的距离瞬间缩短了一半,身体完全适应不了突如其来的变故,摔倒在地,
一路翻滚着来到了妈妈身前。

  ……

  ……

  赵晓芸再次大声的呼救起来,自己好不容易绕出了无尽的阶梯,重新站到了
五楼的走廊,却不想被一团从天而降的什么东西扑倒在地。

  她奋力的挣扎了半天,却仿佛陷入了泥沼一般,越挣扎反而被缠的越紧。

  赵晓芸只得暂时放弃了抵抗,祈祷着其他人也被传送到了附近,身上那团恶
心的东西倒是没有进一步的举动,虽然全身几乎都被覆盖着,冰冰凉凉的意外还
蛮舒服的,有点类似敷面膜的感觉。

  很快,赵诗芸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自己明明老老实实的趴着,身体却感
觉越来越疲乏,甚至想要就此沉沉的睡去。

  察觉到自己的体能正在不断的流失,赵晓芸心知再安逸的躺下去,就得永远
的躺下去了,别说找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连她都得交代在这里。

  可自己毫无行动能力,又该如何进行自救?

  一筹莫展之际,忽然,不知为何被扩建了上百米的走廊尽头,应当是自己套
间的位置,走出来了一个人。

  由于距离太远,赵晓芸的体力又流失了大半,视线有些模糊,完全看不清那
人的模样,只觉得那身形似乎有点像自己的儿子,赵晓芸却也不敢肯定,不管是
哪路神仙,自己也只有这一个选择了。

  赵晓芸朝着那人大声的呼唤着,同时用力的挥舞着没被困住的左手,希望能
引起那人的注意。

  好在那人似乎同样关注着这里,马上就注意到了自己的信号,飞速的向着自
己奔来。

  然而虽然走廊被拉伸了近百米,那人看起来也是全力的在向着自己靠近着的
样子,可赵晓芸左等右等,等到自己的眼皮都快开始打架了,那人的身影却还在
远处晃晃悠悠着。

  可恶啊!那混蛋是在演我吗?!

  赵晓芸咬牙切齿着,体力流失的愈发迅速,她隐隐察觉到似乎和自己的情绪
波动有关,可她却无能为力,自己又没办法像老僧般入定,波澜不惊。

  她很快就没有了吐槽的闲情逸致,一股若有若无的死亡阴影笼罩上了心头。

  开玩笑吧?!!

  老娘英雄一世,居然会落得这种死法?她赵诗芸都还没死呢,我会先她而去?
我明明比她年轻的好不好?!

  随着时间的流逝,心底里最重要的人也渐渐浮上了心头,倾注了自己所有的
期望与爱,从小到大,与他一幕幕的相处,在脑海里回放着。

  牙白一,跑马灯都开始了啊喂!!

  自己还没看着他真正的长大成人。

  自己还没能揪着他的衣领,当着他老婆的面质问他,妈妈和你媳妇掉进沟里,
你会先捞哪个?

  到时他的表情一定会很好玩,那臭小子若是敢迟疑一秒,老娘非得狠狠的踹
他屁股不可……

  眼皮子越来越重了……

  我不想死啊……

  不管你是哪位,麻烦您快一些好吗……

  我真的要坚持不住了……

  身子越来越虚弱了,如果自己胖一些的话,会不会扛的久一点,说不定那个
怪物还会觉得太油腻了,难以下咽,就放过我了呢……

  啊,老娘这该死的完美身材……

  赵晓芸的思维无法集中,求生的本能疯狂的催促着她不能坐以待毙,可她已
经连抬手都变得十分吃力。

  死亡啊……

  赵晓芸头一次离这个名词如此接近,哪怕是即将生下那家伙时,都没有这般
惶恐。

  你若是敢让老娘多疼一秒,老娘日后便要多剥削你一分,赵晓芸如此想着,
非但不紧张了,反而越来越期待预产期那天的到来。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还不到一分钟,赵晓芸只觉得每一秒都如同平板支撑的
倒计时般艰难,自己还能坚持多久?赵晓芸心里没底,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
自己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生命在一点点的流逝,却什么也做不了,坐以待毙不是她
的风格,可人力有时穷,面对超自然的力量,金钱、地位、权力,普通人穷极一
生所追求的东西,是那么的苍白无用。

  不知道亮亮他现在身在何方,有没有脱离危险,若是他也遇到了这般险境
……

  不行!

  我要去找他!

  我不能就这样死去,至少,也要先确认他是否平安啊!!

  赵晓芸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求生欲望,然而这股欲望越强烈,随之而来的绝望
也就增长的越加迅速。

  就在这时,离她不远处的一扇房门忽然打开了。

  弭明诚居然从那里走了出来。

  赵晓芸如溺水之人看到了救生圈,拼命的向他挥着手。

  一开始,赵晓芸只当是在姐姐身上狠狠捞一笔所付出的微末代价,相亲嘛,
不就吃顿饭,还能少块肉不成。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发现这个男人不仅成熟稳重、谦逊有礼、心思缜密、
幽默风趣,长相与品行俱佳,更是有着一个如画里走出来的仙女般的女儿。

  要是能拐来给儿子当老婆,自己该多有面子……

  赵晓芸一直遗憾没能拥有一个女儿,弭花花的颜值简直长到了自己的心里去
了,人又十分的乖巧懂事,偶尔耍耍小性子,也是那么的可爱,有一个杰出的父
亲,女儿又会差到哪里去,自己的儿子同样优秀,两人可是登对的很。

  而弭明诚对于赵晓芸来说,算是为数不多的异性朋友之一,能在这么短时间
内成为赵晓芸认可的朋友,足以见得弭明诚为人的独到之处,虽然她当前对于弭
明诚最大的兴趣是他的女儿,但赵晓芸再坚强终归也是个女人,在绝境之中,这
个男人如天神下凡般出现在自己面前,让她与儿子有了重逢的机会,赵晓芸的心
里不免泛起了一丝涟漪。

  然而这股情绪没持续多久,弭花花的尖叫声忽然从楼下传来,奔向自己的弭
明诚瞬间停下了脚步,神情挣扎。

  赵晓芸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自然是知道他此刻的停顿意味着什么。

  果然,弭明诚没有犹豫多久,歉意的朝着赵晓芸比了个对不起的口型,转身
寻着弭花花声音传来的方向离去。

  赵晓芸刚刚升起的些许异样的情感瞬间灰飞烟灭,无论是从朋友,还是其他
的什么角度,弭明诚都在他的女儿和自己之间,做出了选择,虽是人之常情,可
生死之间,赵晓芸不管再怎么大度,心里终归是有些介怀。

  她当然能理解为人父母的弭明诚所做的决断,更是知道他的选择没有错,自
己也不希望弭花花这孩子出事,可能理解不代表能坦然的接受,好不容易重新燃
起生的希望,一下子又堕回了地狱,断崖式的落差之下,赵晓芸的心态有些绷不
住了,甚至隐隐将自己再也见不到儿子的怨气,怪罪到了弭明诚的头上。

  弭明诚的神兵天降,又马不停蹄地消失,给赵晓芸的精神带来巨大的打击,
那怪物仿佛抓到了破绽,对于她生命力的汲取愈发迅速。

  赵晓芸的神情萎靡,远处的那人还在向着自己赶来,看他异样的动作,似乎
连走路都费劲,却还在坚持着往这边赶来,看起来可比弭明诚坚定多了。

  眼皮开始越来越沉重,赵晓芸不由的合上了眼睛,再次睁开时,那人已经离
自己近了一大截,赵晓芸清楚,不是那人打了鸡血,速度突飞猛进,而是自己的
意识,正在逐渐脱离这副身躯。

  随着那人的靠近,赵晓芸模糊的双眼终于得以看清来人的面容。

  能这么不顾一切的朝自己奔来的人,除了儿子,还能有谁?

  赵晓芸嘴角挂起一抹浅笑。

  哼,臭小子,算老娘没白疼你。

  可惜,你今后的人生里,妈妈没办法再陪你走下去啦。

  你一个人要记得按时吃饭,十点之前一定要睡着,不然有可能要秃头的。学
习这事儿啊,顺其自然就好,不用太拼命,人生在世,开心最重要,妈妈不求你
大富大贵,能进电子厂不用托关系就行,妈妈其实一直都相信你的能力,你一定
可以独自照顾好自己的……

  赵晓芸的眼皮颤动着,如谢幕般缓缓落下,她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办法睁开
了。

  深邃的黑暗渐渐笼罩,在赵晓芸即将合拢上双眼的瞬间,突然看到儿子的身
形化作了一道绚烂的曙光,以破晓之势,划破了漆黑如墨的夜空,就像十五年前
那般,再一次的照亮了自己的整个世界。

  ……

  ……

  未来的某一天,赵晓芸一个腿咚,将想要开溜的儿子逼到了墙角。

  「说,我和她掉进沟里,你先捞谁?!!」

  赵晓芸薅着儿子的衣领,恶狠狠的问道。

  坐在沙发上悠然品茶的赵诗芸,看似满不在乎的盯着电视,却在不经意间,
抬头撇了一眼自己这个色胆包天的大外甥,眼神中的威胁之意,凝如实质。

  赵亮满脸堆笑,心里却叫苦不迭,看来晚上只能翻五姑娘的牌子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