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往事如雨爱如风】第八章 再相逢 无肉推剧情

第一文学城 2022-01-09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KEAIXUYUAN123 2021/11/28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2444   前言,肉戏好写,剧情难推,这篇文章我是晚上写好,白天删掉,绞尽脑汁。

作者:KEAIXUYUAN123
2021/11/28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2444

  前言,肉戏好写,剧情难推,这篇文章我是晚上写好,白天删掉,绞尽脑汁。
蒋婷这个角色的性格我思虑了很久,想把她打造成一个性格怪异的有趣女主,至
于她为什么要跟男主上床,在以后的章节里会揭露她的秘密

================================================

                第八章

  第二天梦雅没来上学,我打电话过去问原因,梦雅是这么回答我的「屄让你
肏肿了,休息两天。」

  她不说我也知道她在生我的气,想起昨天抽了那么多鞭子,她还愿意接我电
话,对我算是仁至义尽了。只不过她不来了,苗苗也不来上课了。

  一时间,我突然觉得待在学校不知道干什么了,只能傻呆呆的看着看着刘妤
的背影出神。

  她最近过得不错啊,人气那是越来越高了,以前也就在高一年级出名,后来
全校都知道高一14班有一个超极大美女。以至于后来,一二三中外加师范的情
书也跟雪片似的往这边涌,她的传奇故事也被传出了各种版本。

  只不过各个版本里,都有一个被她拒绝无数次的倒霉蛋,听说最近送手机还
被直接扔垃圾桶了,不知道这个倒霉蛋下次会不会送飞机啊。一想到这里我就恨
得牙痒痒,恨不得冲过去把她也给从二楼扔下去。

  荀辉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别看了,再看也不是你的肉了!」

  我白了他一眼没有做声,他却不打算闭上他那张鸟嘴「你看,大美女看不上
你,这不还有小美女吗,你看婷姐对你那么好,你从了她咱俩也能改善生活不是?」

  我呵呵一笑「你啊,我懒得说你,你知道蒋婷多长时间没来上学了吗,我要
是能见着她,我早就把她拿下了,还在这听你放那没味儿的屁?」

  荀辉尴尬的直挠头「这我真不知道,但是我前几天好像见到她了。」

  我立马来了精神,一把把他揪了过来「崽子,你知道我的脾气,你最好别框
我,在哪看见的!?」

  「我肏,上课呢你小声点,我也不确定,城西见到的,当时我想跟她打招呼
的,没成想她就上了一辆车,就走了。」

  「上车?是不是一辆黑色的奥迪,你不记得车牌?」

  荀辉挠了挠头「我不知道是奥迪还是奥拓,但是车牌我记住了,是普B88888。」

  我用笔写在了纸上「你这个文盲,是他妈晋B,嗯,山西车牌,88888,这他
妈要多有钱啊?」

  那晚来接蒋婷的就是一辆黑色奥迪,但是我的注意力全在蒋婷身上,车子是
什么牌我根本没注意,现在想起来我打心底里的后悔。

  荀辉见我手写比划,嘴里还念念有词,结结巴巴的蹦出来一句「大哥,婷姐
……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荀辉的这话就像在我神经上引爆了一颗炸弹。我的脑
子嗡的一下就蒙了,耳朵嗡嗡的耳鸣,视野也变得忽明忽暗。他接下来说的什么
话我一概没听进去,只是呆愣在了位子上。甚至什么时候放的学,我是怎么回的
家我都记不住了。

  接下来的这几天我都不知道怎么过的,整个人跟痴呆了似的,梦雅和苗苗反
复的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也只能说没事。甚至后来听荀辉跟我说,刘妤还来关
心我呢。但是我怎么就没印象呢。

  我从小就是一个趋利避害的人,但凡是有麻烦上门我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
但是如果麻烦找上了蒋婷,我该怎么办?我有没有为了她不顾身家的勇气?

  也不知过了几天的晚上,这种纠结的情绪被蒋婷的一个电话打断了,原来是
我自己这几天跟被勾了魂似的,都忘了给她打电话。她不咸不淡的问我「诶呦?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我怎么会不记得呢,这不是蒋婷大美女吗?」

  「油嘴滑舌,我还以为你跟刘妤大美人打的火热,早就把我忘了呢?」

  「哪的话,我可是天天都想着你呢。」

  「那你该有四天没有给我打电话了吧?良心让狗给啃了!」

  你自己什么德行自己不清楚吗?我反唇相讥「合着你过了四天才发现呐,看
来我在你心里也值个二斤白菜的钱,自己玩失踪,接不着我电话就拿我撒气啊?」

  电话的那头沉默了,我的心砰砰乱跳,生怕她一个不高兴直接挂掉电话,我
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柔声的问她「婷婷,我现在就想知道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
了。」

  ……

  「你说过不会骗我的」

  电话那头的传来一声叹息

  「是有点小麻烦,不过一切都在掌握中。」

  她的声音透露着疲惫,让我更加的不安。

  「这样吧,我们明天见一面吧,在学校或是约个地方。」

  她直接了当的拒绝了

  「这两天不行,不过我们应该很快就会见面了,耐心点。」

  「但是我很想你!」

  又是一阵沉默

  「我也想你……我要挂了,拜拜。」

  这一次她没有想往常一样直接挂电话,而是等待着我的回应。

  「嗯,晚安」

  挂掉电话后,我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早读,我坐在座位上啃着烧饼,荀辉小朋友背着一个包,兴冲冲的凑
了过来,从包里抽出了一叠钞票扔在了我的课桌上,吓得我赶紧用书盖上了。

  「你他妈傻屄是不是,不怕人看见了冲上来问你借钱?哪来的?」

  荀辉落座后开始汇报

  「烟钱,奶奶给你换成整的了,一共7200,你点点。」

  「我就不点了,老人家还说什么了。」

  荀辉连包一起给了我

  「包里还有四软一硬,根本卖不出去,下次让那王八蛋多给咱一些利群,普
皖,黄鹤楼之类好卖的烟。」

  我把硬中华抽了出来放进书桌里,又把包递还给他「找一个超市把软中出了,
一条卖五百。……我想清楚了,我还是放不下蒋婷,乘着这周末出去找找。」

  荀辉撇了撇嘴,叹气的说「老哥诶,我知道你着急,但是咱也不能跟个没头
苍蝇到处乱撞不是?咱县城说不大这不还有四区七镇,里外里住着三十万人,你
去哪找啊?」

  我摆了摆手

  「所以我才要乘周末去找嘛,权当逛大街了,你都能碰上他,为啥我不能?」

  这狗才还是觉的不靠谱,又劝我说「电话不是通着吗,要不你再约约她,约
个地不就不用找了吗?」

  我懒得和他废话,自顾自的玩起了手机吃过晚饭后,我问荀辉「我不上晚自
习了,准备去城西转转,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不了,我回家了,奶奶铺子还没收呢!」

  人各有志,看来这崽子打算守着奶奶过下半辈子了。目送他离去后,我伸手
拦出租车,不了一辆黑色的奥迪从我眼前开了过去。虽然车牌不是晋B8888
8,但是我有种预感,这就是那天接走蒋婷的那辆车,现在它就在离我不远的地
方等红绿灯。

  我决定追上那辆车,但是腿是跑不过轮子的,我当机立断,从路边随手抓过
来一辆自行车,踹掉了车锁,当那辆奥迪等完红灯疾驰而去时,我也使出了吃奶
的劲追了出去。不知道是不是幻听,我好像听到了谁在喊

  「学弟!那我刚买的新……」

  我想一定只是风声吧。

  两个轮子是跑不过四个轮子的,发动机喝了油嗡嗡嗡转的飞起,我他妈吃馒
头的使劲踩也没有一马力。

  所幸的是现在是晚高峰,它即使把我甩的的再远我也能在下一个红绿灯口追
上它。但是一旦出了城区,车流量就少了,在追了五公里快要追上的时候,那辆
车一个油门,就把我甩的不见了踪影,我最后见到的是那辆车溅起的尘埃和四个
冒白烟的排气管。

  但是我没有放弃,因为车子开去的方向是新区,那里只有一个商圈和几个写
字楼。只要能找到停车的地方就能找到蒋婷,大概吧?

  我骑着车在新区的几个写字楼和小区来回的骑着,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检查停
车场看看能不能找到那辆车。来来回回的骑了三个小时,累得我几乎吐血。但是
努力还是有回报的,终于在一个还没有建完的断头路边找到了那辆黑色的奥迪。

  我顿时信心大振,虽然不能保证能见到蒋婷,但是过去看看又不犯法是吧。
但是等我凑近的时候,才发现车旁边有个人,吓得我立马缩到树丛后面面。那个
人貌似没有察觉,他背对着我,靠在车子上低头抽烟,从我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
灰白如枯草叶般的头发。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天来接蒋婷的被称为舅舅的那个司机。但我又不确
定是他。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决定直接了当的过去问一下,认错了我就走呗。

  「出来吧,小子,我知道你在那。」

  这突如其来的说话声把我吓了一跳,刚刚直起的身子又缩了回去。他是在喊
我吗?我向四周看去,没有其他人,他的确是在说我。但他怎么知道我在这?知
道在这么躲着也没意思了,我便鼓起勇气走了过去。

  我小心翼翼的说「你……你好……你怎么……」

  他好像知道我的疑惑,直接了当的打断了我的话「骑了两三个小时的车,你
现在喘的跟头牛似的,我又不是聋子?呵呵,也真难为你,居然能跟到这里。」

  他的话语里充满了戏谑和嘲弄,我本该生气的,但是不知为何,光听他说话
都已经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本能的开始警戒,四周打量了起来,四周树木
茂密,路灯也只有几个,更不用说监控摄像头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月黑风高
夜,杀人放火时?

  他转向了我,露出了庐山真面目,这个人浑身上下都给人一种很不协调的感
觉,身高大概170左右,但是身披一件大了很多的风衣,上身穿着衬衫,下身
确实运动裤,脚上又穿着一双军靴,感觉他的衣服是从五个人那里一人偷了一部
分穿在了身上。最诡异的是大晚上的,他还带着一副墨镜。

  我他妈是不是遇到疯子了,要不还是撤吧。正在我犹豫不定的时候,疯子又
说话了。

  「啧啧啧,看你抖的跟个瘟鸡一样,滚吧,乘还来得及,以后不要出现在婷
婷面前。」

  他这一句话坐实了他的身份,也打消了我离开的念头,我呵呵一笑直接向他
走了过去。边走边说「呵呵,现在的老头儿,真是越来越骚了,你这行头真时髦,
等我哪天相亲就学你这扮相,一准而能钓上几个骚老娘们儿!」

  他见我不退反进,先是咦了一声,又呵呵的笑了起来。

  「呵呵,你有种,你叫什么名字?」

  「对不起。我妈吩咐过,不认识的大人问你的名字不要搭理。」

  他沉默了,虽然看不见墨镜后面的表情,想必他现在不会高兴把「你想怎么
着?」

  我双手一摊

  「没什么,我就是想和蒋婷说说话?」

  「她不在这,这是我最后的忠告,快走!」

  都到了这一步,我怎么可能走呢,眼前的这个人别看气势挺足,但是和我的
体量是在差太多了,晾他也不敢跟我放对。真要是动起手来,先给他结结实实打
一顿,反正附近又没监控。呵呵,再说我最喜欢打老头儿了!

  「没关系没关系,这是叔叔的车吧,我坐车上等她就行了。」

  说罢便伸手去拉车门。

  接下来的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我已经记不清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
经横躺在地上了,紧接着下巴传来一阵麻木的感觉。

  我被击倒了,以前学泰拳的时候吴师傅反复的强调过,跟人干架的时候要切
记护住下巴和后脑,因为这两处都有丰富的迷走神经,一旦被击中,一般人都会
失去行动能力。

  但是,我可不是一般人。

  我费尽全身的力气,从地上挣扎的爬了起来,四肢无力酸麻和眩晕感让我难
以站立。

  男人看我又爬了起来,又咦了一声,接着呵呵笑着说「呵呵,要不是看婷婷
的面子上,那天晚上我就弄死你了。啧啧,不过今天你就没这么走运了,反正留
着你也是个祸害。」

  他脸上的墨镜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杀气。他将抽剩下的半截烟
丢掉,拍了拍身上的浮灰,然后向我大步走来。

  我此时才明白,他大晚上戴墨镜,是为了适应黑暗,一旦脱掉墨镜,他在这
个昏暗的环境里,便看的比我更清楚。我开始恐惧起来,因为我意识到,他是在
刻意等我上门。

  看来我今天遇上硬茬了,这是除了我爹之外第一个将我击倒在地的人,我扶
着路灯勉强的站着,心里盘算着怎么对付他。

  眼见他朝我冲了过来,我也只能拉进距离,试图抓住他来个抱摔。但是疯老
头身手格外敏捷,我几次想要抓他,都被他侧身闪过,离成功最近的一次我已经
抓住了他胳膊,哪知他以一个非常怪异的角度,回身给我来了个肘击,直接打中
了我的太阳穴。晕的我侧身晃了几步,栽倒在地上。

  我勉强的爬起身来,瘫坐在地上死死的盯着他。他也没在进攻,而是搓着手
肘说道「诶呦,你他妈浑身怎么跟铁打的一样,你妈是不是被石头肏了才生了你。」

  听他如此恶毒的侮辱我妈,我却没有多余的力气生气,要想办法抓住他,一
下!我只要打中他一下就行了!

  我站起身又朝他扑了过去,他见我扑来,立马脚下踩着碎步往后边撤边打。
我靠着过硬的身体素质硬抗了他两拳,一把扣住了他的肩膀将他按跪在地上,恶
狠狠的对他说「诶呦滑不留手,你妈是不是被水蛇肏了,才生了你这老泥鳅!」

  他没言声,只是肩膀一缩,就从我的桎梏中抽了出来,一个侧滚闪一旁,随
便还朝我脸上来了一脚,把我踹的人仰马翻,眼冒金星,我连滚了两圈才停了下
来,倒霉催的我的脸还正好压在了他丢掉没灭的烟头上,烫的我直吸凉气。

  我翻身坐起,还好老疯子没有追击,他居然有空接电话!发现我在看他,还
朝我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喂,好了吗?在你下车的地方往北走,不远,三分
钟的路,嗯嗯,不急你走慢点,我在和朋友说话呢。」

  他收起了手机又看向了我,露出了看着猎物样表情。

  我自嘲的笑了笑,捡起了他抽剩下的烟屁股塞在了嘴里,猛吸了一口。然后
站起来摆出了迎战的架势,鼻血流了一脸也没功夫擦,要是刚刚我还有想跑的冲
动的话,现在我满脑子只想着怎么杀了这王八蛋。我叼着香烟咬牙切齿的说「老
泥鳅,现在你只有三分钟的时间能来杀我了。」

  「呵呵,三分钟够把你塞进后备箱了。」

  他又冲了过来,我边打边退,但是他的拳速快的吓人!短短十秒钟,我的两
肋各挨了两拳,腹部挨了一拳,膝盖也被踹了一脚,多亏我死死的护着头,才没
有再被打到要害。而我的反击则全部打空了。

  战况看似对我不利,实际上已经又了很大的改善,随着我的而身体分泌出更
多的肾上腺素进入血液,我的心脏也以前所未有的力度跳动着,将我的血液更加
迅速的供给给四肢和头脑,让我的拳头更加敏捷有力,看的也更加清楚。

  终于,我等到了机会,老疯子一记左勾拳,企图从我防守缝隙插入击打我的
下巴,被我用力推开。乘他余力未收,我瞅准机会,将我嘴里带着火星的烟头朝
着他的脸吐了过去,啪,刚好打中了他的左眼,这一下稍稍迟缓了他的动作。

  机会只有一次,我用尽仅剩的体力一个垫步侧踢,踢中他的腹部,强大的力
道让他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两圈,撞到了车门,趴在了地上。

  我瘫坐在地喘着粗气,挨了我这一脚他不死也要脱层皮,但是如果他真能爬
起来,我也只能任他宰割了。

  之后发生的事不是亲眼所见我是不敢相信的。他爬了起来,确切的说,是半
蹲在地上,恶狠狠的等着我。他用右手撩开风衣,伸进后腰按住了什么东西,好
像要拔出来一样。

  我的心一片冰凉,这种情况下他会拔出什么东西?反正不是拔丝香蕉。我现
在站起来跑可能是来不及了。如果能够从新来过,我发誓我会直接回家睡大觉!
就在情形即将不可挽回之际。我的身后传来一声惊疑「咦。你们在干什么?」

  我不是没有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相遇,但是真的听到了她悦耳的声音时,
我还是会幸福的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浑身的酸痛不住的在提醒我,这就
是真实的。

  我转过身,跟她打招呼「好久不见,婷婷」

  今天的她也十分美丽,外面披着一席雪白色貂绒大衣,内衬一身浅蓝色塑身
毛衣,下着修身黑色牛仔裤,头上戴着一顶白色蓓蕾帽。好似一位遗世的仙女,
挺立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咦!阿琼!」

  蒋婷见到我先是喜上眉梢,一路蹦蹦跳跳的小跑来拉住我的手,但是她离近
后才发现我一身伤,立马皱起了眉头。

  「你这么搞成这幅模样,是他打的吗?」

  这是,老疯子也站了起来,吓得我浑身打了个机灵,又摆出了迎战的架势。
蒋婷赶紧挡在我身前,冲着老疯子喊了几句我听不懂,也不像是中文的话。老疯
子面露怒色的瞪了我一眼,然后也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便捂着腹部上了车。

  直到亲眼看着他开车走后我才真正放松警惕。我问蒋婷「你们俩说了啥?他
就这么走了?」

  蒋婷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从挎包里翻找出湿巾,给我擦拭着脸上的血迹。
她的手很轻柔,像母亲抚摸孩子一样柔和耐心。

  我则目不转睛的望着她,想把她的样子看在眼里,印在心上。她被我看的不
自在了,红着脸嘟囔「干嘛这么看着人家嘛?」

  「乘能看见的时候多看一会,我怕你会像肥皂泡,噗呋一声就消失不见了!」

  听了我的话,蒋婷低着头,沉默了一会,说「你一定又很多话想和我说吧?」

  我打断了她

  「这边风大,前面有个亭子,我们去那边吧」

  我推着自行车,和蒋婷并排走着,一路上沉默不语。蒋婷低着头走着,是不
是的侧眼偷瞄着我,我发现了,但是没作声。我以为我会有很多话要讲与她听,
但是真的见到了,才发现没有什么可说的。

  她率先打破了沉默

  「车子不错,刚买的吧!」

  「偷的。」

  这不是我为了气她,这车真的是我偷的!失主是谁我还不知道呢。

  「哦,……最近你过得好吗?」

  「还好吧,就是想你想的肝疼。」

  「你这般油嘴滑舌的讨好,我也不会高兴的。」

  「是啊,让你高兴多不容易啊,我也只能勉力而为呗。」

  说这话的时候我是真的带着怒意了。我太委屈了,每天舔着脸跟她煲电话粥,
外太空聊到内子宫,了不起就只能得到一句轻描淡写的夸赞。真到哪一天忘了打
电话了,就会被一顿质问。但是要她主动给我打电话,那是不行的,是要犯天条
的!终于天可怜见今天让我找到她了,还被她老舅一顿暴打。

  妈屄的我腰都要断了!神马玩意!

  大概是听出了我言语中的不快,蒋婷便不在说话了。不一会,我们到了亭子,
各自找位子坐下以后。踌躇片刻后,我安耐不住发问了「你在这里干嘛?」

  「跟你聊天啊?」

  「我的意思是在你找到我之前,你再做什么?」

  蒋婷做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你管这个做什么,我在家呆久了出来转转,也要跟你汇报?」

  「你这是典型的用问题回答问题!」

  「哪我该怎么回答你?或者说你认为我去干嘛了?」

  我被她狐疑的目光注视着,瞬间便胆怯了。

  「我……我不知道……」

  蒋婷见我支支吾吾,略微沉吟了一下,双手一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哦哦哦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了,怪不得你那么急着找我……你是怀疑
……」

  我慌忙捂住她的嘴「你别说了……当我没问。」

  这是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只在这个小县城,为了一点零花钱的而出卖自己
肉体的学生可是不在少数。一到放了学,一帮打扮的浓妆艳抹的初中生,便有说
有笑的钻进了黑漆漆的巷子,你不会想要知道她们去做了什么。她们其中有人能
走出巷子接着上学,只是一天比一天的能花钱。另外一些人再也没有走出过巷子,
她们被这无边的黑暗吞噬了,无论是她们的肉体,或者是人生。

  这段日子里,每当我摩挲着蒋婷送我的手机,我就会想起她的反常行为,时
常会让我怀疑她会不会出现在这些女人中呢,这种可怕的想法不止一次出现在我
的脑海里,但我从来不敢往下想。如今看着蒋婷那柔美的面容,我也只能祈求是
我多心了。

  蒋婷见我低头不语,便将头轻轻地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温言细语的说「我也
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但是你能担心我,还是让我感到开心。」

  我现在内疚的要死,千言万语梗在喉头不知如何表达,到了嘴边也只剩下
「对不起!」

  「没关系……好吧,轮到你回答我的问题了,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她有意把话题揭过,我也就坡下驴。我揉了揉脸,打起了精神,将我怎么一
路摸过来的过程跟她叙述了一遍。她听得很认真。

  「哦哦哦,怪不得。你知道吗?他把我送到地方就走了,说是会朋友。原来
是你啊!你肯定上辈子缺德事做多了,成了那个王八蛋的朋友,呵呵!」

  经过刚刚的冲突,我已经有些怀疑那个疯子的身份了,他真的是蒋婷的舅舅
吗?

  「真是个王八蛋,但是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应该叫他舅舅是吧。」

  「不冲突,舅舅可以是王八蛋,王八蛋也能做舅舅。」

  蒋婷一脸娇笑,轻轻的在我鼻子上点了两下,笑呵呵的说「别停呀,我还要
听」

  我愕然道「我说完了呀。你还想听什么?」

  「你这段时间怎么过的,做了什么,有什么好玩的,我都要听,不许漏!」

  我叹了口气,既然她想听,我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等等,好像他妈的有一
大半不能说吧!

  我理了理思路,把那晚分别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与她听。当然,我把儿
童不宜的片段全部删除了。当她听到刘妤把我甩了这段时,她皱起了眉头。

  「刘妤无缘无故的,为什么会跟你分手?你是不是漏掉了什么?」

  蒋婷那深邃的眼光让我不敢直视,我撇过脸去「不……不……知道啊……你
不知道她这个人……就是怪!」

  「嘿嘿……跟我说实话……是因为你那两个干妹妹吧?」

  「……」

  「我猜猜啊,一定是你这偷腥猫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被刘妤发现了,
对吧?」

  「……」

  「是那个叫吴梦雅的,还是那个方苗苗?」

  「……吴梦雅。」

  「做了吗?」

  我羞愧难当,低着头沉默不语。就像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被蒋婷这个小流氓堵
在巷子里调戏,一遍又一遍的问着你是不是处女的流氓问题。

  我点了点头,蒋婷像是发现了什么很好玩的事情。在我的胸前捶了一拳调笑
道「你这个小色狗,我不早跟你说过吗,你花心那是你的事,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你又何必瞒我呢?」

  听着她的调笑,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悲哀「你知道吗,我以为你知道了我和梦
雅的事,多少会有些难过,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

  蒋婷见我又把话题扯回到两人的关系,便没了刚才的洒脱,表情多少变得有
些不自然。她支支吾吾的说「哎呀,怎么又扯来了,说什么……疯话!」

  说完她便往旁边挪了挪,我斜眼望着她局促的样子,有些好笑,便开口问她
「你能不能告诉我,咱俩现在算什么关系。」

  「好朋友关系!」

  「好到上了床?」

  见我又提起那晚的事情。蒋婷触电般站起身双手捂住了我的嘴,羞的满脸通
红「你……别再说了,那晚……你就当我发疯好了。」

  我一把将她搂入怀里,任他挣扎也不放手「发疯?那你算疯的够彻底。我他
妈是什么个屙物啊,都不知道那个地里长出来的歪南瓜。你也看得上?」

  我一双大手把住了她的大奶,一边揉搓着,嘴里继续出言恶讽。

  「你可真伟大呀?偏偏让我这个一没钱而没权的屌男人开了苞,肏了屄还不
算,倒贴给我一个手机?你这那是疯啊?你他妈这是女菩萨肉身布施啊!」

  蒋婷被我出言侮辱的羞愧难当,又被我揉的娇喘连连,她怒斥道「你这混蛋
……对女人说话……都那么……直接的吗?……下流」

  被她这么一说,立马勾起了我的怒火,我一把推开她「直接?那你告诉我我
还能怎样,那晚一别就是一个月不见人影。好不容易见了面你问什么我答什么,
我问什么你却他妈跟我玩神秘。我能怎么办?跟你温言细语一番,然后在看你从
我眼前消失?下次见面什么事后。一年后?十年后?等你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已是
两个孩子的妈的时候我再说喜欢你吗?我是那种二屄吗?我肏你妈!」

  这些话被我几乎歇斯底里的吼出来,震得蒋婷身体都在颤抖,她的脸一阵白
一阵红,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咽了下去,最后只是低声细语「谢谢你那么喜
欢我,只是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我不耐烦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她,语气也变得干涩起来「我也没把你想多好,
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遇到什么麻烦了?」

  蒋婷皱眉捶打着我的胸膛「松手,你弄疼我了!」

  见她吃痛,我慌忙的松开手,连声道歉,她也不太在意,揉着手腕对我说。

  「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我能解决」

  「呵呵,又跟我打哈哈。说出来不怕你生气,你失踪那么长时间你知道我是
怎么想的吗?」

  蒋婷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嗯!你肯定是认为我的了不治之症,需要休学治
病,但是为了不让你难过从而瞒着你。如果不是偶然碰面你还会被我瞒下去,直
到我离开人世的那一天,你在我的墓前痛哭,以求来世再续前缘。啊,真是个感
人的故事。」

  不知她是不是被自己的三流爱情故事感动哭了,还用手帕擦拭着眼角,但是
我听完后别说眉头了,五官都要拧到一起了!蒋婷见我表情不对,惊异的问「我
猜错了吗?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以为你这一个月去卖屄了。」

  「……肏你妈!!!!我跟你拼了!!」

  蒋婷先是愣了一下,粉脸陡然涨的通红,愤怒的向我扑来,一头撞在我的肚
子上,我屁事没有,这弱不禁风的小妮子倒是撞得头晕眼花,帽子都撞歪了。我
怕她摔倒立马上去扶她,口中还不忘解释「这你不能怨我,你真的很可疑。平常
见你不去上课,花钱大手大脚,我真的认为你被某个煤老板给包养了。」

  我话音刚落,蒋婷就咦了一声,扶着帽子问「全国有钱人那么多,你为什么
单提煤老板?」

  大姐!你的关注点完全歪了好吗!你这是地球人的脑回路吗?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蒋婷将我的手推开,赌气般的说「不解释!我就是一个靠着煤老板包养换生
活费的婊子,我今天就是来跟金主上床的,刚刚揍你的就是他安排的保镖!你想
怎样?劝我从良?」

  说完挎起背包转身便走,我也急了,一把抓住了她的包带子「你去哪里,不
要走!」

  「去哪?我回家,别让我这肮脏的贱胚子污了你!松手!」

  见她要走,我索性耍起了流氓,手里的带子攥的更紧了「那你也不能走,我
也要包养你,你都能让别人包了,为啥不能让我包,咱俩还是朋友呢?」

  蒋婷被我的流氓话气的脸色发青,也不多说什么,拽着包就要走,可能是她
太用力,也可能是她的包质量太差,带子啪的一声断开了,蒋婷闪了一个趔趄,
包里的东西也洒落了一地。

  我知道自己玩笑开过头了,讪笑着说对不起,连忙弯腰帮她去捡散落的东西。
蒋婷气的连连跺脚,泄愤般的往我屁股上踹了一脚。我没啥感觉,她却因为反作
用力立足不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说真的,即使以女人的标准来说,她也太没用
了。

  蒋婷坐在地上足足愣了又五秒钟,哇的一声捂着脸哭了出来。见她哭了,我
连忙丢掉手中的东西闪到她身旁,想要安慰她。但是她哭的是如此凄惶,让我慌
了神,站也不是蹲也不是,两只手围着她的娇躯乱转却又不知放在何处,只是在
空中漫无目的空抓着。最后还是轻轻搭在她的肩头。

  蒋婷被我碰触后先是抽了一下,然后扑进我的怀中,拼命捶打着我的胸膛,
嘴里哭喊着「臭贼!没良心!就知道欺负我,又不让我走,你到底要怎样?呜呜
呜呜!」

  我蒋婷搂入怀中任他的眼泪沾湿我的胸膛。渐渐的哭声渐息,我抚着她的秀
发温柔的说着。

  「呵呵,我不想怎样啊。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拉拉手,亲亲嘴,上上床,
做做爱,说不定还能结个婚生个孩子之类的。」

  这话说的有些戏谑,但却是我发自内心的想法。蒋婷张大了她那婆娑的泪眼,
表情复杂的望着我,又像是憋着笑似的,脸涨得通红,最后还是没忍住噗嗤笑了
一声,立马觉得自己失态了,赶紧又板起一副愠怒的面孔。

  「你这张嘴真该给你缝起来,那你倒是说说,咱俩要是在一起,那你的那些
红颜知己该怎么办?」

  我被她这又哭又笑的娇态撩的心扑扑直跳,感觉自己又飘了。摆出一副癞皮
狗的德行说「我嘛自然不会亏待她们的,我都规划好了,你看啊。你做正房太太,
苗苗做小妾,吴梦雅当佣人。然后在家里焊个大狗笼子给刘妤住,你看如何呀?」

  我说这话纯粹是为了哄蒋婷开心的,但是我从她的脸上却看不出喜悦。她含
笑不语,一只纤手在我的脸上摩挲着,温柔的对我说「虽然我说过不干涉你的私
人情感,但是不代表我喜欢花花公子,可是真的让你为了我去伤害其他的女孩,
我的良心也过意不去。」

  她说的每个字都是那么的温柔,但是对我来说却比刀子还要锋利。我放开她
冷声道「看来我是怎么做都入不了你的法眼了是吧」

  她呆坐在地上,双手抱膝,嘴里喃喃自语「我不知道,我也很矛盾?」

  看着她这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伶俐劲,使我心里感到
一阵不忍。我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想扶她起来,柔声说道「唉,别多想了,我也
不想难为你,我们的事情以后再说,先起来吧,地上凉乖乖。」

  蒋婷很乖巧的拉着我得手站起身,然后自顾自的去收拾散落一地的物品。我
自然不会傻站的,也帮她收拾。

  然后我就捡到了一个粉色的瑜伽裤,拿起来闻闻,还有少女的汗香味。我举
着裤子朝蒋婷挥了挥,笑着说「这就是你来这的目的吗?」

  蒋婷见后红了脸,然后白了我一眼,恨恨的说。

  「是啊,我的金主爸爸就喜欢这一口,说穿着这个再做可带劲了!」

  我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哦哦,原来如此啊,看来你金主爸爸的审美
也就这样了。」

  看着她咬着嘴唇又要落泪的样子,我叹气道「为啥不早跟我说清楚呢?」

  「跟你说什么?说自己宅家一个月,脸垮了,肉松了,怕没脸见人偷偷报个
瑜伽班?」

  我将瑜伽裤围在脖子上,若无其事的说「我不觉得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你
要是早跟我说你是来上瑜伽课的,我就不会误会你了,总之,这是你的错。好在
我宽宏大量就不怪你了,这条裤子给我了,就算赔偿了。」

  收拾妥帖后蒋婷将挎包往我面前一伸,一脸嫌弃的对我说「就没见过你这么
不要脸的人,鬼头鬼脑的跟过来就是为了欺负我,完了还变成我的不是了,你看
吧,你把我的锁扣都扯断了,你打算怎么赔偿?」

  对于她索赔的要求我是理也不理,索性一双大手再次把她揽入怀中「要钱没
有,你要是看的上我的美色的话,我愿意肉偿。」

  她没有回应我,只是将脸埋进我的怀里,过了一会儿「你身上有味道。」

  我调侃道「男人味吗啊?」

  「臭奶酪味……还有阳光的味道。」

  这久违的拥抱,让我感到温暖,比做爱后的温存更让人流连忘返,如果不是
被电话铃声声打断,我真想永远的抱下去,哪个狗屄这时候打电话啊?

  是打给蒋婷的,蒋婷接听后,眉头紧锁,然后咕嘟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就
挂了电话。见她表情复杂,我愕然问道「怎么了?」

  说她表情复杂,是因为真的很难形容她是生气还是高兴,她沉声说「我舅舅
住院了。」

  什么,还有这种好事!见我面露喜色,蒋婷立马不高兴了,她厉声质问「张
琼,我舅舅四十来岁快退休的人,跟你无冤无仇,不过是开了个小玩笑,你犯得
着下那么重的手吗?」

  我被她问懵了,赶忙解释「什么开玩笑啊,他明明想弄死我!我也没下那么
重的手啊!」

  「还没下重手?肋骨断了四根,腹膜都移位了你这个坏东西!呵呵。」

  我他妈都无语了,这娘们真是个神经病,嘴上骂着我,身下却一个小粉拳伸
出来,大拇指朝上,你是他妈的给我比赞吗,言不由衷的小娘皮!

  「你笑什么啊?你比什么赞啊?」

  小娘皮赶紧缩回手,狡辩说「我没笑!我现在要去医院,有车来接我,赶紧
把裤子还给我。」

  说完便要伸手来夺,我左突右闪,就是让她够不着「不给,最近降温了,拿
来做围巾刚刚好。你的瑜伽奶罩呢?也给我!」

  说完伸手便像她的大奶袭去。蒋婷捂住胸口呀的一声,笑着跑出了凉亭。

  我们一路追逐打闹,当来到路边时,却发现有一辆奔驰已经在那边等待了。
蒋婷仿佛想起了什么,转过身低着头,柔声说道「你知道吗,这段时间我过的很
不好,不愿意见人。我今天走出家门也是做了好大的心理准备的。你给我打电话
时,我也不确定要不要见你。现在我才发现,我还想见你的。」

  我的心突然跳的很快,虽然有些突兀,但我还是想问「那我们还有机会吗?」

  蒋婷低头沉思了一下。

  「不做考虑。」

  说完她就坐上了副驾驶。我连忙凑上去想在争取一下,但我把头靠近时,才
发现驾驶位上的那个人在恶狠狠的盯着我。

  他有一双狼一样的眼睛,盯得我浑身发毛……

  回家前,我先去了趟诊所。医生给我处理伤口的时候都不忍看了「我给你正
鼻梁,忍着点,啧啧怎么弄得?」

  「让狗咬得。」

  「胡说,这分明是拳伤,被人围殴了吧?」

  「那狗会武术,还有癫痫……」

  在确定老妈去上班后,我才敢回家,望着桌子上给留的剩饭,我很头疼怎么
跟她解释一身伤。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蒋婷发来的短信。

  「如果我遇到了麻烦,需要你帮忙,你都会帮我吗?」

  看着这条短信,我的内心极为复杂「当然!」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