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侠女天香图】16

第一文学城 2022-01-15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不回首 2021.12.31发表于第一会所,书房 字数:10564                 第16章

作者:不回首
2021.12.31发表于第一会所,书房
字数:10564

                第16章

  「我时日不多了,若要我功力全传授给你,你需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叶千晓一把梁冰妍的手脉,就知道了她武功尽失的事情,也随之提出了条件。

  「说。」

  「第一,拿着我的手印,接任魔教教主之位,在先崇山夺魁,。第二,亲手
将姜老道的人头带到我的坟前,第三,照顾好我女儿裴亦菲。」

  「就这么简单?」

  叶千晓转身就给她输传内力,经过一个时辰前,收纳姜老道内力到散发,梁
冰妍已经经历过一次的情况下,这会并不难,只是依旧感觉源源不断的涌入让身
体顿感爆炸之危,特别是直接灌入。

  这感觉比姜老道的还要强烈,毕竟叶千晓之前就是人间九重功巅峰,而姜老
道不过是八重功巅峰,整整差了一个大档次。

  梁冰妍感受到境界无时不刻在提升,待到八重功晋升到九重功时,九顿感受
纳不住,毕竟是从未接受过的境界,胸口一阵沉闷,又有爆裂开来的痛疼,一大
口鲜血突然吐了出来,身后的叶千晓也被震飞。

  授功完成的叶千晓,精气神都靡萎不堪。

  「魔教据点在望先峰,我怀中有【阴阳交征】参合大法,一定要照顾好我女
儿。」

  说完后的叶千晓,就已经断气。

  梁冰妍一运功,就发现,叶千晓的绝学【九合魔影】居然也受纳了过来。

  趁着月色,已经是身处八重功巅峰的梁冰妍,将叶千晓的尸首埋在了一块巨
石下,然后又回茅屋,开始容纳他的内力。

  拿出叶千晓死前留下来的武功秘籍【阴阳交征】,刚翻开,内心就出现了一
丝波澜,书上翻来覆去都是一些男女的交合姿势,还有采取男人精气内力的办法。

  原本想要丢弃,但是又收回了衣内,开始融洽叶千晓的内力,突破九重功,
现在要想击杀姜老道不难,难的是他在琼华宗,伏婠珺护着他,一时间也耐他不
何,但她的内心却有着更大的仇恨,致使她成为孤儿的缘由。

  经历过一次伏婠珺助她稳住筋脉,这一次的她,融洽得相当顺利,痛苦之色
虽也差不了多少,但肉眼可见的精进速度还是让她心生一丝希望。

  第二天。

  休息了一夜的梁冰妍想要下山去,山底驻扎了很多官兵,想起昨日那个黑裙
少女带着金卫在琼华宗宣读圣令,看来这次朝廷是动真格了。

  对于琼华宗她还是很是熟悉,除了正道,还有几处偏僻的崖落,以她的现在
的功力,飞跃过去还是不难,为了避免麻烦,就从崖落下山去。

  一路上的行径,都是异常的通顺,直到来了柴俊家的院落,瞧见了伏婵瑶。

  对于伏婵瑶,梁冰妍是认得的,曾好几次见她来过琼华宗。

  见到二姐的大弟子,伏婵瑶满心欢喜的将梁冰妍带进了屋内。

  「你怎么住在这了。」

  梁冰妍惊讶的问道。

  「那一战后我身受重伤,武功尽失,这家子救了我,上山的路又被官兵封了,
不知道情况,只能是暂住在这里,等山庄的人来接引。」

  「原来是这样。」

  「你有没有见过我女儿,还有我夫君尸首……」

  「师雨菲,在宗门好好的,师大侠尸首安葬了。」

  「那现在山上是什么情况,一切还好吗?」听到夫君尸首得以入土,女儿也
安然无恙,这一直悬着的心,才稍微安稳了下来。

  「这一切已经与我无关了。」

  梁冰妍淡淡地说道。

  「你怎么了。」

  伏婵瑶听出她话里意思有些不对劲,握着她的手急忙问道。

  「没什么,别问了。」

  伏婵瑶望着梁冰妍手中的长剑说道「这剑,你师傅传来你了吗?」

  「我还有事情要做,先这样吧!后会无期。」

  梁冰妍刚说完,就挣开她的手,几个纵身飞跃,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

  梁冰妍的心肠,还是在那么一瞬间有着初始的热,但很快的就平复了,现在
的她,正赶往望先峰,接任教主之位。

  而她内心的仇恨也一直蔓延伸开来,她家庭本来和睦美好,在前大周王朝一
直是顶尖贵族,直到大周被大令王朝取代后几年,全族遭到了诬陷被祁安诛杀,
她侥幸被仆人送到了伏婠珺那,从那之后,便没日没夜的习武,向大令王朝复仇。

  那些替朝廷做了伪证的大宗门,她也一一记在心上,这次她便是要利用魔教
势力,颠覆这朝廷江湖。

  这也是为什么,她没有丢掉【阴阳交征】这样邪门合欢功法的原因,也正是
昨晚遭受姜老道折辱,还没有自杀的原因。

  摒弃这侠义心肠,变得冷血,才会更加的强大。

  没过多久,梁冰妍就来到了洛云镇,购买新的衣裳,还有造了个翅膀型的面
具,从鼻子到额头,只露出眼睛。

  感到饥饿的梁冰妍刚到一个酒楼坐下,就听到热闹的吃酒江湖人士正在议论
纷纷,讨论着前几日大规模的正魔厮杀。

  「这可是几十年来最大规模的正魔两道交锋了~ 」

  「那可不,朝廷都派了几千兵马跟众多高手去保护平民了。」

  「听说,神剑山庄跟烈斩山庄人都死光了。」

  「可惜了,那神剑山庄大夫人伏婵瑶,天下绝色首榜非她莫属,听说香消玉
殒了。」

  「按我说,那琼华宗大师姐才是惊绝众人,我有幸目睹过一眼。」

  「呸呸呸~ 琼华宗大宗主武功相貌才是一绝,还诛杀了大魔头叶千晓。」

  「那更可惜了,大宗主要下嫁给那个矮小丑陋的姜老道,真是美女配野兽啊,
想想就要吐血。」

  「真的假的~ 不可能吧,大宗主怎么可能看得上,追她的人,从这排到琼华
宗都不止~ 」

  「都当着武林正道上百人面前官宣了。」

  「现在想去围观都去不了了,昨日我一见,都是官兵在抬尸体堆积如山,山
下都给军队封锁了。」

  ……

  要是以往听到别人闲谈起伏婠珺,梁冰妍早就上前拔剑跟他们理论了,可是
这会,她却无动于衷。

  在无人的角落,带着面具,身穿血红裳的梁冰妍,还是引起在场所有人的偷
瞄暗窥,更有甚的还上前打起了招呼。

  特别是有个肥头大耳的富态公子带着几个家丁过来强行搭讪,梁冰妍也是不
理半分。

  「姑娘,跟我回荆家大院,保你衣食无忧。」那个富态公子叫荆叶,是洛云
镇有名的地主爷,此刻他的手正往梁冰妍小手摸去。

  「荆家大院吗?那个盖有六层高的是不是,刚路过有瞧见~ 」

  梁冰妍吃饱喝足后,才搭理起了荆叶来。

  「对的对的,要不,我现在就领你去。」

  荆叶赶紧牵着美人的手就要往荆家大院而去。

  那群武林人士也议论起他们来。

  「这不就是现实版美女与野兽~ 」

  「还真是~ 」

  「这荆少爷今晚有福了~ 」

  荆叶好像听到了那句「荆少爷今晚有福了。」就甩给了店小二一大腚银子说
道「那桌我请了。」

  说完,就牵着梁冰妍的小手往荆家大院而去,此间,也有个白衣书生打扮模
样的青年拿着扇子,远远的跟在了梁冰妍的后头。

  就这样,大街上的人都是议论纷纷的说是荆大少又是强抢了哪家的姑娘,纷
纷都多得远远的,可谓是恶名远扬。

  荆叶摸着梁冰妍的小手,在大街上就开始亲了起来,毫不在意路人的眼光。

  而自始至终,梁冰妍的神情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跟随着荆叶肥胖的身躯
的步伐,往荆家大院而去。

                第17章

  不一会,就到了一处宽阔的大宅面前,奢华程度可想而知,内里一处楼塔,
竟有六层之高。

  「美人儿,这就是我家了,咱进去聊一聊呗」。

  望着眼前血红裳,戴着飞翅面具的美人儿,口水都流了出来。

  只听梁冰妍冷笑了一声说道「给你看个戏。」

  「好呀好呀,美人儿还会变戏法呢。」荆叶心想着,老子也会变戏法,一会
就将你衣服给变没。

  「看好了。」

  梁冰妍拔出了那把剑,蓄力一会,一股气流顿时积聚在闪着光芒的脸上。

  又是一会,梁冰妍举着长剑,向那座全镇最高的六层塔楼挥去。

  一股凛冽寒颤的剑气击破虚空。

  「美人儿,这是什么意思?没啥变化呀?」

  荆叶看着楼塔没有任何的变化。

  梁冰妍纵身一跃,红裳裙摆飘逸,在荆叶眼中,就如同仙人一样飞天而去,
消失了他眼前。

  就在荆叶大喊「美人儿去哪里啊,等等我,」的时候,院里传来巨大的声响,
随之而来的是六层的塔楼被拦腰斜切了下来,轰然倒地。

  到了镇内其中一家客栈,才稍停了下来,找了一间客房住下,耳朵稍微动了
一下,就知道在酒楼那个还算英俊的折扇白衣书生也尾随了过来。

  在这之前,梁冰妍遇到可能会有些力不从心觉得难缠,但现在看来,他只是
区区七重功初境,根本不放在眼里。

  入夜渐微凉。

  白衣书生秦泊就悄悄摸摸的来到梁冰妍的房前,往里吹着迷烟,这可是他改
良了很久,加重了药剂,可谓是万无一失。

  等了一会后,就悄然的往里步入,点了灯火后,见到床上美人海棠春睡,就
心花怒放。

  在看到美人的脸后,鸡巴一下子就高耸入云,原来在琼华宗一役,他带领的
数十位魔教弟子,遭遇到了她带的琼华宗弟子,不但被全歼,要不是自己先行逃
离,恐怕凶多吉少。

  在酒楼虽然没看全血红裳女子的脸,但梁冰妍给她带来的印象实在是过于深
刻,除了皮肤不是特别白之外,其他可谓是完美之至,说是花容月貌毫不为过,
征服的欲望就更为的强烈。

  秦泊迫不及待的走到梁冰妍的跟前,急色的往她涂满红色妆唇的嘴亲去。

  好香,好甜。

  长睫毛,柳叶眉,樱桃嘴,标准的美人胚子,整个脸蛋有着俊秀的英气。

  秦泊用舌头舔着她的嘴唇,手也脱起了衣裳来,不一会,秦泊就已经是浑身
赤裸,不算特别长的阴茎也抖烁着,想来也是特别激动想尝尝这处女美穴,早就
听闻梁冰妍年少成名,成为最年轻突破七重功的女子之一,现还是十九岁,成为
女剑仙指日可待,还是个处子之身。

  毛手毛脚的扒开了她的外裳,连腰束都懒得解开,红色的肚兜一下子就出现
在眼前,被她的乳峰撑得挺挺的。

  秦泊舔了舔嘴唇,眼睛跟冒了火似的,手也隔着兜衣将她的其中一个奶子握
在了其中。

  不愧是少女的椒乳,这么柔嫩,跟水儿似的,感受到如此软嫩,秦泊粗鲁的
将她的肚兜给揪开了来,贼兮兮的笑道「死去的弟兄们,我这就为你们报仇,将
这娘们肏死了去。」

  掀开的一瞬间,梁冰妍两个巴掌大的雪白美乳就尽数露在秦泊的眼里,看着
这两奶子,就跟饿狼见到猎物,天性使他立马就亲吻了上去,将她奶子上艳红奶
头给含在了嘴里,整个人都爬上了床,压在了梁冰妍的身上。

  嘴里不断对她奶头吸舔着,就跟要吸出奶水一样,手也没闲着,在她的身上
到处乱摸。

  突然在她腰束摸到了一块令牌,不以为意的他将她的腰束给解开来,拿出来
一看,春风得意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的阴暗难堪,跟见了鬼似的摸爬滚打的跌落
在床上,立马拿起衣裳,也顾不得穿不穿了,一股脑的就往窗台飞跃而去。

  突然,几道乌烟瘴气的魔影,将他的身子笼罩,就跟被数双手抓着一样,狠
甩进了房间里。

  感受到死亡恐惧的他,眼神都不敢往上看,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求饶。

  「属下知罪属下知罪,饶了我命吧……」

  双腿发软,当场就尿了出来。

  「继续干刚才的事情~ 」

  一声极为悦耳动听的女声传来。

  「属下不敢,再也不敢了,饶命~ 」

  秦泊又是连连的求饶。

  「那你是想死。」

  刚才的声音,变得极为的冷淡了起来。

  秦泊这才站了起来,腿发软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都站不稳,看了眼床上,
梁冰妍还是衣裳半解的,两个美乳显露无疑,美目依旧是紧闭,面色祥和,略带
一点红润。

  秦泊用衣裳擦了擦刚尿过的肉棒,才敢蹑手蹑脚的往床边慢慢的挪移过去,
汗都流到了下巴。

  再度爬上床时,面对这天仙尤物,鸡巴怎么都是软趴趴的硬不起来。

  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拥有教主令牌,就是新任教主,平日敢顶嘴一句,就是
死罪,刚才亵渎了她,按罪该千刀万剐,怎么她就放过了自己,还让自己继续,
难道琼华宗大师姐就是个天生的淫骚货色,下山来找野男人破处,欠操的母狗,
可是她怎么会有教主令牌。

  死神仿佛就在身边,秦泊死劲的撸动着鸡巴,想让它硬起来,再不硬起来,
肯定是死罪难逃了。

  眼看鸡巴一点反应都没有,心想着,反正都要死,先享受了再说,便不再撸
动鸡巴,一手握住了一个奶子,内心里念叨着,骚娘们,把你弄得淫水直流先,
管你是不是教主,你现在就是琼华宗的大师姐,来山下放浪的。

  又埋头到了梁冰妍的胸前,吸舔着梁冰妍的奶子,牙齿也轻磨细咬着她的奶
头,很快的,奶头就悄然的充血傲立了起来。

  相对刚才,粗暴的举动也收敛了很多,不再是撕扯,而是慢慢的脱下了她的
亵裤。

  极品的馒头穴,一下子全裸了出来,一线天的细缝粉嫩得血红,三角地带的
乌黑阴毛却是格外的浓密,。

  突然间,肉棒稍微的有了起色,秦泊就跟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又变得激动
万分起来,开始享受着梁冰妍浑圆美乳带来的快感,双手不断的揉搓着跟水一样
的奶肉,见到她的奶头,硬得十分挺立,暗想到,还真是骚,这么快就动情了。

  又揉摸了数下,就开始揉戳起肉棒来,这可是关乎性命之忧,要是不能孬肏
得新教主欲仙欲死,那可就完了,相反,还是让她爽翻了,那以后岂不是可以随
便的玩弄孬肏她不说,在魔教平步青云也不是不可以。

  边想的时候,鸡巴也刺激得坚硬了起来,往她的蜜穴处靠近,龟头就开始在
她柔嫩肥厚的两瓣阴唇上磨蹭了起来。

  血红色的肉圈隐约可见,那肉层鲜粉程度秦泊也从未见到过,暗想新任教主
的处女身就要给自己破了,看来教主也是个颜控,沉迷于自己的男色,不然干嘛
装睡,发现后又强行要自己操她。

  又是磨蹭了数下,想要让她分泌出来更多的汁水,湿润一点,给她一个美好
的初夜体验。

  又是好一会,见到教主的手稍微的抓住了床单,秦泊心想着,就是这个时候。

  「教主,那属下这就来侍候您了。」

  说完,秦泊就扶着坚硬无比的乌黑肉棒,龟头一点点往她血红的肉圈慢慢的
往里挺插进去,肉圈的紧窄,一下子就紧夹得秦泊浑身哆嗦起来。

                第18章

  梁冰妍粉嫩的肉圈窄紧挤压感给秦泊阴茎带来的快感是无法言喻的,才伸进
去龟头,就爽快的不行,沉闷一声之后,秦泊就决定一插到底。

  待他消停了一会后,憋着气劲,换着腰力用力的往梁冰妍的蜜穴挺进,突破
丛丛肉叠,在湿润的肉壁步步突进,待到肉棒进入一半之多,秦泊才感觉到不对,
龟头在梁冰妍的幽宫里没有遇到想象中那层处女膜。

  按道理讲,琼华宗都是女子,难不成梁冰妍早就下山跟别的野男人苟合,处
子贞操早就没了,变成了浪货,所以才会饥不择食的找自己发泄肉欲。

  越想越气的秦泊,心中满是嫉妒那个夺了她红丸的人,原以为她是处女,没
想到竟是二手货,指不定还是好几手。

  肉棒一挺而进,也顾不得她痛不痛,爽就行了,肏她丫的。

  正当肉棒一挺而进,全根没入的时候,马眼仿佛给梁冰妍的花穴给吸住了。

  「不好~ 」秦泊暗叫一声,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只感觉身体里的内力不断的
流失。

  吓得他连声大喊「教主,我错了,我错了,饶过我吧!」

  梁冰妍这才将秦泊给推开,穿起了肚兜跟亵裤来。

  被丢在地上的秦泊顿感死里逃生,连连的磕着头感谢不杀之恩。

  「望先峰在哪里~ 」

  穿好衣裳好的梁冰妍发问道。

  「在先崇山隔壁的那座山头。」

  「去召集分舵的人,三天后,望先峰召开大会。」

  「谢教主,遵命。」

  「滚。」

  在秦泊衣服都来不及穿溜出房里后,梁冰妍按了下阴唇位置想道,男女之事
就这样吗?一点快感都没有。

  原来魔教的总舵就在先崇山隔壁,至于为什么在那,估计就是他的父亲在先
崇山落败伏氏三姐妹后身死,九合盟自此没落。也就是大魔头叶千晓临死前为什
么要自己在先崇山夺魁的的原因吧!

  随后,梁冰妍运起功来,果然发现【阴阳交征】能够吸取别人内力化为已用,
虽然刚试探性吸收了秦泊一点,但已经证明了有用处。

  …………

  又过了两日。

  期间,伏婵瑶也跟柴俊坦诚了夫君已经去世的消息。

  伏婵瑶已经到了最后的抉择时刻,春色疆蛊三天一发作,按照时间推算,今
晚就是发作的时候了。

  一大早伏婵瑶就出了门,回到山脚下,只见那些官兵门在焚烧着正魔两道的
死尸,官兵还没有撤去,也就是还不能够上琼华宗去。

  不知道那晚烧村屠村的人到底是什么组织,要是魔道也没有必要,不禁想到,
会不会是朝廷某些人的阴谋,看他们组织执行力严厉,加上废物「兴武令」,大
有可能。

  不敢太久促留的伏婵瑶,往柴俊家里走去,半路上,遇到了正在慌乱寻找自
己的柴俊。

  「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柴俊气喘吁吁的说道。

  「走我也会跟你说一声的。」

  伏婵瑶看着满头大汗的大个子,不免有些愧疚,便跟在他的后头往家里去。

  依旧做不下决定的伏婵瑶,念想着往后的事情。

  到了午时时分,伏婵瑶等到了管家派来了附近神剑山庄势力的人来。

  带头的男子四十多岁叫魏斗斤,有些矮胖,比起高挑丰腴的伏婵瑶来,还要
矮上半个头。

  伏婵瑶终是下了决心,想要强忍着看能不能撑过春色疆蛊,至于武功,以后
再说,随后就给了柴俊一袋银子。

  柴俊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如同仙子般美貌的伏婵瑶坐着马车离开了自己的视
线。

  为首的魏斗斤,鸡巴都要给胀爆了,他可是爱慕了伏婵瑶十多年了,从看见
她第一眼起,就爱得她无法自拔,之前就是为了伏婵瑶进了神剑山庄,每日里能
看上伏婵瑶一眼,就觉得充满力量,有种死而无憾的感觉,每隔个几日,就要撸
上一发,直到两年前,被调来洛云镇势力。

  现在两年后重新见到,可谓是上天的怜悯。

  一听到是要来接伏婵瑶回去,就立马带了十几个身手最好的人来,给她展示
最好的一面。

  前几日听到琼华宗战况不妙,伏婵瑶失踪,他还焦急的带了全部人马来到山
下,只是被官兵给赶走了,便一直坐立不安,心神不宁。

  伏婵瑶在马车上,一路上山路颠簸,让她忍不住夹紧双腿,偶尔的摩擦,居
然让她有了些许的感觉,以往的她从不会这样,使她不得不跟春色疆蛊给关联了
起来,可能春色疆蛊会使她的身体变得极为的敏感。

  脸色也因此变得红润了些许,尽管已经是拼命的克制住体内那逐渐热烈起来
的潮感,但还是很难受,使她在沉闷地马车内里,身子淌出了热汗来,腿间的细
痒感觉,也让她不由自主夹紧双腿摩擦着,甚至都能感受到腿间私密处都有些湿
了。

  尽管此刻的伏婵瑶,在马车内里因情欲折磨而感到车内异常的沉闷燥热,空
气也变得不流畅,可她压根就不敢打开窗户呼吸新鲜空气,因为她怕此刻面红耳
烫的娇媚模样给那些下属看到,就连自己没有功力了,也不敢跟他们提起,毕竟
在琼华宗半途,就提前遭遇到了埋伏,使她不得不怀疑山庄里有奸细存在。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伏婵瑶的脑袋也空白得有些晕眩,唇舌也变得干燥了起
来。

  「魏大哥,麻烦递给我一壶水吧。」

  口渴极了的伏婵瑶,叫喊了一声。

  魏斗斤一听,就跟受到临宠一样,兴奋的往里递水去,递水的时候,毕恭毕
敬的魏斗斤隔着间隙,见到了伏婵瑶一面,便立马跟手下说道「我先去方便下,
你们继续前往,我很快就追上。」

  魏斗斤绑好马绳,就立马飞奔进林子里,心急如火的拔下了裤带撸起来。

  刚见到伏婵瑶在车内,绝美仙颜上,渗着一些汗珠,完美得无法挑剔面色红
润,很是发情时那种红潮,那娇艳欲滴的红唇更是让人难以抵御得住,更别提水
汪汪的瞳眸里所带的媚意,更是他十几年来从未见到过的。

  想象着能跟伏婵瑶的红唇亲下嘴,那该有多幸福,一直都是可远观而不可亵
玩焉的女神。

  想着伏婵瑶的脸庞,水嫩的肌肤,媚意的眼眸,诱人的红唇,魏斗斤不断的
撸动着鸡巴,嘴也做出了亲吻的姿态,仿佛现在就是一吻芳泽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

  数声高亢的喊叫之后,一大股的浊白精液,就猛射到了树上,抖了好一会后,
才提上裤裆骑马追赶大部队去。

  在马车里的伏婵瑶,用冷水洗了把脸后,依旧是燥热难耐,驱逐不去情欲,
身子里的内衬都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跟汗水湿黏到了一起,异常的难受。

  无处安放的手,居然稍有一些想往裙子里摸索进去的冲动。

  就在探到裙摆的时候,突然传来的马蹄声,让她立马就缩回了手来。

  「夫人,水够吗。」

  原来是魏斗斤追了上来。

  「够了。」

  伏婵瑶使劲的捏着大腿,想用痛感来驱逐欲望,使自己冷静下来。

  心想着,还没有开始大规模发作,就已经这么的瘙痒难耐,今晚真的能够支
撑得过去吗?就算支撑得过去,面对越来越敏感的身子,那往后怎么办。

  饱受身体情欲折磨的伏婵瑶,神智早已不知不觉的背弃了初衷,往了平日里
不会那样做出抉择的方向去想。

  就连她自己平日里都不敢想象的计划,在她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第19章

  一行人来到洛云镇的时候,天气热,加上在沉闷的车内饱受折磨的伏婵瑶,
整个娇躯已经是香汗淋漓,贴身衣物都浸湿紧贴在了肌肤上,使得她整个曼妙丰
腴娇躯完美的展现了出来,在魏斗斤请示了几声到了,在马车内的伏婵瑶才探步
出来。

  不少的跟从者并未离开,仰慕她大名跟美色的何其之多,当看到美妇人伏婵
瑶下了马车,那些人的目光齐唰唰的瞄向伏婵瑶,眼睛无不贪婪的盯视身材曼妙
多姿的她。

  被香汗浸湿黏在青裳的一对豪乳,浑圆巨乳弧形轮廓映了出来,内里的红兜
也是有点可见颜色。

  那红扑扑的脸蛋自是风艳无比,特别是配上一些缕挂在上的汗珠,媚态横生。

  不仅是魏斗斤看得痴迷入神,连鼻血都要流出,那些个更不必多说。

  魏斗斤可是伏婵瑶的忠实仰慕着,看那些个随从眼神跟冒了火似的看着伏婵
瑶,他大为恼怒的呵斥道「该干嘛干嘛去,没事的回去歇息。」

  那些个护卫就悻灰灰的四散开来走了去,两个女仆立马就迎了上来,侍候着
伏婵瑶回屋里。

  魏斗斤又被伏婵瑶的风韵给撩得欲火焚身,目送伏婵瑶离开后,回到屋里又
搞起了手艺活。

  婢女给伏婵瑶准备了一身新的衣裳,又在伏婵瑶的示意下准备了一浴桶子的
水,便吩咐她们半个时辰后叫魏斗斤过来。

  好几天没有好好洗浴过的伏婵瑶,加上又是浑身湿热难受,立马的就罗衫轻
解,泡在浴桶里清洗了起来,突然间就觉得浑身舒坦无比,格外的轻松,一消愁
苦。

  只不过她清洗的时候,也不敢去触摸胸部跟阴道这两个最为敏感的部位,生
怕一摸,又要惹得欲火烧身。

  不知不觉半个时辰就已经过了,而伏婵瑶则是在好不容易松懈的心情,泡在
浴桶里睡了起来。

  魏斗斤在门外守着,也不敢进去,又过了一会,唤来了女婢,进去瞧瞧什么
情况。

  一个女婢进来后,看着浑身赤裸的玉美人,也是给惊艳到了,愣了一会后提
醒了正在安然熟睡的伏婵瑶,伏婵瑶这才惊醒了过来。

  女婢侍候着伏婵瑶穿上了青色的高腰襦裙,内里是银杏色的抹胸挂衣,外加
上一条玉罗带,顿时像是玄女下凡,不仅优雅高贵,也是清雅脱俗。

  又在女婢的帮助下,梳弄了一头鱼紋双鬓发,轻抹红粉妆,略施粉黛。

  魏斗斤安分的等待到了伏婵瑶的叫唤,又是被伏婵瑶另一种风采的明丽所吸
引,不过并不敢多看她。

  「这边是不是有个叫天香楼的。」

  「是的,有何吩咐。」

  「将那个叫柴俊的,绑到天香楼,然后四肢捆绑住蒙上眼,再给他叫两个姑
娘,好了之后叫我。」

  「这是……」

  魏斗斤刚想问,就给伏婵瑶的话给堵住。

  「之前在他家住了两天,有恩报恩,期间听到他去过天香楼,应该是好这口,
还他个恩情,不过别提我的名字。」

  「是~ 」

  ……………………

  魏斗斤按照了伏婵瑶的吩咐,又是折腾了几个人,去把柴俊给绑到了天香楼。

  时间点也刚好是到了夜里,跟伏婵瑶算计的时间差不多,在魏斗斤回来报道
后,又将他调离了去别处做点差事。

  伏婵瑶在魏斗斤走了后,就带上了布帽,叫了那女婢武清过来,这个女婢之
前伏婵瑶就认识,还信得过去,功力也在五重功,又编了个理由说是想给柴俊送
些银两报答。

  在来到天香楼后院时,伏婵瑶叫武清带自己飞跃进去,武清还不知道伏婵瑶
武功尽失,大为的震惊。

  常年武功位居天下三甲的伏婵瑶居然要自己带她飞跃院墙,武清也是脑子都
想不明白,便先是带她飞跃了进去。

  「我先去吩咐一些话,让他帮我探听琼华宗的消息,你先在这守着。」

  伏婵瑶装作有急事的样子说道。

  「是的,主人。」

  武清做了个戢就守在院落无人的地方。

  伏婵瑶忐忑不安的朝魏斗斤吩咐说的那间贵族宾房而去,这时候的天香楼已
经是人潮人海异常的喧哗,还好是从后院进的贵宾房,遇到的人并不是很多。

  就在快到了二楼柴俊所在的那间宾房时,一个喝醉了酒的嫖客,在走廊上踉
踉跄跄的,见到身穿青色高腰襦裙戴着头帽的女人走来。

  就在伏婵瑶准备擦肩而过到柴俊宾房时,突然就被那醉汉给拉住了小手说道
「妞儿,陪大爷玩玩。」

  伏婵瑶一手给挣脱来,不料又给他搂住了腰部,路过的几个人也是吹着口哨
起着哄。

  「好香啊美妞儿,摘下帽子给爷看看~ 」

  醉汉搂着伏婵瑶的腰肢,趴在她后背嗅着伏婵瑶的秀发说道。

  眼见起哄的人已经有五六个,被当众调戏的伏婵瑶,顿时羞意染起,看这人
的武力值只是在二重功,现在自己却是一点功夫都没,根本就挣脱不开来,眼睁
睁看着他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胸部。

  围观的人群都知道这醉汉是名震天下神剑山庄分舵的管家魏索南,只是个看
门的,也不敢有人多管闲事,只是见到穿着高贵丝缎的女人,那银杏色抹胸被撑
得鼓鼓的部位给他手给攀登上,不由得都肉棒硬挺,虽然是看不清那女的样貌,
但从那女子凹凸有致,前凸后翘的高挑丰腴身材,就能断定这肯定是一流美女,
在这天香楼,不看脸,也绝对能当花魁了。

  本就春色疆蛊到了时辰在逐渐的发作,这会在大庭广众下被调戏,羞愧的心
态引得身躯燥热起来,加速了春色疆蛊作用,变得异常敏感的身子,在醉汉摸到
敏感的奶子时,嘴里居然轻声哼出了一声「嗯~ 」

  虽然声音并不大,但在这些个嫖客的耳朵里,却是格外的响彻。

  「太骚了,居然叫了~ 」

  「魏管家今晚有福了啊。」

  「这不得明日都下不来床。」

  …………

  在这些个嫖客的污言秽语中,伏婵瑶心中已经是懊悔不已,原以为能借这鱼
龙混杂的妓院,来混肴视听,让柴俊跟神剑山庄分舵的人不怀疑自己,没想到,
这地方人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大庭广众之下强抢,还无人敢阻挠。

  在醉汉连续揉了几下伏婵瑶的胸部后,因为伏婵瑶的胸部较大,一些雪白粉
嫩的乳肉从抹胸里溢了出来。

  看得这些个嫖客无不是肉棒高昂而起,甚至都现场撸动了起来,场面可谓是
十分的香艳。

  醉汉想要摘下她的帽子,伏婵瑶大为的惊慌,两只手死死的捂住。

  醉汉眼见脱不下,丰腴女子没了双手护体,便一下子将伏婵瑶腰间的玉罗带
来扯开了来。

  伏婵瑶的青裳一下子就散开了来,内里的亵裤一下就暴露在众人眼前,一双
修长白皙的笔直玉腿瞬时显露了出来。

  「我操,好白好长的腿,太美了吧……」

  「真白啊,这腿我能玩几个月。」

  「这世上,没有比这更加适合当炮架的美腿了吧。」

  醉汉听到「这世上,没有比这更加适合当炮架的美腿了吧。」这句话,便立
马心生不满的说道「放屁,我家神剑山庄大夫人伏婵瑶,才是天底下最完美的女
人,这天香楼里的妾柳,哪里能跟我家大夫人比。」

  原来这醉汉魏索男在大哥魏斗斤接回伏婵瑶的时候,他目睹了伏婵瑶一眼,
就给伏婵瑶给迷住了,所以到了夜里,才迫不及待的来到天香楼,发泄饥渴难耐
的兽欲。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