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古寺淫娃】(八)

第一文学城 2022-01-15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明月之辉 2021年12月26日发布于第一会所SIS001 本站首发 字数:5313                 (八)

作者:明月之辉
2021年12月26日发布于第一会所SIS001
本站首发
字数:5313

                (八)

  「啊」就在赵嫣儿纠结的时候,一双枯瘦的爪子覆上了细腻莹润的酥胸之上。
李管事肆意的揉捏着这对挺拔白嫩的软肉。那两颗肿胀到成熟的葡萄被夹在指缝
之中,搓揉滚动着,异样的刺激让赵嫣儿全身都酥软了,如同过了电一般从一对
酥胸流遍全身,让整个人几乎舒展起来。只是下体的花穴在电流之中此刻却更加
难过起来,让她的双腿夹得更紧了。

  李管事见美妇人的反应已在自己的预料之中,不禁淫心大起,双手各捏住一
颗已经硬的像石头一样的奶头,快速拉扯撩拨着。妇人忍不住,发出阵阵压抑的
轻哼。

  「夫人,改变主意了就赶快告诉我们,小的们还等着一亲芳泽呢!」一个长
相猥琐的工长分开赵嫣儿的一对长腿,边舔着白嫩的玉足边说道,他的舌头灵活
地在赵嫣儿脚趾缝间来回穿梭,阵阵奇痒让赵嫣儿不停地来回蠕动着脚趾。

  「你们只需放了我,今日之事我只当没发生过,我父亲是……是当朝赵大学
士,桃李满天下,你们……你们若肯……肯放过我,我必让……你们……啊啊
……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住手……啊!」赵嫣儿忍着体内汹涌的肉欲,
为这几人许下保证。

  「听那两个小骚货说,夫人的耳洞之中极为敏感,不知是不是真的?」李管
事避而不答,对着旁边两人做了个手势。两人立刻蹲下,将舌尖探入赵嫣儿耳洞
之中,然后用极尽挑逗地在其中探索着。

  「啊!」赵嫣儿在新的刺激下紧紧地握住拳头,「李管事,我知你在账本中
做过手脚,只要你能让他们放开,我必不追究那大笔钱粮的去处!」

  赵嫣儿一早在账本中便发现了作假之处,并发觉近两年中有大量的钱粮不知
去向,只是李家名下生意较多,此处田庄又一直也安生本分,所以便一直没有刻
意去注意此处。

  岂料李管事听到这些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手上
动作不停,道:「夫人,您觉得此时此刻我还惧怕您的追究吗?我既然敢这么干
又怎么会怕你家老头子,要怨就怨你家老头子挡了贾尚书的道,拿你开刀既是为
了帮贾尚书拿下李家的家业,也是为了将来钳制赵大学士,顺便了却贾尚书的一
个心愿,贾尚书可是早就对你这具孀居多年的身体垂涎三尺了!」说罢,趴下身
来含住了一颗娇嫩的乳珠尽情在口中啃食蹂躏。

  「李家这么多年……待你不薄,贾福昌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让你
做出这等背主之事!」一个工长已经跪在赵嫣儿腿间,啃咬着穴顶端的肉蔻,并
用两根手指在肉穴周围肆意地拨弄着。

  「我已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有吃有喝还时常有你们这种富家小姐可以玩
弄,也就知足了,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胸无点墨,还想要个功名,贾尚书已经同
意了事后会提拔他为刑部侍郎,伺候在贾尚书身边!说到我儿子,他可是对你身
边那个俊俏的小丫鬟惦记的紧哪,现在已经带人过去了。」李管事嘿嘿笑着说道。

  「你们……你们要……啊啊啊……要对红月下手!李家的事与她无关,你们
……你们放过她!」赵嫣儿闻言又惊又怒,忍着浑身的刺激艰难说道。

  「哈哈,已经由不得您说了算了,年轻人总是冲动一点,这个时候您的丫鬟
恐怕已经在服侍我儿子和他的人了。」

  「你们无耻!」

  「夫人,您还是关心下您自己吧,等过了今夜,您臣服在我老头子身下,变
成条母狗的时候,您恐怕也顾不上向您的丫鬟了!翟员外还记挂着您呢,特意叮
嘱我把您驯服后,先借给他玩两天再送到贾尚书府上。」

  「翟老头也和这件事有勾结?那大批的钱粮是他插手转运的?」赵嫣儿似乎
被接二连三的消息震惊了。

  「真不愧是能撑起李家家业的人,您说的没错,如果没有翟员外,仅凭我是
办不到让那些钱粮不留痕迹地被转运走的。」李管事多少有些吃惊,这个妇人再
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能思维如此敏捷。

  「你们拿李家的东西中……中饱私囊,讨好你们的主子,你们跟……小偷、
强盗有何区别?」赵嫣儿气喘吁吁,感觉随时都要不行的样子。

  「哼,妇人之见,贾尚书雄心壮志,岂是只为了贪图这些钱粮?当初若你听
了翟员外的话,直接将庄子变卖,你又岂会落到我们手中。」李管事顿了顿,走
到赵嫣儿身前,推开正在她胯间疯狂舔舐的工长,掏出一只足有五六寸长的玉石
阳具,月光下,阳具身上层层的纹路和凸起闪出道道白光,「不过我还是要感谢
夫人的决定,不然我们就跟您这身美肉无缘了!看您忍得这么辛苦,奴才心中不
忍,就让奴才帮您畅快畅快!」

  说罢,手上玉石便轻轻分开,已经被淫水浸润,穴口翕张的肉洞洞口。

  「啊啊」随着微凉的玉石棒分开早就渴望被填充满的甬道,赵嫣儿的双脚紧
紧蜷缩起来。起伏不定但光滑莹润的棒身微微抚过每一处褶皱,将鲜嫩肉壁几乎
撑平。身侧的四人显然经常和李管事合作做这种事,配合的极为默契,趁着玉石
棒进入赵嫣儿身体中时,加速挑逗着身体敏感各处。

  「啊啊,轻些!」赵嫣儿脱口而出,又很快闭嘴,强忍着胸腹之中的熊熊欲
火。

  李管事在将玉棒顶到赵嫣儿甬道尽头时,便停了下来不在活动,赵嫣儿心中
暗暗期待的抽动并没有发生,只觉穴内各处奇痒难耐,不由扭动翘臀想要闭合双
腿摩擦肉壁,无奈双腿被两个工长死死按住,动弹不得,只能徒劳地将玉足蜷缩
又舒展,虽然辛苦难耐,却依然不松口祈求。

  「夫人果然是女中豪杰,这意志和忍耐不输男子,难怪您女儿被人当街凌辱,
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也毫不影响您对家中生意的决断!」李管事虚伪地夸着,
「没用的,夫人,您今晚注定是逃不出我们的手心的,您这样只是让自己多受一
点折磨而已,我们还没有向您展示我们真正玩女人的手段!那些自认贞洁烈妇的
大家闺秀,豪门夫人受不住那些手段的一半便都会跪在我们脚下,任我等为所欲
为!」

  「清儿的事情是你们搞的鬼?」赵嫣儿杏眼圆睁,怒目而视。

  「这就得问翟员外和贾尚书了,我的手还伸不了那么远,我只知道原本翟员
外是想趁李家人心不稳的时候趁机拿下庄子,可是后来又给我送信让我特意为您
的设个局。小人也是当差办事的,实属无奈啊!」李管事虽然嘴上这么表示着无
奈和惋惜,但脸上的表情依然出卖了他心中的猥琐想法。

  「你们这些伤天害理的畜生,害我们母女,老天不会饶过你们的!」赵嫣儿
痛骂着,想要挣扎起来。

  「夫人,我劝您识时务一些,别忘了您还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您只要乖乖
听话,说不定还能和女儿一起留在贾府服侍贾尚书,要是您不老实惹得贾尚书不
高兴,到时候把您和您女儿一起随那些粮车送到西域蛮夷之地,让那些蛮夷在胯
下凌辱。我见过他们把送过去的女人赏给那些立了军功的士兵们,连续几天不停
歇地干下来不能休息,也见过他们斩下不听话女人的手脚,扔到笼子中,任所有
人随意凌辱,活得生不如死。」李管事语气中带着恐吓,手中握着玉棒的一端抵
着花芯开始轻轻摩挲搅动。

  「啊!」原本剧烈挣扎的赵嫣儿身体顿时软了下去。

  「到底是个一个女人而已,一点手段就受不了了!」李管事轻蔑地说道。

  「呸,贾福昌私自向敌国运粮,勾结蛮夷,这是诛九族的大罪!你们这些只
会欺负女人的奴才跟着他不会有好结果的!」赵嫣儿从他的话中判断出了那些不
见踪迹的钱粮去处,不由狠狠啐了一口。

  「那就不劳您费心了!承蒙翟员外的手段,那些粮车根本查不到任何线索。」
李管事淫荡地笑着,手中的玉棒突然停止研磨花芯,开始逐渐加速抽插起来。

  「嗯,嗯,啊,啊……」欲火已经烧遍全身的赵嫣儿此刻最需要的大概就是
这个了,玉棒伴着淫水飞溅出入着饱满肥嫩的花穴,一瞬间就让赵嫣儿的大脑沉
沦得无法思考。

  「啊,啊,好舒服,好胀,好快活!」随着李管事手法的变化,玉棒在大开
的腿心间出入频率和深度也在不断变化着,无一不再勾动着美妇人的心房。

  随着不断的快速抽插,棒尖不断戳弄着娇嫩敏感的花芯,棒身上的凸起疾速
地剐蹭着肉壁上的敏感之处。随着动作的加大,妇人的银牙咬得越来越紧,脚趾
紧紧勾起,双腿绷得笔直,体内的欲望如同架在烈火上的一锅水,马上就要到达
沸腾的顶端。周围几人趁机在妇人丰腴的胴体上上下其手,玩弄着难得一遇的美
妇人身体的每一处隐秘之地。

  「啊,到了,停,停,我不行了,啊!」突然间,妇人如同一条搁浅的鱼,
如触电般猛然弹起了身体,双脚尚架在两个工长手中,肩膀抵在躺椅之上,臀部
高高抬起,和身体形成了一道形状完美的臀桥在半空中哆嗦着,花穴中也随之喷
发出一股股粘稠的淫液。良久,妇人的翘臀又重重落回了躺椅之上。美妇人瘫软
在躺椅上,喘着粗气。

  「夫人可还满意?」李管事看到美妇人如此神态,不禁有些洋洋得意,看着
妇人腿间晶莹柔嫩的花瓣上沾满了的露水,不禁淫心大发,不顾刚刚达到高潮的
妇人肉体还在轻微颤抖的肉体,张口便含住了那一片嫩肉在口中尽情吮吸。

  「不要!我受不了了,轻些轻些,啊!」妇人轻扭着丰盈的娇躯,声音中还
带着些虚弱,此刻的轻言细语更像是娇嗔一般,勾得一众人心痒难耐。

  「夜里凉了,你们几个,把夫人抬到屋里,让夫人见识见识我们真正的手段,
大家好好尽尽兴!」李管事大手一挥,早就快按捺不住的几个工长前后抬起了光
溜溜的赵嫣儿,向赵嫣儿的卧房走去。

  「吱呀」房门推开,屋内一片漆黑,几人刚刚跨进屋内,还未来得及点灯,
就觉得一阵风声在耳边响过,抬着赵嫣儿的几个工长突然手中一空,脚下一拌便
纷纷摔倒在地,李管事也只觉后脑一痛,跟着摔倒了。

  「噗」火折声轻响,屋内几处灯火一下子亮了起来,等被摔的七荤八素的几
人能够清醒下来看清屋内的时候,不由纷纷吸了口凉气。

  原本虚弱无力的赵嫣儿此刻被人搀扶着坐在屋中的木椅之上,原本赤裸的躯
体披上了一件绣着金线的红绸外袍,外袍只盖到膝盖,白嫩细长的小腿露在外面。
椅子两侧分别站着本不该在庄内的红英和本应该在自己房内的红月,还有六名身
着黑色劲装的少女腰挎短刃分列在两边。

  李管事最先反应过来,惊讶地张大嘴巴看着红月:「你……你……我儿子呢?」

  「哼,那个废物被我打断了腿,已经被我们押了起来。」红月不屑地瞟了地
上几人一眼。

  「那……那……你们……你们是怎么……」李管事结结巴巴地想要问道,还
没说完,便被赵嫣儿打断,「我们是怎么发现的,是吗?李管事,你以为所有女
人都会中你的诡计吗,从你把那两个姐妹放到我身边开始我就在怀疑你的目的了。」

  赵嫣儿笑盈盈说道:「从我发现你的账目有问题的时候我就确定你一定有鬼,
但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对我如实交代的,所以我让红英去查。不过你们做的很干净,
红英竟然没有查到任何蛛丝马迹。」

  李管事听得有些战战兢兢,他偷偷抬眼看去,赵嫣儿此刻靠坐在木椅上,身
上仅有的外袍随着她向后斜靠,也向上收了一点,对襟在大腿处向两侧岔开,隐
约可以缝隙看到腿间隐约的一抹诱人黑色,沿着白嫩的大腿向下,完美的小腿暴
露无遗,晶莹的玉足垂在椅下,半踮在红色的地毯上。

  在这个时候,李管事竟然偷偷咽了口口水,后悔自己刚才太墨迹,浪费了最
后的机会没有干到这个性感尤物。

  「所以我让红英暗地调来了人手,为了能够让你放松警惕,对我说出实话,
我故意安排了一个局!还好,你对我说了一些重要的事情,虽然不算多,但是不
枉费我陪你们演出的这场戏!」赵嫣儿浅笑宴宴看着眼前的五个人,「李管事,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您……您要怎么处置我们?」李管事颤巍巍问道。

  「那要看李管事的诚意了,不知道李管事对自己刚才说的话还有没有什么要
补充的?」

  「没……没有了!」

  「你们和敌国交易的账本在哪里?」

  「那些……那些不再奴才手里,奴才只是充当个跑腿的,其余的相关的证据
都被翟员外收走了。」

  「哦!」赵嫣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一点她是相信的,以李管事的地位
来看,确实不会有太多有价值的线索可以挖掘。

  赵嫣儿思索片刻,皱了皱眉,沉声嘱咐道:「把他们押下去,红英,你带人
连夜审一下,把他们在庄子里的党羽全部囚禁,不许一人漏网。」

  「是,夫人!」

  众人退下后,赵嫣儿似是坚持不住一般,半躺在了椅子上。红月急忙过去搀
扶住她。

  「红月,我中了他们的药,快,快让那两姐妹过来!」赵嫣儿呼吸越来越粗
重。

  「是,夫人!」

  红月急忙跑了出去,不消片刻,三姐妹便跟着红月进入屋内,见到赵嫣儿,
倒头便拜,道:「多谢夫人相救!」

  原来,在赵嫣儿察觉到李管事的目的不纯之后,便刻意查探了两姐妹,发现
了两姐妹被李管事控制的原因,并发现了被李管事和他的儿子囚禁起来肆意蹂躏
的雪玉。赵嫣儿有心收拢二人,便在今夜趁着李管事和他的儿子无暇顾及雪玉的
时候,命手下的侍女告知了雪莲和雪鸢,并暗中将雪玉救了出来。雪莲和雪鸢见
到被解救出来的雪玉,听其讲了自己被凌辱的经历后不由对李管事的无耻恨得咬
牙切齿,心中不由对赵嫣儿更加感激和内疚。

  此刻三人跪在赵嫣儿面前,看到赵嫣儿的神态,顿时明白了一切。

  「红月,你先回去歇息吧!这里有她们,你派两人守在院外就可以!」赵嫣
儿强撑着身体吩咐道。

  红月看她脸色便明白紧急性,没有多言便转身告退,派人守住了院门。

  「快,你们快扶我去床上!」赵嫣儿手抚在自己胸前,急切道。

  「是,夫人!」姐妹三人急忙过来将其搀扶到床上,赵嫣儿躺下后,便急急
扯开自己的衣带,敞开衣襟,露出完美诱人的躯体。

  三姐妹先后脱掉身上衣物,爬上床去抚摸着赵嫣儿身上各处隐秘地带。窗幔
放下,隐约可看到四具光溜溜的身体已经彻底纠缠在了一起。

  悠长的吮吸声、呻吟声、肉体互相碰撞的声音随之从帐幔中传来……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