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都市偷香贼】 第347章 顺藤摸大瓜

第一文学城 2024-04-17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编辑:@ybx8
字数:6740 交了交了。 这两天有空会尝试补一下缺了的。 希望能补上……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字数:6740

交了交了。

这两天有空会尝试补一下缺了的。

希望能补上……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5号于阿米巴星球冲刺。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没必要。”沙罗的回复就三个字,简短无比。

  “算到你永夜那个小号身上,帮你一把,不是挺好?”韩玉梁锲而不舍,非
要把这个人情卖给他。

  “单纯杀戮不能解决问题。目前冥王要的是旧城区的支配度,你杀掉天火的
先锋,只会换来一批更厉害的对手,反而是给我制造麻烦。双方还没到全力刺杀
对方干部的阶段。”

  他无奈地发送:“合着我想帮你一把换个跟沙耶香的约会券都不行?”

  “想帮我的话,不如用和冥王无关的方式暗中解决掉准备跟天火合作的商人,
让他们退出或者改换立场。我最近在忙的就是这个。”

  “听着太麻烦了。”

  “你能抓紧解决瞿向晚就可以,那也是一个。”

  “可我找不到她。”

  “你都找到天火的人了,怎么会找不到他们的合作者?”

  对哦。韩玉梁一怔。

  瞿向晚要是准备跟天火合作,那天火的人一定知道她在哪儿。

  他本来想问沙罗怎么知道瞿向晚跟谁合作,转念一想,现在这儿能跟她那种
商人合作的两大势力,就是冥王和天火。

  永夜帮他排除掉冥王,答案不就只剩下一个。

  可单单外围一个防护用的别墅里就这么多难缠的打手,还都带着心电感应报
警装置杀了就算是打草惊蛇,他要不是保险起见点穴后第一时间检查了一下,扭
断第一个的脖子,今晚的行动就算是失败了。

  果然,天火下了大力气布置的地方,和只是零散人员驻守的破据点没什么可
比性。

  那就有点麻烦了,杀进去中间那栋别墅逼问瞿向晚的行踪难度太高,能做到
那种事不如干脆逼供一下天火老大的住处。

  考虑再三,韩玉梁转身出门,去下面客厅把制服的那些天火部下一个个拎起
来检查了一遍,挑出仅有的一个东方面孔年轻女人,扛起出门,展开轻功,飞快
消失在了清冷寂静的夜色之中。

  不久,他就带着俘虏回到了之前一家三口住的那栋别墅。

  托叶春樱的福,韩玉梁对暗网流传的各种警备黑科技资料非常熟悉,知道该
怎么对付俘虏身上那个感应心跳的多功能警报器——摘下来马上戴在自己手腕上。

  这样一来,只要他的心跳不停,接收端就不会被示警。

  把女俘虏放进隔音效果最好的卧室,韩玉梁楼上楼下搜罗了一堆东西,顺便
去看了一眼那对儿父女。

  当爹的果然不负他的期望,虽然还没解穴,但眼睛一直往女儿屁股中间瞄,
裤裆早就高高隆起。

  他想了想,干脆成人之美,拿来绳子把他俩捆到一起,一拍背后穴道,让那
壮汉能弓身挺腰,小范围做些动作,才关门离开。

  至于光靠身子挺能不能对准插进去,就看女儿那边是不是配合了。

  摆弄那父女俩让韩玉梁的欲火也烧得颇旺,知道短时间内家里的女眷和沙罗
都指望不上,他索性过去给那个抓来的女保镖拿湿毛巾洗了洗脸。

  她应该是白班,被点晕的时候正在休息,脸上睡出来的油脂擦掉之后再看,
模样还可以,清清秀秀的像个刚进职场的毕业生。隔着睡衣观望一下,身体很结
实,到处都是锻炼的痕迹,隐约可以看到露出来的手脚上还没完全消去的细碎伤
疤。

  看得出来,她曾经禁受的训练很严酷。

  不过见多了白白嫩嫩毫无瑕疵的肉体,冷不丁碰上这么一个满身沧桑的姑娘,
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而且,比起风骚到粗大假鸡巴啪啪乱插的金毛大骚货,他还是更喜欢这种面
目倔强的东方小妹。

  时间有限,他没耐性慢慢磨蹭。抬手找到裤腰,从里面抽出没用上的几把飞
刀和一支手枪丢到一边,向下一剥,就露出了深麦色中间带着白三角裤印的坚挺
屁股。

  扒开泛白的屁股沟,淡淡的腥臊汗味扑鼻而来。

  韩玉梁低下头,凑近深深一嗅,回忆起了曾经夜探闺房勾搭风骚妇人的时光。

  指头沾了些唾液,他向着蜷曲紧并的阴唇底部一压,抠进了屄口里面。左右
转转,并未感觉到有什么碍事东西。也对,锻炼到大腿内侧肌肉不绷紧仍柔韧发
硬的女人,怎么可能还有处女膜在。

  他这就更不必客气,抱起那女人的腰将她搁在床边,大腿耷拉摆好,掀高上
衣露出那段细而紧实的腰肢,单手上下抚摸,一口唾沫抹在头儿上,握着阳物压
低凑过去,便往肉缝里用力一钻。

  一层层肉褶环抱着龟头蹭过,酸畅得很,韩玉梁愉悦地吁了口气,双掌兜过
去把玩着她没什么起伏的小小奶子,催入真气,准备给她解开穴道。

  不料这一冲经脉,他才惊讶发现,此刻正被他玩弄的女人,竟然和叶春樱一
样,有微薄真气在经脉内自行循环。

  这可是练了内功,但没办法开启气海的最显著特征。

  韩玉梁正惊讶,那女人闷哼一声,醒了过来。

  她四肢还被封着穴道,只有身子尚可动弹,扭了一扭,就发觉下身饱满欲裂,
阴道里正火辣辣的阵阵刺痛。她咬了咬牙,没有作声,仍只低头闭眼,默默承受。

  韩玉梁当然不肯这么硬日,手指捏着乳头发功刺激,胯下宝贝拿出几样花巧
本事冲顶翻搅,两、三分钟,就把那干涩嫩穴玩弄的汁水淋漓,进出顺畅无比。

  他这才抵住子宫颈缓缓碾磨,沉声道:“不必装了,我把你弄醒的,你闭上
眼就能瞒过去?”

  那女人硬忍的心气一松,喘息也跟着急促了很多,下面那张小嘴一收一放,
在他硕大龟头上咂了两口。

  但她看不见韩玉梁真面目,一开口叽里咕噜一长串,又是需要用翻译器的话。

  “我用汉语问你,你用鸟语回我?”他不悦道,抬身一掌扇在她屁股上,打
得坚挺臀肉都晃了几晃,转眼麦色上就浮现一层薄红。

  “你……是谁?”

  “那你又是谁?”

  那女人勉强扭过头,以脖子快要别断的角度恶狠狠盯着他,“你连我是谁…
…都不知道,就……把我抓来……强奸?”

  “我就是喜欢强奸你这种撂狠话还凶巴巴的女人。”他又一掌下去,让两瓣
屁股落霞齐飞,跟着猛肏几下,淡淡道,“在这地方就算把你先奸后杀,带到郊
外往雪坑里一埋,谁发现得了?”

  “我是天火的人!”她咬牙切齿地说,弓腰往前躲屁股,想让那根粗长的鸡
巴别插那么深,顶得她肚脐眼里头都胀鼓鼓的痛,痛里还透着酸。

  “天火是什么?你主人的名字么?”韩玉梁故意笑道,吐口唾沫下去,拇指
一压,撑开她的屁眼,转了两转,冲着括约肌内侧的嫩肉打了一发“仙针钻”。

  “嗯嗯——!”那女人浑身一紧,跟着腰也被他按了下去,子宫一阵麻痛,
又被连撞了十几下,屁股蛋都酸了,“你……你连天火……都不知道?还……还
敢当强奸犯?”

  “天火是强奸犯的祖师爷?还是强奸犯工会?”韩玉梁笑着调侃两句,慢慢
享受着久违的包裹吸吮滋味,道,“你还是赶快告诉我你是谁吧,免得我完事之
后打定主意杀人灭口,到时候天火变地灰,可别管我没警告过。”

  “我、我叫莉莉,是……给人当保镖的。你也看到了,我平常也带枪。你只
是为了强奸的话,我……不会报警的,你完事后,可以把我捆上就走,我没看到
过你的长相,你没必要……灭我的口。你杀了我,我的同伴就会追查你,我们组
织有很多人,对你来说就是个大麻烦了。”

  “吓唬我?”他拉大架势,咣咣往子宫口狠夯,冷笑道,“我能神不知鬼不
觉把你从二十多个人一起住的屋子里带出来,还能把你的心跳监测报警器除了,
你们能给我带来什么大麻烦?你报个假名字无所谓,我本来也不是查你身家资料
的,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干爽了,自然留下你的命,你要是不配合,
那我还是釜底抽薪,让你的同伴压根无从追查我的好。”

  那个假称叫莉莉的女人浑身一紧,后背一阵发凉,觉得大事不妙,赶忙努力
调整语气,说:“你……问吧。”

  她想,反正这男人都不知道天火是什么,应该不会问到什么机密。至于莫名
其妙被劫出来强奸这种事,就当是被恶狗咬了一口,回去好好洗个澡就是。

  韩玉梁把她裤子弯腰剥掉,抬起一条腿放在床上,俯身慢条斯理抽送,问道
:“我发觉你身上有和我一样修行过的痕迹,谁教你的?”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莉莉毫不迟疑给出了抵触的答案。

  他笑吟吟垂掌用真气一触悬枢穴,引导她那点内力全部聚集过来,跟着狠狠
一震,顿时让她整条脊椎都酸麻难耐,啊呀一声惨叫出来。

  “看你也是练过的,莫再装傻,这点真气留着对你有不少好处,真要被我废
了,你舍得么?”

  莉莉后背出了一层晶亮冷汗,她气喘吁吁犹豫片刻,说:“这是我们组织…
…给优秀的成员发放的选拔手册,依照手册的注释和讲解磨练自己,三个月后接
受考核。我练了三个月……就有了这些真气,但……我没通过,那个考核很难,
连千分之一的通过率……都没有。”

  “这册子是谁写的?”

  “不知道。我们下层办事的人,没资格知道那么多。”

  “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考核的?”

  “我知道的……最早的有七、八年了吧。”

  这不像谎话,韩玉梁一边动腰一边动脑,暗想,这下可有了个额外收获,原
来天火里还藏着一个和他一个世界过来的人。

  要是这个莉莉说的不假,那人比易霖铃到得还早,而且,已经在天火中居于
高位,才会舍得将内功心法传授下来当作增强组织能力的手段。

  千分之一不到的通过率,看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体质差异问题了。

  这么看,他随便动动手就能捡到资质一流还人美心善的许婷,真是运气爆棚。

  来这儿的同乡韩玉梁都已经问过,依她们的说法,当时接近他玄天功遗留残
痕,又还没被他找到的只剩下两人,一个相府千金李沁香,手无缚鸡之力,柔柔
弱弱样貌甚美,穿越过来估计早成了不知道谁家养的肉便器,那有可能做到这事
儿的,便只有卫竹语了。

  可卫竹语练的是鞭法,内功修为还不如陆雪芊。

  就算她过来之后修为大进,或者自身和他一样学识驳杂,搞出了比较基础的
适合任何人练的心法,以她的为人做派,怎么可能让天火变成如今这么一个野心
勃勃的组织?

  难道说,卫竹语来得太早,也和陆雪芊一样心理受到重大打击,没人去救,
一条道走到黑了?

  韩玉梁皱眉苦思良久,忽然觉得龟头一阵酸麻,被紧紧束住,这才拉回神智,
意识到自己分神之际胯下没停,连着起伏了半个多小时,把这女人就这么生生日
到丢了。

  莉莉一直在扭着身子脖子盯着他,咬紧牙关哆嗦了一阵,熬过这波高潮,气
冲冲地说:“你……你强奸怎么还带走神的!”

  “想了点事儿。”他伸手把她一翻,扯开上衣,抓着奶头捏搓,胯下继续挺
动,道,“你认识卫竹语么?”

  莉莉想了想,“好像在哪儿听过……”

  “不是你们天火的?”

  “不知道,我们组织很大,全球加起来可能有好几万,我怎么可能都认识。”

  韩玉梁拉长奶头,松手放回,话锋一转,终于问到此行的正事儿,“我最后
还有一件想问的事情,有个叫瞿向晚的女商人,就住在这个社区,你知道她在哪
儿吗?”

  莉莉的神情有了微妙的变化,马上就摇头说:“不知道。”

  看来这是个战斗员,不太擅长撒谎演戏。

  韩玉梁笑着垂手拨开毛丛捏住阴核,抽出半根龟头卡着膣口内侧飞快抽插,
运功刺激里外夹攻,道:“你撒谎的本领不行,还是别自讨苦吃了,我对你们天
火没兴趣,实话告诉你,我就是冲着那个瞿向晚来的。你要是豁出去保她,那好,
今晚时间还多的是,我日完了你,就去把和你一起的那些同僚杀个干干净净,我
事先摸过底了,你们一共租了九间别墅,八个护着一个,最中间那个里面的……
大概死不起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莉莉神情变得更加惊慌,可偏偏又一波高潮来了,
让她舒服得满脸别扭,像是受虐狂被人一拳打在奶子上,痛过了头却又很爽。

  “其他人嘴不如你这么严,不像你,上下一样紧。”他调笑一句,肉茎一挑,
抽到外面,将一腔浓浊精浆,喷发在她急促起伏的肚皮。

  欲火稍歇,他用莉莉的衣服擦干净,提上裤子坐在旁边,手指头轻轻点着她
还高高立起的乳头,“我本来对你们这个天火没什么兴趣,但你们硬要包庇瞿向
晚的话,可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你们有几万人我不管,反正你们在明我在暗,我
今天杀几十个,明天杀几十个,杀上几年,杀到你们肯交出瞿向晚为止,倒也可
以。”

  “你……疯了吗?”莉莉浑身颤抖,“我们可是世界最大的赏金猎人组织,
只要查出你的身份,绝对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韩玉梁拿起她的手枪,运力一扭,嘎巴一声扭成麻花,“那你们得先查得出
来才行。你自己衡量吧,我这儿已经射了,你就是国色天香,这会儿我也舍得杀,
是保你们天火的人,还是保那个除了点臭钱什么都没有的婊子,我给你一分钟时
间,仔细考虑,然后,告诉我答案。”

  “我……说就是。”莉莉只犹豫了几秒,就哭丧着脸彻底服了软,“但你…
…不能让人知道是我们出卖的信息,她一直对行踪隐藏得很好,说出去……对我
们会有很大影响。”

  “放心,我不会到处去讲,而她……”韩玉梁故意狞笑两声,“到了我的手
里,就再没机会讲了。”

  莉莉扭开头,满脸纠结地说了一个门牌号。

  韩玉梁挺意外,那地方竟然距离天火的住处很远,已经到了社区的角落。

  “如果不是真的,那你们的人最近晚上睡觉最好都小心着点。”他丢下一句
狠话,抓起莉莉开门去了那对儿父女的房间。

  当爹的竟然还挺能忍,趴在那儿挪开屁股,硬邦邦的鸡巴宁肯冲着地,也不
愿意靠近女儿的下体。

  “是条汉子,给你个补偿。”韩玉梁垂手把他女儿打昏,挪开扔到一边,然
后将莉莉重新制住全身,放到双眼发红的男人身下,顺手帮他个忙,把龟头对准
了那还潮乎乎的肉缝,“祝你们玩得愉快,巩固好合作关系。”

  那男人毫不犹豫就挺身往前一冲,顶进了能帮上忙的小肉洞里。

  韩玉梁走到门边,回头用翻译器说了一句:“这小妞,就算是报酬,感谢你
刚才告诉了我,天火的人都住在哪儿。”

  莉莉和那男人的脸色,一起变了。

  韩玉梁关上屋门,去卫生间把心跳感应的那个报警器给五花大绑的女人戴上,
整理一下装备,扬长而去。

  如果他猜得不差,那男人应该会帮他灭口的。

  狗咬狗的戏码,也挺有趣。

  不得不承认,瞿向晚这女人真的很能躲。

  她藏身的那栋别墅,之前韩玉梁还路过来着,就是在院子里开派对烤肉玩得
热热闹闹的那一群老外。

  主人一家都睡在二楼,腾出了一楼的客房给瞿向晚和她的一个贴身女保镖。

  从实地考察结束之后,她就足不出户,躲在这边的房间里跟天火通过网络联
系,只等着最后敲定投资项目后签协议拨款。

  看来之前那次被清道夫追杀,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

  虽说住在这个社区的家庭基本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好人,韩玉梁也没兴趣在
这边大开杀戒,天火不可能一直不发现异常,等到动静闹大,再想把人悄悄带走
可就不那么容易。

  潜入房间后,他拿出二十分钟摸清状况,就上楼偷出车钥匙,下来进屋把瞿
向晚和女保镖一起点昏。

  本来他是打算只把瞿向晚扛走,可一想留个女保镖在这儿估计还要节外生枝,
再加上女保镖比瞿向晚年轻漂亮身材好,就算比较无辜不适合拿来调教,收拾臭
婊子的时候挂在旁边看着助兴也不错。

  不然整天对着这个三十多岁瘦成一根柴火棒屁股和奶子都塞了东西的女人调
教,他觉得自己要抑郁。

  开车带着俘虏回到住处,知道那边的监控应该已经拍下了行踪,韩玉梁收拾
好行李搬下车,就给沙罗发了条信息告知了当前的情况,叮嘱一句真要忙完也别
回这儿了。

  从手机上翻出奈奈给的地点,最近的也要几百公里,他叹了口气,把瞿向晚
放在副驾驶用安全带绑住,开出市郊后,伸手解开了她上半身的穴道。

  瞿向晚迷迷糊糊大概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晃了晃头,一歪脖子,又睡了。

  韩玉梁拍了一下喇叭,大号越野车发出刺耳的鸣叫。

  见她还是不醒,他干脆放下那一侧的车窗,让森冷的冰原夜风卷着雪花冲进
来抽了她一记耳光,道:“你要是再不醒,我可要关车内暖风了。”

  瞿向晚眨了眨眼,一看就是种上去的睫毛忽闪几下,打开。

  “我……为什么会在……车里?这是哪里啊?你、你是谁啊?”

  听口音,韩玉梁就觉得这应该是从小在外邦念书的王庭。

  “来找你讨债的。你妈的钱都给了你,债主们的日子,过得很苦啊。”

  瞿向晚饱受化妆品璀璨的苍白面皮,顿时又少了几分血色,“你说什么呢,
我是孤儿,我妈妈……大劫难时期就死了。”

  “哟,可真是孝女啊。以前还知道夸两句妈妈,说一切都是为了你,你会珍
惜。现在改头换面,就连妈都没有了?”

  “我是孤儿,我有身份证明,我……还有扶助院的一切手续。你一定是误会
什么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真的误会了。你送我回去,我保证不追究你的绑
架罪,好不好?”

  “不好。”韩玉梁笑道,“费这么大劲抓的,真错了也没关系,把你屈打成
招就是,我说你是,你就是,反正债主气消了,我就算任务完成。”

  “他们……给你多少钱,我都出双倍,不,十倍!”瞿向晚满头冷汗,瑟瑟
发抖,但仍死咬着不松口,“就当是你绑架我的赎金,我没有亲戚朋友,你绑走
我谁也勒索不到,最后帮债主害死一个无辜的人,让真正的坏蛋逍遥自在,大家
都不想的吧?”

  韩玉梁扭脸在她身上扫了一遍,冷笑了两声,没有说话。

  她咬了咬牙,又说:“我不管他们给你多少,我出五千万,暗网秘密银行转
账,保证无法追踪信息,你可以先收钱后放人。你、你要是……还有什么别的需
求,我的贴身保镖,以前是地区选美亚军,你送我回去,我就让她跟你走,你玩
够放她回来就可以,我出钱补偿她。这样行不行?”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难怪那个保镖抱起来不像是很能打的样子,原来是往身边放了个关键时刻的
替死鬼啊。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