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红尘仙道】十九,二十章

第一文学城 2021-11-26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风掣
作者:风掣 2021年10月31日首发sis 字数:9914   超过10万字了,求评论,点赞,谢谢。

作者:风掣
2021年10月31日首发sis
字数:9914

  超过10万字了,求评论,点赞,谢谢。

              第十九章 妖魔

  修行者的生活在凡人看来枯燥且无聊,特别是沐雪峰。自陆沉闭关筑基以来,
沐雪峰便陷入了「荒无人烟」的死寂之中。所幸峰上积雪,否则洞府大殿该是被
蛛网虫豸占据了。

  某夜,陆沉的洞府之上,灵气集聚,盘旋成覆盖了整座沐雪峰的大漩涡!一
时间,惊动了半个大叶仙宗。

  「天道筑基么……陆兄果然机缘深厚!」风不归搂紧了怀中赤裸的白肉,熟
睡的妇人鼻息隐隐,睡的踏实而又满足。

  玄照峰,秋少君感应到从沐雪峰传来的灵气波动,「啪」手中的玉简被他捏
出了裂缝!

  他的暗哨来报:陆惊鸿招纳之前便去过一次拒风城!

  秋少君额头的青筋突起,此刻若说陆惊鸿和陆沉半点关系没有他确是自欺欺
人了!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妨碍他得到陆惊鸿,特别是在他早已看出惊鸿出关之后
已非处子之身!

  不过,倒是有些有趣的东西!他残忍的一笑。

  沐婉容当然也知道陆沉突破。她应该前去恭贺师弟的,可是美妇师姐却犹豫
了。自那日师弟用手指百般亵玩她的下身阴珠,搞得她把尿喷的遍地都是。每每
一想到师弟,她总会想起他那两根手指,似乎是着了魔一般,下体莫名的会有一
种瘙痒之感。她便会学着师弟的样子,亵玩自己的阴珠。

  初始还会弄的自己浑身疲惫,一身都是水。可久而久之,自己的手指已经满
足不了她了。她幻想师弟,一开始幻想他把自己的腿掰开,用手指无情的玩弄自
己的阴器,每当这时,她自渎的动作就会加剧,连阴珠都会被磨肿……渐渐的,
也不知从哪看来的,她幻想师弟火热滚烫的阳具滚过自己脸颊的画面,最后,这
阳具会破开自己的处子,温暖的阳精会喷满子宫……

  呼吸更加的深了……美妇师姐的脸蛋火烧一样的发烫。斟酌再三,她还是决
定去见师弟……

  灵气漩涡在半个时辰后消散无踪。沐雪峰上的风雪难得的停下。天空之上不
见一朵云,满月悬挂在黑色的夜幕上,把银光洒下大地,四处白芒。

  「呼,」陆沉长吸一口气……此刻他的脑海中一片清明,方圆十丈内的,哪
怕是一朵雪花也会被他探查出它的棱角。

  陆沉兴奋自语道,「这就是神识吗!」

  在他的「视野」中,美妇师姐走到了他的洞府前,似乎正要敲门。

  「师姐!」陆沉直接喊到。沐婉容好像被吓了一跳,原本要敲门的手往后一
缩。正好陆沉打开门。

  他笑容满面道,「师姐,进来吧!」

  沐婉容见着陆沉炽热的目光,竟然躲闪道,「师弟,恭喜你成功筑基,这是
师姐的一点心意,你收下吧!」

  她拿出一碧绿的玉瓶,递给陆沉,「这是养灵丹,对收敛气息有好处。」

  「嘻嘻,谢谢师姐。」陆沉感谢道。沐婉容有心了,这养灵丹对刚突破筑基
的修士来说,就像大出血后的补血品。正好可以帮陆沉度过丹田内灵气匮乏的境
地。

  沐婉容站在门口,没有进入陆沉的洞府内,「师弟,那我就先走了……」

  陆沉道,「师姐不进去坐坐吗?」

  她摆了摆手,「不啦,夜深人静的就不打扰师弟了。」

  看着在自己面前忽然一改之前「豪迈」性子的师姐,陆沉好似猜出了些什么,
意味深长的笑道,「师姐,要是有需要尽管开口,师弟一定全力以赴!」

  他把「全力」两个字咬的特别紧,生怕别人听不出来似的。

  美妇师姐啐了他一口,「谁要你全力了!」但不得不承认,想到那销魂之感,
沐婉容还是有几分的心动。

  ……

  可惜师尊不在……

  美妇师姐走后,陆沉坐在门前赏月。陆惊鸿有事外出,不能在沐雪峰见证陆
沉突破筑基。不知怎的,一想到师尊看见自己突破后欣喜的样子,陆沉就觉得心
中特别舒服,以至于他已经在门槛上痴痴的傻笑起来。

  「沉儿看起来很高兴啊。」

  忽然,熟悉的声音从天上传来。一道青色的身影从天而降,猎猎寒风中,修
长的身姿衣袂飘飘。

  陆沉又惊又喜,激动的站了起来。「师尊……您,您不是在外面吗?」

  「我算出你今晚会突破,所以星夜赶回,不过看样子还是错过了……」陆惊
鸿明明在笑,却故意装作可惜的模样。

  陆沉一步上前,「当然不晚!」两人靠的太近……

  陆沉的身高已经超过了陆惊鸿,不过陆惊鸿身材高挑,按地球上的算法得有
一米七二。他这一步踏出,两人的鼻尖仿佛都要靠拢。

  陆沉敢发誓,此刻的他心中一片纯净。哪怕师尊身上幽幽百合花香,精致绝
美的面庞就在他的眼下鼻前。他想的也绝不是男女之事。有的也只是心中暖意和
感动。

  看见陆惊鸿窘迫的脸蛋,陆沉才发觉是他靠得太近。不过他倒是没什么不好
意思的,哈哈一笑,往后退了一步。

  「调皮!」陆惊鸿的纤指在他的鼻梁上轻捏了一下。

  陆沉笑呵呵的拉着师尊一起坐下赏月,却没看见她背在身后的手指微微颤抖。

  陆沉闭关半月,陆惊鸿也外出了半月。淫僧的诅咒再次苏醒。

  她本想回静室,但又不愿拒绝陆沉。只好压住心中的悸动,与陆沉坐在一起,
为了防止意外,她还故意远离了陆沉一个身位。

  陆惊鸿的远离让陆沉有点失落,不过仅仅是片刻,他便调整了过来。师尊向
来清冷,寻常弟子连面都难得一见,他早该知足了。

  皎皎月光下,陆沉夸夸其谈。从林庄的建筑到巫族人驯兽拉货,还有火车一
般的蜈蚣,飞机大小的雕,和陆惊鸿待在一起,陆沉有永远也讲不完的话。

  毕竟是闭关多日,哪怕是已筑基身上也难免带着汗渍的味道。要是是别人,
陆惊鸿一道雨露术打过去,清理他身上的味道。可是她怎么会去嫌弃陆沉。

  偏偏诅咒发作,陆沉身上的雄性味道让她坐立难安。陆惊鸿明显的感觉到下
身密处痒感,她抱膝而坐,隐藏住自己双乳上因刺激而逐渐坚硬的乳蒂。要是被
陆沉看见她胸前衣服被乳蒂支起,那她还有什么颜面做他的师尊。

  陆沉讲到高兴之处手舞足蹈,他还颇为暧昧的说道林家父子两人同妻之事。

  至于他和顾玉的浪荡事却半点没提。他却不知身边有九儿这个「细作」在,
他那点秘密,师尊不光知晓,连他和女人嬉戏时,喜欢别人扮作母犬也一清二楚。

  这事看起来来荒唐,然而在这不知几百亿修士的修真界也算不得什么。在陆
惊鸿看来陆沉的好色仅仅是好色,她还见过魔道中人,把女子从小当做狗养,与
狗同吃同住,甚至还与狗交媾。

  陆沉提此倒是提醒了她,她也正打算敲打敲打陆沉,好不让他耽于淫乐。

  尽管自己的胯下流水潺潺,面若桃花的陆惊鸿还是振作起来,她尽量让自己
的声音听起来严肃。

  「沉儿,你觉得男女之事怎样才算自然合理?」

  「男女之事?」陆沉奇怪师尊为何突然提起这个,不过明显他会错了意。陆
沉思索片刻,道「徒儿以为,男女之间并无大防,无论地位年岁身份差距,只要
真心,并且自己愿意,哪怕是师徒,也并不是不可以在一起的!」

  事实上,陆沉说出口就后悔了。他那最后强调的师徒,还真没有暗示什么
……

  陆惊鸿嗔了他一眼,这孩子还真是胆大包天。连师尊也调戏。

  知道徒儿理解错了,理了理心中的思绪,陆惊鸿又道,「我问的是男女媾和,
阴阳互补之事。」

  最后的阴阳互补是陆惊鸿未免尴尬而加的,好在陆沉直接忽略了后面话。

  见师尊又发问了,陆沉正襟端坐,「徒儿认为,自然万物区分雄雌为的就是
让其交合繁衍,男女不论修士凡人,皆是自然万物之一,故而顺其之然就好。」

  陆惊鸿道,「既然如此,那有鱼溯游循源产卵于秋日,鸟类春夏筑巢,也是
自然之道喽?」

  「那是当然,」这对陆沉来说是小儿科,他答道,「鱼溯源产卵是水温水质
限制,鸟春夏筑巢是彼时飞虫正盛,食物所限。」

  接近主题,陆惊鸿追问道,「那为何不四季如春夏,四海皆同温任由其繁衍
生息呢?」

  「自然是自然所限啊,生机也有穷尽之时,当然不能够任由生灵终日繁衍,
否则自然界岂不是乱了套。」陆沉哈哈道,他觉得自己回答的很好。

  他发现师尊突然莫名的盯着自己,陆惊鸿似笑非笑道,「既然如此,沉儿为
何不加节制,随处倾泄欲望,耗费生机呢?」

  「啊?」陆沉慌了神,自己不是一直都是师尊眼中的乖乖纯情少男吗?怎么
师尊会如此发问?!

  陆惊鸿叹了口气,拉住陆沉的耳朵,三百六十多一扭。「别以为我不知道你
的荒唐事!莫珏是个可怜的女子,你不要辜负了别人!」

  这下陆沉确定师尊知晓自己那些个女人了,他双手一摊,「可是师尊,别说
身份不对等,哪怕有朝一日我追上了她我也不能娶她啊!」先不提和莫珏有没有
感情,前面还至少有个赵忆九在呢。

  陆惊鸿翻了个白眼,「你先前不还说不要被身份地位限制吗?再说了,谁说
我叫你娶她了?我陆惊鸿的徒弟,再怎么也得娶个世家圣地圣女做媳妇儿才行。」

  她安慰道,「你放心,为师只是怕你做出那种始乱终弃的事。莫珏以后你去
了中州收入房内做个妾便是。」

  陆沉拍胸脯保证绝不会始乱终弃。

  「不过师尊,那中州我也能去吗?我听师姐谈过好几次了,不是说有固定的
名额么?」陆沉可不信他能在大叶仙宗百峰一众优秀的弟子中脱颖而出。

  陆惊鸿轻矫首自信道,「此事你不必担心,送你去中州是必定之事,你如今
最重要的是提高修为。」她看了眼陆沉,眉头一皱,「否则去了中州连看家之犬
也打不过,如何立足?」

  真有那么夸张吗?陆沉甫天道筑基成功,正是心怀远大,欲试天下之时,师
尊这一说让他身上的压力又重了。

  陆沉正感叹,忽然发觉师尊的气息比平常更加的急促。他如今筑基,不自觉
的便能夜视,抬头一看:师尊的脸颊红扑,檀口微张,细细的眉毛下,双眼晶莹。

  他从未见过师尊如此的表情,就如同怀春少女初见情郎,痴态毕露。师尊往
日都是面色淡漠,偶尔唇角能有笑意,便让陆沉惊艳不已。

  看见陆沉凝视自己,陆惊鸿知道自己的失态被他看见了。心中羞怒,她刚想
开口训斥,却发出了好似呻吟的「啊」声。她急忙屏气凝神,解释道,「为师匆
忙赶回真气紊乱,就先回去调理了。」

  「师尊慢走,」陆沉乖巧的点头相送,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出来。

  青色的纤影离去……

  陆惊鸿的表情分明是情动至极,陆沉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他面色阴沉,绝无
半分暧昧。

  师尊如此失态让他想起了前世地球上的某些玩法:蜜穴里夹着跳蛋,然后与
其他人交谈时被人启动。那些女子都是如此的表情。这让他觉得下贱!

  也许陆惊鸿并非如此,但与其让他相信师尊对自己动了情,他更相信有幕后
之人在操纵!

  会是谁?陆沉想起了一个人,秋少君!可师尊不是对他不假颜色吗?

  心中的芥蒂一但形成,除非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否则便会一直存在。陆沉相
信自己是想多了,但陆惊鸿的表情实在无法用其他解释……

  陆沉面色为难,即使陆惊鸿真的与秋少君结成道侣,他又有什么资格去干扰
她的决定呢?

  陆惊鸿一改从容的姿态,急匆匆的进入修炼室之中。她关紧门后,盘膝而坐,
双掌合于丹田,清心决运转的灵气从她的头顶向四周散布。

  她却仍然是秀眉紧皱,额头上汗水漉漉,甚至从滚烫的脸颊滴下……

  「嗯啊!」她长叹一声,趴在了榻上。清心决早就失去了对诅咒的作用。但
她还是不想放弃,一想到自己这幅下贱的模样被沉儿看见,她就恨不得立刻死去!

  「沉儿……」陆惊鸿眼角沁出泪珠,她好心痛,好委屈。这些年来的孤独突
然涌了出来。自己独自一人,既要默默的忍受中州陆家人的眼色,还要小心翼翼
的隐藏着这些委屈,她太难了。在诅咒的蛊惑下,她竟然生出了一种想法。好想
找个男人依靠,依靠在他的肩膀上……

  不知何时,陆惊鸿一身青衣散开来,肌肤雪白如瓷。她趴在榻上,怀中抱着
枕头,长发遮掩了纤柔若削的肩膀,一手紧紧抓住枕头的一角,一手被压在身下
……

  ……

  陆沉虽心中愤懑,第二日脸上却还是带着笑意迎接前来祝贺的师姐们。当晚
他便借故离开沐雪峰去了神机峰。

  谢仙子在闭关,他见不着,拿着莫珏给的牌子,被一个小姑娘直接带上了玄
宫。

  穿过重重宫阁,小姑娘把他带到了一间奢华的阁楼内,「师兄,天色已晚峰
主不便见客,您今晚在此歇息一晚,明日我去禀告峰主。」

  这却是陆沉未曾想到的,想见莫珏一面还得等一晚。「嗯,劳烦小师妹了!」

  小师妹道了声,「不麻烦」就离开,走的时候还不忘带上门。

  陆沉正打算躺会儿,忽然听见床上好像有动静。他揭开床帘一看,画面瞬间
让他血脉喷张!

  莫珏身穿他设计的「比基尼」被麻绳绑在床上,两只长腿被压在头边绑在床
槛,让胯部突出。「比基尼」在中间屄穴的位置被顶出了长柱形的形状。她看见
了陆沉,在呜呜的叫。原来嘴里也塞了陆沉做的口球。

  他却是忘了,数月不见,莫珏可忍不了了。随着这些日子对莫峰主的调教。
他发现,莫峰主有个不得了的癖好,那就是特别喜爱刺激。

  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前正经惯了,一被陆沉戳破她的防线便无所忌惮。莫珏有
时候后大胆的让陆沉都吃不消。陆沉甚至怀疑师尊发现他和莫珏的事就是因为这
个原因。

  记得有一次在神机峰与莫峰主欢好之后,他开玩笑让她光屁股来沐雪峰找他,
谁知莫峰主在第二日夜晚就真来了。而且还真是一丝不挂的来的。

  陆沉还记得那次莫珏来时胯下的淫水一直在流,打湿了大腿,来的路上还有
印迹。

  自那晚起,陆沉带着莫珏,不,应该说莫珏带着陆沉,在神机峰露出了个遍。

             第二十章 妖魔(续)

  而最令陆沉印象深刻的莫过于一次神机峰的例行大会。

  那次,陆沉当然被莫珏邀请前去观会。还记得那时神机峰的弟子到了九成,
甚至许多早已「毕业」的弟子也回了峰。

  玄宫的道场内坐满了人,而正台上,谢雨珊谢仙子以及一众有成的归来弟子
轮流讲道。

  不得不说,莫峰主的神机峰凝聚力是仙宗百峰内最强的,当然是表面上。下
边的弟子挨个提问,求知。上边的师兄师姐一一解答,有时大家都不清楚的,莫
峰主便从高台后重重帷幕后的观景房内传来。

  然而,谁也想不到的是,房内的莫峰主正被陆沉扒光了衣服,跪爬在地上肏
. 陆沉的手在她光滑白皙的背上游走,摸上她肥满的大腚时还使劲扇了起来,仗
着房内有静音阵法,声音不能外传,陆沉把莫峰主的肥腚直接扇的通红,布满了
手掌印。

  就在这时,有弟子请求峰主解答。于是莫峰主随身套了件宽大的道袍,遮住
伤痕累累的大腚。她整理好被陆沉扯乱的头发,擦净脸上的口水,前一刻还带着
春意的风骚表情瞬间就变得严肃。

  就这样,莫峰主夹着骚穴里的淫水和阳精出去给弟子们讲道……而最为重要
的是,这一切都是莫珏自己安排的!

  一想到之前的一幕幕,再加上师尊给他带来的郁闷,陆沉心中生起一股暴虐
的情绪!

  「啪」他一把扇在莫珏的脸上,她口中衔的口球应声掉下,滚落在地上,
「好你个反差婊,还学会戏弄主子了是吧?!」

  莫珏没想到陆沉会如此暴力,要知道,一直以来陆沉虽然变着法子的亵玩自
己,但却从未强迫她,也绝不会做出扇巴掌如此羞辱的动作。她眼中不解的看向
陆沉,嘴角的口水流淌,看上去更加的痴女。

  陆沉手掌还未收回,悔意已上心头。

  他抚摸莫珏的脸蛋,「对不起,」他道歉道。

  莫珏安慰他,「主子好像看起来不太高兴?」她吸吮陆沉的大拇指,「主子
不高兴就扇奴巴掌吧,奴被主子打,好像下边更湿了。」她还把雪白丰满的双腿
分开,让陆沉看,果然是一片粉红,骚香的味道很浓厚……

  陆沉一巴掌拍在她的肥腚上,白色肉浪翻飞,笑骂道,「骚货!」

  他搂住风韵的莫珏,两手想揉馒头一样揉她的大白奶,低下头,莫珏自觉的
送出红唇。两人唇齿想接,交换着彼此的唾液,让房内唧唧声响了许久……

  「奴就是骚货,奴就是主子的贱货,是主子的母狗!」唇分后,莫珏扑进陆
沉怀里,肥美的身子趴在他腿上。她在陆沉的胯下疯狂的嗅闻,这雄性的味道让
她痴迷。

  「奴表面上是神机峰朴素严厉的莫峰主,背地里是陆沉主人的骚母犬,肉便
器,鸡巴套子!神机峰的莫峰主最喜欢舔主人的大鸡巴,最爱吃主人的阳精,每
次主人射进我的骚屄里,我都会大腚朝天,用手挖出来再吃掉!」

  莫珏的污言秽语让陆沉呼吸沉重,他扯住莫珏的头发,就像把扑食的狗拉起
来一样,扯起她的头,然后迅速脱下裤子。

  莫珏一见到阳具,立刻又扑了上去,张嘴咬住。

  就像是品尝世间少有的奇珍美味,她先是在肉茎的马眼处一吻,伸出舌尖往
小口内顶,爽的陆沉「嘶嘶」的吸气。随后又舔弄肉茎,把口水布满在上面,痴
态十足的放在脸庞上嗅闻,似乎这性器的味道让她沉迷其中……

  随后,她又把肉茎紧贴在脸上,依次含住左右的春囊,还抿紧嘴唇夹住春囊
的褶皱,轻轻的扯拉。

  莫珏抬起头来,脸上全是她自己的口水,她祈求道,「主人,奴儿想到外面
去玩!」

  陆沉捡起口球绑在莫珏的嘴上,又重新把她的手腕束缚住。

  「咯吱,」门被打开,陆沉率先走到外边去,然后朝莫珏招收道,「那就走
吧,我的乖母犬!」

  莫珏脸上一瞬间潮红起来,她兴奋的扭动肥腚,甩起她的奶子大声回应道,
「嗯,主人!」陆沉已经好几月没来调教她,对食髓知味的莫珏而言,这种忍耐
是为了更好的释放她自己的本性!

  朗月下的神机峰玄宫内,清冷的月光洒在栏杆上。莫珏早有准备,此刻的玄
宫除了她和陆沉就再无第三人。

  「来,」陆沉替她戴上眼罩,莫珏自觉的封住自己的神识。现在的她浑身上
下除了眼罩和手腕的绳子再没有其他的东西。「啪叽!」光溜溜的屁股被月光映
照的雪白,陆沉忍不住蹲下来亲了一口。

  「主人……」莫珏的声音颤抖,她已经开始兴奋了!

  ……

  「当……当……当……」

  第二日,陆沉被恢宏的钟声吵醒,昨夜疯了一晚,最后莫珏赤裸着娇躯躺在
他怀中睡去,他下意识的去楼她,却搂了个空。耳中响起莫珏的留音:「主人,
诫钟响三声,所有的峰主都必须去主殿议事,奴就先去了。」

  议事?难道发什么了什么大事么?陆沉不了解,不过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伸
了个懒腰,准备回沐雪峰去。

  此事,大叶仙宗的正殿,熙熙攘攘的站了一堆来自各峰的峰主,秋少君站在
人群中央。

  莫珏刚到,见到站在一角的陆惊鸿。她不知陆惊鸿已经知道她和陆沉的关系。
不自觉的便站到了另一角。

  碧剑峰的裴云册裴仙子见人到的差不多了,率先问道,「秋峰主,不知敲响
诫钟召集我等,所为何事?」

  她一开口,正殿的众人皆望了过来。诫钟不可轻易敲响,这一定是事关宗门
存亡的事。

  秋少君见到众峰主都看了过来,面色凝重道,「我以探明,有妖魔潜伏在宗
内!」

  哗然声一片!对于正道宗门来讲,妖魔是比邪宗更大的对手,大多数妖魔以
修行者为食,且吞噬的修行者越强,妖魔就越强。所以理论上来讲,妖魔是没有
上限的。

  上古时期,来自域外的天魔被大能者封印,肢解,其残留的气息飘荡在世间
各处,机缘巧合之下,气息附身与人,妖,兽,甚至树,石,草,诞生自我意识,
便称作妖魔。据说,一旦妖魔吞噬足够的修行者,便会晋升为天魔。要知道,最
弱的天魔也是元婴之上的存在!

  紫炉峰峰主上前一步,询问道,「那妖魔此刻在何处,修为如何?」

  秋少君笑道,「赵峰主莫急,这妖魔还处于诞生期。」

  赵坚反对道,「秋峰主此言差矣,无论妖魔现在处于何种阶段,都应该尽早
除去才是,万不可轻敌!」

  众人迎合道「对啊,秋峰主,快告诉我们妖魔现在在何处,我们现在就去除
掉他!」

  秋少君环顾大殿,找到了怀抱长剑,在众人后面的藏剑峰峰主,古拙。他别
有所指的道,「古峰主,不知藏匿妖魔,是不是背叛人族呢?」

  「古拙?」陆惊鸿看了过去,古拙可不像会是藏匿妖魔的人?但秋少君竟然
敢敲响诫钟,一定是有足够证据的。

  古拙叹了口气,道「不归虽然是天魔气息所化,但他决无半点害人之心。」

  赵坚哼道,「古峰主莫不是忘了千年前的灵罗宗是怎么覆灭的了吗?

  「可那也是灵罗宗灭他族人在先啊,天魔气息诞生自我意识之时就已经彻彻
底底的是另一种生灵,只要多加引导,他未必不能走上正道!」

  古拙还想解释,却被秋少君打断道,「古峰主,这种风险我大叶仙宗可冒不
起,你还是交出妖魔让我等扼杀,以免等他成长起来为害修行界!」

  「呵呵,什么妖魔!」古拙嘲讽道,「还不是你等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找的借
口!在中州,这等修士早以被称作先天道体,是各大宗门的争夺的弟子!」

  古拙这番话让正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说的很对,天魔气息附身与人身上时便会以人的意识为主,逐渐泯灭自己
的意识,只要附身之人克制自己,不去吞噬其他修士,就能彻底的摆脱天魔的意
识。

  若是风不归诞生在世家大族,自然会有大修士替他护航,但可惜他出生低微,
与其花费资源去培养一个随时会反噬自己的修士,不如夺取他体内的天魔之气,
以供自己修行。

  没错,天魔之气是可以被强行夺走的,它可以改善修士的资质,据说,连元
婴修士都能提高其根骨!

  赵坚在沉默后第一个打破局面,「古峰主何必多言,事后少不了你的那一份,
况且妖魔狡诈,万一他早以吞噬原主,不过伪装成如今这样也说不一定,我们可
不能冒险!诸位峰主说对吧?」

  「赵峰主所言甚是!」众峰主站在赵坚身后,其中用意不言而喻!

  陆惊鸿已经转身离去,这其中的利益纠葛她实在不想沾惹。令人意想不到的
是,莫珏竟然也走了。

  也好,多走到一个少一个人分,秋少君心道。他知道惊鸿一定不感兴趣,却
没想到他以为会很积极的莫珏会离开。

  不过,可不仅于此!秋少君怒极反笑,惊鸿啊惊鸿,我倒要看你如何解释!

  藏剑峰上,碧空如洗,今日天气尚好。一处坐北朝南的农家小院里,美艳的
妇人哼着小曲儿站在半人高的石板前洗衣物,仔细看去,这夫人居然只穿了围裙,
圆润的大腿,挺翘的肥腚都暴露在外。

  风不归躺在躺椅上,右手端着一杯茶,左手边的小桌上是一盘洗净的葡萄。
他嘴里的葡萄吃完,又选了颗葡萄拿在手中,瞄准妇人肥腚下双腿间突出的一点
嫣红,上面还有柔顺整齐的黑色毛发。

  「去!」葡萄应声飞出,贴在了美艳妇人的胯下。

  妇人被惹恼了,拿起葡萄转身嗔道,「归儿,你干嘛呢!」

  风不归调戏道,「娘亲,你怎么不穿裤子,连大肥屄都露出来了,好下流呀!」

  美妇走到他旁边,把葡萄塞进下身的蜜屄内,爬上躺椅蹲下。赭红色阴器完
整的暴露在他的面前,肥厚的阴唇中夹着一颗紫红的葡萄。美妇抱怨道,「还不
是你不允许娘亲穿衣服!每天把娘亲养在这小院子里,娘亲是你的宠物吗?」

  「哼,吃你的葡萄!」美妇把屄穴凑到风不归脸上,他闻着骚香的气味,舔
了一口。整个脸埋了进去。

  妇人情动,在他的脸上磨蹭,手也捏住自己的乳头反复揉搓。风不会忽然停
止了吸吮的嘴,抽出脸来。「娘亲,我们该离开了。」

  「啊?」美妇疑惑的看着胯下的俊秀面庞,虽然她抱怨儿子把他当禁脔一样
圈养在这小院子里,但她也乐在其中,每日母子间嬉戏淫玩,让她沉迷,甫要离
开,忽然觉得不舍。

  风不归在美妇的肥腚上拍了下,「快去穿衣服,他们要来了。」他的目光仿
佛能穿透群山,看到向藏剑峰飞来的众峰主。

  虽然秋少君说妖魔还在诞生期,众峰主仍然没有丝毫轻敌,拿出自己的拿手
法器,浩浩荡荡的超藏剑峰赶来。

  赵峰主祭就一块大鼎,那大鼎迅速膨胀虚化,罩住整个藏剑峰,防止妖魔逃
窜。裴峰主的飞剑以一化万,联合秋少君的烈阳一起攻向小院子。其他峰主也是
各施其法,尽全力务必一击毙命!

  古拙立于一旁袖手旁观,不打算出手,看着众峰主,脸上淡淡的嘲讽。

  可是如此声势浩大的一击打入小院内却瞬间如灰尘一般散去,泯灭如尘土
……这还没完,一股黑色的雾气弥漫开来,其中一只巨大的手掌握抓而出,以绝
对的压制力一把捏住秋少君。

  「不好,这妖魔以成气候,快逃!」赵峰主大吼一声,第一个转身飞窜!

  不过他才跑出不到百米,眨眼间又被一只黑雾形成的大手抓住。

  在绝对的实力压制之下,诸位峰主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古拙,期望他能去求情,
饶他们一命。

  忽然,天空上的烈日仿佛落下凡尘,与黑雾相触发出滋滋的消融之声!

  「师尊救我!」绝望的秋少君眼中一喜。

  烈日化作一俊朗中年,矗立在半空中,对小院冷眼相视。正是金丹修士玄阳
真人,他一拱手道,「道友远道而来,恕我大叶仙宗招待不周,若有冒犯之处还
请道友高抬贵。」

  他话一说完,本空之中隐隐又出现了几道金丹的气息,这些都是大叶仙宗内
闭关潜修的金丹。

  风不归原本也无意杀人,否则这几个假丹境的峰主早死光了。既然对方如此
客气,他也没必要摆架子。黑雾收拢,小院子中风不归的身影显露出来。他一身
黑袍,怀中依偎着一位美妇,脸上惊恐。

  「归儿,你怎么会?」美妇显然不知道风不归的真实修为,被吓到了。风不
归在她耳边道,「此后再解释给您听,我们先走。」

  他也对玄阳真人一拱手,笑道,「打扰诸位前辈的清修了,后会有期!」他
抱着美妇,化作一道黑雾遁去。

  「师尊,」秋少君飞到玄阳真人面前,今日当着如此多峰主弟子的面被擒住,
他活了几百年也未曾这么丢脸过。玄阳真人看着这贪心的徒弟,只留了一句「三
思而后行」便转身离去。

  秋少君面色晦暗,这可不是他要的结局。他原本是打算夺取天魔之气,顺便
处理与风不归同自拒风城而来的陆沉。既然动不了这妖魔,还动不了你吗?!

  他追上师尊,把陆沉无法追寻身份之事告诉了玄阳真人。

  被妖魔入侵仙宗素手无策,本来就已经够惹人耻笑,又听见一无根无底之人,
玄阳真人直接一刀斩。「他若交代不出身份,就把他驱逐出大叶仙宗!」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