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山形依旧枕寒流】(124

第一文学城 2021-11-26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程誉小宝
作者:劉伶醉 2021/11/05发表于:SIS001、禁忌书屋 字数:11,394               第一二四章 纵情

作者:劉伶醉
2021/11/05发表于:SIS001、禁忌书屋
字数:11,394

              第一二四章 纵情

  六月的天气,闷热异常,李思平光着膀子还觉着热的不行,他已经习惯了北
方的凉爽天气,这个夏天是他第一次面对南方盛夏的酷热,便颇有些难捱。

  唐曼青也有些不适应,尤其是她平时吹惯了空调,此时坐在闷热的寝室里,
似乎能清楚的听到汗水从毛孔渗出来的声音。

  「唐阿姨!给您买的水!」老二和老四踢了会儿球,也热的不行,他们没想
到寝室里有个大美女,一进来都吓傻了,等李思平介绍完,老二裴锵「登登登」

  下楼,买了好几瓶水上来,有带着冰碴的,有挂着水珠的,有平常温度的,
水和饮料买了好几种,都推到唐曼青面前任她挑选。

  唐曼青看了眼满头大汗的裴锵,笑着说了声「谢谢」,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
旁边的继子。

  李思平明白继母的意思,笑着说道:「老二这眼力见儿是家族遗传,我其实
也不差,奈何基因不如人家,没办法,没办法……」

  「阿姨您这么好看,不用跟我客气!」老二裴锵习惯性的对美女口花花,还
不忘恭维李思平,「老大您捧场,来,喝个可乐,兄弟敬你!」

  唐曼青被他们逗笑,对李思平笑着说道:「一会儿姨带你们改善一下伙食去
啊?」

  「就在食堂吃吧!下午一点半还得上课,晚上再吃,还可以喝一点酒。」李
思平摇了摇头,他一方面是想早点和继母共赴巫山,另一方面,也确实这么安排
更合理一些。

  「中午吃也不耽误什么,老大你不要这么抠门嘛!」老四不干了,他虽然比
老五强一点,没那么害羞,但唐曼青的美丽带来的巨大杀伤力还是让他有些不自
然,开玩笑都有些勉强。

  「中午就在二楼小餐厅要几个菜好了,别出去吃了,一来一回太折腾。」李
思平定了调子,「老二老四,你俩去点菜。」

  「怎么不让老五去,他是本地人,知道怎么点。」俩人刚踢完球,累得不想
动,澡还没洗,都不想出去。

  「你看他现在这样,适合出去点菜吗?」李思平托起老五的下巴,指着他失
魂落魄的脸,「你们忍心让这个时候的老五去给你们点菜吗?忍心吗?」

  「不忍心……」老二和老四异口同声,「说起来,老大,到底怎么回事儿?」

  唐曼青被几个男生的夸张样子逗得噗嗤儿一笑,瞬间美艳得不可方物,把屋
里几个高级处男看呆了,饶是李思平见惯了继母的媚态,此刻竟也有些神思不属。

  「小孩儿没娘,说起来话长……」李思平摇了摇头,「等他醒过劲儿来,让
他自己说,你们先去,一会儿眼镜回来了,我们就去,占好地方,要让我青姨坐
的不舒服,我把你俩拌到小北京干脆面里干嚼了!」

  「得令!」老二端起脸盆,风一样冲出寝室,留下一句话,「我去冲个澡,
两分钟就好!」

  「说的恁吓人!」老四也有样学样,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李思平给眼镜发了信息,没多久眼镜就拎着书包回来了,他看了眼唐曼青,
又看了眼李思平,很耿直的问道:「你女朋友?」

  「学傻了?想什么呢?我发短信不是告诉你了,我青姨来了!」李思平辩解
的有些无力。

  唐曼青捂着嘴笑得极开心,很享受这种被误会的感觉。

  「咱家姐姐?」

  「我青姨,姨!你什么脑子啊!」李思平无语了。

  唐曼青却另有一番感受,相比于胖子一语道破自己身份,眼镜和老二、老四
一样,根本记不起来自己是谁,同样是匆匆一面,几个人记忆力的高低之别,可
见一斑。

  「啊,阿姨!」眼镜只是气质文静,内心却也不是一马平川,闻言眯缝着本
来就不大的眼睛打了招呼,还不忘恭维一句,「您这么年轻,叫您阿姨也太奇怪
了!」

  唐曼青生日小,三十五周岁的生日还早着,她人生得意、事业蒸蒸日上,正
是女人最美好的年纪,加上她保养得宜、打扮得体,艳光四射之下,迷住这些半
大小子自然手到擒来,听到眼镜这痕迹明显的马屁话,却也甘之如饴,乐在其中。

  李思平和眼镜拽起胖子,唐曼青跟在后面,四人一起去了食堂,隔着老远就
看着老二老四在那里挥手,李思平把继母唐曼青让到靠窗位置,自己挨着坐了,
老二拽着胖子坐在对面,眼镜和老四坐在塑料凳子上,这才正式开饭。

  中午正是人多的时候,电视上播着凤凰卫视的节目,一拨拨的学生来了又走,
不停有人的目光扫过来,落在唐曼青身上。

  唐曼青对此早已习以为常,李思平也见惯不怪,其他几人则很少见过这样的
场面,感觉一顿饭仿佛吃成了真人秀一般。

  「唐阿姨好!」沙小鸥和一个女生一起打了饭准备回寝室吃,正看到围坐在
一起的几人,便小跑着过来打招呼。

  「你也好,坐下一起吃?」唐曼青微笑着打招呼,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不了,谢谢阿姨,我和同学一起回去吃,不打扰你们了!」沙小鸥蹦跳着
走了,临走还不忘踢了裴锵一脚。

  一直失魂落魄的胖子看着远去的沙小鸥,刚才回过神来片刻,此刻又心思恍
惚问道:「老大,二哥,她为什么踢你?她怎么不跟我说话啊?」

  「老大,要搁平常,老五得把这些菜吃掉一半还多,今天都没动筷子,咋回
事儿啊这是?用不用上医院啊?」老四动作夸张的摸了摸胖子的额头,「老五啊,
你别吓哥啊,你要是死了,哥可不知道该放鞭炮还是该烧黄纸啊!」

  「滚一边去!」老二裴锵专治老四各种不适,他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转头问
李思平,「老大,怎么个情况?」

  李思平一五一十挑重点说了,最后说道:「这孩子是幸福傻了,不用理他。」

  裴锵点点头,「我看也是,这是范进中举吧?要不要我刺激一下?」

  眼镜推了推眼镜,沉吟说道:「这主意,我看行。」

  「赶紧的吧?谁先来?」老四跃跃欲试。

  「消停吃饭,中午回去睡觉,下午上课不许迟到。」李思平一扬筷子,吓得
三人一缩脑袋,就连胖子都跟着缩了缩脑袋,「看着没?还怕挨揍呢,清醒着呢!」

  一顿饭很快吃完,胖子失魂落魄之下,还是吃的最多,最后连回锅肉里的菜
汤都被他倒进了饭碗里拌饭吃了。

  众人分开,兄弟四个回了寝室,李思平和唐曼青拦了辆出租车,前往酒店。

  唐曼青的行李都留在了会议举办方的酒店里,她单独另订了一家酒店,为的
就是和继子偷欢方便。

  两人在出租车里就开始十指相扣,丝毫不避讳被司机看到,在这个陌生的城
市里,没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和关系,他们也不需要遮掩什么。

  唐曼青订的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行政套房,房间很大,一天的房费就要两千
多,她早就开好了房间,交了一个星期的房费,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这里将是
她和继子的临时爱巢,他们将在这里,共赴巫山、行云布雨。

  想着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唐曼青的心里酥酥的,身上软软的,情不自禁的靠
在了继子的肩头。

  下了出租车,唐曼青下意识的抽回了手,却被李思平拽了回去,她便脸色红
晕晕的,任继子拉着,进了酒店的大堂。

  宽敞的大厅里人不多,几个客人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可能是在等人。

  人们的眼光自然投注到唐曼青的身上,随后便看到她身边那个高大健壮古铜
色皮肤的青年,待看到两人紧拉在一起的双手时,都不自觉的失落起来。

  母子俩站在电梯前,锃亮的电梯门映照着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唐曼青看
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眼中荡漾着水一样的春情,柔柔媚媚
的,连自己看了都要忍不住的心动,想来继子肯定也是很喜欢的吧?

  她仰起头,看着继子的侧脸,看着这个男孩从儿时少年一点点长成如今的男
子汉模样,唐曼青心中洋溢着幸福的满足和浓浓的喜悦。

  「怎么了?」注意到继母的不一样,李思平关心的问道:「在看什么?」

  「当年那个毛头小子,长大了,大到可以让姨依靠了……」唐曼青呢喃着,
握着继子的手握得更紧了。

  「还能让您高潮呢……」李思平侧头在唐曼青秀发上吻了一下。

  唐曼青扭了扭身子,抗议继子的挑逗,两人放肆的腻味着,体会着从未体验
过的感觉,直到电梯到了,才紧紧依偎着进了电梯。

  一路香艳旖旎,顾虑着监控录像,两人收敛着动作,却不忘言语调情。

  「好儿子,一会儿进门,就在门口,从后面肏姨好不好……」

  「好,我要肏得你整层楼都听得见你的叫床声!」

  「不的,姨就叫给你听,姨就骚给你一个人看……」

  「要爆炸了,青姨……」

  「姨摸摸……」出了电梯,走向房间的路并不长,可能只有二十几步,唐曼
青抬头看了眼,正前方并没有监控,她大着胆子,将手伸进了继子的短裤里。

  「喔……」宽大的运动短裤根本无法束缚继子粗大的肉棒,握在手里的那股
充实感,仿佛刺入到自己身体里一般,唐曼青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

  「好儿子,好粗……」唐曼青飞快的撸动着继子的粗大肉棒,颤抖着拉开手
包拉链,拿出房卡,因为颤抖,她几次都没有将卡插入卡孔,最后甚至掉在了地
上。

  她蹲下身子去捡拾房卡,一仰头,却看到继子已将肉棒解放了出来,就那么
挺立在自己面前。

  炽热的情欲让她来不及思索,自然而然的将龟头含在了嘴里。

  看着胯下缓慢吞吐肉棒的美妇,李思平心满意足,他接过继母手中的房卡插
进卡孔,开了房门。

  听到门开了,唐曼青没有站起身,她缓慢后退,就那么含着继子的肉棒,倒
退着蹲着进了房间。

  李思平配合着继母,随着两人挪动身体的动作,肉棒自然的完成了抽插的动
作。

  房门关上的一刹那,唐曼青飞快起身,趴在了门口的边柜上,并紧双腿,迎
接继子的宠爱。

  李思平极有默契的撩起继母的鱼尾裙裙摆,肉棒拨开内裤,刺进了湿腻温热
的蜜穴。

  「啊……」自相见以来的调情让唐曼青的情欲全部调动起来,长久的分别更
是让她的身体无比敏感,继子的肉棒因为得不到宣泄,似乎又更加粗大,多重影
响之下,随着李思平的初次插入,便让唐曼青浑身颤抖起来。

  李思平早有准备,来的路上他就曾经在继母耳边耳语过,要她再骚一次给自
己看,唐曼青也心知肚明,从知道要来上海开会,她就期盼着这次性爱,能骚成
什么样,她心里也很期待。

  肉棒一点点插入,唐曼青的身体颤抖得逐渐剧烈,等到龟头触碰到一团柔软
的蜜肉时,唐曼青已经软瘫下来,身体剧烈的痉挛抽动,蜜穴疯狂紧缩,她趴在
边柜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不是继子扶着,恐怕已经软倒在地。

  高潮来的如此迅猛,让她猝不及防,她想过会有多么快乐,却想象不到,竟
然会快乐如斯。

  「嗯……」一声长长的呻吟,宣告着她神游八方的结束,唐曼青站直了身子,
回头看着继子,「好儿子……姨真没用……一下子就来了……太美了……」

  「骚货!」李思平在继母丰腴的肉臀上拍了一记,他用力不轻,那瓣雪白的
肉臀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站直了,我要肏你了!」

  「呀……」唐曼青被打的一激灵,高潮过后的身体极为敏感,她幽怨的看着
继子,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好儿子……好老公……你肏死姨吧……」

  「啊……」有了一次高潮,唐曼青对继子的肏干更加敏感,第一次抽插就让
她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

  「好儿子……好深……不要……啊……不要……不要停……好美……」

  「坏儿子……坏死了……姨要被你肏死了……」唐曼青放肆的呻吟浪叫着,
五星级酒店的房间隔音足够好,她不担心有人听见,而且就算有人听见,又能怎
样呢?

  「叫爸爸!」继母的蜜穴紧致异常,可能是长时间没有性爱的缘故,李思平
抽插起来极其爽快,他也很久没有做爱了,龟头的快感逐渐累积,竟然也到了射
精的边缘。

  唐曼青和继子早有默契,知道他主动要自己叫「爸爸」,应该就是要射精了,
尤其是感受到体内的肉棒似乎更加粗大了,在如潮的快感下,唐曼青毫不犹豫的
浪叫起来。

  「好爸爸……亲爸爸……肏死姨了……大鸡巴好粗……啊……太爽了……要
死了……姨要被爸爸肏死了……啊!啊!」

  李思平射精前的迅猛抽插,直接将唐曼青送上了第二次高潮,相比于第一次
的迅捷仓促,这一次的高潮更加深远和绵长,唐曼青的身体再次剧烈的痉挛起来,
蜜穴疯狂的吸吮深陷其中的肉棒,带给李思平无与伦比的快感。

  他暴喝一声,将郁积许久的精液,全部射进了继母的身体里。

  两人身体叠在边柜上,久久无声。

  「抱姨去床上」,唐曼青最先回过神来,她转过身,靠进继子的怀里,在他
怀中耳语,「好儿子……姨今天不是安全期……」

  「哦?」

  「如果怀上了……」唐曼青语调幽幽,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那就生下来。」李思平的语调很坚决。

  「……好。」唐曼青沉默良久,轻声的答应了,柔顺乖巧至极,她温柔的靠
在继子怀里,感受着继子强壮的身体和结实的臂膀,任他将自己抱起,轻轻放到
床上。

  身体触碰到软绵绵的床垫,她犹自不肯松开搂着继子脖颈的手,深情的献上
香吻。

  两人深吻良久,李思平才站起身,帮着瘫软的继母脱下身上的衣物,这才脱
了自己身上的T 恤,在继母身边躺下。

  「青姨,我爱你。」李思平不停的亲吻着继母美丽的面庞,柔声的诉说着爱
恋。

  「好儿子,我也爱你……」唐曼青深情告白,一手抚着继子的面颊,一手伸
到他胯下,握住湿漉漉的肉棒。

  「不要叫我儿子,叫老公。」李思平啄住继母红软的香舌轻轻品咂,片刻后
才放开。

  「老公,老婆爱你!」唐曼青神态妩媚,脸上荡漾着幸福的春情和笑意,甜
腻腻的说道:「好老公,亲老公!」

  「这几天你就是我的妻子,做我的老婆,好不好?」

  「傻瓜,什么时候姨都是你的妻子,你的老婆,不光这几天……」唐曼青嘴
上说着,心里却明白继子的意思,「亲爱的老公,让老婆给你舔硬,然后用你硬
硬的大鸡巴,来肏你的骚老婆,好不好?」

  李思平点点头,在床上躺了下来,他双手垫在脑后,看着美艳的继母爬起身,
蹲伏在他的双腿之间,将犹自带着淫水和精液的肉棒含进口中,乖巧柔顺而又淫
媚风骚的舔舐起来。

  「喔……」李思平经历过的三个女人中,论起床上风情和口交技巧,唐曼青
实在是一枝独秀,相比之下,凌白冰后起之秀却始终不及,黎妍则是进步神速却
依旧存在差距。

  强烈的快感很快让李思平重振雄风,射过精的肉棒似乎更加粗壮,看着披散
着秀发的继母和那雪白美艳的胴体,感受着美妇人深深的爱意和满溢的春情,李
思平志得意满,命令道:「好老婆,坐上来!」

  唐曼青闻言微微一笑,满是调皮的亲了一下硕大的龟头,她爬起身来,在继
子的唇上轻啄一口,随即身体向后轻轻滑动,在情郎结实的身体上留下一条淡淡
的淫液痕迹,随即一腿跪在床上,一腿屈膝蹲起,双手分开柔嫩的阴唇,将粗大
的肉棒缓缓吞下。

  「啊……美死了……」强烈的快感从双腿之间向全身弥漫,唐曼青紧闭着双
眼,身体轻轻的抖着,感受着那份暴涨和充实。

  「不许高潮,把我伺候好了!」李思平抬起手,在继母丰硕的美乳上轻拍一
记,轻微的痛感传来,打断了唐曼青的快美感受。

  「讨厌……坏老公……」唐曼青伏下身子,趴在继子的身体上扭动不依,
「人家差点儿又要来了……」

  「不许来!」李思平很坚决。

  「是,老公……」唐曼青扭着身子坐起,前后摇晃,套弄着继子粗大的肉棒,
「你是姨的天,你是姨的地……你让姨生,姨就生……你让姨死,姨就死……」

  「我可舍不得我的骚老婆死,倒是「生」,好老婆,你给我生个孩子吧!」

              ——未完待续——

              第一二五章 怀春

  一晌贪欢。

  李思平二次射精后,匆匆离开酒店回学校上课,唐曼青在酒店酣睡到下午四
点多才醒来。

  她洗了个澡,简单化了妆,打车回到本次论坛指定的酒店。

  「唐局,您回来了!」随行的办公室工作人员孔萍听到开门响,从对面房间
出来,热情的和唐曼青打招呼。

  唐曼青回头笑了笑:「休息的还好吧?晚上和我一起出去吃个饭,都是我儿
子的同学。」

  「好的,唐局。」孔萍微笑着答应,接着说道:「局里问您会后日程安排,
有一个区里的会议,如果您回不去的话,他们好另作安排。」

  「论坛明天开始,周三下午才能结束吧?」唐曼青沉吟片刻,「你跟他们说,
我这边还有别的事,已经和刘局请假了,让他们早做安排。」

  「知道了。」

  「我换件衣服,一会儿出发,你也收拾一下。」

  「好的。」

  唐曼青换上一件黑色的雪纺长裙,细细的化了妆,又喷了喷香水,看时间差
不多了,才在脖子上戴了一串珍珠项链,手上挂了一条钻石手链,出了房间。

  孔萍的房间门一直开着,听到门响,马上走了出来,她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短
袖,下身是一条白色的七分裤,脚上穿着一双白色凉鞋,打扮的得体大方,到什
么场合都不会显得突兀。

  孔萍的相貌称得上俊秀,身材也算不错,与貌美如花的唐曼青相比自然相形
见绌,但在女孩子当中却也算出众了,更加难得是她的心思细腻,学历也高,所
以很受局里领导欣赏。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酒店,上了孔萍早就定好的车,一起前往李思平学校附近
的一家高档饭店。

  本文在色城更新。

  唐曼青到的早了一点,她进了包间坐下,孔萍先提前点了几道准备耗时的菜,
又回来给唐曼青倒水,忙而不乱,极为从容。

  唐曼青用手机给继子发了信息,告诉他自己已经到了,让他们可以过来了。

  李思平很快回复,说已经到楼下了,马上上楼。

  不一会儿,吵吵闹闹的声音就在门口响了起来,年轻人在一起,总是有说不
完的话和闹不完的游戏,唐曼青笑着站起身,迎接继子和他的同学们。

  李思平当先进门,走到唐曼青面前,轻轻挽住她的胳膊,手上微微用力,以
示亲昵。

  他一一向继母介绍自己的同学们,寝室四人唐曼青早已认识,沙小鸥也算见
过面,除此之外,还有苑婷婷、林珺,以及沙小鸥和苑婷婷寝室的两个女同学,
刘雪薇和欧玉华,还有一个不速之客,是邻班的居晗。

  介绍到居晗的时候,李思平明显有些不自然,唐曼青深深的看了继子一眼,
笑着和大家打招呼,邀请众人落座。

  男男女女加起来,竟然超过了十个人,好在套间餐桌够大,坐起来丝毫不显
局促。

  众人分开落座,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唐曼青坐在主位,左手边依次是李
思平,居晗,沙小鸥,胖子,老四,苑婷婷,林珺,老二裴锵,老三眼镜,刘雪
薇,欧玉华,孔萍则挨着唐曼青。

  唐曼青看在眼里,知道刚才沙小鸥闹哄哄的让众人坐下自有深意,她自然的
打量起居晗来。

  这个女孩子身材很好,秀发扎成一条马尾束在脑后,脸上不施粉黛,素面朝
天之中有一股书卷气息,身上的衣服清淡素雅,举止得体大方,从容中还带着一
抹淡淡的羞意,我见犹怜。

  唐曼青侧耳在继子身边耳语道:「这个小姑娘挺好看的啊,有想法?」

  「什么跟什么啊!」李思平无奈至极,也小声回应,「就一起上过几次课,
沙小鸥就非要给我牵线。」

  「看着挺不错的,气质也好,该处就处,你总这么憋着也不好,放心,姨不
反对,你凌姐那里也不会有问题的。」

  「得了吧,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没兴趣……」

  「真的没兴趣?」

  「您说呢?」李思平有些尴尬。

  唐曼青莞尔一笑,端起茶杯轻啄一口,对居晗说道:「居晗吧?看看有没有
什么爱吃的,喜欢就点,别拘束!」

  「好的,谢谢您,唐阿姨!」居晗有些受宠若惊,连忙摆手,她没想到唐曼
青会最先关注自己。

  「唐姨,您别怪我挑理啊,您也太不地道了,当着这么多人和老大说悄悄话,
我吃醋了!」老二裴锵有林珺坐在身边,吊儿郎当的样子收敛不少,却还是管不
住嘴。

  「有什么是你不吃的吗?」紧挨着裴锵的眼镜言简意赅。

  「就是,唐阿姨跟老大母子俩说话,轮得到你吃醋!」胖子也不惯着自家二
哥。

  「我跟唐姨也情同母子,怎么就轮不到我吃醋?」裴锵嘴硬得很。

  「你给我闭嘴!」李思平抄起一团面巾纸扔到裴锵脑门上,「谁都敢逗闷子,
信不信我抽你?」

  「唐姨这么好看,不让我亲近亲近就算了,还威胁我的生命安全,老大你过
分了啊,好事儿怎么就让你都占了呢!」

  「孔萍啊,你和小裴换一下,来,小裴,坐阿姨身边!」唐曼青笑眯眯的递
出一招。

  「还是我唐姨对我好!」裴锵一脸得意,「不过我还是不过去了,我坐这儿
靠着门,一会儿给唐阿姨开啤酒端茶倒水啥的方便!」

  「那行,一会儿咱俩可得喝几杯!」

  「好咧!」

  旁边沙小鸥笑着说道:「唐阿姨,您和李思平感情真好,就是您看着太年轻
了!」

  唐曼青转过头看了继子一眼,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动作极其自然地微笑着说
道:「我认识他爸的时候,他才十来岁,可淘气了一天,一眨眼十多年过去了,
都成大小伙子了!」

  李思平抓住了继母揉自己头的手,紧紧捏了捏,放到桌上,说道:「这么多
人呢,您就别提我小时候了!」

  「你怕什么?小时候干过什么坏事儿见不得人啊?」沙小鸥不干了,「唐阿
姨,您跟我们说说,他小时候都干过什么坏事?有没有什么很糗的事?」

  「哟,这个我可不敢说,我还指着我大儿子给我养老呢,不敢得罪他!」唐
曼青哈哈一笑,转移了话题,「孔萍之前点了几个炖菜,肯定不够吃,这样,每
个人都点一个菜吧!这是命令!」

  听她这么说,大家都笑了起来,每个人都点了菜谱上一道自己喜欢的菜,等
菜上齐了,大家正式开动。

  桌上除了唐曼青,都是年轻人,孔萍也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此时也并不
拘束,和大家畅谈起来。

  「孔姐,您是哪里毕业的啊?」欧玉华很好奇孔萍的身份,刚才介绍的时候,
唐曼青也只是说了她的名字,没有说具体是干什么的。

  「啊,我是X 大毕业的,学的法学,不比你们,天之骄子啊!」孔萍很谦虚。

  「别听她的,孔萍本科是X 大政法系毕业不假,可是在Z 大读的硕士,厉害
的不得了,二十三岁就硕士毕业了!」唐曼青听见了两人的对话,为孔萍站台。

  「哇,孔姐真厉害,我还没想好要不要读研呢!」刘雪薇在旁边插了一句,
「孔姐,你说读研有必要吗?」

  「这个还是看个人吧?看自己的职业规划和人生计划,也得看专业趋势,不
能简单一概而论的。」孔萍在政府部门浸淫久了,一套太极拳打的丝毫不着痕迹。

  「孔姐,我看您叫唐阿姨「唐局」,唐阿姨是什么局长啊?」眼镜很是好学,
歪着头好奇的问孔萍。本文在色城更新。

  「是我们分局的常务副局长。」孔萍看了眼唐曼青,得到肯定的示意后,这
才解释了一句。

  「那得是挺大的官儿了吧?副厅?」眼镜仍然好学。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呢?来,咱俩喝一杯,第一次喝酒呢!」刘雪薇看不惯
眼镜的刨根问底,端起杯子拦住了他继续发问。

  「喝就喝!」眼镜喝的是啤酒,他酒量浅,端起杯来和刘雪薇碰了一下,就
舔了一口,看到刘雪薇高脚杯大半杯都喝进去了,正用杀人的眼神看着自己,这
才悻悻的也喝了一大口。

  他们这边喝的热闹,唐曼青那边,已经将居晗家里的情况打听的差不多了,
李思平隔在中间听得郁闷,端起酒杯去找老二喝酒。

  李思平一走,唐曼青干脆把居晗拉到身边来聊天。

  「……我说你气质这么好呢,原来你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啊,这可厉害了!」

  唐曼青拉着居晗的手,笑吟吟的夸赞,「学习这么好,长得还好看,家庭条
件还好,这将来谁要是娶了你,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呢!」

  居晗终究年轻,她被沙小鸥邀请,脑子一热就答应了,此时莫名其妙的被李
思平的继母拉着手唠家常,更是懵的不行,此刻一听唐曼青以未来婆婆的姿态说
出这番话来,脸上尴尬得不要不要的,心里却又喜滋滋的。

  酒桌上气氛逐渐热烈,李思平已经和裴锵一人干了一瓶啤酒,老四和苑婷婷
用方言聊着天,却被唐曼青听着了,她隔着桌子用方言问两人:「婷婷,你和海
洋都是西北人啊?咱们离得可是不远。」

  「是吗?唐阿姨您老家在哪儿啊?」苑婷婷眼睛一亮,「不会是天水吧?」

  「我老家就在利桥镇唐家湾,和你们那儿离得可不远!」唐曼青很开心,虽
然不是一个省份的,但距离却很近,真的算是半个老乡了。

  「可不,那是真不远!」老四也乐了,似乎一下子就拉进了和老大这个美丽
的继母之间的关系,「唐阿姨我敬您一杯,以后有空欢迎你来做客!」

  「一定一定!」唐曼青隔空举杯致意,干了杯中的红酒。

  一直处于尴尬状态的居晗借此机会远遁离开,躲到沙小鸥身边,两个女生说
起了悄悄话,时不时还看看李思平,间或响起几声银铃般的笑声。

  唐曼青久经战阵,应付过不少高官巨富,应对眼下这个场面,简直是不值一
提,她一会儿和男生碰杯,一会儿和女生聊知心话,左右逢源、高接抵挡,照顾
到了酒桌上每一个人的情绪,酒过三巡,就已经和大家熟络起来。

  裴锵终于被故意使坏的继子灌醉,看着他晃悠悠的拎着啤酒瓶子过来,唐曼
青微微一笑,给这匹快被压死的「骆驼」来了最后一根「稻草」:「小裴啊,你
这么懂事儿的人,跟姨第一次喝酒,喝一杯可不成啊,这么的,姨再喝一杯红酒,
你把这瓶啤酒干了,怎么样?男人嘛,可不能轻易服输!」

  「唐姨,您……您说了算,我……我先干为敬!」裴锵一扬脖子,一瓶啤酒
咕咚咚就灌进了肚子。

  「好酒量!」唐曼青和继子相视一笑,「姨也干了!」

  唐曼青也不含糊,一大杯红酒全部喝下去,她也开始酒意上涌,因为性爱满
足本就红晕的脸蛋,更加娇艳欲滴,看的裴锵眼睛都直了。

  「老大,唐姨真好看……」裴锵转头看着李思平,舌头都捋不直了,「不过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喜欢唐姨的,我心里有人了,有人了……」

  李思平看裴锵喝醉了,怕他失态闹出事来,就要将他扶回座位坐下,裴锵却
并不领情,他一手握着空瓶子,一手举着高脚杯,用类似唱歌的调子大声喊道:
「我心里住着一个姑娘,她的头发像瀑布一样,她笑得比春风还暖,她的快乐,
是我余生的愿望,她的忧伤,是我全部的忧伤!」

  唐曼青不禁莞尔,她见过喝醉酒各种各样耍酒疯的,喝多了吟诗的可是第一
次见。

  「佳人赠琼瑶,佩我将军袍。美人如白玉,照我百战刀。纵横八千里,战旗
血滔滔。此行若未死,琴瑟贺春宵!老大,我这诗,好不好?」裴锵跳上了椅子,
大手一挥,即兴吟诗一首,还不忘请李思平点评。

  「好,真特么好,壮志饥餐胡虏肉,悔教夫婿觅封侯!牛逼,老三,记下来
没有?」李思平连忙附和。

  「记下来了,放心吧,老大!毕业前肯定给二哥出诗集!」眼镜确实在记,
他用手机短信打下了这首诗。

  「妥!」李思平一挥手,也算慷慨激昂,「老二,咱们打胜,收兵!」

  「收兵!」裴锵一声暴喝,晕倒在李思平肩头。

  「这熊玩意喝几个啊?」沙小鸥喝了点红酒,脸色红红的,问旁边的苑婷婷。

  「七八瓶了吧?」苑婷婷也说不准,转头问旁边的老四,「他俩喝几个?」

  「老大喝了七个,老二喝了八个不止……」老四也没少喝,已经有了醉态,
说着话就往苑婷婷身上靠。

  苑婷婷瞪了他一眼,老四却假装没看见,还是把头搭到了苑婷婷的肩头。

  「喝九瓶了。」林珺的声音不大,只有苑婷婷和沙小鸥听到了,两个女生相
视一笑,心领神会。

  一顿饭吃的差不多了,孔萍早就结了账,裴锵这一醉,直接打乱了唐曼青的
原定计划,KTV 肯定是没法去了,李思平安排同学们打出租车回宿舍,孔萍借口
去买点日用品,先打车走了,留下李思平和唐曼青在街上溜达起来。

  两人沿着路走了一段,拐过一个街口后,李思平牵起继母的手,看到美妇人
异样的目光,便问道:「怎么?」

  「离你们学校这么近,不怕别人看到啊?」唐曼青嘴上说着,脸上却满是丝
毫不加掩饰的开心和满足。

  「看到就看到呗!」李思平不以为意,看了继母一眼,继续往前走,「小时
候你不也拉过我的手么?我现在不过就是长大一点,拉手怎么了?」

  「还有脸说你小时候,小时候你就差上天了,得亏我刚才在桌上没说你小时
候干那些坏事儿,简直罄竹难书!」唐曼青毫不留情的拆穿了继子,「酒桌上那
么说是那么说,你可心知肚明,小时候你烦我还来不及,会让我拉你的手?」

  「我那不是年少无知、年少轻狂吗?」李思平脚步有些漂浮,神态更显油滑。

  「哼,狡辩!」

  「那时候谁知道能有今天啊!」李思平忍不住感慨,「那时候就觉得你肯定
不是好人,要来给我当后妈,怕你跟故事书里面的后妈一样恶毒。」

  「那我恶毒不?」唐曼青双手握着继子的大手,任他牵着自己。

  「还不恶毒?把我这个无辜的孩童都给祸害了!」李思平一脸坏笑。

  「臭小子!」唐曼青娇嗔着拍打了继子的肩膀一下,手却似被那T 恤下结实
的身体吸住了一般,不肯离开,「一眨眼就是大小伙子了,比姨都高这么多了,
浑身硬邦邦的,是个大男子汉了……」

  李思平笑着逗继母:「什么地方硬邦邦的?」

  「讨厌!」唐曼青环顾四周,发现附近没人注意自己,这才放下心来,悄声
道:「哪里都硬邦邦的……姨就喜欢你像块大石头一样,压在姨身上,往死里折
腾姨……」

  「您这么一说,我好像又硬了!」李思平带着继母拐入一条里弄,只有一侧
墙壁上隔三差五挂着昏黄的灯光,行人稀少,他酒壮熊人胆,扯着继母的手,放
到了短裤上。

  唐曼青隔着裤子,搓揉了几下继子已经勃起的肉棒,她也喝了不少酒,此时
颇有些冲动,便将手包递给李思平,说道:「你双手拎着,挡着姨的手……」

  李思平双手拎着继母的坤包,正好遮挡在短裤前面,让唐曼青借着坤包和夜
色的掩护,将手伸进他的内裤里,握住粗大的肉棒,开始温柔的撸动。

  「好儿子……真粗啊……」唐曼青手上动作轻柔,在继子耳边吐气如兰,
「那个居晗……可是很喜欢你呢……」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