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落花若雨】(四十一)美人如雨

第一文学城 2024-04-17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雨打醋坛编辑:@ybx8
作者:yuping 2013年2月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8265字 ***********************************

作者:yuping
2013年2月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8265字

***********************************
  本文故事,纯粹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加快,加快。
***********************************
  有一句很俗的话,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李若雨估计自己早已死了很多次。

  蓝雪瑛紧紧裹着被子,坐在床铺边看着李若雨,眼中的怒火足以温暖这寒冷
的冬天。李若雨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上一刻还在你身下挺臀
娇吟,下一刻就恨不得把你掐死。

  火车已停在路上数个小时,旅客们都有些焦躁,吵闹声不绝于耳。由于冻雨
造成的电网故障,空调系统也无法正常工作,时断时续,时间长了,车厢里渐渐
冷了起来。

  蓝雪瑛醉意尽褪,心中羞愤无比,在香港惹下麻烦不说,居然还在火车上失
了身,更丢人的是,现在床铺上还有一滩自己泄出来淫液痕迹,少妇虽恨极了李
若雨,双腿之间却仍酥麻不已,按说蓝雪瑛不乏性事经历,但像这般被插的飘飘
欲仙,可是头一遭。

  气氛尴尬又微妙,终于,李若雨咳嗽了声,站了起来。

  「你……你要做什么?」

  蓝雪瑛紧张的扯着被子盯着男人。

  「我去洗手间。」李若雨苦笑着说。

  看着男人出了包厢,蓝雪瑛再忍不住,泪珠滑下了面颊。
~~~~~~~~~~~~~~~~~~~~~~~~~~~~~~~~~~~~~~~~~~~~~~~~~~~~~~~~~~~
  新年没有新气象,整座申城都笼罩在阴冷的雨雾里,虽说是上午,可太阳成
了稀罕物。

  恒信大厦,董事长办公室,蓝翔川不停的在踱着步,蓝若云则静静的坐着。
良久,蓝翔川沉声道,「这么做是妥当,也算是给北京个交代,日子长了,事情
也就过去了。不过得有个合适的人选来做恒信的主,而且必须是咱们自己人,小
妹,雪瑛刚惹了祸事,我看除了你也没别人能做得了。」

  蓝若云淡淡的说,「我倒是有个人选。」

  「是谁?」

  「若雨。」

  「哦?」

  蓝翔川有些疑惑,又走了几步。

  「可以是可以,只是他没有经验,怕董事局的人不服,还有……」

  蓝若云摊开雪白的手掌,又用力一握。

  「孙悟空跳不出如来佛的手,大可放心。而且此事一举两得,你我都能抽出
身来,至于董事会,不去理他。」

  蓝翔川点点头,「那好,就按你说的办,等雪瑛他们回来就宣布。不过你说
这件事十有八九跟柳家有关系,难道就这么轻易的妥协?」

  「这笔账可以慢慢算,汪林的话需细细品味,等等看吧,柳尚智的心思我十
猜九中,我担心的不是他,别忘了柳家可还有个更厉害的角色。」
~~~~~~~~~~~~~~~~~~~~~~~~~~~~~~~~~~~~~~~~~~~~~~~~~~~~~~~~~~~
  沪杭高速上海方向,车流出现了拥堵,一个交警正打着手势疏导,拖车正把
一辆撞坏的黑色本田拖走,救护车拉着警报疾驰而去,两名交警围在一辆银色Jaquar
跑车旁交涉着什么,跑车内驾驶位坐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男孩,面目清秀,身旁
是个妙龄少女,衣着时尚,男孩似乎极为困倦,对交警的话不理不睬,听得烦了,
放下车窗,大声说道,「让你们领导来,官越大越好,最好来个局长,我懒得离
你们!」

  交警面面相觑,强压着怒火,喊过拖车,连人带车拖下高速公路。

  上海西郊,顶级别墅区,一栋三层的欧式洋楼,浴室内雾气蒸腾,一条修长
嫩滑,雪白浑圆的美腿轻轻迈出浴缸,站到淋浴下,水珠打湿了齐耳的短发,流
下天鹅般的颈项,精巧细致的锁骨,经过峰峦挺秀的34C 美乳,几滴停在了浅粉
色的乳尖上。水珠继续在诱人无比的胴体上前行,23吋的蜂腰,陡然高翘的丰臀,
笔直润滑的双腿,平坦的小腹下几缕乌黑的耻毛拱卫着鲜嫩粉红的蜜穴花瓣,水
滴也似乎被这完美的躯体吸引,贪婪的吸附着不肯离去。

  美妇淋过浴,裹上浴袍,出了浴室,柳眉凤目,檀口琼鼻,不怒自威。女佣
人递过杯奶和几张英文报纸,美妇坐到天鹅绒沙发上,翻了翻,过了会,管家匆
匆走了过来,垂首说道,「太太,有……有件事……」

  美妇凤目未转,脆生生的说,「什么事吞吞吐吐的?」

  「少爷……少爷出了点事……」

  美妇皱皱眉,放下了手里的报纸,「不争气的东西,又惹了什么祸?」

  「刚刚接到电话,小风在沪杭高速上出了起事故,刚被带到交警高速支队。」

  「没受什么伤吧?处理完不就得了?」

  「那倒没有,不过……不过据说小风不是在清醒状态下开的车。」

  美妇抬起头来,目光转冷,「是喝了酒还是磕了药?」

  「据说……据说是后者。」

  「哼!你去,把人带回来。」

  「是。」管家刚要离开。

  「等等,让秘书来这,我今天不去办公,告诉孩子他父亲这事,省的他一天
闲的慌,转告宣传部,不要让媒体乱写,哪家见了报,哪家的总编就让他回家带
孩子。想办法找找叶家的人,让那个南方周报别没事找事,只有他家的人说话管
用,去办吧。」

  两个小时后,管家带着肇事的男孩和女孩回到别墅,美妇早换上了便服,秘
书站在身边正在汇报,见管家带了人回来,美妇只看了眼,示意秘书继续。

  「后天有个跟经贸委的视频会议,请您参加。非洲公司的报告说,坦桑尼亚
的项目进展顺利。这个周末例行董事会议,请您出席。今年的企业家年会给您发
来了邀请函,华尔街日报想做专访,麻省理工学院的校友会请您参加今年的慈善
晚宴,还有,方澜小姐想请您吃个便饭。」

  美妇有些诧异,「方澜?她请我吃饭做什么?」

  「说是给联合国妇女基金会的一个女性疾病防治项目募捐,跟路易威登合作
的一场秀。」

  「show?我又不是model ,真是好笑。」

  「可您是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的执行委员。」秘书提醒道。

  「恩,这倒是,她还真会找人,告诉她我明天中午有空。」

  交待完,美妇把目光转向男孩,瞪了一眼,又看了看那漂亮女孩,似乎有些
厌恶,指了指,「她是谁?」

  未待管家回话,那女孩抢着说,「我是小风的女朋友,伯母。」

  美妇凤目一横,「我问你了话呢吗?没家教,带坏了我的儿子。」

  朝管家摆摆手,「你把她送走,从今以后,不许出现在我儿子身边,不然重
罚。」

  又转向男孩,「关你一周的禁闭,不许出门,回自己房间去。」

  男孩虽满腹的不愿意,但怕极了母亲,悻悻离去。

  美妇看着男孩进了房间,摇了摇头,叫过秘书,「你忘记了把年会讲话的稿
子交给我,下不为例,我会自己准备,备车,送我去网球馆,我想打会球。」
~~~~~~~~~~~~~~~~~~~~~~~~~~~~~~~~~~~~~~~~~~~~~~~~~~~~~~~~~~~~
  晚点了将近八个小时,李若雨和蓝雪瑛乘坐的列车终于到了上海站,随着拥
挤的人群出了站台,一直不理不睬的蓝雪瑛忽然拉住了李若雨,在男人耳旁低声
说,「你要敢把这事说出去,我就找把剪子把你那鬼东西剪掉!」

  李若雨愣了下,「什么鬼东西?」

  蓝雪瑛气的满脸通红,扭头跑开了。

  方美媛和大龙已经等了许久,把蓝李二人接到车上,方美媛问,「怎么样?
在火车上没受冻吧?」

  「还好,首日票房怎么样?天气这么不好,有影响吗?」李若雨很是关心这
事。

  「我刚要告诉你,破了九百万,黄总说还算理想。」

  「按照这个情况,最终能到两亿吗?」

  方美媛摇摇头,「黄总说让你回来后处理完重要的事马上去公司见她。」

  「恩,先去恒信大厦,别让干妈等的急了。」

  一路无话,到了恒信总部,问过秘书,得知董事局正在开会,到了高级会议
室门口,蓝雪瑛停了下来,从皮包里掏出化妆盒,匆匆的补了些妆,深吸了口气,
指尖有些轻微的颤抖。李若雨瞧着少妇,忽地扮了个鬼脸,蓝雪瑛板着脸,又恢
复到清冷的神态,二人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董事会,监事会成员齐至,依旧是蓝翔川坐在主位,蓝若云坐在
旁边,大家见蓝雪瑛和李若雨进来,都默不作声,蓝翔川示意二人找个位置坐下,
清了清嗓子,「情况大致就是这样,我想我们应该主动做个姿态,给北京个通融
的台阶。雪瑛在集团内的所有任职撤销,处理香港的官司。我将辞去恒信董事局
主席的职务,明天由公司发新闻稿。」

  在座的人闻言都吃了一惊,窃窃私语,蓝若云咳嗽了声,「你们都想知道我
大哥离职后恒信由谁来掌舵吧?」

  旁边一人说道,「大小姐,如果一定需要这么做肯定有其中的道理,但这个
时候只有您出面才能不让恒信受到更大的影响,这位置您不来坐谁来坐?」

  蓝若云点点头,「的确,这位置只有蓝家的人坐得,我会接替恒信董事局主
席。不过,你们知道,我生性疏懒,又住在北京,集团的事务怕是没有精力去打
理,这样吧,若雨一直是我的私人代表,也是恒信的独立董事,就由他代我行使
董事局主席的职责。」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李若雨忙站了起来,「干妈,这可不行,我……」

  蓝若云打断了男人,继续说道,「若雨是我的义子,你们大概都不信服,那
么我就再说件事,从今日起,李若雨正式入我蓝家家门,过几天祭祖时会修改家
谱,进蓝家宗门,便叫做蓝若雨吧,所以他不再是我义子,而是我儿子,若雨,
你可愿意?」

  李若雨快走两步,到了蓝若云身边,便要跪下,蓝若云伸手拦住男人,「这
不是行礼的地方,今后事事谨慎,莫要坏了家里的名声。」

  说罢瞧向蓝雪瑛,「雪瑛,一会你随我去,我有话问你。若雨,你旅途劳乏,
这就回去歇着吧,佘山的住处我在用着,明日我便返京,你可有什么要求?」

  李若雨肃然道,「母亲,我没有任何金融管理方面的经验,这么大的企业我
怎能做好?凡事定要向您和舅父请教,可也不能让您事事躬亲,我想请雪瑛表姐
做特别顾问,她是专业人士,可以指点我不懂的地方,您看可以吗?」

  蓝若云看了蓝雪瑛一眼,「你倒会找机会,替雪瑛求情,这事再说吧,今天
的会就到这。」

  蓝翔川忽然开口,「等等,若雨,我这做舅父的也没准备什么礼,你以后怕
是要常飞来飞去,遇到特殊情况就麻烦,我的那架私人商务机就送给你,当个代
步。」

  「舅父,这礼我怎么敢收?」

  蓝翔川摆摆手,「叫你收你就收,莫要推辞,我老了该去看看马赛,打打球,
享享清福喽。」

  董事局成员纷纷走过来跟李若雨握手祝贺,没几分钟,饭局聚会便定了一串,
李若雨忽觉得意,短短时间,自己竟到了这样的位置,人生高峰,莫过于此。角
落里的蓝雪瑛看着李若雨,神色复杂。

  离开恒信总部,李若雨看着车窗外的街景,恼人的天气似乎也不那么让人郁
结了,原本要回花雨娱乐,可走了半路,又改了主意,吩咐大龙,「去月光传媒。」
~~~~~~~~~
  月光传媒,方澜办公室。

  方澜端坐在椅子上,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一位面目
娟秀的美妇正声泪俱下。

  「方小姐,我真的真的没有办法了,没人肯帮我,为了这官司,我求遍了人,
多年的积蓄也花的差不多了,我求求你,看在曾为我们主持过婚礼的情分上,帮
我这次,我一辈子不忘您的恩德,呜呜……」

  「芊倩,你老公这个案子,国人尽知,现在已经宣判,让我怎么帮你?」

  「方小姐,我听说监狱那边可以花钱减刑期,还可以办保外就医,只要上面
不追究就可以,您认识的人那么多,一定有办法,我可以出钱,我可以把房子卖
掉,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让孩子看到他爸爸。」

  方澜笑着摇了摇头,「你把这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这案子新闻媒体有过大量
报道,要什么样的人才肯冒着风险去给你办这样的事?再说能办这事的人怎会在
乎你那点钱?你还是放弃这念头,自己好好生活吧,要是生活上有什么难处,我
倒是乐意帮帮你。」

  桌子上内线电话机响了几声,方澜按下免提,女秘书甜美的声音传了出来,
「方董,李若雨先生来了,想要见您,看您是否方便。」

  「知道了,让他到我的私人办公室。」

  关掉电话,方澜瞧着那女人,「你看,我有客人,不能陪你聊了。」

  女人不情愿的跟方澜道了别,想要出门,方澜忽地叫住了她,「等等,你回
去后在网络上搜下这个网址,没准会对你的事有帮助,看你造化吧。」

  在一张卡片上写了网址递给女人,女人满脸疑惑出了办公室。

  李若雨推开门,方澜刚放下补妆镜。男人带上门,径直走到方澜的座位,不
管美妇抗议,把美妇抱在腿上自己坐到了椅子里。

  「澜姐见我还用补妆?」李若雨笑着拿起镜子瞧了瞧。

  「没正经的,还不放我下去?这可是我的公司!」

  方澜搂着男人的脖子,半点下去的意思都没。

  李若雨在美妇细白的脖子亲了一口,暧昧的笑道,「说的也是,这儿可不如
你的工作间,不如我们去那?」

  方澜立即想起那日与李若雨在工作间的盘肠大战,不由遐思连连。玉手在男
人胸口一戳,笑着说,「你不是去了香港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

  「我可是日夜念着澜姐,怎能不早回来?」

  「呸,鬼才信你,瞧你这么高兴,有什么喜事?」

  男人把手伸进了美妇的裙子内,摸着丰润的大腿,「干妈让我暂时代管恒信。」

  「真的?」

  方澜又惊又喜,献上个长长的香吻,李若雨在美妇身上占够了便宜,才松开
手,「澜姐,有几件事要求你。」

  「说吧,什么事?」

  「你帮我弄一家摄影工作室,设备什么都用最好的,我不懂这些,只能求你。」

  方澜想了想,恍然大悟,吃吃的笑着,「小没良心的,你这是给那位香江之
花准备的吧?还有呢?」

  「还有一个代购,我也说不好是什么,就是把每季各大时装品牌的女装每款
购置一套,备好就成。」

  「这又是给谁准备的?」

  李若雨笑着没有说话,那摄影工作室自然是送给祝姿玲的,不过日后苏姀要
是知道,定要大吃干醋,想来想去,只能投其所好。

  「还有最后一件,却是跟澜姐有关。」

  「哦?」

  李若雨凑到美妇耳边,舔弄着精致的耳垂,「以后澜姐每周都要陪我两天。」

  「鬼才陪你,我可不答应。」方澜被逗弄的面红耳赤。

  男人恶狠狠的说,「不行也得行!你就算躲到家里,我也去那干你!」

  方澜知道男人不过是玩笑话,心里却开心的很,这冤家能这么说,实是把自
己放在极重的位置,便柔声道,「你想怎么都成,这几件事我都替你做了,你现
在执掌了如此重要的职务,闲杂事务我怎能不帮你,说起来还真有件事与你说的
有关,我与路易威登谈了个慈善活动,是给联合国妇女基金会募捐,你看,这是
我想邀请的嘉宾名单。」

  方澜拿过一张纸,递给李若雨,男人看了看,惊讶道,「澜姐,你真的要请
这些人?这可不容易,恐怕你不仅仅是要做慈善吧?」

  「你还真聪明,这上面的人都是社交圈,商界和娱乐圈有地位的名媛,成功
女性,更都是美人中的美人,路易威登愿意捐出一千万美金,用于在中国的女性
疾病防治,当然需要我请的嘉宾们穿上LV的服饰,做次T 台模特。还有另外一层
关系,路易威登一直想在中国开拓更大的市场,我和刘韵婷准备和他们谈几家代
理专营权,这机会可不能错过。」

  「澜姐真是个好生意人。」

  李若雨看着名单上的名字,「黄蓉,祝姿玲,苏姀,柳琇琳,谢婉琼,许如
芸,洛菁霞,孙翠姗,林晚娴,吴芷莲,邵雪芝等等……」

  虽然好多没见过的,但想必无一不是国色天香,光是名字便让男人胯下的巨
物斗志昂扬了。方澜觉察到巨龙的变化,狠狠掐了男人一把,「你这色鬼,这都
能亢奋,我计划要请二十几位,这些人都忙的很,若不是打着联合国妇女基金会
的名头,再加上我好歹是政协,妇联的委员,也做过其中大部分的专访,还真难
办,有几位还要麻烦你去说的。」

  李若雨笑了笑,「像是玲姐,苏姀,倒是没什么问题。」

  方澜抿嘴一乐,「当然,这两位可都早被你从头到脚看光光了。其实我还想
邀请一个人,但是……」

  「是谁?」

  「你干妈蓝若云。」

  李若雨吃了一惊,险些把方澜掉到地上,晃着脑袋,「不行不行不行,我可
万万不敢说这事。」

  「瞧你吓的,谁说要你去请了?这事你可不成,非得我亲自出马,不过关键
在于一个人。」

  说着眼睛瞄着名单上的一个名字。

  李若雨不明所以,见方澜不说,便不再追问。

  「澜姐,这上面的人有几个我不认识,你来给我说说。」

  「你不回花雨瞧瞧吗?」

  李若雨这才想起黄蓉还在等着,「看完这记性,是得回去趟。」

  「正好我没什么事,就跟你一起去吧,路上我讲给你听。」

  方澜随着李若雨赶往花雨娱乐,在车上给男人讲了讲这些名媛的来历,不一
会,到了花雨,黄蓉正在办公室里对着挂板沉思。

  「妹子,发什么呆?」

  黄蓉见了方李二人,笑着说,「我在考虑些公司架构的问题。」

  李若雨上前看了看,问道,「这是行政结构?」

  「恩,我准备把公司的四个VP,也就是副总分成两类,其中三个会有固定的
资金,但不能过滤CASE,每年的自有资金必须用掉,项目数额必须完成,剩余的
一个掌管所有的项目审核,但不拥有资金,那三个资金管理VP要从项目VP这里获
得CASE,互相监督,互相制约,这样能够极大改善现今国内娱乐公司资金浪费的
状况,当然我最希望的是有专业的保险机构能承接公司和艺人,编剧等的中介合
同,可惜国内的保险机构并没有开设此类业务,真是遗憾。对了,学姐,你怎么
喝若雨一起?他不是下了火车就去恒信了吗?」

  「我是蹭他的车,特意找你来商量点事。」

  「找我?什么事呀?」

  方澜简单说了路易威登慈善秀的事,笑着说,「妹子,你可不能拒绝。」

  黄蓉皱了皱眉,「好吧,学姐,你说说都请了谁?」

  方澜把皮包里的名单递给黄蓉,黄蓉略看了遍,忽地抿嘴笑了起来,「学姐
真是好聪明,这上面的人只要搞定三五个,不怕别的人不来。」

  李若雨大惑不解,问道,「这是怎么说?」

  「你看,学姐找了我,便可以去跟许如芸说黄蓉会参加,许同我有赌约在前,
自是不肯示弱,怎能不同意?女人的社交圈一向是勾心斗角,何况名单上这些有
的家门显赫,有的事业成功,兼又都自负美貌,如若不来,自会有人八卦,某某
因为怕在T 台上比输了,怯了阵,比如请到了祝姿玲小姐,香港的名媛们便会附
和,这样以慈善为名,争香斗妍的机会女人们是不会放过的。如我所料不差,学
姐这份名单还会加长,说不定有人还会求着参加,这可是证明自己身份的绝好机
会。」

  李若雨恍然大悟,方澜微笑着,「什么事到了你嘴里就像庖丁解牛,那你再
来猜猜,若雨今天有件喜事,是什么?」

  黄蓉闻言看向李若雨,「我还没来得及问,既然学姐这样说,可是若雨在恒
信又升了职?」

  李若雨摇着头,「黄总上辈子是算命先生,我们这些凡人可比不了,不错干
妈让我署理恒信。」

  不料黄蓉脸上全无喜色,忧心忡忡,「若雨,我正担心这事,当然这也有个
好处,你知道我同许如芸的赌约,我仔细想过。花雨的资金来源除了你的私人投
资,便是来自恒基风投和你干妈的注资,大部是来自巴拿马的离岸公司,你既然
署理恒信,那么久省了麻烦,我们可以再通过离岸,在巴拿马多如牛毛的好莱坞
避税影视公司中找一家,参股也可,合作也可,通过他们,收购我们这部电影的
海外放映权,就出两千万美金,此事一举两得,一是保证我们赌约不败,二是为
今后的发展做个准备。」

  李若雨点点头,「好的黄总,我马上安排人去办,你接着说。」

  黄蓉叹了口气,「若雨,难道你没察觉到,你这是坐到了火山口上?而且这
火山还是个正在喷发的活物?」

  李若雨闻言猛地一抖,霎时脑海清明,惊出了一身冷汗。
~~~~~~~~~~~~~~~~
  闵行一栋公寓内,妇人开了门,还算考究的家装落满了灰尘,四处凌乱,客
厅壁橱内摆着多个冠军奖杯和各种照片,孩子早已寄送到爷爷奶奶那里,此时香
巢一片寂静,妇人看着丈夫的照片,眼圈一红,险些又掉下泪来,当日新婚时何
等风光,未曾想十余年后会有今日。想起方澜给的那张字条,妇人打开电脑,输
入了网址,显示器上出现了一幅宣传海报,「花雨美魔女大赛,邀你秀出新时代
女性风采。」

  这是什么意思?妇人呆坐在那里。
~~~~~~~~~~~~~~~~~~~
  南京,六朝古都。恼人的天气一样笼罩着这里,一间普通三居室住宅,空调
开的温度颇高,传来阵阵珠圆玉润的唱腔,「只道他腹内草莽人轻浮,却原来骨
骼清奇非俗流,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吴侬软语,精巧柔腻,催人欲醉。只见一穿着家居便服的美妇移莲步,抖云
袖,眉目传神,做了西子捧心状,掩不住体态婀娜,无边秀色。唱到兴处,把个
林妹妹那般楚楚动人,病里西施的模样诠释得淋漓尽致。

  「妈妈,妈妈……」

  随着开门声,走进一个女孩,二十岁的年纪,眉目似画,皓肤如雪,纯的竟
如同天使一般。女孩摘下绒帽,解去厚厚的衣服,几步小跑,抱住了美妇的柳腰。
美妇见女儿小脸冻的通红,颇为心疼,埋怨道,「好容易放了假也不说在家呆着,
非要去电视台做实习记者,瞧冻的!」

  「嘻嘻,妈妈,这是人家的假期功课啦,再说也蛮好玩的,今天我还出镜了
呢!」

  「你这丫头!」美妇拧了女孩一把。自己这女儿不但继承了自己的天生丽质,
更出类拔萃,聪慧机敏,性格温婉,读书极好,小小年纪便成了网络红人,入了
清华更被称作校花,给父母挣足了脸面。

  「妈妈,你刚才在唱越剧吗?」

  「我能做什么?闲着无聊便唱上几句。」

  女孩乌黑的大眼转了转,拉着母亲的手,「妈妈,你来,你来!」

  「做什么?」

  「你就来嘛!」

  拽着美妇进了卧室,打开笔记本电脑,敲了个网址。

  「妈妈你看!」

  美妇瞪大眼睛瞧了瞧,「美魔女?是什么东西?」

  女孩咯咯的笑着,「说的就是妈妈你啊,您这么漂亮,当然是美魔女啦,我
瞧您在家无聊,就给您报了个名,就是个比赛啦。」

  「你这丫头,又来胡闹,我哪是什么美魔女,我一个黄脸婆可去不得。」

  美妇有些忸怩,脸上一红。女孩摇着母亲的胳膊,「去嘛去嘛,人家都报上
了!」

  美妇被女儿缠了半晌,终拧不过,满面狐疑的问,「当真去得?」

  女孩一脸严肃,重重点了个头,「去得,而且还要拿个第一回来,让爸爸瞧
瞧!」

  美妇啐了一口,搂着女儿,笑作一团。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