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人妻周倩的沉沦】第十五章、楼梯间里的高潮尖叫

第一文学城 2024-04-17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fengsn编辑:@ybx8
说明:我一般都是周一更新的,大家每周一晚上可以来瞧瞧。       最近事情太多,但是会尽量保证按时更新。

说明:我一般都是周一更新的,大家每周一晚上可以来瞧瞧。
      最近事情太多,但是会尽量保证按时更新。
     有时间的时候,我会来看看大家,加点小分啥的。
      大家能看了文,也不妨来个红心和回复。一块热闹下。
***********************************************



          第十五章、楼梯间里的高潮尖叫

  说起来似乎是一种讽刺,就在李冰河的妻子周倩在楼道里被端木阳堵住被迫
进行口交的时候,其实他也算不上多么无辜,因为此刻他搂着跳舞的那个女人也
称得上是风骚入骨、香艳绝伦。因为怀里有了这个女人,他成为全场男士的公敌
——谁都知道他李冰河家有娇妻,现在全场最夺目的女人又被他揽在怀里了。

  话说李冰河何尝想出这个风头?事情的演变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他的兴趣原本就不在跳舞,而在那个叫端木阳的古怪男人身上,为了探听虚实,
他特意找到崔光雄搭讪。

  从崔光雄透露的消息看,端木阳名义上是南美一个小国的移民,其实真实身
份是泰国的财团派驻到绿海的一个生意代表。他半年前来到这里,自己名下拥有
一家独立的小进出口外贸公司。总之这人在青龙会社里面的地位非常特殊,基本
算是个自由人。

  什么泰国财团,多半就是金三角一代的黑帮吧,他们不能直接进驻TW,不
过近来正通过黑金和毒品货源扶持TW本土的势力,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李冰
河听了之后稍微放宽心。如果杜莹莹求助外力那当然更麻烦了,不过想来杜莹莹
没有这么大能量吧?再说,外界黑道根本不会为了一个女人的私人恩怨对TW警
界动手的。

  李冰河正独自坐在桌前琢磨呢,却见一个身段玲珑的女人正笑吟吟地向他走
来,正是双乳高耸、艳光四射的杜莹莹。

  「冰河啊,你的美人呢?」杜莹莹的笑容显得非常真实,好像她和李冰河夫
妻从未有过任何过节似的。

  李冰河脖子上的寒毛一定都竖起来了,他警觉地瞄了一眼杜莹莹说:「你问
倩倩啊?不知道呢,可能上洗手间了,你要找她?」

  「不啊,她不在正好嘛。能不能赏光跳支舞呀?」杜莹莹伸出了戴着白纱手
套的纤纤玉手。

  出于礼貌,李冰河当然没法拒绝,而且他也不想在杜莹莹面前显得胆怯。他
和杜莹莹一起来到舞池中央,非常绅士地扶着杜莹莹的腰肢和她边舞边聊。话题
自然绕开了林德伦的死,即使不考虑李冰河在这次事件扮演的微妙角色,这对于
一个新近守寡的未亡人也是起码的尊重。倒是杜莹莹主动提起往事,「冰河,真
想念过去的好日子呢。我还记得你刚到绿海的时候,那时我们多开心啊。」

  「嗯,是啊。」李冰河有点无言以对,不知道杜莹莹干嘛要跟自己套交情,
她在警界里的朋友说起来很多才是。更让他心烦意乱的是,杜莹莹的酥胸不可避
免地碰到他身上,让他不禁想入非非。

  该死,想哪个女人也不能想这个货啊!对了,周倩到哪去了?她和杜莹莹早
就决裂了,看到自己和杜莹莹跳舞,多半会没脸色的!可是至少要跳完这支曲子
吧,不然未免太示弱了。李冰河越想越烦躁,偏偏他又非常享受杜莹莹软软的身
子和馨香的体味。

  就在李冰河担心妻子出现的时候,他的娇妻周倩正在光线晦暗的楼梯间内忙
得不亦乐乎。她蹲在一个男人跟前,尝试着久违的口交,一度紧张得心脏都要跳
出去的她在经过一阵摸索之后渐入佳境,越来越享受。

  此际,她的舌头绕着男人的马眼来了个回旋,细致的舌尖拨动了肉棒顶端的
马眼,肉棒明显地耸动了一下,散发出若有似无的腥味。由于周倩高挺的鼻梁几
乎都蹭到肉棒上了,这股子男性体味迅速沁入她的五脏六腑,让她心痒难耐。她
猛然张嘴含住了肉棒上端,用力吮动,阴茎本身的热度、棒身略微不规整的凸起
部分、唇齿与阴茎和龟头紧黏的触觉、马眼渗出的黏湿度,汹涌的快感包围了周
倩。

  所谓「肉味」就是这样的吗?周倩忘乎所以地张口品尝着,像快要渴死的人
含住水壶嘴不放。她的口水不断蘸着肉棒,让肉棒亮晶晶的发光。她的嘴巴不大,
平日里两片唇瓣微微有些撅起的形状,水色丰盈,现在更是被自己的口水和端木
阳龟头上的黏液弄得湿答答的,红艳惊人。

  由于周倩的头发是盘着的,端木阳居高临下之间可以将周倩红彤彤的脸蛋、
高挺的鼻翼、湿答答的小嘴尽收眼底,尤其是阴茎在周倩唇瓣之间进进出出的模
样形成了巨大的视觉冲击,原本一副冷酷模样的他忍不住伸手抚着周倩的乌发和
面颊。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周倩感到端木阳的肉棒自己的吮吸之下变得更粗更长了,
让她张嘴的时候要更加用力,吮吸的时候也更加紧密,她甚至能听到自己嘴巴和
肉棒结合处发出的「咕咕」的饱含水分的摩擦声。

  本来想速战速决的周倩此际已经忘记了自己要端木阳赶紧射精的初衷,她蹲
在端木阳跟前,小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快速俯仰,早就把场合和时间抛到脑后。
就在周倩快要形成惯性的时候,她忽然感到端木阳的大手按在了她的额头上,让
她被迫仰头,肉棒也滑了出去。周倩不由感到一阵失落,肉棒却再次直挺挺冲进
她的小嘴。

  周倩差点干呕起来,原来端木阳不再被动地给她吮吸,而是双手扶着她的两
侧鬓发,肉棒在她口腔里猛烈地抽动。由于变化来得太快,周倩完全没有做好准
备,龟头在她小嘴里乱拱,接连几下都顶到她的腮帮子上,弄得脸颊变形成了奇
怪的形状。

  周倩没机会抱怨,只有晃着脑袋去适应,好在经过刚才的那番口活,她已经
对这根肉棒形成了直觉,很快就调整过来,让肉棒直挺挺地顶在了她的小嘴正中,
刺向她的喉部。硬挺而滑溜的肉棒就这样畅通无阻地冲入了周倩的喉管,她原本
就不小的眼睛瞪得老大,异样而刺激的不适感让穿着高跟鞋的她险些站立不稳,
害得她赶紧伸手扶住了端木阳坚硬的臀部。

  「唔唔唔……」周倩的嘴巴完全被堵住了,只能在鼻间发出含混的呻吟。深
入喉管的肉棒味道显得更冲了,浓烈的气味和坚硬的抽插使得没有思想准备的周
倩即将窒息,脸蛋几乎涨成了紫红色。求生的本能在命令周倩赶紧吐掉嘴里的肉
棒,但是她又似乎一刻也不愿意松开嘴巴,何况端木阳也不容许她松口。就在周
倩被肉棒插得眉头紧皱、目光弥散的时候,端木阳的肉棒猛然拔出,周倩如遇大
赦,一手扶着端木阳的大腿,一手扶着自己的胸口,剧烈地干呕起来!

  不过,周倩如果认为端木阳这是心疼她,那就大错特错了,就在她这口气还
没透过来的时候,端木阳抻着她的肋下,将她给抱了起来。周倩惊恐地问:「你
要干什么?」

  话音未落,周倩软绵绵的身体给端木阳用力一转,变成了背朝端木阳的姿势。
她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腰间已经给端木阳抱住,浑圆丰满的翘臀自然而然
地向后撅起,瞬即感到一个热乎乎的棒槌壮肉体隔着裙子顶在自己臀瓣之间!

  「哎呀,混蛋!放开我!」周倩这才算真的清醒过来,端木阳竟然要在这里
强行插入她!

  端木阳热烈的呼吸喷在周倩的后颈上,口气仍是那么玩世不恭:「小声点啊,
不然把人叫过来了!」

  「叫过来才好呢,抓住你这个强奸犯!」周倩给端木阳的无赖劲弄得又好气
又好笑,但是她还是被迫把声音放低了。要是把人给引来了,那还真是没法做人
了!不过这样一来,岂不是就意味着要纵容端木阳为所欲为?

  周倩这一闪念,端木阳一秒钟都没浪费,他撩开了周倩裙摆中开衩的那一侧,
把下摆直接给撸到了腰上,周倩一丝不挂的下体顿时暴露在天光化日之下。端木
阳吹了一声口哨,周倩顿时明白他看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把腿并拢,抗议道:
「不许看,你这个大流氓,大色狼!」

  「流氓的是你吧?这都下雨一样了!」端木阳说着把手伸到了周倩的两腿之
间。周倩扭摆着大屁股,不让端木阳手指挤进去,「人家才没有呢,都是你胡说!」

  其实周倩知道端木阳说的是实话,刚才被端木阳强迫口交的时候她就已经兴
奋到快精神失常了。自己的体质本来就很容易出水,小肉穴现在肯定已经一片狼
藉了吧?蹲着吸吮端木阳阴茎的时候,她还满脑子空白还不自觉,这会已经能感
应到大腿内侧的淫液正在缓缓地顺着大腿往下滑,汇聚在丝袜顶端哪里,让她麻
酥酥的难受。不过,对于这点,周倩是打死不会承认的!

  周倩可以嘴硬,但端木阳哪里那么容易放过她?周倩又扭又挡的,让端木阳
右手几次没有从后面挤进周倩两腿之间,可是冷不防端木阳的左手不知什么时候
伸到了她的前面,直接摸到她的裆部,在一丝不挂的私处滑了过去。周倩恼得要
命,端木阳并没有拿手侵犯她,而是很快把手指伸到了周倩的面前,笑问:「你
看看这都是什么?」

  周倩只看了一眼就别过头去,厉声说:「我不知道!」

  原来端木阳的几根手指只在周倩的两腿之间划拉了一下,就已经被周倩的淫
水润湿了,食指指尖还挂着一根长长的黏液。周倩正无地自容呢,翘臀又随即感
受到了端木阳的挤压,没了裙子的阻挡,这次肉棒直接在她的臀沟和大腿顶端滑
动。周倩花容失色,扭头哀求说:「坏蛋,真的不可以,会有人来的!」

  端木阳坏笑,「我倒是没所谓了,不过看到你都水漫金山了,我不帮你谁帮
你?」

  周倩的腰被端木阳箍得紧紧的,下身越是挣扎,那根硬硬的东西就越是顶得
她春心荡漾,只有无奈地嗔道:「还不都是给你害得,你还笑!」

  「是我害的,所以我才要负责啊!」端木阳口气戏谑,呼吸却明显加重了。
周倩是那种看上去苗条纤长、骨子里却分外肉感的少妇。两个人下体都裸着,一
个肌肉坚硬,一个骨肉均匀,肌肤摩擦、欲望交缠之间,彼此身体里都着了火一
般。

  「才不要你负责……」周倩强压内心的渴念,伸手到后面就要去控住端木阳
不安分的东西。然而,越忙越乱,周倩别扭地往后抓,两腿之间露出破绽,端木
阳趁机放开她的腰,扶着翘起的肉棒长驱直入,周倩「嘤咛」一声,顿时感到火
热的肉棒像烧着的烙铁一样插入了自己的阴道里面!

  「混蛋,轻点啊……」周倩穿着高跟鞋蹲了很久,双脚早就麻木酸痛了,刚
才这阵徒劳的反抗让她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这会被端木阳强行插入,一方面感
到下体充实满足,一方面身体摇摇欲坠,她连忙张开手掌撑住了墙面,这样她就
成了半弓着身体挨插的姿态。虽然周倩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但是想也知道这姿势
淫荡得可以!

  偏偏端木阳还要逗她,一边扶着她的胯部挺送着肉棒,一边伏在她的耳垂边
问她:「舒服吗?」

  周倩的阴道里面肉肉非常丰盈,加上水分充沛,刚被插入时的不适早就化作
了肉体交融的爽快。不过,她当然不能实话实说,只是娇喘着抗议:「顶死人家
了,才不舒服呢!」

  「那,这样呢?」端木阳将身体的频率和方向略作调整,嘴巴还是亲着周倩
的耳朵不放。

  「唉呀!」周倩膣腔里面的肉道明显感觉到了端木阳的龟头上翘,顶在肉壁
上,让她爽得淫水喷涌而出。最麻烦的是:面对端木阳言语上的挑逗,她非但不
肯尽情地呻吟,还要强作生气,「混蛋,你流氓!」

  「不舒服?要不,这样?」端木阳突然把肉棒整个从周倩紧裹着的肉肉里面
拔出来,只有龟头面前裹在阴唇口里。周倩顿时感到小穴里面空虚失落,不由后
悔自己过于嘴硬,却不料一闪念间,端木阳的肉棒又喷薄而至,以急速的冲刺速
度再次塞满了她的肉洞!

  这次急速的活塞运动就好像高尔夫球场的一杆进洞,完全把周倩的生理快感
给挑逗起来,她忍不住叫了起来:「啊,插得好深!」

  「这回还不舒服?」端木阳的声音接踵而至。

  「舒服,舒服死了!」周倩顾不上嘴硬了,她的胳膊撑着墙,屁股不禁往后
耸着,臀部软软的嫩肉甚至感觉到了端木阳粗硬的阴毛,完全插入身体的肉棒让
她的穴心里的软肉颤动着,紧紧地和肉棒吻在一起。

  端木阳的声音有点沙哑,咬着她戴着耳坠的耳垂追问:「那还要吗?」

  「要,再来!」周倩喘着气回答。

  「再来什么?」端木阳伏在周倩身上,肉棒在周倩的膣腔里面不安分地跳动。

  「坏,再像刚才那样来一次嘛!」周倩扭过脸,蹭着端木阳的面颊。

  「刚才那样是怎样啊?你说清楚了。」端木阳配合地和周倩耳鬓厮磨,但是
下体并没有动作。

  「你知道的嘛!把人家都要弄死了,你还不知道?」周倩的脸蛋水红娇嫩,
几乎要透明了。

  「不说?」端木阳不但没有进行抽插,还把身体压得更紧。

  虽然说被肉棒塞满的滋味很销魂,但是端木阳这么会都不肯抽动,等于是周
倩娇嫩的阴道里面一直夹着个棒槌。周倩急于重温穴肉被侵犯的感觉,又焦又躁
之间脱口而出:「坏蛋,你知道的,人家要你的大鸡巴像刚才那样操人家嘛!」

  「唔!」周倩突然爆出的粗口让端木阳有些意外,他迅疾将肉棒拔出,带出
一片亮晶晶的淫液,没等堵塞已久的淫液流出周倩体外,肉棒又重新插入阴道!

  「啊,好棒!就是这样,用力,用力!」周倩未来得及涌出的淫液充当了最
好的润滑剂,又一次一杆入洞且肉棒进入得更突然、更凶狠,周倩完全把矜持抛
在脑后。要不是还没有完全忘记自己挨操的场合不对,周倩真的会大叫出来的。

  在高级会所大楼内的楼梯间内,这对久别重逢的男女就这样以一种显得别扭
的姿势紧紧结合在一起,这幅肉在人中、人在肉里的画面,其轴心就是端木阳那
根蘸满了淫水的肉棒。周倩撑着墙壁,向后耸着圆臀,端木阳的小腹不断拍打在
周倩的臀瓣上,发出「啪啪」的脆响。

  「噢噢,坏蛋,大鸡巴操得人家好爽!小逼逼都要给捅破了!」周倩雪白肉
感的翘臀在昏暗的光线下泛着诱人的光芒,嘴里叫嚷的声音不大,说出来的话却
越来越肆无忌惮。随着端木阳肉棒抽插而喷涌而出的淫液顺着周倩的小腹股沟流
到了大腿上,又被黑色丝袜顶端挡住,亮晶晶地形成一道小规模的瀑布形状。

  如果有能够透视的摄影器材拍摄,最奇妙的风景还得数是周倩的身体深处。
端木阳的阴茎完全没入周倩狭长幽深的肉洞,将周倩娇嫩而多肉的膣腔搅得天翻
地覆。与此同时,周倩的小穴也不甘示弱,每次端木阳的肉棒闯入,都会引发小
穴深处的剧烈蠕动,像是有无数张肉乎乎的小嘴在噬咬着。

  端木阳的后臀绷得更紧,将肉棒更加凶狠地推进,似乎要阻止周倩的小骚穴
的反击。然而,龟头的深入、肉棒的膨胀,只能让周倩的小穴更加兴奋,她叫得
越来越急促,肉壁的收缩也也来也激烈。濒临高潮的小少妇就像一头奔腾的野马,
一颠一颠地耸着翘臀,承受着骑手一波波的攻击。

  端木阳的额头微微渗出了汗珠,肉棒粗到极点,其结果是被周倩下面的无数
张小嘴吻得更狠。他知道自己就要射精了,他一点也不想拖延时间,相反,他期
待着精液自行爆发的时刻。

  周倩显然也感觉到了端木阳肉棒的变化,大概是出于报复心理,她一门心思
想把肉棒夹得更紧,让他一泄如注。可是就在此时,端木阳的肉棒从她的阴道里
彻底消失了,周倩以为端木阳插急了,不慎滑出去了,伸手就要去捞住肉棒重新
插入。端木阳却把周倩抱住转了个圈,托住她的屁股蛋,面对面地把肉棒再度捅
进了周倩的肉洞。

  「噢!操我!操我!」周倩挑衅一般,面朝着端木阳叫着,她兴奋地发现端
木阳的脸涨红了,眼睛着魔地盯着她的脸蛋。虽然身为女人,在性交过程中永远
是处于被操的一方,但是此刻周倩感觉到了征服的快感。所谓的征服,当然不是
骑在男人身上那么简单,而是凭借自身魅力让男人失控和著迷的快乐。

  端木阳和周倩的身体贴得很紧,他伸手托着周倩的屁股,周倩就顺势将胳膊
勾在端木阳脖子上,一条大腿抬起,勾在端木阳腰间,再次迎合着端木阳的抽动。

  端木阳张开嘴,火热的嘴唇像烙铁一样落在周倩嫩到出水的脸蛋、鼻翼、额
头、下巴、耳垂上,下面的阴茎更是如同烧火棒一般,和周倩水淋淋的肉洞严丝
合缝。周倩感应到肉棒突突直跳,知道情人这是要爆发了,她的指甲紧紧抠着端
木阳肩背的肌肉,小腹用尽最后的力气迎合着,嘴里肆无忌惮地叫着:「唔嗯,
大鸡巴快射给我!我要,我要!」

  周倩完全被即将到来的射精给刺激得晕眩,花心收紧,丰臀随着小蛮腰的扭
动而剧烈摇晃。端木阳发动了最后的猛攻,肉棒重重地在周倩的膣腔里面挺入,
肉壁几乎发生了痉挛,勾引着端木阳把所有的能量都发泄出来。端木阳托着周倩
丰臀的手指都要嵌进肉团深处了,肉棒完全靠着本能地在冲击。

  「啊啊啊,停下,停下……」最关键的时刻,周倩喊出了完全不协调的话语。
不过,端木阳根本停不下来,周倩喊话的同时也是花心抽搐最厉害的时刻,端木
阳骤然一插,然后任由滚烫的精液喷射进周倩的花心里。周倩被射得「噢噢」地
叫着,双乳鼓胀,挤压在端木阳的胸口。

  楼梯间口上传出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端木阳这才发觉有异,扭头一看,只见
到三四个穿着红色工服的保洁员的背影。

  「要死啦,叫你停下啊,都给看到了……」周倩突然没了力气,身体软绵绵
地靠在端木阳身上。

  端木阳摇摇头,「停下又有什么用?她们肯定看了不止一会了吧?」

  「你还好意思说!都说了不要!」周倩伸手捶打端木阳。

  「你先走吧!」等周倩打够了,端木阳提醒周倩这里不能久留。周倩当然知
道要和端木阳分开走,脸上烧烧的,低头说:「那我先去洗手间。」

  周倩匆匆整理了下衣服,然后踩着高跟鞋急促地往安全通道口的洗手间赶去,
走了没多久却听到楼道拐弯口哪里传来哄笑还有议论声:「不过,看她样子不像
个鸡呢!」「没见过世面不是?我以前在嘉年华扫地的时候,那里的鸡比大学生
还有风度呢!」

  「你才是鸡呢!」周倩真想冲过去大叫一声。然而,话说回来,就自己抱着
端木阳在楼道里主动要求挨操的骚样子,就算是妓女也做不出来吧?周倩忍着一
肚子不服气,心想得赶紧回家去。虽然这群保洁员不大可能进入会场,但是万一
自己和李冰河一起的时候被她们堵上,还不定会闹出什么来。

  打定主意之后,周倩进了洗手间收拾自己。她首先把大腿、丝袜、裙角上蘸
到的淫水给擦拭干净,然后坐在马桶上处理小穴。让她烦恼的是,刚才端木阳射
在里面的精液留在小穴里面,任由她怎么拨弄阴唇、变换姿势,那粘稠的白色浆
液仍然不紧不慢地在流动。

  「果然是那个混蛋的东西,一样这么坏啊!」周倩鼓捣半天,越是心急越是
不能把阴道里面的精液清干净。算了,回家洗个澡再说吧。周倩站起身,把裙摆
放下,这时她才觉得下面有点凉丝丝的。「哎呀,那个混蛋还没把内裤还给我!」

  周倩发觉事情全部颠倒了,原本端木阳就是抢走了她的内裤才引发这场被保
洁员逮到的肉搏,没想到最后是小穴穴被端木阳给上了,内裤还没要回来!

0

精彩评论